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蔡楚作品选编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30/2015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作者: 亮均

   
   近期,中共政权以强化国家安全为名,疯狂打压公民社会,大肆抓捕、抹黑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营造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万马齐喑究可哀的肃杀氛围。网友称之为“七月飘雪”。在这种大抓捕的严酷形势下,民主力量和民主运动应该怎么办?如何应对?制订和实施哪些切实可行的行动策略与灵活机动的战术措施?值得海内外所有致力于中国民主化的朋友们认真思考。笔者不揣冒昧,特此提出一些具体建议供大家探讨。
   
   
   四川邻水万人保路运动照片(来源:网络)
   
   
   
   残酷抓捕下如何发展队伍
   
   
   
   面对国内7月9日自王宇、包龙军一家被抓捕开始,全国各地已有几百名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被抓捕、传唤、约谈、警告,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我称之为“大抓捕”,有人称之为“7月飘雪”。现在抓的人越多,我们在外面的人一声援就又被抓,火种越来越小,甚至被扑灭。只要无法形成规模性的群体行动,一定会被他们扑灭。我们不动员足够的上万人的力量是无法与之抗衡的,最终会被“和谐”掉。如果每个省会市有10万人同时上街,看看他们如何调动军警?如何进行镇压?现在我们醒过来的人,谁敢说你身边可以动员3人以上参加集体行动?动员不了就是没有发展,没有力量。
   
   
   
   各界都需要反思,国内外民运圈都要反思,每一个渴望民主的公民都要反思。国内律师要反思,你带出几个有公义心的80后90后青年律师?为什么人权律师还是占少数?海外的民运人士26年来,组织过多少大规模的抗议游行行动?这次海外民运人士声援中国律师大抓捕,我仔细数了一下,每个地方连小孩算进去也不过10-20人,如果有200人、2000千人到中国大使馆、领事馆参加抗议示威,你看看会是什么效果?
   
   
   
   那么,如何在国内这么残酷高压的形势下,发展团队?走上街头?国内有规模的裕元工人罢工号称有6万人参加、今年的四川邻水的保路运动参加者号称有3万人、上海金山区环保维权运动参加者号称有5万人,哪一次是按着某些海外民运人士设计的套路来组建团队的?哪一次又是去政府门前示威并捣毁市政府的?没有!一个也没有!没走到市政府门前就被特警武警以机械化部队截住了,走不得,退不得,甚至包围,打压,遣散了。这就是中共专制体制的特点。
   
   
   
   现在你没有像清末义士那样学荆轲搞刺杀、暗杀,就被抓捕了,就是你没有行动之前就会被控制起来,因为手机、电话、火车、飞机、长途汽车、网络都是实名制,实施难度很大!
   
   
   
   现在的中国人大都是奴才,谁都怕死!网上成天嚷嚷的人不少,但真正要他上街了,他就不敢了或是退缩了。国外也一样,网上吵吵的很多,走上街头的却很少。如果每一个醒来的人,都是具有行动能力的人,一出去就能拉起一支队伍,那么,明天的民主中国就会希望大增。现在大多数民运人士都是书生一个,没有实战经验,没有发展人的经验,更没有带队伍的经验,更谈不上拿刀枪的经验了。即使有钱,也不知道怎么发展。
   
   
   
   现在无论是国内国外,都是等着别人去做,美其名曰“等待时机”,这样等下去,再等26年,等我们在失望中死去,正如已经去世的方励之、王若望、陈一咨等民运人士一样,也等不到自由民主中国的那一天,就去世了,也不能叶落归根。这26年来我们扪心自问,为扩大队伍做过什么?发展人了么?在大量律师被抓捕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如何有效地展开行动?
   
   
   
   国内单枪匹马维权的英雄人物很多,这样的高人,如“民间刀客侠”杨佳、抗城管土匪的英雄夏俊峰、抗拆迁的英雄范木根等,但都是单独行动,是在自己受到迫害时才进行反击,也不是团队或群体。这说明什么问题?有人提出在国内搞暗杀,国内搞暗杀有那么容易吗?到处都是摄像头,全球90%摄像头都装在中国。中国也不允许私人持枪,这样的现状会有人敢出来搞暗杀?别天真了!徐纯合事件发生后,有人说要刺杀李乐斌,就是缺一笔钱。我想即使有钱提供给他,他会刺杀成功吗?中国目前的条件和氛围下,刺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年轻的大学生都被控制了,打工经商的年轻人也甘当奴才,没有血性,在监狱里呆过的则更怕死,因为见过被判死刑者。
   
   
   
   面对大抓捕,街头举牌、围观等行动就要转入地下,否则就会遭到露头就抓的结局。所以,有网友说:现在只有通过网络新闻、舆论力量才能化解当前危机了,否则就要靠勇士的惊世之举。因此,建议后援的我们要尽其所能写出真相和评论,积极传播扩散才是上策。
   
   
   
   应对策略建议之一:更换通讯联络方式,加强安全防卫
   
   
   
   被抓捕过的公民的所有信息都已经被流氓土匪打手所掌握,重点监控QQ、微信号、手机号、固话号、邮箱等等。因此,如果要做些事,采取一些行动,说不定,人没出门,打手奴才已经找上门来了,或者在你门前上岗了,让你禁足,出不了门。所以,要做些事,就要想办法另辟蹊径。
   
   
   
   要借用没有暴露的亲朋办理一个手机号,用此手机号专门和新发展的青年人联系,以便保护他们不被你所泄露信息,确保他的人身安全。对于未发展或已经发展的新人,一定要倍加珍惜和爱护,想尽一切办法不让他们抛头露面,这样才能做些有益的实事。否则,只能留下无限遗憾。人越出名,除了接受采访之类的传播效应外,其他事就很难亲身去做了。
   
   
   
   因此,转换思路,改变策略,转换斗争的战略战术,非常必要。更换手机号就是一个微妙的战术方法,人人都可以用,而且相对也很安全。这是我们被迫采取的防御策略,也是保护自己的同仁,何乐而不为?出门尽量少打手机,或卸掉手机电池,在电报或其他即时通讯工具上联系,这样才能确保你能万无一失。
   
   
   
   应对策略建议之二:推广手机、电脑翻墙软件是发展青年大中学生的紧迫任务。
   
   
   
   笔者在工作中接触过一些在校大学生,其中有计算机专业的三年级、四年级的学生都不知道“翻墙”、“越狱”的真实含义,更不用说其它专业的大学生知道翻墙软件的人就更少了。所以,推广翻墙软件、揭露中共罪恶真相、了解真实中国是我们国内外公民的一项重要任务。国外的朋友向国内的家人、朋友推荐翻墙软件,也是一种义不容辞的任务。
   
   
   
   手机和电脑翻墙软件可以说互为姐妹兄弟,相互互补,互相促进,共同发展。让更多的年轻人成为翻墙的主力军,是我们每天使用翻墙软件的人的任务和工作。特别是在大抓捕的形势下,我们被看死,无法进行有效抗争。因此,静下心来,冷静思考,发展队伍,寻找对策,做一些更安全的发展工作正是时候。
   
   
   
   当然,我们的着力点是国内,传播的重点是已经参加工作的80后90后,工作的重点是80后90后大学生!已经参加工作的能体会到社会的不公,而未走出校门的大学生,由于受洗脑教育的毒害很深,他们才是我们争取的重点对象,也是我们与流氓体制争战的重点,因为青年人发展起来了,走上街头了,就意味着流氓暴政离大崩溃也就不远了。所以,当局会在大学里实行“七不讲”! 现在校园网都是局域网,严格控制的,电脑翻墙会被恐吓。但是,手机不用翻墙,他们又监控不了,既安全,又方便;既保护了未暴露的同学朋友们的人身安全,又方便大家获取真实有效的新闻消息。既有利大家联系方式安全高效,又有利大家一起策划组织一些活动。
   
   
   
   考虑到青年人上网的特点是,手机比电脑用的多,且电脑在学校里上网无法翻墙,虽然推广电脑翻墙软件和手机翻墙软同样重要,但是因为手机翻墙实质上不用翻墙,直接在墙内可以直接登录,且不被封号、没有敏感词,手机随时随地都在看,很有利于组织策划青年人举行新活动。所以,推广手机成为当务之急,是一件非常紧迫的重要任务。
   
   
   
   微信我刚使用了一年多,就被封了2个号,QQ号被封了3个,微博号封了2个。我是今年5月份转到电报群的,现在我的手机也装了WhatsApp、facebook、twitter、Psiphon3赛风3、翻墙路由器等,登录后很好用。
   
   
   
   当下,每个公民都有义务和责任发展和帮助新朋友下载安装电报Telegram、WhatsApp、kik、Viber、line、bleep、facebook、twitter、Psiphon3赛风3、翻墙路由器等,建立相应的电报Telegram群、WhatsApp群、kik群、Viber群、line群、bleep群、facebook群、twitter、赛风3等传播,这类软件群又不会被封号的,在手机上不用翻墙直接登录,希望在8090后中推广之。手机软件请醒过来的公民弃用流氓腾讯常被封号的恶棍微信、弃用痞子QQ,弃用流氓新浪微博、流氓网易的易信等软件,转战更安全可靠的即时通讯软件!
   
   
   
   电脑软件弃用流氓360浏览器及电脑管家、QQ浏览器及电脑管家、流氓百度浏览器、IE浏览器,卸载这些软件后,改装推广翻墙软件自由门、无界浏览、天行浏览器等,用谷歌chrome浏览器、火狐浏览器,杀毒软件用熊猫等,这些软件和公司都是世界上最有信誉的、最有责任感的企业开发的,也是法轮功学员开发的,是我们值得信任的企业!也是我们值得信任的即时通讯。翻墙看任何世界各网站的新闻,交流无障碍,沟通无极限,言论不受限,没有敏感词,不用担心被禁言、被封号、被违规等流氓行为。当然,有些是软件是英文的,其实也很好解决,因为有的手机上有中英文字典,网上也有中英文字典,简单的查查或是教会如何操作就行了。没什么高深的有难度的英文单词。
   
   
   
   我相信,微信能玩的人,一定能玩电报Telegram群、WhatsApp群、kik群、Viber群、line群、bleep群、facebook群、twitter、赛风3等,这些软件如能帮助身边人安装上并拉进群,每个人要求每个月帮助3个人安装上电报或其它软件,在全国人中推广,我们就能打赢推墙的网络战!这是一项非常重要而又急迫的大战略和大战术的转变!
   
   
   
   我希望每个70后80后90后的勇当并争当这些即时通软件群的群主,拉进群的都是80后90后!这样一旦时机成熟,你们就可以拉出队伍了。我发现我建的一个群里的一个80后朋友就当了WhatsApp群、电报群群主。我很欣慰!
   
   
   
   一位朋友在2014年10月“香港占中”开始时,写了一篇《发展或唤醒年轻人是当务之急》,包括海内外都有这个问题,而且是一个非常急迫的问题。组建小团队,发展年轻人,呼唤青年人,唤醒沉睡的8090后,是未来民主自由事业的重中之重。26年过去了,我们这方面的工作疏忽了,民运圈的人都在孤芳自赏,连我这个89老人寻找了22年才找到民运圈,我们同时在浙江同一个城市被判刑的两个人在25年后才知道彼此长什么样,2015年春节才见面。这难道不是民运圈的失误?而且我在京城呆了近10年,才偶尔通过朋友认识李英之,并不是他主动发展我的。这表明民运圈过去既不主动寻找落难者,也不主动发展年轻人。在北京的及全国各地活跃在面上或街头的都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连30多岁的都很难找,屈指可数。包括许志永、丁家喜在内。这是个大问题。一方面流氓专制实施政权恐怖主义,全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另一方面国内公民圈青年人的队伍还没有发展起来,醒过来的屈指可数,甚至根本没有人做沉下去做这方面的工作。特别是年轻的90后大学生,几乎被控制住了,没有人深入到中学、中专、技校、大学等各级学校做相关的大中学生的唤醒启蒙工作。这可是最安全,又是最有效的工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