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吕千荣的博客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苏荣等人,平民出身,官至国级。他们家族贪腐上千亿。2015年3月中共两会期间,一批“红二代”在媒体上公开批评这些贪官。(AFP)
   

   更新: 2015-06-07 21:33:35
   
   【大纪元2015年06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青报导)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苏荣等人,平民出身,官至国级,一人升官,全家发财。他们家族贪腐上千亿,震惊国人。2015年3月中共两会期间,一批“红二代”在媒体上公开批评这些贪官。
   
   3月5日,前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在媒体面前公开表态。“抓出徐才厚、谷俊山这样的大贪巨奸,是习近平主席决定、督办的。”他说:“我个人即使起了点小作用,也是在履行职责,尽点本份,应该做的。”
   
   刘源被视为抓出“军老虎”谷俊山、徐才厚的幕后推手。据报导,在习近平任总书记之前,于2012年的一个闭门最高军事会议上,刘源指控谷俊山及其靠山都是腐败份子,并发誓丢官也要把他们拉下马。刘源也确实遭到那帮势力的恐吓甚至生命威胁。
   
   当被问到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是否下一只“大老虎”时,刘源对媒体表示“你懂的”。“你懂的”被认为是中共暗中承认的说法,周永康案在正式公布之前,官方发言人回应也是“你懂的”。
   
   中共原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之子罗援也在两会期间点名批评徐才厚。他说,中共军队变成什么样子,让人都感到后怕,上级军官搞一些贪污腐败,搞那些跑官买官,下级能服吗?出现了徐才厚、谷俊山这样的人,一切朝钱看,跑官、买官、要官,这是军队的极大的耻辱。
   朱德的外孙刘建少将9日在谈到郭正钢被查时毫不留情地点到了郭正钢的父亲、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刘建说:“父母是第一任老师,孩子没教好,父母难辞其咎。”
   
   以上发言都是罕见的。这些受访者的共同点都是,他们是“红二代”或者“红三代”,他们批评那些“平民贪官”。
   
   “红二代”一般指参与中共建政的政治老人的子女。1989年江泽民掌权后“闷声大发财”,形成以江的亲信为中心的新一代权贵阶层。但江泽民甚少提拔“红二代”,形成“官二代”压“红二代”的局面。“官二代”指官员的子女,但是这些官员并没有参与中共建政的过程。
   
   江泽民打击红色家族
   江泽民不喜欢提拔“红二代”有历史渊源。江泽民进京后,一直被真正的“红二代”瞧不起,后来江还被揭出有“二奸二假”的身份。同时江泽民为了揽权,清洗一批“红二代”实权人物,提拔大批自己的亲信。
   
   江泽民欺压“红二代”,最典型的例子是姬鹏飞之死。
   
   姬鹏飞曾是中共外交系统实权派,也是外事系统的情报头目,曾是接管香港的首脑人物之一。其子姬胜德原是中共解放军少将、总参情报部部长(即总参二部部长)。
   
   据报导,1995年姬胜德曾当众奚落羞辱江泽民,他说:“江主席,听说你从来没有开过枪,是不是真的啊?”当时,江泽民以为打个哈哈就没事了,想不到姬又追一句:“您可是军委主席!”江泽民对此一直怀恨在心。于是利用1999年的远华案,拿下姬胜德。
   
   姬胜德%Qc宍6事后,正在北京香山养老的姬鹏飞曾先后四次写信给江泽民等请求宽恕其子姬胜德,免其一死,但遭到拒绝。姬鹏飞绝望之下于2000年2月10日服安眠药自杀身亡。姬鹏飞死后,中共官方喉舌新华社只发了一则简短的消息。江泽民没有出席他的追悼会,中央军委、军方的四总部、国防部也没有送花圈。
   
   之后姬胜德和其母都曾悲愤自杀,被抢救过来。但姬胜德仍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二审改判无期)。江泽民心狠手辣可见一斑。
   
   江泽民对于提拔他的邓小平的家属也不放过。
   
   时称“京城四少”之一的周北方,与邓小平最小的儿子邓质方关系密切。周北方被控行贿900万元,1996年9月被判处死缓。邓质方因周北方案被查,深感失望的邓小平夫人卓琳试图自杀,后来被抢救过来。卓琳的自杀最后迫使江泽民放弃调查邓质方。从此以后,邓质方不再现身商场。邓小平家族几乎全部被赶出政治圈。
   
   在江泽民掌权的路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其它根深蒂固的红色家族也不例外。
   
   与邓小平并称“中共八老”之一的前军委主席杨尚昆及他的兄弟、军委秘书长杨白冰被江泽民耍诡计扳倒。
   
   对于邓小平指定监军江泽民的原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江通过远华案,抓了刘最爱的女儿刘超英与儿媳郑莉(被捕但未被刑事问责),以给刘家下马威。
   
   叶剑英长子叶选平为代表的叶家势力是广东地方势力最大的一支,历来控制广东主政的地方官。1998年,江泽民为将叶家势力打散,空降亲信李长春入主广东。
   
   江泽民集团排挤红二代
   江泽民掌权后,中国就形成了以江泽民集团为代表的“官二代”压“红二代”的现象。参与中共建政的军方大员陈赓,其子陈知建多次被江泽民军中亲信索贿一事,在军中尽人皆知。
   陈知建,少将军衔,1945年出生,曾任总参军务部兵员局第二编制局局长,重庆警备区副司令。2003年重庆警备区班子换届,本来陈知建应升为司令,但由于不肯出大价钱“买官”,于是司令一职挂到了别人头上,而陈知建则一怒之下提前退休。2011年,已经年满65岁的陈知建正式打算办理退休手续,希望能够挂上中将的军衔。结果他被告知,如果肯出钱买,中将军衔不成问题。
   
   陈赓之子竟也被要求出钱买官方能升迁,这惹恼了中共“红二代”,被他们视为奇耻大辱。
   
   与其他“红二代”相比,陈知建可能还是幸运的。此前也有报导披露,参与中共建政的军方大员、1955年就被授予上将军衔的陈伯钧的儿子陈延滴,因一块地皮得罪了谷俊山,被谷俊山伪造证据,经由徐才厚、谷俊山联手构陷,加上公安部使力,逼使陈延滴流亡海外,至今不能回国。
   
   江泽民集团排挤“红二代”,从江苏南通书记罗一民的仕途,也可以看出。
   
   罗一民的父亲名叫罗运来,是中共建政之前苏北地区的老资格官员。罗一民在中共南通副市长到市委书记的位子上干了12年才升迁。期间,南通由一个长三角的边缘城市,发展较快。中央党校还以“南通现象”作为课题来研究。他身边的市长、市委副书记等同僚早已经升入省部级,他还是市级官员。
   
   时政专家高新在自由亚洲写道,那些留在体制内比较优秀的“红二代”,他们越是能干,处境就越尴尬。高新还指,罗一民得不到重用,明显是因为江泽民有意排斥这样的“红二代”,因为江泽民早已从胡、赵反贪的下场得出了教训,要保住权位,绝对不能用罗一民这样的“红二代”。
   
   江泽民在打击一批“红二代”的同时,也拉拢一部份“红二代”。他们串谋在一起“闷声大发财”,为亲戚朋友谋权夺利,也加入江泽民集团。曾庆红和薄熙来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江泽民给薄熙来定下的升官办法
   薄熙来最初升官靠的是其父薄一波与江泽民之间的关系。在薄熙来任大连市长的时候,江泽民与其的谈话泄露其为薄熙来定下的升官办法。
   
   在1999年7月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之后,当年8月16日,江携全家老小浩浩荡荡去了大连见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
   
   过程中,江泽民见其巨幅画像和题字竖于大连闹市,大为高兴,即时下令中组部,换大连书记,由薄接任。江在大连一住五天,实为自己庆生。
   
   早前的报导称,江泽民在大连的庆生,薄熙来一家三口与江“把臂同游,入房唱K”;江还与谷开来一起深情对唱,据悉所唱正是江最喜欢的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网络上流传的一张照片还记载着这段历史。照片中,江泽民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捂着肚子,旁边的谷开来也拿着话筒。
   
   江泽民当时去大连庆生,另一层用意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发起文革式的镇压时,中国很多省份的官员都对迫害政策持保留态度,当时在中共政治局7个常委中,只有江泽民一人坚持要镇压法轮功,其他6人最初反对,只是迫于江泽民的独断专行,才被迫同意。
   
   那时大陆很多省份也有“消极怠工”现象,大家对迫害都不积极,唯独辽宁省不同。薄熙来在2000年主动配合江泽民,大量因去北京上访而被捕、没报姓名而无法被送回原住省份的法轮功学员,成批成批送往中国大连关押,这些法轮功学员后来成为活摘器官的供体。
   
   薄熙来在法轮功问题上对江的积极效忠,得到江泽民欢心。
   
   从前《文汇报》记者姜维平的言论中,也可以看出薄熙来和江泽民之间的互相利用。
   
   姜维平透露,1999年江泽民下令打击法轮功时,大连市长薄熙来最卖力,他不仅亲自到达市政府北门,现场指挥警察驱散一度聚集在政府办公楼的1,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薄熙来还对公安局与国安局的有关人员下达指令:“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
   
   姜维平还说:“记得1999年曾在一次闲聊中问过薄熙来最信任的司机——大连市政府机关小车班班长王某某:为什么他(薄熙来)做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却残酷镇压法轮功,甚至我还举出一些黑龙江省的事例,说明有些官员消极抵抗上面指令的办法,问王某某,薄熙来为何不借鉴?”
   
   据薄熙来最信任的司机王某某透露,江泽民非常明确地对薄熙来表示:“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
   
   现在来看,江泽民最终选定薄熙来成为政变夺权的主角也不是偶然的。其实,江的这层安排还暗合邓小平当年的另外一层安排。
   
   邓小平定下“红二代”接班
   “红二代”在江泽民执政或者“垂帘听政”的20年中受到江泽民集团的欺压。但是“红二代”要接掌政权,这个在邓小平时代,中共内部就定下了。
   
   1980年代,中共出现了“世袭断代”的现象。按照中共政治老人们的说法,中共第一代70岁以上的领导人,属于第一梯队,胡耀邦和赵紫阳等五十多岁以上的一代人,归属于“第二梯队”,这两个梯队的人共同属于参与建政的“红一代”。陈云曾经表示:“他们和我们这些70岁以上的人相比,年龄间隔不大。就是说,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的年龄距离太近了。”而他们的子女如习近平、刘源等人当时才30岁不到,又太年轻了。于是中共的接班体制便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世袭断代”的问题。
   
   当时,邓小平、陈云等中共元老把习近平、薄熙来、刘源、俞正声等一批“红二代”子弟放到基层任职,培养“第三梯队”接班。同时从各地选拔年轻人进入权力中心。江泽民、胡锦涛等官二代或者平民官员进入了权力中心。
   
   江泽民虽然在1940年代末就参加了中共,但并不被认为与红色家族有血缘关系,胡锦涛和那些人也没有太多的关系。但胡锦涛被邓小平隔代指定接班,重要一点是邓小平相信胡锦涛不会改变既定政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