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前苏联民主化是“亡党”吗?]
熊飞骏的博客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前苏联民主化是“亡党”吗?

   前苏联民主化是“亡党”吗?

   ——熊飞骏

   

   近两年“苏共亡党说”在我国体制内很共鸣。

   一个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山寨有一天良心发现,在拥有过人远见和责任心的山大王领导下金盆洗手,分了金银让喽罗下山去从事正常营生,从此告别伤天害理远离刀头舔血走出内外交困。众喽罗回归主流社会进化成绅士型的贵族世家……

   这个金盆洗手的山寨难道“更无一个是男儿”吗?

   什么是“亡党”?

   “亡党”不是换块招牌,飞骏的母校“同济医科大学”更名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同济医大并没有“亡校”。

   “亡党”的核心标志是多数党官被血腥清算。

   前苏联民主化以后,多数党官被血腥清算了吗?

   没有!

   苏联民主化以后,没有一个党官因政治原因被清算,没有一个党官因曾经的共产主义政治信仰被判刑枪决!多数党官还保住了部分既得利益。

   苏联解体后的各加盟共和国,20多年一直都是前苏共党官主宰政府,继承前苏联主要版图遗产的俄罗斯则一直是“俄统党”连续执政。俄统党的骨干多是前苏共党官。苏共不过是“换了块招牌”在各加盟共和国继续执政。

   俄罗斯共产党不但合法存在,而且是俄罗斯议会第二大党。

   请问苏共“亡党”了吗?

   没有!

   “内容”比“招牌”更重要!

   春秋时代的齐王国在战国时期仍然存在,但创立齐王国的姜家王朝则悄悄灭亡了。战国时期的齐王国是田姓家族(卫国陈公子的后人)的私产。篡夺姜家王朝政治版图的田家王朝虽然仍打着“齐王国”的旗帜,但却把姜姓王族老幼屠杀流放边缘化——那才叫真正的“亡党亡家”!

   春秋战国时期延续了六百多年的秦王国在秦始皇主政时仍称“大秦”,但赢秦王族却被商人吕不韦“移花接木”。秦始皇不是赢秦王族的后人而是吕不韦的儿子!虽然国号仍为“大秦”,赢秦王朝事实上灭亡了。

   斯大林苏联虽然高举“列宁主义”的旗帜,但却把“列宁党”血腥清洗,约90%的高官显贵被野蛮屠杀,超过半数的党员被残酷清洗。

   一个政党将自己一半的成员逮捕,一个政权将自己多数上层成员处决,一支军队的军官团在和平时期几乎被全部消灭,一个国家的公民看到门外有汽车停下就怀疑自己将被逮捕。

   列宁遗嘱中提到的6位苏共领导人,最后除斯大林外,另外5人——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和皮达科夫全部被处决(托洛茨基流放海外后被克格勃刺杀)。

   领导十月革命的第6届中央委员会成员2/3被枪决;十一大中央委员会的27人中20人被枪决;十五大政治局7人除斯大林外,全被枪决或暗杀;第1届苏维埃政府的15名成员中5人已去世,除斯大林外的9人全部遭枪决。

   1936-1938年间,苏共一半的党员——约120万人被逮捕。列宁创建的苏联共产党被斯大林消灭了。

   斯大林对列宁时期的老共产党的剪除并非始自大清洗。早在1929-1931年的清党运动中,就有25万人被开除党籍。

   大清洗几乎整个消灭了苏联红军的军官阶层。红军指挥人员和政工人员有4万余人被清洗,其中1.5万人被枪决。大清洗枪决了5名元帅中的3人,4名一级集团军级将领中的3人,12名二级集团军级将领的全部,67名军长中的60人,199名师长中的136人,397名旅长中的221人。

   所有被处决的苏共党官在死前都经受过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以致多数受难者把处决当成解脱。

   到了1939年苏共党员干部中,80%是列宁死后才加入苏共的。打江山那一代苏共党官被斯大林整体消灭了!

   三十年代斯大林肃反——党旗高举党官死难;九十年代苏联民主化——党旗倒下党官华丽转身!

   前者才是真正的“亡党”!打着党旗屠杀党!后者则是“进化”——离开山寨上大学。

   如果你是一个党官在两者间作出决择,你会选择哪一个?

   当然是后者!除非某人的脑子坏了。

   …………

   换块招牌华丽转身者不只是90年代的苏联共产党;1937年的中国工农红军其实是苏共的老师。

   1937年“中国工农红军”更名为“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和“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名义上接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统一领导。请问红军“亡军”了吗?

   没有!

   在红军更名为“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八年岁月,红军从4万5千残兵败将发展到120万雄兵!

   “打着党旗屠杀党”也不是斯大林的首创;中国工农红军一样是苏联的老师。

   斯大林肃反前七年,中国红军三大主力就开始了“打着党旗屠杀党”。

   红一方面军自我砍杀了三分之一的红军官兵。

   红四方面军则把营以上的红军指战员屠杀一空,连军长曾中生、邝继勋、许继慎也被打为反革命野蛮砍杀。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的妻子程训宣也不能幸免,酷刑后用石头砸死。

   红二方面军做得更绝,五万红军屠杀得只剩下四千人,只有五个共产党员幸免于难。按照我军三分之一党员建制,五万红军至少有党员一万六千人。

   …………

   

   “苏联亡党”其实是个伪命题!那些把“苏联亡党”当作“警示教训”的主,是不是该醒醒脑了?

   “民主化”不会“亡党”!台湾国民党就是最生动的榜样。

   坚持一条道走到黑顽固拒绝民主宪政才会“亡党”没有悬念!要么像斯大林苏联一样被自己人残酷屠杀;要么像萨达姆的复兴社会党和利比亚的卡扎菲集团一样被本国人民连本带利清算。如果中国不走向民主宪政,下一次“打着党旗屠杀党”的斯大林式大清洗根本不可能避免。

   …………

   并非题外话:

   很多呼唤民主的势血青年把民主简单等同于反政府,陷入“政府的朋友就是敌人和政府拥护就反对”的专制逻辑。杨恒均说了几句对政府有幻想的就话说攻击其“变节”。民主人士拥护还是反对政府主要取决于政府作为是否有利于中国的文明进步。如果政府象明末崇祯集团和清末载沣内阁一样一条道走到黑坚持专制不动摇,反政府当然是民主行为……如果政府哪天象台湾蒋经国内阁一样华丽传身,不分青红皂白反政府就等同于反民主。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满清政府恶心,不代表太平天国就是正义的!用更专制的方式反专制政府,用谎言来对抗谎言,必种下龙种收获跳蚤。中东穆斯林兄弟会就是前车之鉴……

   民主宪政不是平民百姓的专利,专制政府一样可和平民自由竞争这块“文明蛋糕”。台湾国民党抢在平民百姓之前争取民主,就在台湾民主蓝图上占据了有利地位,把握了台湾政治的主动权。

   

   二0一五年六月十日

(2015/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