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郑恩宠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郑恩宠点评:
    此次,全国性抓捕律师是由习近平定夺,由中共中央办公厅操刀,由公安部和中宣部联合在第一线负责指挥。此次行动的目的之一也是向访民关上了第三道门,也就是今后访民请不到维权律师,哪个律师敢受理敏感案件,那个律师就会倒霉。前两道门是各级政府不再受理越级上访、重复上访、涉诉上访和被地方政府终结的上访案件。法院不受理上访案,即使受理了,也是判民众方败诉。
    此时此刻还有上海访民认为,习近平是解决上访问题的唯一渠道,还要迷信习近平。全国性抓捕律师,也是当局击退了部分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转载来源:博讯网
    和大批律师一起被抓的副部级实习律师黄力群 图

   
    ——张耀杰:我认识的副部级实习律师黄力群
   
    作者:张耀杰
   
    编者按:7月11日深夜,人民日报、新华社发布了《公安部揭开“维权”事件黑幕》一文,称在公安部的部署指挥下,北京、天津等多地公安集中行动,摧毁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抓捕了周世锋、王宇、吴淦(屠夫)、黄力群等多名律师,称这一“犯罪团伙”与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黄力群,这位前中办信访局副局长、副部级高官如今沦为“罪犯”,让人跌碎眼镜。
   
   
   
   
    黄力群在阅读《民国红粉》
   
    2015年7月11日深夜,官方发布了《公安部揭开“维权”事件黑幕》一文,文中称:
   
    黄力群、翟岩民、吴淦、刘星等人对自己的涉嫌严重犯罪行为进行了深刻反思,并认识到了所谓“维权”活动对社会的严重危害——“我被周世锋给骗了,他利用了我曾在国家机关工作的身份,为他自己抬高身价、招揽生意。我成了他的招牌和工具。”黄力群供述,周世锋不但怂恿他提前退休,而且几次设套,不告知案情却让他去代理敏感案件,并安排记者采访他,“把我当成枪使”。
   
    北京市司法局公布的信息显示,黄力群于2015年5月4日首次执业(文末附黄力群律师基本信息)
   
    本文仅提供一个观察的素材,一如既往,文章不代表法客帝国(Empirelawyers)的任何立场。
   
    我认识的副部级实习律师黄力群
   
    作者l张耀杰
   
    2013年10月24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说:“全国人大信访局副局长黄力群,辞去职务,正式加入北京锋锐律师所,成为锋锐一员!”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传出,各种媒体纷纷追踪报道,一时间成为新闻热点。因缘巧合,正在锋锐律师所从事社会实践的我本人,恰好成为这一新闻事件的见证人。
   
    第一次邂逅时任全国人大信访局常务副局长的黄力群,是2013年6月6日的事情。这天下午,我如约来到位于东城区北河沿大街的北京锋锐律师所,就河南同乡袁冬被刑事拘留一事,陪同其妻子朱女士进行法律咨询。同为河南老乡的该所主任周世锋律师给出的意见是: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保持理性,一定要限定在法律框架内寻求解决途径,一定要相信已经聘请的代理律师,一定不要再像袁冬那样头脑发热采取过激言行。
   
    咨询过程中,黄力群恰好来到锋锐所。他看到我们在谈论案情,很谦和地打过招呼,便一个人坐到会客室翻看报刊。
   
    咨询结束,周世锋律师送走袁冬妻子,郑重其事地介绍黄力群与我认识。我坦诚地告诉黄力群说:2004年的信访大讨论,是我和于建嵘、黄钟等学术界朋友率先发起的,我自己对于法外信访的反对态度比于建嵘等人还要坚定。我一直坚持认为,无论信访制度最初的政策动机是什么,对于广大底层冤民来说都是一种事实上的制度陷阱,它把不太严重的个人冤情,通过貌似免费的消耗战术拉长放大,最终只能是不了了之甚至是一死了之。底层冤民当初遭受侵权伤害时,只要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依据以人为本、权为民所赋、权由权所定(应为“权由法所定”-编注)的文明法理正当作为,事情是不难得到解决的。是最高权力机构不愿意把自己连同由其领导下的各级政府,实实在在、不折不扣地关进以人为本、权为民所赋、权由权所定的制度框架之中,才直接导致这种权大于法的法外信访愈演愈烈、骑虎难下。
   
    在过去几年里,我和于建嵘等学术界朋友,一直是信访部门指责敌视的对象。关于这一点,我在相关网络文章中曾经有所涉及。在此之前的2013年5月19日,我应邀参加凤凰网视频节目“全民相对论”的现场讨论,公开标榜自己与国家信访局保持合作关系的中央党校女教授林喆,同样表示出对于我和于建嵘的公然仇视。令我感到惊奇的是,黄力群局长对于我的相关陈述,不仅一直保持着低调谦和的理性态度,而且还不时点头表示认同。更令我感到惊奇的是,这位副部级高官到访锋锐所的目的,竟然是与他的老同学周世锋律师商谈如何提前退休,以便到锋锐所充当实习律师的操作程序。
   
    2013年10月23日,我应周世锋律师约请到锋锐所编辑整理相关的宣传材料。将近中午,我得知黄力群一直是一个人呆在会客室里,连忙去和他打招呼,然后打电话询问周律师什么时候回办公室。周律师说正在朝阳区律师协会办事,中午赶不回来。建议我立即陪同黄局长打出租车赶到朝阳律协,说是黄局长已经办理提前退休手续,现在是所里的实习律师,需要介绍他与律协领导认识一下。
   
    我陪同黄局长下楼,他告诉我今天开的是私家车,用不着打出租车。坐进一辆黑色国产马自达,黄局长熟练地发动汽车上了路。由于是交通高峰期,一路上只好走走停停,我们两个人便围绕当时的社会形势交换看法。黄局长说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很有可能会在司法独立方面有所突破,大概情况是把司法机关的人事权、财政权从地方政府剥离出来,归中央政府垂直管理。他对此表示谨慎乐观。
   
    由于彼此并不十分熟悉,我不好意思把话说得过于尖锐直白,只是说假如能够在人事权、财政权方面实现司法机关的有限独立,假如乡镇司法所能够降低收费门槛,并且真正承担起公正执法的公权职能,基层社会的许多民间纠纷及官民纠纷,尤其是暴力拆迁征地之类的恶性事件,基本上是可以就地化解的。政府机构应该明确告知基层民众,天上是永远不会掉馅饼的,像免费信访之类法律框架之外的维权渠道,事实上是不具备化解冤情的社会功能的;想要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就必须对现行法律程序表现出最低限度的敬畏和信仰••••••
   
    赶到朝阳律协已经是下午一点,律协领导热情招待我们吃工作餐。午餐后我和周世锋律师同车返回锋锐所,经周律师提醒我才体验到黄局长极其平稳的驾车技术:“黄局长在西藏工作过,连西藏的无人区他都开车穿越过。”
   
    十多年来我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回到家里,我根据周世锋律师的介绍,上网简单搜索了一下相关信息,然后在当天日记中记录整理了这样一段文字:全国人大信访局副局长黄力群,56岁提前退休,今天到锋锐所办理实习律师相关手续,堪称是副部级实习律师第一人。他与1986年以北京政法学院院长身份报名参加第一次全国律师资格考试的江平先生一样,拥有自己的一份法治梦和律师梦。黄力群,男,1957年生。祖籍上海,生于北京,早年在北京第二中级法院工作,1993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班,与周世锋等20多人为同班同学。1996年获得北大法律系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供职于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时任人大副委员长兼内务司法主任的是习仲勋(法客帝国按:此处似乎有误,公开资料显示,习仲勋于1988年4月被选为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任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1993年后,不再担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而黄力群是在1996年后供职于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因此,二者在工作关系上应无交集。)。2001年10月12日,黄力群作为中央援藏干部,被西藏自治区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任命为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04年10月1日,黄力群三年援藏期满,被免去西藏自治区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职务,回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担任信访局副局长,在副部级位置上坚守了整整八年时间。黄力群出生于法律世家,他的父亲黄杰,于1988年6月被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任命为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是最高法院的副部级法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俗称“民告官”的法律,黄杰是负责受理民告官案件的第一任最高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黄力群的母亲是从事法学研究的一名学者。
   
    2013年10月25日上午,周世锋律师发短信说有媒体记者采访黄力群,要我和刘晓原律师协助接待。我赶到锋锐所,得知周律师于10月24日晚上通过该所官方微博发布的信息,不仅在网络上产生轰动效应,而且得到多家媒体积极响应。只是由于黄力群的父亲生病住院,实在不能到场接受采访,只好由周律师代为介绍情况。在到场的几位记者中间,《新京报》女记者卢美慧表现得最为敬业也最有耐心。她一再表示报社已经预留一个整版的版面,必须采访到黄力群本人才能完成任务。由于黄力群晚上才有可能接受电话采访,我一度劝她取消版面另约时间。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的《新京报》如期刊登一个整版的新闻报道《人大信访局原副局长辞职当律师称不是弃暗投明》。一向低调谦和的黄力群在接受卢美慧电话采访时,竟然把经过深思熟虑的真实意见第一次系统完整地全盘说出。他的这些真实意见,与我长期从事信访调查和法政研究的学术结论高度一致,摘录如下:
   
    其一,冀中星的案子之前我就有关注,这是一个和信访关系比较紧密的案子。冀中星受到法律制裁无可厚非,但这一切似乎可以避免。整整8年,如果他的问题能够妥善地解决,可能不至于酿成爆炸案。••••••希望信访人员、地方公检法人员提前面对冀中星们,而不是等悲剧发生再处置。解决这个问题,根本还是在地方、在基层,如果能把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老百姓也没有那么大怨言,政府和社会所花费的代价也要小很多。••••••(上访户)既然有道理为什么不能在当地解决?为什么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到北京?问题拖到北京更好解决了吗?我觉得不是。很多上访户开始上访时是很小的事,但问题得不到解决、精神受到刺激,然后变得偏执,如果再遭遇劳教之类的,问题就跟滚雪球似的越搞越大了。另外,上访人员的问题不是信访人员造成的,但是许多压力都给了信访人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