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江中学子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缺牙齿38
·“缺牙齿”装鬼(39)
·缺牙齿40
·缺牙齿41
·缺牙齿42
10年3月-至今 租赁隔壁杂货店和二楼麻将馆的线人吴氏夫妇开赌场
·赌场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1(图)
·赌场2
·赌场3
·赌场4
·赌场5
·赌场6
·赌场7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赌场16
·赌场17
·赌场18
·赌场19
·赌场20
·赌场21
·赌场22
·赌场23
·赌场24
·赌场25
·赌场26
·赌场27
·赌场28
·赌场29
·赌场30
·赌场31
·赌场32
·赌场33
·赌场34
·赌场35
·赌场36
·赌场37
·赌场38
·赌场39
·赌场40
·赌场41
·赌场42
·赌场43
·赌场44
·赌场45
·赌场46
·赌场47
·赌场48
·赌场49
·开赌场50
·开赌场51
·开赌场52
·开赌场53
·开赌场54
·开赌场55
·开赌场56
·开赌场57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8(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9(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光头说:“百姓斗不过政府,跟政府作对死路一条!”)
·慎入!中共线人光头夫妻(组图)
·光头夫妻1(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兄绰号明明,五个子女;弟绰号“瘌子”,二个儿子)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作者:李志强

   
(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2006年7月,我从江西中医学院(2013年9月26日更名为“江西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中西医结合方向)本科毕业后,本想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为社会贡献一份绵薄之力。怎奈世事难料天不遂人愿,因社会黑暗官员腐败,导致时运不济命途多舛,陷入上访的泥淖无法自拔。宜黄县官员财迷心窍搞钱不择手段,不但不兑现安排我去医院上班的承诺,甚至连我打算上街摆摊卖中药材等都要横加干涉(当局指使亲戚熟人等恐吓我上街摆摊卖中药材属于违法行为),多次派人游说我送五万元进医院上班。弟李永强通过了毕业考试参加了毕业合影,因宜黄县官员和井冈山大学医学院08年奥运前联手跨市非法截访我母子俩,导致受牵连未完成毕业前临床实习,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事实清楚程序简单(补实习即可),处理起来并不难。宜黄县官员只认钱不认人,明知我家是低保户,仍百般刁难欲敲诈我母子俩几万元,问题一直悬而未决。因没托人找关系送钱,多次赴京上访和经常在网上撰文揭露宜黄官场黑暗官员腐败,宜黄县委县政府恼羞成怒,视我母子俩如眼中钉肉中刺,挖空心思设圈套,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当局将我全家列为重点监控和打击报复的对象,长期派人24小时严密监控我全家,多次派人警告我母子俩:“百姓抗不过政府,跟政府作对死路一条!”宜黄县官员搞钱本领超群出众,造谣惑众的能力也不同凡响。为澄清事实说明真相,我有必要对当局所造谣言进行驳斥:

    一、辟谣“全家好吃懒做,赚不到吃,讹政府”、“通过上访搞钱”

    母亲邹引娇,1949年10月出生,十多岁随父邹时智、兄邹怀川学木工、油漆和雕刻手艺,之后成为宜黄县首位从事木工、油漆和雕刻的民间女艺人。谭坊综合厂见母亲手艺好能独当一面,派人对母亲说在外单干是走资本主义,叫母亲去综合厂干活。母亲在谭坊综合厂干了几年,直到68年下放谭坊中渡大队大兴福生产队。73年母亲和生产队签《搞副业合同书》,按约定,母亲每年要向生产队交副业金300元,另须交国家服务加工税。79年3月30日,母亲落实政策恢复商品粮,返城后未得安置,自谋生路。父亲李佑昌,1953年1月出生,68年入黄陂农具厂做木工,系该厂第一批工人之一,2004年卖厂仅得三千元,之后未得安置及其它任何经济补偿。母亲87年自愿自费响应计划生育,留下后遗症。89年卖黄陂镇房屋治病,买卖不成反被官员熊学辉派人强拆。99年家中谋生店面被县建设局打着“市容整治”的幌子强拆,只补偿了材料费六千元。2004年5月我家被县自来水厂征菜地330平方米,仅得款300元。2011年1月县里派人修筑河堤,施工方的挖掘机将我家河边菜地护塝石墙(高一米多,长二十米左右)全部弄垮,菜地也被损毁将近二百平方米。同年5月4日,凤冈镇人民政府给了“菜地损坏维修费、青苗费”600元。2011年12月,我家河边和马路边菜地因县里修筑河堤被征三百多平方米。2012年5月29日,南门路居委会发放了菜地青苗费、果树费共计660元。除上述菜地被征外,我家之前还有二处菜地被征:一处离竹木制品厂几十米,位于马路边塝下,面积近百平方米,县里扩马路时被征被填没,未得分文;另一处位于竹木制品厂附近山脚下,面积几百平方米,被城南村委会征收卖给二户百姓建房,只补偿我几百元。截至目前为止,我家菜地先后被征累计上千平方米,家中菜地现所剩无几,且面临再次被征。我县城房屋也面临被县委县政府强拆或耍阴谋诡计损毁。媒体披露,宜黄县官员将拆迁户区别对待,拆迁补偿则分为“明补偿”和“暗补偿”(全家办低保、安排工作等)。有的拆迁户既得到一笔钱和一块地皮,又办理了全家低保(或安排工作等)。与其他拆迁户相比,我家得到的补偿明显偏低。店毁地征后,04年6月起领低保120元/月(每人每月40元×3人,以下均为三人低保总和),05年8月增至240元/月,06年3月增至320元/月,07年6月增至360元/月,08年7月增至540元/月,09年9月增至630元/月,2010年6月增至780元/月,2011年6月增至900元/月,2012年6月增至1050元/月,2013年6月增至1110元/月(每人每月370×3人)。我家系城镇居民户口,户口簿上有四个人(我户口2000年8月29日迁至江西中医学院,2006年10月25日迁回宜黄),但宜黄县官员只办了母亲、父亲和弟弟三个人的低保。《江西省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办法》规定“考入大中专院校的,其在校就读期间仍按家庭成员计算,不随户口迁移而变化”,也就是说,宜黄县官员早在04年6月办低保时就可以将我包括在内。宜黄县多位官员说安排我去县中医院上班,但都只打雷不下雨,不了了之。截至目前为止,当局既没为我办低保,也不兑现承诺安排我去医院上班,反而天天派人严密监控我全家,四处造谣说:“政府安排他去医院上班,他不去,故意和政府作对。”

    我自幼对文学和医学都很感兴趣,喜欢阅读文学名著,也经常拿中草药书籍按图索骥辨认中草药,读小学时就认识一些常见中草药(紫苏、栀子、香附、白茅根、益母草、仙鹤草等)。语文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小学、初中、高中阶段参加校作文竞赛多次获奖。母亲响应计划生育留下后遗症,长期吃药,倾家荡产家徒四壁,深受疾病折磨,饱尝求医问药之苦,这使我坚定了学医的志向。功夫不负有心人,2000年7月由宜黄一中考入江西中医学院,就读于中医专业(中西医结合方向)。2001年2月我到复旦大学附属五官科医院治疗“右眼视网膜脱离”,入院时右眼裸视0.02(在一米处能看清0.1视标,即0.1×1m/5m),左眼裸视0.8。二次手术后,右眼失明、疼痛,家人提出换医生开刀挽救。医院不但不同意换医生救治,反而断医断药两次开出院小结,多次威逼恐吓,并起诉至法院赶我出院。同年8月13日中午,在右眼手术填充物未取出的情况下,复旦五官科医院、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抚州市信访办(局)、宜黄县公安局等部门跨省联手设圈套,以谈取手术填充物为由,将我和母亲骗至徐汇区人民法院后院,埋伏在院内的宜黄县公安局四名干警、宜黄县凤冈镇西马路居委会路长等一拥而上,强行将我母子俩拖上院内备好的五官科医院院车。车内五官科医院二名司机、抚州市信访办主任、宜黄县公安局四名干警和西马路路长共8人,将我母子俩软禁,日夜兼程驶往江西,次日凌晨3点多至宜黄县,名为强制执行,实为绑架出院。无奈之下,我于同年9月到广州中山眼科医院开刀将右眼手术填充物取出。遭强制出院前,我和母亲先后几次到上海市信访办(局)上访,市信访办主任在最后一次接谈时建议我回江西找相关部门处理问题。抚州市信访办主任在上海也曾说回宜黄会给予我相关照顾。事实上,我回宜黄后未得任何照顾。凤冈镇西马路居委会路长打开天窗说亮话:“复旦五官科医院肯给你十多万,你为啥不去找医院……”之后,我边治疗边坚持完成学业,其间,家人多次向县市省有关部门反映,但均未得到处理。

    在江西中医学院湾里校区就读期间,因学校食堂的菜大部分都是旺火爆炒且很多都放了辣椒,我吃了后眼睛干涩、发热。于是,我在学校附近的村庄上租了一间简陋的厨房,租金30元/月。厨房内原有一个由几个小柴火灶并排相连组成的大灶,既占空间又不实用,征得房东同意后,我母子俩把大灶拆了,重新砌了一个大小适中的柴火灶。房东这幢二层房屋外墙没有粉刷,门和窗也是老式木质的,显得比较陈旧。房屋四周有一米多高的围墙,院子内有一眼水井、一棵大柚子树和其它一些树,环境倒还清静。我租的厨房搭建在这幢房屋后靠墙一侧。由于房东住在市内,无暇管理此处,院内杂草灌木丛生。我母子俩将院内杂草灌木清理后整了几畦菜地播了疏菜种子。母亲之后便回了宜黄。我利用课余时间边看书边种菜,蔬菜长势良好,基本达到自给自足。我早餐一般在学校食堂吃,中餐和晚餐则自己弄。村庄离镇集贸市场很远,步行来回一趟要一个小时左右。因为上镇里买菜不方便,村庄上的村民几乎家家都种菜。每天清早,有的村民将自己种的菜摆在村庄马路两边卖,形成一小型露天集市,集市上也有猪肉卖。集市交易时间比较短,上午10点多基本上就散场了。我周一到周五要上课,抽不出时间去村庄露天集市买菜,只能吃自己种的几种蔬菜,周六或周日才有时间买点猪肉吃,日子总的来说过得比较清苦。眼睛不舒服时,自己开方抽空买中药煎服。母亲有时到南昌看病顺便看我。我每天在学校和村庄之间来回奔波几趟,既要读书又要种菜、弄饭,兼之吃素多吃荤少,弄得人比较瘦(当时体重只有一百零几斤),不过精神状态还可以。因有学生在外租房谈恋爱,学校对周边村庄学生租房情况进行全面调查,我也被查了出来。学校怀疑我在外租房也是为了谈恋爱,让班主任找我谈话,我说明了相关实情,并写了一份校外租房申请交给班主任。学校派工作人员到我所租房屋院内实地察看,又向周围邻居了解情况。学校查明实情,考虑我情况特殊,且虽在外租房但每晚仍回学校寝室睡觉,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予干涉。

    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江西中医学院没有期中考试只有期末考试,平时学习压力不算大,可自由支配时间比较多,期末考试时数门科目陆续开考则压力骤增。因为眼睛的缘故,我不适合考前搞突击大看特看甚至通宵看书。我平时也经常抽时间复习功课,所以功课不搞突击也能顺利通过。寒、暑假回家后自学《本草纲目》、《江西草药》等,并多次随民间草药郎中到深山采药实践,熟悉数百种中草药的采集和功效。学习期间勇于实践,多次自己开方、上山采药,结合针灸、拔罐、刮痧等,治疗过自己、家人、亲戚、朋友、熟人等,大部分都能见效。大二开始,我平时生病都是自己开方买中药煎服,中药铺里的中药很多都吃过。常见病如感冒、急性腹泻、口疮等,一般吃二三剂中药就能痊愈,中药汤剂大多比较难吃,但费用低疗效佳。我生病基本都用中医治疗很少吃西药,家人、亲朋好友等生病,只要能用中医治疗,我也建议他们采用中医治疗。我读大四上学期时,母亲在家摔了一跤导致右手骨折,在县医院上了夹板打了石膏,一个多月后拆了石膏和夹板,发现右手僵硬功能大不如前。县医院医生看了直摇头,说没法治。那一次,母亲来南昌看病顺便看我,我为母亲察舌苔诊脉象,初步诊断系经络受阻气血运行不畅造成右手僵硬功能变差,拟釆用针灸、拔罐进行治疗,以达到疏通经络调畅气血的目的。为慎重起见,我建议母亲到江西省某知名医院找专家咨询一下。该院一位专家诊查后给母亲开了处方,说:这种病针灸治疗没啥效果,只能吃点药慢慢恢复。针灸起源于中国,历史悠久,因其适应证广、成本低廉、对某些病疗效明显,早已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成为中国国粹之一。尽管专家说针灸治疗没啥用,但我认为不妨一试。我尝试用针灸和拔罐治疗母亲右手。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疗效非常好,母亲右手功能每天都有明显改善。治疗十多天后,母亲右手功能基本恢复,针灸、拔罐的疗效也慢了下来,于是采用其它疗法。我给母亲开了中药,让母亲回家煎服中药、药渣热敷熏洗右手,适当加强功能锻炼。母亲右手经针灸、拔罐及中药治疗后,恢复良好,不仔细看看不出左右手有什么区别。其实,针灸、拔罐、刮痧等适应证非常广,对某些病的疗效有时超过了吃药。俗话说“油多不坏菜”,中医治病的时候不妨中药、针灸、拔罐等一起用,没准就能增强疗效。2005年3月至2006年3月,我在江西省中医院实习,得到多位名老中医指教。2006年7月本科毕业,专业成绩优秀。学校减免了部分学费,但仍欠费1.5万元,毕业证和学位证被学校扣留。2007年起我和母亲多次赴京上访。2009年2月17日,宜黄县官员针对我与复旦五官科医院医疗纠纷给出处理方案:困难补助我六万元;取回我因欠学费1.5万元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学位证;安排我去县中医院上班。因宜黄县官员言而无信,此方案之后一再反复,直到2010年5月28日才得到部分落实(困难补助我五万元;取回我因欠学费1.5万元被江西中医学院扣留的毕业证、学位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