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观察
·韩尚笑:聂树斌案暴露了什么?
·给中国人
·韩尚笑:川普是商人还是政治家?
·大陆差距一瞥
·韩尚笑:川普印象
·韩尚笑:可以弱弱的问一下吗?
·韩尚笑:川普让中国坐大还是让美国伟大?
·一个朝代即将结束
·一叶知秋
·研判
·韩尚笑:川普当选看媒体的堕落
·韩尚笑:“反华” 一词辨析
·韩尚笑:习近平倒计时,从川普开始!
·韩尚笑:是墙还是皇帝的新衣?
·韩尚笑:中国人,你为何不与雾霾斗?
·韩尚笑:雾霾与沙漠
·韩尚笑:该怎样看毛泽东?
· 韩尚笑: 是选美还是选川普?
· 韩尚笑: 中共发家就靠一个"骗"字
·韩尚笑:庭院沉思
·韩尚笑在微信民主群的发言
·韩尚笑:狗熊能创造历史吗?
·韩尚笑:要文革道歉还要正义的审判?
·韩尚笑:人性还是正义?
·韩尚笑:习近平的悲哀?
·韩尚笑:陌生的印象
·韩尚笑:我看邓相超事件
·韩尚笑说客
·韩尚笑:贺澳洲抵制颂毛音乐会上百度
·韩尚笑:什么是自由?
·韩尚笑:观察
·韩尚笑:给习近平的一点建议
·韩尚笑:任性的中国梦
·韩尚笑:生日感怀
·韩尚笑:川普就职看习近平撸袖子
·韩尚笑:慢性自杀的惰性
·韩尚笑:夺回那本来就属于你的自由
·韩尚笑:逻辑推理盼新春
·韩尚笑:人生没有马后炮
·韩尚笑:分享点滴
·韩尚笑:人生没有马后炮
·韩尚笑:学贵无痕
·韩尚笑:中美商人的差别
·韩尚笑:中国人到底富在了哪里?
·韩尚笑:中共是如何忽悠民众的?
·韩尚笑:对微信的警告
·韩尚笑:祖国是独裁者的底裤
·韩尚笑:女人的魅力
·韩尚笑:中美关系真是婚姻关系吗? ——评“中国问题专家” 沈大伟
·韩尚笑:我反中还是中反我?
·韩尚笑:恋共情结
·韩尚笑:杀富的本性
·韩尚笑:中国人真有自知之明?
·韩尚笑:中美真的必有一战?
·韩尚笑:洪水滔天V人海战术
·韩尚笑:刘宾雁的不幸
·韩尚笑:那你看看中国人
·韩尚笑:没有野火的地方
·韩尚笑:人生是韦君宜的《思痛录》吗?
·韩尚笑:荒诞的思痛,荒芜的忏悔
·韩尚笑:民运的死结
·韩尚笑:革命大爆炸之后(更新版)
·韩尚笑:到底什么是抗议?
·韩尚笑:赌博性的历史
·韩尚笑:煽情与久远
·韩尚笑:最后的赌注
·韩尚笑:新闻自由还是媒体下流?
·韩尚笑:知识是干什么用的?
·韩尚笑:生命的初衷
·韩尚笑:欢笑在明天
·韩尚笑:农民加牝鸡
·韩尚笑:平淡的微信群
·韩尚笑:如何把中共之癌“饿”死?
·韩尚笑:中共执政的秘密?
·韩尚笑:浪花
·韩尚笑:水货原来是蠢货?
·韩尚笑:愚蠢的中国人?
·韩尚笑:中国何时倒台、如何倒台?
·韩尚笑:我为什么要去启蒙?
·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韩尚笑:沉渣泛起的中国文化
·韩尚笑:山东,传统的中国垃圾!
·韩尚笑:你真的认识中国?
·韩尚笑:一个没有诉求的抗争?
·韩尚笑:晒不干的阴湿
·韩尚笑:雄安新区,画饼充饥?
·韩尚笑:川习会:习式胡闹划上句号?
·韩尚笑:习式胡闹续集,落荒而逃?
·韩尚笑:不要把中国太当回事儿!
·韩尚笑:美中真会联手灭朝?
·韩尚笑:中国人,有没有自由无所谓?
·韩尚笑:我看朝核危机
·韩尚笑:朝核泄露了什么秘密?
·韩尚笑:一生只干两件事?
·韩尚笑:民主是理论还是实践?
·韩尚笑:诗的远方?
·韩尚笑:什么是真正的爱?
·韩尚笑:学会简单的生活?
·韩尚笑:民主的罚与罪?
·韩尚笑:鲜血凝成的是友谊还是罪恶?
·韩尚笑:郭文贵,文贵还是武贵?到底贵在何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中国文人历来有两种倾向令我一直震惊和不安:过份地引用俄罗斯文学和中国古代文学和典故,几乎到了俗不可耐的地步。倘若我现在仍在中国大陆,尽管生来就有 “一览众山小” 的清高壮志,断不敢冒淹死的危险来牛刀小试。
   
   笔者一向读书有限,学疏才浅,加之每每一歌而不成调。因此,对苏俄的红色思潮有本能的反感,唯恐躱之不及。对中国古典,亦因心有余力不足的阅读和理解,只“吃掉”了有限的数本“小人书” 和“连环画”,加上市面上太多太滥的引用,伤了本来就不太好的胃口。
   有幸山高皇帝远,其奈我何一舒展。
   


   不消说,俄罗斯文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瑰宝。然而,自国际共产主义在中国别有用心人为地坐大,尤其是自中共可以鱼肉百姓,左右舆论之时起,其文学的地位,便随着苏联老大哥那令人恶心的亲昵,夸大到了日月中天的地步。
   
   中国文人,或许有“未出土时先有节“的风骨,却鲜有“到凌云处总'真'心” 的诤骨,常常是“近水远山皆有情”,附庸风雅,亦步亦趋。
   
   为了生活而趋然,可以理解。
   为了腾达而附势,不可原谅。
   
   在要么如散沙一盘,要么一哄而上的世俗观念原始驱动下,中国文人笔下酣畅的俄罗斯文学,发展到了几乎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程度,俨然成了中国的外国文学的全部,也曾让涉世不深年少的我,天真地,没有任何保留余地的认为,此乃世界文学的全部。
   
   文革后恢复了高考,使我有幸第一年(七七届)挤进了英文专业,英美文学自然成了主攻方向。蓦然发现,俄罗斯文学,原来只是欧洲文学史上的一个分支,有一席之地,仅此而已。
   
   俄语与俄罗斯文学在中国的泛滥,是毛式政治理想的产物。而任何理想,其实都是某一政治政权的私想,本应随着共产主义的衰败,由共产主义接班人转为共产党的崛墓人,至少应恢复其本来的,只是之一。
   
   在我看来,由于矫往过正的规律,俄罗斯文学本该冰封冷冻一段时间,以给曾经被迫害的生灵喘息的时间,让过去的就过去了吧。英文叫 Let bygones be bygones. 残酷的现实是,这一页,至今仍未翻过。
   
   中国的古典,亦滥至泛黄的地步。复兴,不是复古。凡事应适可而止,过则使人感觉被误导乃至于产生厌恶。
   
   一个民族,不能忘记过去,可也不能只生活在过去。
   
   只记住过去,容易产生对惨酷现实的忽视乃至无视,继而产生了某种比较上时间的快感和物质的满足。
   
   只对照过去,容易产生懒惰,不思进取,一切不敢越雷池一步。
   
   试想,这样没有思想和言论自由的国家和民族,怎么可能进步?怎么可能产生创造性的思维?而没有创造性,又如何能真正进入世界的现代文明之林?
   
   俄罗斯文学过于频繁地欣赏和引用,也有另外两个原因不能忽略:原料翔实,信手拈来。
   
   前者,局限,严重局限;
   后者,懒惰,异常懒惰。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古典的过多的引用,更大的原因是,不方便或不敢实话实说,尤其在中共统治网控下的中国。
   
   借古喻今讽今,历来是,今天更是,但愿将来总有一天不再是,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如是,幸也!
   
   

此文于2015年06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