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十四、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
小平头夜话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四、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

十四、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

军方力挺 韦国清借“抗美援越”计诱柳州造反派。


   

(一)四个细节暴露阴谋


   

   中共文革秘档当然没有白纸黑字的记录“韦国清设局栽赃造反派”这个惊天大阴谋,就如同三个月(1968年8月)后韦国清默许广西“联指”决堤水淹广西“4.22”的南宁大洪水一样,同样没有文字记载。由此可见韦国清的老奸巨猾。但一些细节还是露出这个阴谋的蛛丝马迹:
   
   1,事先布局:1968年4月28日深夜起,在军分区强力支持下柳州“联指”对大军正式发起了五路大进攻——在河北市区发起了“两边夹攻,中间突破”,即东攻广益副食品仓库,西打河北水厂,中攻人民北路;在河南市区“攻占铸造厂和红会门诊部”的兵分五路的猛烈进攻,眼看大军就要招架不住之际。5月18日,区革筹、广西军区决定派欧致富(广西军区司令)率十人工作组去柳州市解决武斗问题。(实则部署阻止“联指”围剿柳州“造反大军”,对被包围的大军“放一马”,以免赶尽杀绝坏了军方设局大事。当然也包括设“援越军列”停靠柳州火车站这样一个局)。5月19、20日深夜,濒临绝境的造反大军乘夜色撤过柳江(如果此时“联指”江滨据点开火封锁,再遣追兵猛攻,造反大军则陷入背水一战,腹背受敌之绝境。当时欧致富就在河北江滨的“联指”据点覃连芳大楼密切关注大军渡江南撤,制止“联指”开枪以免搅了军方连环计的局)(1)
   
   2,大功告成:5月29日,(即柳州造反派中了韦国清“5.21”抢援越物资、“5.25”抢围剿部队的枪的连环计之后)经中央同意,韦国清和革筹小组成员魏佑铸(广西军区政委)、焦红光(空七军政委)5月29日到北京汇报广西的阶级斗争情况。(2)
   
   3,1968年5月下旬绝地反击,“鸟枪换炮”的柳州造反大军攻下“联指”易守难攻的重要据点柳州探矿厂,缴获了许多“联指”文件,足以证明广西军区、革筹指使“联指”进攻造反派的文字证据。比如缴获的广西军区司令员欧致富对“联指”的讲话里,明白无误地告诉“联指”可以把民兵武装起来进攻造反派。钱文俊(柳铁红卫兵联战头头)敏锐地洞悉军人集团逼毛泽东及中央文革牺牲造反派的阴谋,欲公布于众广而告之。只可惜柳州造反大军头头白鉴平攥着文件不放,迷信中央文革只肯走偏门“告御状”,他通过北京的高层联络员,把这些证据文字上报。但白“躲鬼躲进庙”!毛泽东及中央文革不露声色,默许、纵容韦国清屠杀造反派。白鉴平此举如同“7.28”从清华大学火线上赶到人民大会堂118厅满腹委屈、痛哭失声的蒯大富,趴在主席肩膀告御状要“揪派工宣队的幕后黑手”,结果毛指着自己说“我就是幕后黑手”! ……
   
   4,军政官僚集团就是要坐实造反派“挑起武斗”、“抢劫援越物资”、“破坏铁路交通”的罪责。孙凤章“不识大体”而倒霉。6月17日,周恩来为首的中央领导人接见柳铁军管会成员,这些不善阴谋只知按中央指示办事的五十五军领导人,全部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他们的惟一罪过,就是积极支持柳州、柳铁造反派恢复通车的举动。柳铁军管会主任、五十五军副军长孙凤章被当场撕去领章帽徽逮捕入狱。
   

欧致富的“十人工作组”到柳州之所为


   
   1968年4月28日,柳州“联指”在河北片对柳州造反大军发起五路大进攻,步步紧逼、狂轰滥炸,造反大军被包围压缩在人民北路、映山街一隅的废墟中,濒临绝境之际的5月18日,广西军区司令员欧致富、55军副军长霍成忠率十人工作组到柳州“解决武斗问题”——实际上是力阻“联指”不要对造反大军赶尽杀绝,以免影响黄永胜、韦国清等军头“下一盘更大的棋局”。此前两天的5月16日,一列满载弹药的军列已停靠在柳州站等着鱼儿咬钩。
   
   5月19日夜,欧致富派数百名解放军保护大军头头白鉴平通过“联指”的封锁线到“支左办”了解情况。其时,“联指”的高音喇叭“对准土匪大军开炮”的口号声和大规模进攻的密集枪声、炮声,以及发射炸药包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欧对霍成忠说:“你马上给联指总部打电话,叫他们不要再进攻和发射炸药包了,再搞,老子要抓人了!”并立即派部队到联指阵地前面阻止其进攻。使造反大军才得以于5月19日晚、20日凌晨安全撤退到柳江河南。据白鉴平说,20日白天,欧致富对白说:“知道你们大军要撤到河南,我亲自坐镇覃连芳大楼(桂系将领覃连芳位于河北正在修建的柳江大桥旁的碉楼),不准联指向你们开枪,你们才没遇到什么麻烦。”(3)
   
   其后,十万造反大军民众被“联指”包围在河南谷埠街狭长地带,快要陷入弹尽粮绝的绝境,如期所愿地上演了柳州造反派“5.21”劫军列事件,以及“5.25”调动部队“空枪围剿”拱手送枪造反派的连台好戏——这都是欧、霍的十人工作组在前台身体力行执行的结果。
   

毛泽东拿广西造反派杀鸡儆猴


   
   韦国清这次在北京停留了近3个月。(注:韦国清5月29日上京,1968年8月24日荣归南宁,8月26日,广西革命委员会宣告成立)。这个事实告诉读者两件事:广西革委会是在北京筹备的;韦国清向中央汇报“广西的阶级斗争情况”,将近三个月之久。这三个月在京韦有何动作,文革密档语焉不详。但却是韦国清贯彻执行毛泽东牺牲造反派的战略部署,并且拿广西造反派开刀以收到杀鸡儆猴、震慑各地造反派的反抗运动之功效。
   
   有毛泽东和军人集团罩着,这三个月韦国清表演得最淋漓尽致,也最卖力。毛中央根据“5.21”柳州造反派“抢援越军列”事件,以及“5.25”围剿部队“送”枪之举,以及“联指”奉韦之命阻断铁路交通再栽脏造反派,搞出个宣判造反派政治死刑的《七三布告》。
   
   韦尤擅揣摩“圣意”,讨毛的欢心。韦虽出身壮族,但却是毛打压地方主义的急先锋。韦国清就是一个成功揣摩圣意的跟风者、一个极权体制下无法无天的地方官僚,韦在当时广西人心目中主要是个“南下干部”,他治桂的最大特点恰恰在于一直以严厉打击“地方主义”、“民族主义”为动力取悦于中央。从某种意义上讲,韦国清可以说是“广西的斯大林”:他作为壮族人却依靠“南下干部”用中央集权主义打压壮族人,就如当年格鲁吉亚人斯大林以“比俄罗斯族更狂热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来镇压格鲁吉亚同族一样。从1955年在广西任职以来,韦国清都极善于揣摩圣意,在人事上高度依靠外来干部和“南下干部”。广西地下党、边纵游击队出身的地方干部、“红七军老战士”乃至他故乡东兰凤山一带的壮族乡亲被他整得最厉害。“壮王”、“二壮王”曾是他扣给地方干部的帽子。而凤山“革老”(革命老人,即红七军老战士)大都反韦,使该县成为四二二在广西农村地区少有的根据地,文革中也被韦屠杀得最厉害——全县人口1.3%死于非命,死人比例为全广西之冠,其中“革老”就有149人遇害。
   
   同时韦国清也是大跃进极左的急先锋,其典型的例子就是:在大饥荒最严重的时期,韦国清治下的广西农村有九十三万饿殍,却穷奢极欲,耗费国家的巨额财富,在南宁青秀山上为“伟大领袖”修筑的行宫,是名副其实建在累累白骨之上的宫殿。难怪毛泽东对屠伯韦国清青眼有加——文革期间毛泽东在接见越南特使时说:“韦国清是好同志……是我们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毛对韦还有“面善心狠”的评语。
   
   广西“四.二二”的反韦国清其实就是反对自大跃进以来的毛的农村政策。即“打着红旗反红旗”,以毛的文化大革命反对文化大革命。是以子之矛击子之盾(韦国清),因为是当着主人的面打狗不看主人,惹恼了毛而遭至屠杀镇压。
   
   理清这个前提和背景,为什么广西杀人最多?为什么韦国清成为在文革政坛中全国少数没被打倒的省委书记不倒翁?为什么韦国清在文革中仕途一路青云直上?等等这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这三个月是韦国清制造骇人听闻的冤假错案时期,也是杀人比全国多两倍多的高峰期。
   
   5月16日,广西革筹小组向毛泽东、林彪、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发出关于派自治区革筹、广西军区领导人赴中央汇报当前广西阶级问题的请示报告。(4)
   
   紧接着在第二天,(5月17日)自治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再次向中共中央发出报告说“我区破获一起蒋匪中华民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的反革命组织”,其“总部设在南宁市解放路新风街(广西‘四·二二’控制区),利用‘四·二二’据点造反楼做联络站,与越侨有联系”。(5)
   
   5月20日,韦国清离开广西去北京“汇报工作”前,已向全区各级革筹(革委)发出《关于继续深入侦破匪“中华民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问题的指示》。(6)也就是说他已经布置好屠杀才去北京“汇报工作”的。
   
   广西“四二二”的悲剧还在于,他们误读了伟大领袖有关文革战略思想。伟大领袖让群众起来,大造所谓党内走资派的反,其真实的目的是把党内斗争扩大至全社会,用民粹主义情绪煽动百姓,代他打击党内反对派,其用心借刀杀人而已,丝毫也没有为百姓伸张正义、反对官僚阶层的特权和还民众以公平民主的意图。民众造反替他收拾了党内反对派后,他就回过头来收拾造反的民众。谙熟伟大领袖的文革方略的韦国清,效法当年希特勒的“国会纵火案”的手法,泡制了“反共救国团”和“抢夺援越军用物资”等假案,从伟大领袖手上取得“尚方宝剑”,去剿杀那些天天还在高唱“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想念毛泽东”的“四二二”运动的抗争者。
   
   7月28号凌晨,毛泽东紧急召见了聂元梓、蒯大富、谭厚兰、韩爱晶和王大宾等“五大红卫兵领袖”,和他们谈了五个小时。当年预祝全国全面内战的毛泽东现在祭出“人民”制止武斗了。他说,“现在……人民不高兴,工人不高兴,农民不高兴,居民不高兴,部队不高兴,多数学校学生也不高兴。”他警告说:“如果有少数人不听劝阻,坚持不改,就是土匪,就是国民党,就要包围起来,还继续顽抗,就要实行歼灭。”(7)
   
   毛泽东最后这句话也不是戏言——同一天,7月28日在南宁警备区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传达广西军区、区革筹小组命令,“用武力围剿南宁市解放路、新华街、南宁市百货大楼、区展览馆、邕江上停泊的轮船对立派据点。会后,调集了南宁地区14个县的武装民兵,调动了6912部队、6966部队、6936部队和军区警卫营、99部队部分官兵,以及‘联指’派武斗人员共三万多人,由印玺、慕石起指挥,与“联指”派一起,向解放路、新华街、展览馆、邕江上的轮船等处,发起猛烈攻击,动用了八二迫击炮、无坐力炮、火箭筒、炸药包等武器,7月31日猛攻开始,当天攻下展览馆,8月8日全部攻下,围剿、屠杀群众造成万余人死亡的严重事件。(8)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