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十二,军方连环计是“融安、里高”事件翻版;毛、林、周三方博弈“援越物资]
小平头夜话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二,军方连环计是“融安、里高”事件翻版;毛、林、周三方博弈“援越物资


十二,军方连环计是“融安、里高”事件翻版;毛、林、周三方博弈“援越物资”棋局——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2)


   

(一)起底军人集团连环计


   

   “兵者,诡道也。”1968年柳州造反派“5.21”抢援越物资、“5.25”抢围剿部队的枪,可以说是军人集团力挺韦国清为首的广西当局实施的非常举措,是经过周密策划的连环布局,层层剥笋,步步惊心。而最终的目的是倒逼毛中央抛弃造反派依靠军队。实际上是一个“连环手”,第一手是“5.21”抛以诱饵子弹,第二手则依托第一手顺势而出,“5.25”再假收缴子弹部队之手,拱手送出七百多支与之匹配的五六式冲锋枪。以“常规”的形式造成了日后一个“非常规”的战略态势。
   
   这就是“连环手”中的第二手。第一手是明手,第二手是暗手;第一手只是虚晃,第二手才是扑杀。一招占先,全局改观——这是军人集团倒逼毛泽东依靠军队牺牲造反派的杀手锏!
   十二,军方连环计是“融安、里高”事件翻版;毛、林、周三方博弈“援越物资”棋局

   图1:中共文革密档《柳州铁路局文革大事记1966.6——1976.10》中共柳州铁路局整党办公室,1986年10月编印。盖上“机密”的印戳,内部印发,编号登记。
   
   这绝对是个套。所有的表面文章好像都是对韦国清不利。但是台面下的实际情况不一定是这样,是军方为了下更大的一盘棋。造反派绝处求生高涨下的情绪化决策必将导致全局灾难。韦国清即使柳州联指局部战败不可避免,也必须以柳州“联指”的表面溃败失去地盘为代价,取得话语权,柳州造反派追求一个局部的反击战的胜利,将导致广西“4·22”乃至全国造反派失去对局势的主导权。
   
   何况为了保证广西“联指”在武器弹药对广西“4·22”具有压倒性的优势,韦国清早就有所铺垫和留有一手——在此之前的5月5日和之后的6月10日,广西军区分别在南宁敞开长岗岭广西军区军械库和桂林兴安"453"军械库,大规模全面武装广西“联指”。加上支持柳州"联指"的驻柳部队6985部队及519部队5月10日拱手送轻重武器给"联指",韦国清自以为连环计十拿九稳。
   
   唯一的失控是韦国清低估了造反大军的生存能力和反抗的意志力,没料到镇压的天雷勾上反抗的地火——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柳州造反大军破釜沉舟,视死如归,浴血抗暴,在廖伟然的指挥下,以寡敌众、以弱胜强逆转形势,取得了柳南绝地反击的胜利,为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平添浓油重彩而弥足珍贵的历史——但这仅仅是柳州一地的局部战役的胜利,左右不了广西“4·22”灭亡,以及全国的造反派被赶下历史舞台的战略格局。
   
   韦国清拱手送出七百多支足够武装一个师的轻武器五六式冲锋枪,让垂死的柳州造反派绝处逢生,使武斗规模扩大化,尽管后来柳州造反派绝地反击取得了柳南一地局部战役上的胜利,占领了半个柳州,避免了重蹈南宁、桂林、梧州及县份的广西“四.二二”被军队、“联指”屠城的下场。使龙城造反民众免遭涂炭,使柳州成为全广西唯一没发生大屠杀的城市。唯其如此,才彰显其悲壮正义的历史厚重,但却坐实了造反派抢劫“援越物资”,“破坏铁路运输”的罪名,为日后韦国清调动部队以贯彻中央《七三布告》之名,“奉旨征讨”屠戮广西“4·22”埋下伏笔。因此,柳州造反派虽然取得局部战役上的胜利,广西“4·22”注定逃脱不了在战略上要遭灭顶之灾,全国造反派注定要被赶下历史舞台的结局。
   

融安、里高模式 开启军方“5.21”、“5.25”柳州设局彩排预演


   
   1968年一月和二月,在广西柳州地区融安县的长安镇、柳江县的里高圩分别发生了造反派抢夺刚从“援越抗美”前线归国的6886部队枪支事件,随后均被军人集团以此为借口,调动部队围剿。“里高模式”、“融安模式”是韦国清屡试不爽惯用的镇压造反派模式的“必杀技”,在广西开启了以军队围剿镇压群众组织的先河。
   
   从官方密档的八股套话与事实陈列中无法看出谁策划了这两起阴谋?似乎这逐渐成为真相扑朔迷离的“罗生门“。
   
   1968年3月的衡山会议,广州军区已将广西“4·22”定为反革命组织。原广州军区司令黄永胜在广东是支持保守派东风派压造反派旗派的。军头黄永胜升任总参谋长后,在打压广西“4·22”方面与韦国清配合更密切了。
   
   不知哪位无名的哲人曾说“每一个肤浅的表象背后都有复杂的本质”。《“七.三”布告》出笼传言纷出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力量之手在运作?
   
   常言道:“合抱之木,始于微末”!任何一起重大事件背后,必然有轻微先兆。有果必有因,种种细枝末节的事件背后,是有一种极大的可能性,军方高层参与其中。仔细梳理,可发现这些看似繁杂的事件背后,犹如草蛇灰线般,有着一条清晰的相互关联的脉络。
   
   探究"广州军区内定广西‘4·22’是反革命组织"的成因,一个无足挂齿的细节也都会成为这看似独立的“融安”、“里高”抢枪事件,实际彼此相互关联,两相比较,事件脉络甚是相似,应该是最需把握的一把钥匙!
   
   这恰是后人洞悉文革史重要的柳州“5.21”、“5.25”事件、中共《七三布告》出笼迷雾背后真相的重要依据。
   

对现代坟墓进行考“古”,揭开广西“4.22”死亡真相


   
   坟墓考古专家的责任是什么?窃以为,就是从一座座古老的、失去人证的坟墓中,挖掘、寻找任何一丁点残存的蛛丝马迹,并借助现代科学技术仪器工具和历史文献,站在当时历史条件下人类所具有的逻辑思维角度,科学分析,严密论证,尽最大可能地还原坟墓中棺主的死亡真相,揭开尘封的生死之谜!
   
   考古学常识告诉我们,年代越是久远,遗物、证物越是稀少,揭开真相的难度越加困难;反之,年代离我们越近,寻找遗物、证物更加容易,揭开谜团的难度就相对轻松。如果这个坟墓是当代的、新的坟墓,坟墓考古专家从学术的角度上来讲,或许没有任何考古的学术价值。但是,如果坟墓考古专家真要对现代的坟墓进行考“古”的话,揭开死亡真相也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了。
   
   广西“4.22”的兴亡不过弹指一挥间46年前的事。一起已发生的事情,其实就是一座坟墓。它过去了,有多少参与,就有多少人知情。不同的事情过去了,有的事情可以说,有的事情不能说;有的事情公开说,有的事情私下说;有的事情照实说,有的事情颠倒说……说法种种,众说纷纭!
   
   其实,不管怎么说,真正的说法只有一种,真相永远是真相!比较不同人物的证词,往往可以从同一事件不同的角度琢磨出许多真实的信息来,就看你的目光会不会或肯不肯在横向或纵向的历史坐标上反复扫描。通过排列组合,抽丝剥茧,可以看出一条清晰脉络,发现所有线索的矛头都指向军人集团及韦国清,找到可供破案的“人骨拼图”,基本拼凑还原出军人官僚集团伙同军头韦国清逼毛中央合谋屠杀广西造反派的尸检报告!
   

两支援越部队扮演军方“请君入瓮”的角色


   
   这个被史家容易忽略的“融安、里高”抢枪事件细节,其中大有文章。
   
   此前,6886部队配空枪让造反派抢,然后再名正言顺地派部队围剿的“里高模式”、“融安模式”是韦国清屡试不爽惯用的镇压模式不二法门。区别是,“里高模式”、“融安模式”只是小打小闹罢了,韦国清食髓知味,“5.25”部队空枪被抢的规模达七百余支,预示着军人集团不惜增大赌注筹码,在下一盘大棋,其大也,足以从此改写全国造反派的命运!因此,说“5.25”是军人集团导演、韦国清实施倒逼毛中央牺牲造反派的“全国一盘棋”之部署一点不为过。
   
   公安部退休干部晏乐斌在《我参与处理广西文革遗留问题》(《炎黄春秋》杂志2012年第11期)的文章披露:
   
   “据桂林驻军支左小组成员、市革委会政法部长,后5048部队政委朱照富同志反映,1968年八月初,广西军区政委魏佑铸,在北京 参加部队学习班的广西军区的同志讲,广西问题怎么解决,请示了黄永胜,黄让广西自己拿出办法。经军区研究,先在融安县下手,动用军队,对400余名“4.22”成员,用武力解决。事后,向黄永胜汇报时,黄表扬干得好。这样就摸了中央的底,拟定了用武力解决桂林问题的行动计划,并将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吴华,由南宁调到桂林,将正在北京参加学习班的桂林军分区司令员景伯成叫回,共同指挥了这一行动。原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后离休居住桂林的老红军姜茂生同志反映,“八二〇事件”之前,黄永胜在北京召开秘密会议进行研究,是林彪叫开的,吴华等来桂林指挥。桂林驻军支左小组成员,104部队处长王汝保同志反映,八二〇事件行动时,部队有一个统一的指挥部,由吴华、景伯成、桂林市武装部政委陈秉德三人组成。”
   
   而另一支援越归国部队驻柳高炮七0师(6934部队)则在“5.25”扮演了配空枪收缴子弹,让柳州造反民众轻易抢夺728支56式冲锋枪、轻机枪和半自动步枪,6934部队拱手送枪,让垂死的柳州造反派绝处逢生,使武斗规模扩大化,坐实了造反派抢劫“援越物资”,“破坏铁路运输”的罪名,为日后韦国清调动军队以贯彻中央《七三布告》之名,“奉旨征讨”屠戮广西造反派埋下伏笔。
   
   驻柳高炮七0师,援越代号170支队,番号6934,属广州军区高炮70师。约在1967年5月由广西友谊关进入越南,1968年3月撤出,参加过越南太原地区钢铁厂和陈国平大桥保卫战。回国后先在广西的宁明县休整,再回到柳州的鹧鸪江及柳城的凤山休整,是接6886部队的防务的。
   
   而广州军区这两支援越归国部队——6886部队和6934部队在柳州都充当扮演军方设局诱使造反派上钩的“诱饵”的角色。
   

“5.25”部队配空枪之举是“融安、里高模式”的翻版


   
   除了战略层面上的考虑,从战术运作上讲,“5.21”的子弹,“5.25”解放军的大批枪支让造反民众轻易抢夺,不过是韦国清此前驾轻就熟的“融安、里高”模式的翻版罢了。如果说“融安、里高”模式给部队围剿造反派制造口实,以及就此试探毛泽东所能容忍牺牲造反派的底线的话,那么,军方得陇望蜀,在柳州故技重施,韦国清“猪仔便宜墟墟来”,依葫芦画瓢地导演了柳州“5.21”、“5.25”事件,只不过军人集团这次在柳州设局的规模以及下的赌注大得惊人,足以影响造反派的命运和文革发展的走向,成为导引全国造反派走下历史舞台的一个转折点。
   
   广西“4.22”是军人集团奉献给毛“抛弃造反派”文革祭坛的第一份“牺牲”。
   
   因此,柳州造反派“5.21”抢所谓的“援越物资”、“5.25”抢解放军的大批枪支,都是军方设局让柳州造反派入套授人以柄,抓了柳州造反派的现行,就等于掐到广西“4.22”的七寸,足以在政治上把他们打垮。从而倒逼毛泽东依靠军方牺牲造反派,拿广西“4.22”作为替罪羔羊来试刀祭旗。可以说,军人集团需要用广西“4.22”项上那颗“政治人头”来为毛泽东牺牲造反派祭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