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谢选骏文集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http://www.lulu.com/shop/xuanjun-xie/song-of-foresight-%E5%85%88%E8%A7%89%E4%B9%8B%E6%AD%8C/hardcover/product-22193740.html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一九六九年)


   那時多美?
   面對怪姿的惡峰
   赤子之心淺若溪水
   他只幽然獨思,想
   一品月圓共賞的時日。
   (一九七〇年)
   
   那兒多美?
   帶著初次的心靈慘傷
   立在日晚霞暗的墓楣
   想人生、萬念俱湧……
   暗淡的靈臺寒若死灰。
   
   (一九七一年)
   
   那兒多美?
   長風淡然掃過
   寂靜間林葉聲微
   一切平靜有如夢畫
   焦渴心靈釋然陶醉。
   
   (一九七二年)
   
   那兒多美?
   天地一片瑩白瑩白
   輕風曼舞白雪霏霏
   冰棱之下的奇特懸崖
   峭直株株粉紅色臘梅
   懷著孤絕的反抗熱情
   容顏蒼白、身軀疲憊
   孤魂矢志不移初衷
   鞭打中的快樂伴隨!
   
   (一九七三年)
   
   那時多慘!
   時而暗淡時而燦爛
   慈愛的異象在錦霞中
   忽而悲憫,忽而無憂
   若隱若顯明暗變幻
   「我一定要復仇!」「不,
   你最寶貴,不值得復仇。」
   可是我有耿耿的中氣
   我還活著,不得不奮鬥。
   
   (一九七四年)
   
   那時多麼涼爽!
   在勞役中跳到房頂上
   望著浮雲我自由倘祥
   身被押在卑污的作坊
   悄悄沉浸出征的遐想!
   (008)此地行
   
   去年在此惆悵落霞
   可望不可及的雲紗
   我也曾以孤淚獨灑
   甜甜的傷心如亂麻。
   
   此刻淡然佇立
   在這寂滅酒家
   遠去的逝川湧起
   沒有淚有根白髮。
   
   1975年3月
   
   http://www.lulu.com/shop/xuanjun-xie/%E5%85%88%E8%A7%89%E4%B9%8B%E6%AD%8C-song-of-foresight/ebook/product-22193789.html
   
   
   
   
   
   
   

此文于2015年06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