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民]
九剑博客
·觅真:迫害法轮功 中共江泽民集团已穷途末路
·“肝肠寸断” 跨越重洋的牵挂
·丹麦《贝林报》专题报道中共活摘罪行
·川人:恶毒的驭民之术更显中共邪恶本性
·川人:新华社再提〝活摘〞 中共坐不住了
·唐靖远:中纪委两大〝绝无仅有〞严厉警告610
·现场直击:英国下议院辩论中共“活摘”
·大陆花季少女的悲惨遭遇
·跨国企业前总经理:修炼法轮功受益无穷
·姜勇:江泽民因妒嫉而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川人:矢口抵赖“活摘”更显中共末路凄凉
·要求政府改善待遇无果 广州退伍老兵高呼〝打倒共匪〞(视频)
·川人:中纪委点名批评610办公室意味深长
·【透视中国】辛灏年: 驱除马列文化 还我民族之魂
·【透视中国】辛灏年:为什么说〝祖国在危险中〞
·“全世界都在炼” 法轮功旧金山晨炼惊艳游客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四、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郑平:请民运人士关注高智晟的呐喊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铁证如山》反活摘器官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
·吴少华:大纪元预言成真 环球时报无奈哀鸣
·昆云山房:我们的财富到哪里去了?
·程晓容:大官巨贪小官巨腐 中共末路穷途
·不管人们信与不信,该发生的一切一定发生,〝天要变,谁也挡不住! 〞
·辩论会辩出真相 研讨会传出谎言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在继续
·高智晟在陕北窑洞一笔一划写书
·近21万人诉江 鲍彤:诉江案应进入法律程序
·一直被掩盖的马克思遗言 绝对不敢让广大党员知道
·专访童木(一):你不让我见 我就站门口讲(组图)
·德国议员:六种方法反对中共强摘器官
·李放:爱祖国≠爱中共党国
·高智晟:绝不投希拉里
·川人:面对中共舆论洗脑 我们更需冷静思考
·王友群:习近平尊重台湾民意可以赢得举世的尊重
·大卫?麦塔斯:按需杀人案例 无不让人震惊
·谢天奇:川普胜选 美国变局 打开中国政治破局之门
·【今日点击】专访骆家辉:王立军出逃和活摘文件之谜
·章天亮:川普当选与全球宁静革命
·活摘 十年调查
·【特稿】川普胜选 世界将平稳开启新局
·川普阵营敬佩大纪元新唐人公正报导
·美国大选爆出王立军逃命案内幕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图)
·川普阵营谴责人权迫害兼回应骆家辉指控
·辛灏年:中共没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大卫?麦塔斯:掩盖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中共法官为何惧怕律师辩护
·金言:里根结束苏共 川普结束中共?
·960万平方公里国土是谎言 中共卖国真相大曝光
·九天剑:阴霾昭示天象 共产邪教将亡
·希拉里“邮件门”背后的惊天黑幕 “只怕把你的眼珠瞪出来”(组图)
·高智晟失联 新书遭劫 高夫人公布电子版 免费下载
·周晓辉:上海官员接受大纪元新唐人采访有推手
·《时代》选最有影响照片 江泽民最怕见的一张照入围
·《九评》问世12年 著名学者:当今乱世的解药
·【特稿】九评问世12年 中国巨变在即
·寤翰:〝三退〞 原来与政治无关
·不惧中共刺杀 大卫?麦塔斯调查“活摘”初心不改(组图)
·周恩来杀了多少人?曾一手制造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觅真: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无边福祉
·【禁闻】《九评》12周年 逾2亿5千万人三退
·飞天大学获中国古典舞艺术最高学位授予权
·川人:中国共产党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邪恶超过纳粹《活摘——十年调查》全球首映
·袁斌:贾敬龙死了,谷开来却活着
·觅真:九评——人类心中剿灭中共的火把
·【内幕】中共被看透 倒台已临近(完整版)
·中共财政部不可告人的经济秘密
·程凯:中国人的穷根
·【禁闻】于泓源被免职 曾恐吓杀死高智晟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揭开惊天黑幕 《活摘.十年调查》纽约首映
·高天韵:聂树斌案判定无罪 最大冤案仍在继续
·章含之换肾内幕恐怖 李庄: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欲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专访罗拉巴克:若里根仍在任 中国民主已成功
·方舟子“发家”黑幕 与610办勾结大起底
·全球首例 台湾高雄议会提案声援控告江泽民
·世界人权日 全球逾200万人吁大审江泽民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迫害法轮功篇
·美国国会举办大型法轮功听证会 关注活摘器官
·川人:中国共产党定将亡于〝活摘〞暴行
·一切为了孩子——郑景贤的自辩词
·【禁闻】电影《血刃》震撼华府:保持善良需要勇气
·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 赛前媒体聚焦
·世姐决赛落幕 林耶凡完美诠释〝使命之美〞
·重庆法轮功案开庭 公诉人承认法轮功合法
·遒真言实:北京检方在玩火 这个国家离呜呼哀哉不远!
·叶启明:崩溃三部曲 雷锋 雷政富 雷洋
·纳瓦罗《致命中国》让中共恐惧的章节包括活摘器官
·全球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大师新年快乐!
·阚神州: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王华:加入杀人组织是非常可耻的事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2017年新年致辞
·雷洋事件 中国人看清身边的邪恶(完整版)
·2017年 中国良心犯妻子们的新年寄语
·李林一:中共变异了西方世界的思维和行为
·夏小强:郑景贤信仰无罪 华夏正道光明
·李一然:感知神明和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民

   【新唐人2015年06月25日讯】(明慧网报导)原山东省监狱警察王风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将控告首恶江泽民的控告状寄往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并均已被检察院、法院签收。
   
   
   
   王风强于一九九六年三月在山东工业大学求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学炼法轮功后一个星期左右,困扰他多年的偏头痛、神经衰弱、肝区阵痛、心脏阵痛、腿疼等疾病就不翼而飞了!王风强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教导做人做事,年年被评为校三好学生,并以全专业第四名的好成绩毕业。一九九七年毕业那年又以笔试和面试都第一的好成绩考上了公务员,成了山东省监狱的一名警察。在单位里,王风强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分派什么工作从来不挑不拣,尽心尽力的完成好,领导和同事们有目共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个人极端的自私和妒嫉、不顾一切地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王风强遭到绑架、劳教、关洗脑班、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十六年来一直生活在恐惧中。
   
   以下是王风强自述他和亲属遭迫害部份事实:
   
   洗脑、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我从洗脑班出来后,因没地方住,到功友租住的房子,被蹲坑在那里、执行江泽民镇压命令的济南市六里山派出所的恶警们非法抓捕。抓捕过程中,恶警拿手里的包疯狂的搧我,在我倒在地下不能动的情况下,还冲我的腰眼狠狠地踹了一脚,导致我好长时间腰痛、尿不出尿来。我被关在看守所时正值年关,天气很冷,看守所里的环境很恶劣,牢里的犯人动辄拳脚相加,我身体上、心理上都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恶警绑架我之后,并没有通知我家人。非法关押了几天后,就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将我关押在济南市看守所三十七天,同样没有告知我的家人。我年迈的母亲和我二姐夫大老远的从招远老家来到济南,心急火燎的满济南城打车打听我的下落。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在那里被强制奴役劳动(包筷子、做插树(工艺品)、叠印刷品)、强制洗脑,身心备受摧残。
   
   岳父含冤去世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妻子贾鋆与岳母贾秀芳被济南市历城区公安分局〝610〞警察绑架,绑架到历城区北全福派出所,正处于哺乳期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后我妻子因有哺乳期的婴儿被释放,而我岳母却被强行送进位于济南市刘长山的济南市洗脑班迫害。我岳父王延武(未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到洗脑班要求看望我岳母,遭无理拒绝。年逾七旬的岳父遭此打击,神情忧郁,很少讲话,只身回到曲阜老家,在身边没人的情况下突然含冤去世。几天后才被发现死在卧室床上。而我岳父在我妻子和岳母被绑架前身体健康,精神正常。
   
   〝610〞头目恼羞成怒大打出手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我在济南东环国际广场D座发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时,被该广场的保安发现绑架。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洗脑班迫害,由于洗脑班卫生条件不好,我在那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胸很痛。最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洗脑班人员才带我去济南市传染病医院、济南市武警医院、济南市胸科医院检查。在济南市胸科医院,被确诊为肺结核,需在那里医治。
   
   历城〝610〞头目张文远疯狂毒打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曝光上了联合国追查国际的恶人榜,结果其女儿出国办手续时办理签证被拒。张文远气急败坏,在病房冲我嘴巴狠狠的三拳,把我嘴巴打破了,把我眼镜摔碎了,他还拿起凳子想打我时,迫于当时病房里的众多病人和家属,没敢再打。我绝食绝水反对这种无理迫害。张文远还嚣张的说:〝别看你现在绝食,等你绝食至全身无力时,看怎么收拾你!〞说完,恨恨地走了。结果第二天他就被查出肺结核,也住院了。
   
   被迫流离失所
   
   后来我从他们的监控下走脱,从此流离失所。由于没有身份证,加上身体的肺结核长久没有恢复(胸痛、咳血)、身体极度虚弱,一直没能找到养家的工作。我妻子和我岳母开始因此怨恨我,最后发展到离婚。
   
   一无所有的我顶着压力回到父母家中,与父母相依为命。我当初在洗脑班染上的肺结核变得日渐加重,开始吐脓血、胸痛、剧烈的咳嗽、憋气,花了大笔的治疗费用,瘦得皮包骨头了,在生死线上挣扎。
   
   我回老家的消息被招远〝610〞知道了。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招远〝610〞恶警宋少昌、李建光与金岭镇政府、派出所的人,闯入我父母的家,将我绑架。我母亲当场冠心病复发,脸都紫了,吃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才逐渐缓了过来。恶人们将我强行带走,非法关押在招远市金岭镇派出所,却不告诉我家人。我母亲思子心切,整天不吃不喝,以泪洗面。
   
   当天中午,我有幸从派出所走脱,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听我父母说,二零一五年春天,金岭派出所的恶警们还大举出动,闯到我父母村南头新房去抓我,见我不在那,就把邻居家和他家的猪圈都翻了个遍……这种土匪般的行径遭到村民们的谴责。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gb/2015/06/25/a1206099.html#sthash.9XJd7P7O.dpuf
(2015/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