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走向大自然
·为了法律的尊严——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从道德的高峰到全面反叛──下来吧,道德(之一)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 ──下来吧,道德(之二)
·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反党篇 - 反党还是宰羊
·对“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质疑的答复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二) 民运的困境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下)法轮功篇 - 帆翅初张处 山高奈若何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 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 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过了河的猫怎么办?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 - 反右50年祭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上) ━━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中国文章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中)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对于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讨论的答复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下)
·格丘山: 对暴政不宽容就是崇尚暴力━━ 显然的逻辑错误
·奴隶制, 专制制, 民主制的比较
·王千源的启迪
·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上)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中)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中)
· 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
·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告别刘晓波先生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中美大战(爆笑,涕零 )
旧日情诗
·旧日情诗 - 前言
·旧日情诗 1 盼望
·旧日情诗 2 我孤独的小船
·旧日情诗 3 你望
·旧日情诗 4 这些只属於我们
·旧日情诗 5 我的小星
·旧日情诗 6 给 羚 南 -送别机场
·旧日诗 文7 我家的对联
·动物精神与民族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心的挣扎 p1 head
·心的挣扎Page2 晨露集
·心的挣扎Page3 自勉
·心的挣扎 Page4 梦故乡
·心的挣扎 P5过去的人
·心的挣扎 P6 忧虑
·心的挣扎 p7 浮名
·心的挣扎 p8 爱的度量
·心的挣扎 p9 Patriotic 爱国
·心的挣扎 p10 共产党
·心的挣扎 p11orphan孤儿
·心的挣扎 p12 诺贝尔Nobel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简单说我在显示我的笨和愚钝的时候,是我一生中最讨人喜欢 的时候,那是我在农场劳改的时候,在我被调离农场的时候,队里的工人差不多家家要请我吃饭,我不是作为一个英雄离开的,而是作为一个被大家同情的真正的弱 者与他们分离的。而当我到了研究单位或者公司,一显示我的强势的时候,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有时候甚至落到千夫指的境地。规律是与我地位愈近的人往往愈是 和我过不去,地位比我高的上司却总在背后帮我。如果遇到在业务上非常强而且地位非常稳定的上司,我的日子会非常好过,我一生有四个时期落入这个类型,一在 石油大学教书的时候和在DR。 KEITH 领导下做飞机研究的时候, 在PICO 公司做宇航CHIP 软件的时候也不错,那时我在一个杰出的德国科学家的领导下工作。我在TECHMSEH 工作的时候也很幸运,经理JOHN非常聪明,我去了后,他发现了我的特点后,立即调整了他的系统,抽出他们最强的程序员专门为我服务,供我题目。我离开 TECHMSEH的时候,JOHN 非常舍不得,流眼泪了,给我写了最强的推荐信。我关系最糟的时候,是在大庆研究所,我是1973年从农场调到那里的,业务基本都忘了。在那里默默无闻的度 过了五六年,每月拿最低的奖金,到了1978年,全研究所已经习惯了我的默默无闻和谦卑,没有人觉察我的业务能力已经大大超过了他们了,照例不误的在给我 最差的奖金和待遇,直到我以喷射钻井一鸣惊人,惊动了大庆的技术头领,到处请我去上课,他们才觉得事情不对头了,等到我以论文“钻井的科学化”惊动了石油 大学的教授,他们开始坐不住了,不过仍然咬着牙坚持给我三等奖,最后我以论文“起下钻波动压力计算”惊动石油部,石油部发函请我参加只有大庆总工程师才有 资格出席的中国石油学会成立大会,去宣读论文时,全研究所沸腾了,连所长都红了眼,一面照常给我发三等奖,一面群起攻击,我落到了极其孤立的悲惨处境,与 我当年在学校快当反动学生的形势已经靠近,不同的是这次我感到上层有人在保护我,我至今也不知道是谁,否则以那时候大家的委屈和悲愤情绪,研究所非开我斗 争会才能泄气,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孤注一掷,背水一战,去报考出国选派考试,侥幸被录取了,离开大庆去美国。在我快走的时候,我又收到石油部长的调 令,调我去石油大学教书。原来石油大学校长读到我的论文后,一直在找石油部长交涉,要求调我去石油大学。所有这些惊心动魄的事情都发生在1979年,那是 我人生大喜大悲的一年。
   
   2000年我重访大庆的时候,大庆组织部的人告诉我,在我被教育部录取为第一批出国生的时候,要求撤消我资格的大 庆知识分子将组织部的门槛都快踩烂了,大庆组织部咬着牙顶过去了,同时大庆领导也坚决不同意取消我资格,因为大庆只录取了一个人。出国彻底改变了我的命 运,我的这些眼泪斑斑的历史,邵艾怎么能懂得呢?她看到的只是我在CROSCILL与同事的纠纷。
   
   我在CROSCILL 的后期日子确实不好过,关键是原来招我去的经理走了,新来的经理,不但不懂业务,而且地位不硬,这是对我最不利的一种情况。但是美国人毕竟是美国人,在他 们关系与我最紧张时,也不来小动作,先是派人与我谈判,让我减慢速度,我如果这么做,就不会出现以后的集体封锁,不给我题目了。我告到公司老板里面,老板 非常清楚原因所在,但也是无奈,只能努力维持平衡。
   
   我不想在这个短文里详细叔说我的故事了,我将来会详细写它。简单说,我是从灾难中开 始我的命运的(劳改),这个灾难的起步,和我的性格和能力结合在一起造成了我后面极其辛苦,极其曲折,但是也极其波澜壮阔的一生。这确实不是我自己选择的 一生,不是我个人的一生,我真的不能对它负全部责任,我是在连逼带撵中连滚带爬中过来的,可以说,我自己从童年到现在计划和梦想的事情,和自己缅怀的一个 将来,从来也没有实现过,代之而出现的往往在最后一刻才突然蹦出来的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一个意外结果,我就这样从一个意外走向另一个意外,这当然非常辛苦, 非常艰难,尽管每一次意外都使我上一个台阶,但我也被折腾得半死,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命运推着在“上进”,从劳改走到国外。
   
   在我将这条 路快走完的今天,我才突然发现无论从那个角度看我的人生都要比我自己向往的路有意义和辉煌多了,依我贫乏的脑子,我自己是怎么也规划和想象不出这么个一生 来的,那里有的可能只是在一个像样的公司,稳定的工作,可观的收入,听话的贤惠的妻子,孝敬的孩子而已,如果我是在那么一个阳光明媚的风和日丽中享受了一 生,我又怎么能见得这么多的事情和懂得这么多的道理啊,以至我今天只耽心一件事,在我死的时候,来不及将我要写的东西都写出来。真正的知识确实不是都在学 院里能得到的,是要付出痛苦,折磨作为学费去取得的,如果我将我现在的一生看成是上帝带我或者逼我走出来的,那么我到现在才看到和理解他的深邃,他对我的 爱。我将在“ 到圣地亚哥去” 那篇文章中进一步阐发这个主题,来说明他的大爱大能。
   
   记得在我离开北卡时与邵艾一起去超市 SHOPPING ,邵艾看到一样较便宜的东西, 就会想到要给她的朋友们买一份带回去,邵艾一遍买,一遍语重心长的教育我,如果你多想着人家,人家也就会想着你,我不断点头称是,但是我心里明白我是做不 到的,我一个人去买东西,就是那么匆匆一买就回去了。如果我要想这么多的事,我就变成另一个人了,像我这样的人,做不到让大家喜欢,就孤孤单单的去走我的 路吧。
   
   我虽然非常喜欢邵艾的性格,但是我知道我成不了她那个样子。这是我的不幸, 从这点上说,这个世界又是公平的。有一支歌唱道: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个男人必须走过多少路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在他被称为男人之前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一只白鸽必须飞过多少海洋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才能在沙滩上安睡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加农炮还得飞行多少次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才会被永远禁止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啊!朋友,就飘在风里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就飘在茫茫的风里
   
   正 因为我成不了邵艾那个样子,所以我觉得找到邵艾做妻子是我的荣幸,我的幸福。我想如果我是一个女人,没有人会喜欢找我当妻子的,反之,如果邵艾是个男人, 我可能也不会对他那么CRAZE ,这里有点绕口令,读者们可以绕出更多结果来,真正的生活比中国作家那些所谓正面人物反面人物的脑子编的小说要有趣得多。 (:)
   
   如果邵艾像一颗星星,在天上发着柔和,静谧 的光芒,那么我就像一个流星,燃烧着,孤单地,大部分时候带着忧伤划过漆黑的天空。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5/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