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钟南山其实是中共特级舆论引导员
·四月疫情消失是弥天大谎
·习近平在利用瘟疫复辟文革式的极权,必很快失败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模谋杀异议人士
·中共高层或逃离北京:新冠状瘟疫已危及中共政权
·七常委作逃跑准备:新冠状病毒已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电影《中途岛之战》:美国的实用和日本的凄美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中共的
·排华,就象瘟疫一样滋长:我的亲身经历
·旅途艳遇
·新冠状病毒是大规模灭绝中国老年人口的生化武器
·中国的新冠状疫情今夏不会消失,秋冬会更猛烈反弹
·给予外国人超国民待遇:中共的满清、蒙元意识
·海外华人的抢购潮,是否证明了中国人天生劣等?
·新冠状病毒能否刺激美国对抗中共?
·2020年美国大选没有任何指望
·文革中周恩来涉及三大谋杀案 ——兼论周是中共的长生丹和最后的道德牌坊
·中共政权的满清、蒙元意识
·武汉抗疫的“胜利”,是应政治需要而伪造的假胜利:两会才是疫情风向标
·疫病危机果然引爆中共内斗:习近平与王岐山翻脸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不自觉”?
·新冠状病毒是厌共厌习病毒,习近平、特朗普、文在寅败局已定
·新冠状瘟疫,中共甩锅美国纯为对内维稳需要
·疫情“清零”,是习共复工和造假政绩的需要,后果是灾难性的
·李跃华事件反映出主流医疗界的僵化与无可救药
·对李跃华的否定和打压,背后附着中世纪教会打压异端的阴魂
·他对英国实行极权统治,却被英国人评为伟人
·大外宣制造海归避疫潮,归国华人反沦为中共甩锅、煽仇的牺牲品
·中共被迫停止甩锅美国,改为甩锅粉红
·由习共甩锅煽仇海归,看中共如何败坏社会道德
·对李跃华的打压,其实是对民间探索和创新的打压
·透视李跃华现象:为什么主流医疗界会打压民间探索与创新不遗余力?
·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一名,帮了中共的大忙
·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伤害华人,成全中共
·以退为进保专制的“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
·就怒骂小粉红一事与陈立群大姐商榷
·台湾的防疫成绩,戳破了中共所谓专制“抗疫优势”的无耻谰言
·温起峰的奇葩遭遇,反映出大陆旅台政治流亡者的困境,及台湾反制中共的缺失
·习近平“抗疫”新动向:为保“清零”的防疫不作为谋杀
·习近平学朝鲜必败:关于中国疫情访覃昔权
·分封制的过早消失,是中国历史上两度亡于蛮族之手的要因
·旅泰中国难民生态:五年了,柳学红还在病痛中苦苦等待
·普通人的真实战争
·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闲侃电影《斯大林格勒》:老毛子的原汁原味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对话秦晋先生:习近平是否做得成毛泽东第二?将以何种方式下台
·新冠状瘟疫对中共国的影响:复辟毛共式极权加速、内斗加剧
·二战电影中战争罪行的观感
·新冠状瘟疫危机加速中国左转、引发中美对抗、加剧中共内斗
·警惕中共以出口防疫产品方式进行病毒偷袭
·新冠状瘟疫是习近平抓权维稳的对内生化战
·英国高层纷纷感染,再次证明新冠病毒是中共病毒
·新冠状瘟疫导致习、李矛盾激化,胜负尚在未知
·2020年是中国和世界的转折点,武统台湾在即!
·新冠状的毒霾中,一个新极权的中国隐然成型
·警惕中共乘美国疫情,闪电武统台湾
· 康生的另一面:“文革”中抢救大批文物
·中共蓄势待发,台湾该紧急备战了!
·140万件防弹衣的信号:台湾该作紧急战争动员了!
·中共进攻台湾最有可能的方案
·特疯子不失为遏制中共的最佳人选
·对中共索赔的可行性,特疯子为何比建制派强?
·民主党和建制派反俄有利于中共,特疯子亲俄对中共构成战略威胁
·疫情下美国种族歧视如何?为什么会有歧视?如何避免受歧视?
·台湾形势凶险,应抢在特疯子可能的离任前作好战备
·遏制中共病毒,从出台“对等法”开始
·习近平面临的形势:党外大好,党内堪忧;国内大好,国际大坏
·哲学是文明的第一要素吗?兼驳尹胜
·为获赔:美国和西方国家应该立即冻结中共国在西方的资产
· 应该追究贪德赛助共隐瞒疫情的罪行!
·以史为鉴,看美国政客对中共的韩信心态
·部分中国人不正常是因为中文语境吗?驳尹胜
·邓小平路线回不去了,中共要么垮台要么重归毛时代 ——新冠瘟疫影响综合前
·中共回归邓小平已无可能,中共必然而且正在回归毛泽东,小民如何自救?
·为什么习近平必败?不是因为他坏
·为连任,特疯子必痛击中共国,美中冷战下月开场
·粮荒和“上山下乡”很快会在中国再现
·中共即将武统台湾信号:中共常委搬入西山地下,美国应该调军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2010年,正值笔者流亡曼谷的第三年,约十月间,旅居瑞典的盘古乐队赴台湾表演,途径曼谷转机,乐队主唱手熬搏托人打来电话,称网上久闻吾名,愿设酒菜一席,邀请笔者相见一叙。
   
     在曼谷辉煌街区某酒楼见面时,果见那熬搏相貌奇伟,体形敦厚,须发绒绒,有点格瓦拉之风。吉他手段信军,则光头如胡佳,短衣短裤,举止精干潇洒,也是特立独行的艺人气质。


     堪奇的是:那熬搏一面嚎唱:“下岗了怎么办?上井冈山!”,一面信奉佛家的应果报应律(而鄙人则以为革命时机未到,新世纪上井冈山难济大事,宜静待天时,闻风而动,在长江四川腹地举大计为上);席间熬搏更出惊人之语,说:“镇反”、“土改”、“大跃进”、“文革”。。。中国死在共产党手里的大半亿人,是曾国藩等人镇压太平天国惨杀、滥杀的报应,何以故?因上一次惨杀、滥杀农民,这一次必惨杀、滥杀地主、士绅等有产者,颠倒过来!
   
     此见不谋而合,且唤起了我以往的深思:
   
     想当年那曾国藩在湖南办团练“清乡”,抓到抢米偷盗的农民,不审就全部砍头,甚至对游手好闲的人,也常常当作匪嫌大砍大杀,所谓“杀人要快,捕人要多”,直杀得满地猩红,逼得农民窝在天地,战战兢兢。。。对太平军俘虏,一律惨杀,一次就凌迟数百人、剐目凌迟、挖肝剖心、甚至生吃其肉。。。如同家常便饭;曾国藩的心腹——九弟曾国荃,更是一天就惨杀上万俘虏(内中不少是老百姓);从九江打到南京,湘军攻一城屠一城,攻占南京后,屠杀南京老百姓五十万人,比日本人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国藩同时代的“儒官”叶名琛也好不了多少,此人在广东掀起“严打”,在广州城外斩首数十万“匪盗”,直杀得广州城外血流成河,三十里腥秽逼人。
     曾国藩的学生刘蓉、同类骆秉章在四川也不甘落后,以“防寇”为名,屠杀四川人数十万人,骆秉章、刘蓉背信弃义地将石达开残部两千多人全部杀死,并将主动投降以换取部下得生的石达开、曾仕和、黄再忠、韦普成全部凌迟处死。据说,石达开临刑时面无惧色、举止坚毅,气绝前被割肉数百刀,而始终不作一声。其视死如归的英雄气,令成都观刑者无不动容感慨。
   
     我们设身处地想想,平时自己被扎上一针,都会刺痛而跳;切菜时切伤手指、走路时被玻璃刺破脚掌,都疼痛难忍;在医院做手术时,麻药打得少了点,痛得死去活来,而麻药消褪的手术后,躺在病床上也会痛得彻夜难眠;而那些被千刀万剐割上数百刀才死去的人,遭受何其惨烈的痛苦呢?那是一种何其大的、炼狱般的痛苦!?
     试问,象石达开这样剧痛惨死的冤魂,灵魂离体前不会立下毒誓,以求来世复仇么?曾国藩、骆秉章、叶名琛、刘蓉等有祸了!大半亿人被满清官僚滥杀、惨杀,这么多人的冤魂离体前不会立下毒誓,以求来世复仇么?清廷、满人、汉族士绅、以暨整个中国社会有祸了!
     如魔鬼般残忍的血淋淋凌迟死刑,用得最多在清朝,其中又以镇压太平天国时用得最多;象曾国藩、骆秉章这样嗜血成性、魔鬼般残忍恶毒的官僚,他们比其镇压对象还要残忍十倍,他们滥杀、惨杀那么多人后,还被后世当作“正公”来供奉,这样一种扭曲残忍的社会,能不受报应吗?
     曾国藩式的滥杀、惨杀,是清廷授意且乐见的,他们要的就是汉人自相残杀,杀得越多——令汉人剪丁越多越好。所以满清立宪不成,政权、国家彻底灭亡,而未能如蒙古人保有蒙古国一样保有满洲国,这是报应,因为满人比蒙人造业更多更久、罪恶更大,又是可知:满语必灭而满族必亡。
   
     由此也可知:中国大陆惨遭赤化,大半亿人被中共害死,应属曾国藩之流滥杀、惨杀,且受到中国社会长期尊奉的报应。
     所以说:崇奉曾国藩,是祸不是福,曾国藩阴气太重:崇拜“曾文正”的毛泽东祸国殃民自不必说,蒋介石崇拜曾国藩,丢掉了大陆江山。
     
     中国社会为什么到曾国藩时期变得如此残忍?清朝统治者——满洲族的野蛮和残忍是首要原因,由于清朝是落后少数民族征服中国建立的殖民伪政权,满洲人的殖民统治,建立在暴政和愚民的基础上,它就要把汉文化中的一些糟粕发扬到极致,并且加上自己满洲特色糟粕(如奴才文化),尽管凌迟死刑自南宋就开始有了,但使用凌迟死刑最为频繁的,显然是满清,如康熙二年(1663年)清廷处理庄廷鑨文狱案,一次就凌迟惨杀才子吴炎等十八人,其野蛮残忍,空前绝后,比秦始皇有过之而无不及;1708年,清廷查获隐居在山东的明崇祯帝小儿子朱慈焕,当时朱慈焕已经七十五岁高龄,且从未参加过反清活动,康熙仍然朱笔一挥,将朱慈焕暨其两个儿子、孙子一共九人,全部凌迟处死,这就是康熙“圣祖”、“千古一帝”的真面目!
     满清就是要以杀人的恐怖,吓阻汉人的反抗。因此,终清一朝,比明朝更加残忍嗜杀,大批满汉官吏嗜血成性、禽兽不如、形同鬼魔,曾国藩、骆秉章、李鸿章、叶名琛等人,都只是其中之一。
     蒙元、满清两次血腥的征服和暴虐的统治,使中国社会向残忍野蛮迅速滑落;所以南明覆灭后黄宗羲痛心疾首地断言:随着满洲的征服,中国人先狄夷化,后野兽化。。。他的预言非常准确,曾国藩之流,就是“野兽化”的人臣楷模。若不是英国人炮舰打开清国国门,令孙中山开了眼界,“野兽化”至少还会继续上百年。
   
     但是,把中国社会堕落的责任,全部归咎于满人,也是有失偏颇的。后金汗国的酷刑中,没有凌迟一条,满人进了关后为什么对汉人拼命凌迟?这是因为明朝的“明正典刑”中有凌迟一条,刚好被他们捡起来充分运用。
   
     那凌迟之刑,由契丹人发明,南宋之前,中国本没有凌迟一刑,南渡之后,赵构一伙从“治乱世用重典”的古训出发,引进了契丹人的这个糟粕文化遗产;“治乱世用重典”的古训出自《周禮˙秋官˙大司寇》,这是一个有缺陷的造业古训,但这个古训只说在乱世才用重典,并没有说治世也用重典,但凌迟死刑列为“国家明正典刑”,就是治世用重典制度化。当然,南宋极少采用这一酷刑。
     南宋引入凌迟,反映出统治者的一种不自信,以及为了维持统治秩序不择手段、罔顾人道的思维倾向,这个变化,是在理学兴起背景下的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理学不是生存本位的哲学,而是“名节”本位的哲学,提倡为了“名节”去死,“名节”就是“天理”,人应该“存天理,灭人欲”,而这所谓的“天理”,主要就是无条件忠君
   ,不管这君主是暴君,还是外族征服者。。。所以无论是忽必烈还是多尔衮,都对理学大加垂青,竭力向臣民推荐,尽管他们本人决不沾染此种“真理”。理学的“以理杀人”反人本性质,注定它是一种漠视人命的哲学。所以,随着理学的兴起,中国社会逐渐滑向扭曲和残忍,落后蛮族的征服,则是加速了此种滑落。
   
     理学受到上帝诅咒的属性,于中国在宋末、明末彻底亡国中表露无遗:宋理宗尊奉理学,不久南宋亡于蒙元,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彻底亡国;明朝比南宋更加尊奉理学,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结果明朝亡国亡得比宋朝惨得多,亡得连头发、衣服、汉语口音统统被人强行改了!这是中国第二次彻底亡国,距南宋亡国不到四百年。蒋介石也是理学的虔信者,结果蒋介石领导的中华民国,亡了大部分国土,只能退据台湾小岛。
     可见,上天非常憎恶理学,尊奉理学,必导致亡国的后果。为什么上天憎恶理学,因为理学有违中庸之道,它在儒家中属于极端的异类。而天道即中庸之道。
     纵观中国历史,道、佛两家的人道主义作用,明显比儒家为大:尊道并长期尊佛的李唐,明显比朱明文明,尊奉道家甚于儒家的北宋,其文明优容更是空前绝后,赵匡胤开国的“陈桥兵变”,只杀了武力抗拒的京城巡检使韩通一家,基本上做到了政权的和平交接,宋军之入开封,甚至连闹市都没有惊动,“入城之日,市不改肆”;宋将曹彬统军灭南唐取江南,没有一处屠城、滥杀之举,以致后来灭宋的忽必烈赞叹“古之善取江南者,唯曹彬一人。”终宋一朝,极少诛杀文臣士大夫,很少兴起大狱,文狱罕见。。。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
     甚至信佛的蒙元,都比满清文明得多:蒙元对江南较少屠杀,没有强迫汉人改发改衣冠,不搞文字狱,也不搞闭关锁国。
     当然,儒家亦有其自身强大优势,它利在维系家庭、有利于民族生生不息和强大。
   
     俗话说,人死不能复生,世界上最宝贵东西是人命,故滥杀无辜是最大的造业。英美之所以有富强称霸之福,就是他们在列强中杀人最少的报应;而曾国藩之流当年在为了“天理”狂杀、滥杀、惨杀的同时,是否想过:自己滴血的屠刀“重典”,对社会造成了多深的伤害?为日后中国攒下了多大的债业?
     故为中国国运计,政权更迭之际,一定要慎杀:“六四”杀人犯和参与“计生”杀人的,可以处死,其他人都不应该杀。中国人必须摈弃“乱世用重典”的滥杀无辜造业观念,要慎用死刑。我以为,只有谋杀犯才需要判死刑,其他人都不宜判死刑。
     慎杀少杀,才是国家之福。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六月三十日湿闷纽约州
(2015/06/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