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青岛书法家刘锡铜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九剑博客
·深度揭密不为人知的薄周徐令政变的动机和目的
·震撼!张高丽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达几百万
·反酷刑日 曝中共百种酷刑 性虐丧心病狂
·美国会发起343号决议案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丁律开:活摘杀戮或超200万人 必须公审江泽民
·著名律师滕彪:江泽民已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势不可挡 18国逾2.2万人控告中共前总书记
·告江大潮逾2万人 李天笑:追随迫害者勿做陪葬品
·鲍彤吁中南海回应美国会制止活摘器官决议案
·【禁闻】告江人数飙破两万 章天亮:前所未有
·七一〝退党日〞 十年大潮 国际声援
·【禁闻】法轮功家属谈诉江潮:应该控告
·汪志远:中共活摘器官推算超200万人
·请为诉江鼓劲加油
·天津富豪刑事控告江泽民 谈心路历程
·李放:江泽民天良丧尽 再曝光瞒天丑闻
·中共司法系统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曹长青:打开中共杀人档案
·【禁闻】七一全球退党日 人心巨变势难挡
·万人诉江 为何江泽民成被控告元凶?(上)
·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员工 控告江泽民
·“北京3?19政变”完整版
·纽约法轮功学员告江 呼吁声援人性尊严
·万人诉江 为何江泽民成被控告元凶?(下)
·逾4万人大陆控告江泽民 一周新增2万
·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诉江一周速增2万 大陆各界声援吁清算江泽民
·【禁闻】逾四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增两万
·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王宪淮二审后回家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一)解体中共是历史的必然
·高级法官王占所和家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李天笑:全民诉江是天灭中共的新阶段
·4万人控告江泽民创历史记录 江军师施计阴谋曝光
·【禁闻】人权律师遭暴力 司法弊端如何除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二)解体共产党是世界潮流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三):权贵资产阶级走入末途
·【今日点击】股灾真正元凶就是党中央
·被4万人控诉 江泽民大罪面临清算
·七七事变78周年 中共封杀“共军歼敌仅800”
·【特稿】江泽民一手搞出的邪恶体制(上)
·海内外声援诉江 〝比选总统更重要〞
·压垮江泽民的最后一根稻草已出现?
·凌晓辉:共产文化的极端邪恶性(一)
·【禁闻】苏联秘档:整个中共都是莫斯科特务
·王宇被绑架公民联署声援 上百律师严正声明
·中共连夜抓50维权律师 大律师公开发宣言反击
·【特稿】江泽民一手搞出的邪恶体制(下)
·【特稿】江泽民十大罪恶
·逾6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激增1.6万
·陆严重人权危机!60维权律师突被捕 媒体吁关注
·全球公审中共纳粹国家恐怖主义罪魁祸首江泽民
·百余律师被抓 不写保证持续被扰
·【禁闻】律师遭劫 国人死磕 亡共前兆?
·【今日点击】镇压律师凸显中共高层剧烈内斗
·担心被失踪 维权律师写家书交代后事
·【热点互动】疯狂抓捕维权律师 中共是何用意?
·7.20真相:〝3个月消灭〞与16年反迫害
·法轮功反迫害16年 多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声援
·【禁闻】追查国际再发追查名单 迫害者急赎罪自保
·【禁闻】王全璋被捕前致信父母 见者落泪
·陈思敏:“7.20”承载了什么?
·中共军报点出江泽民日伪特工上司的名字
·【禁闻】原中科院博士告江 揭〝约束衣〞酷刑
·遭打压律师已逾222人 UN人权专家促中共停手
·【禁闻】大抓捕持续 大陆律师开始反击
·反迫害16年 法轮功华府游行吁〝诉江〞
·面对〝前所未有的邪恶〞 法轮功反迫害16年
·法轮功华府7?20集会: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
·【特稿】中国巨大历史变革 中共灭亡是历史必然
·势头强劲不畏阻力 控告江泽民人数已超过八万
·33位清华校友同时控告江泽民
·【世事关心】中国历史性变革因这件大事而起
·反迫害十六年 逾八万人控告江泽民
·【禁闻】超8万人告江 基层奉命核实
·令计划窃取中共核心机密 毁灭性可能超想像
·令计划与周永康结盟 卷入政变的内幕
·16年的血泪 抚顺累计1341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1)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16年罪行录(2)
·中共打压维权律师 升至242人
·【禁闻】法轮功中国诉江 外媒广泛报导
·【禁闻】央视称律师〝认罪〞家属怒告党媒撒谎
·如何面对用血泪凝结而成的诉状?
·7?20十六周年 全球吁制止迫害 法办江泽民
·【微视频】被刑拘律师的共同点 泄迫害元凶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3)
·央视录像指律师〝扰乱公堂〞 背后真相揭秘
·法轮功23载历程:大陆洪传盛况(上)
·【世事关心】7.20特别节目 〝我们的故事〞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4)
·原中国商务部办公厅处长张亦洁控告江泽民
·【禁闻】全球诉江大潮 外媒高度关注
·明湖:诉江大潮必把江泽民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禁闻】24国际组织致信习近平 谴责打压律师
·法轮功23载历程:蒙难中原 (中)
·法轮功23载历程:反迫害 诉江潮汹涌 (下)
·十万三千人控告江泽民 各界声援
·【禁闻】迫害致死14年 家人告江追真相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6)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5)
·【禁闻】全球告江逾十万 海内外齐声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青岛书法家刘锡铜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刘锡铜是著名的书法家,在中国书法界享有很高的声誉,曾经多次举办个人书法展,获得好评。刘锡铜先生的书法艺术是他高尚品格外在体现,因为他是“真、善、忍”的信仰者,通过内在心灵的修炼,提升了他的书法艺术。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受人尊重的书法家,一九九九年以后却受到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七年被诬判入狱,在山东省监狱,受到了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见明慧网相关报道:《书法家刘锡铜在山东省监狱遭残酷迫害(图)》)
   
   刘锡铜先生认为这一切的根源应归罪于江泽民,是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胁迫整个国家犯罪,因此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侮辱罪、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徇私枉法罪、报复陷害罪、伪证罪、妨害作证罪、打击报复证人罪控告江泽民。
   

   附录:事实理由:
   
   我叫刘锡铜,是著名的书法家,一九九九年以来,因为信仰法轮大法,因为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职务被开除,近二十余次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和本院农业基地劳动改造,直至2003年被非法劳教3年,和2008年被非法判刑4年;期间,遭受非人的折磨与酷刑。
   
   我是一九九二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曾在潍坊国际风筝会、山东省博物馆、青岛市博物馆等地多次举办过个人书法艺术展,且多种书体入选全国书法系列大展活动,已故著名书法家,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刘炳森、原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王遐举及当代二十多位名流书家先后为我题写过展标和发来过贺词。
   
   2003年3月7日上午9时许,我正在上班,警察李连虎带领青岛市金门路派出所4名警察突然闯入办公室,既没有出示证件,也没说明原因,要我跟他们走。我不从,被警察按在沙发上强行戴上手铐,由于警察陈海龙用力过猛,我的两手脖被手铐锯齿勒进肉里,剧烈的疼痛,汗水从额上滚下来,两手鲜血直流。在警察陈海龙的指挥下,我被警察抓走,被抬进金门路派出所地下室,警察将我塞进铁椅子,小腹拦一根铁棍,陈海龙上下左右不时地调整着名目繁多的用刑方式,在狂骂声中伴随着凶狠的耳光落在我的头上、脸上,两颗左牙齿当场被击打晃动。手脖被锁紧的手铐挖进肉里,加之头被重创,我当场昏晕过去。陈海龙见我低头不动,便骂道:“你×××还装死,我打死你这×××。我今天明告诉你,没事我也得给你找出个事来。”他们挖空心思的用刑过后,我又被抬上警车送进青岛市劳教所,值所干警吃午饭不在医务室走廊内,我再次被警察陈海龙一顿拳打脚踢,经另一名警官梁某多次制止,我才被解脱出来。后被非法劳教。
   
   我于二零零七年先后在山东潍坊、青岛举办了个人书法艺术展,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获得了书法界的高度评价。主办人说:“我为很多艺术家举行过画展,这是我最成功的一次。”许多书法界名流也评价曰:刘先生书法艺术展乃正统的国家级水准的书法展,它必将成为推进传统书法美学思想、挖掘人才宝库、振兴民族文化、奠定未来书法走向巅峰的里程碑。
   
   在我撤展后的第三天,我家突然被一直秘密监视我的“六一零”、公安、国安非法抄家,五名警察在我家里翻箱倒柜,抢走了我珍藏的全部大法书籍、李洪志师父的法像、电脑等。我和老伴同修分别被诬判四年、一年,我在青岛大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个月后,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被秘密押送到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死囚区进行迫害。
   
   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至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在济南监狱十一监区经历了三个严管组,五任班长,六、七批大约四十多名凶犯的迫害,他们受到监狱警察的直接授意或收买,把作弄人当作了取乐,把折磨人当作了平常,把迫害人当作了泄私愤,只要落在他们手里,那就等于进了人间地狱。我被连续用绳索捆绑近八十天,多次十几天连续不准我睡觉,被凶犯击昏五十余次。我亲身体验了活虾剥皮再抛入油锅炸虾仁一样的痛苦,头砍下来,只是霎时之痛,胳膊被锯下来,也只是一时之痛楚。然而,一个修炼“真善忍”、只想做好人的人,长期被凶犯们任意折磨、宰割,非身临其境,绝难想象邪恶的迫害是多么残酷。
   
   一、暴力群殴,挟写“五书”
   
   我被投入山东省监狱大约是中午十一点,我一入高墙内,狱方早已安排了三名包夹“特别关照”,其中一人问我说:“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坚定地对他们说:“我早就不信××党了,只信仰法轮大法!”因我不配合医检,并且拒绝报名,被投入到迫害最严酷、最凶暴、最无人性的十一监区二十一组严管,该监区的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组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最卖命执行中共邪党命令的严管组,号称“阎王班”,简称“阎班”。
   
   中午十二点刚过,在“阎班”胡铁志指挥下,我突然被八、九名罪犯五花大绑推倒地上,手脚被死死地踩着一动不能动。他们掀开我的上衣,由一名彪悍强壮的罪犯用早已准备好的鞋刷,放置于我的左腋窝上下约三十公分范围内,用力来回拉动,待左腋用刑完毕又换右腋,那刮心不堪、裂刺脏腑的痛苦,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
   
   施刑约半个小时后,他们把我拖起来坐在地上,“阎班”陈宇磊脱下一只塑料平底鞋,“砰砰”地向我头上、脸上、腮上、身体上撒野狂打,打了十多分钟,还嫌不过瘾,直接拳头对我头、脸、身体乱击一顿,并不停地骂骂咧咧。随后,暴徒们将我一脚蹬翻在地,脚踩手摁,伴随着他们的狂骂、嘲弄、讥讽、叫喊,此犯再次拿起鞋刷使劲捅拉我的两侧腋窝,那难以承受的剧烈痛痒,使我痛苦地嗷叫不止,真如撕裂肠断。如此反复四五个回合后,再换一种刑罚。一名姓宋的“阎班”副拿来一根木棍,使劲往我骨节上敲打,从头顶一直敲打到脚趾,待身体上下所有骨关节无一遗漏地敲打了一遍后,他们开始了更为残酷的折磨,一名包夹攥住我的两个手指,陈宇磊用一把带锯齿的牙刷放在我的手指缝里疯狂地快速上下拉动,鲜血皮肉随着拉动的牙刷从手指缝中流出,我承受着十指连心之痛,直至所有手指缝全部用刑完毕。
   
   我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当天就遭受了十多个小时的体刑!我忍受着耻辱,承受着满身的创伤,血水、泪水、汗水与泥垢交融在一起,染透了衣衫,臭味腥臊。特别是他们见我还不屈服,将我的衣服撕碎抛掉,凶犯们依仗狱方的狂势,不断恐吓我说:“凡是被押送进监狱的法轮功人员,都得经过我们这鬼门关,不转化的连囚门都别想出去,严管组是个死牢,打死就打死了,没有人管,在外面名声再大也白搭,政府就让我们这样干。”
   
   就在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将要丢掉性命之时,狱方却念念不忘地要实现所谓百分之百的“转化”政绩,他们以为暴力可以使大法弟子屈服。此时,他们早已预谋好的阴谋浮出水面,就是让我承担监头职责并成为他们协助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要分子。监区纪委会主任姚云霞亲自出马,威胁我必须立即写“五书”并告发两名同修交当地政府部门抓捕归案,若不屈从政府,打死活该,他还拿来其他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五书”逼我照抄。
   
   二、暴虐躯体,拧烂皮肉
   
   为了反迫害揭露无耻流氓狂徒的罪恶,我三次控告打我的凶犯,没想到却给我换来一次比一次更残酷的迫害。阎班姚云霞蓄意将我的控告信流传到打我的包夹手中,并故意在对我施刑的罪犯中传阅,以激起他们对我的仇视,阎班陈宇磊更是借题发挥,在二十一组纠集了七、八名凶犯分三轮对我交替用刑,进行了车轮战式地施暴。
   
   第一轮歹徒是拧烂皮肉。就是用两三个手指捏住皮肉使劲转动并拉坠,就象拧螺丝一样向里转或向外拽,歹徒们每一次拧拽都是深吸一口气或憋一口气再拧,并伴随着讥笑辱骂,我惨厉地嗷叫着,呻吟着在地上滚淌着,凶犯们却根本不理不睬,继续用刑。
   
   第二轮从头到脚几乎全身都补叠式的重复拧拽了一遍外,更丧心病狂地将手纸撮成硬条状从我的鼻孔一直插到胃里,同时还伴随着拳脚相加。
   
   第三轮则是将我已经被拧烂且皮开肉绽的躯体再重复拧转二至三遍,为了让我脸部与身躯一样难看和痛苦,阎班头和其他歹徒将我头脸当成拳击的活靶子进行暴打。三轮下来,我的脸肿胀得跟发起来的馒头,眼睛布满血丝,红肿得只剩下一条缝,很快,整个躯体从头到脚皮肉腐烂,那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
   
   翌日,我全身皮肤溃烂化脓,二十组副阎班串监舍看到我肿胀的脸,指着我的鼻子辱骂道:“你×××最近你的脸长胖了不少,是不是吃好东西吃的,我看你就是好吃这一口。”其他包夹便跟着哄堂大笑,包夹头一边安排着用刑方法,一边责骂我说:“这死囚,用刑的办法有的是,随便拿几个来就够你老死孩子受的,我就不怕你不转化,今天就叫你尝尝不转化的滋味。”接着,他们开始了另一种刑罚,让我两腿弯曲,臀部不着地,两手扶膝,不睡觉连续这样蹲着。因全身发炎、化脓、出血,疲乏困顿,身体已极度虚脱,加之精神受到的巨大创伤,我几度晕倒,但几度又被包夹们的打骂唤醒,此时的我,被折磨的半死不活,处于一种迷离的昏睡状态,已分不清春夏秋冬,东西南北,甚至脚下的地面都感觉凹凸不平,真是度日如年
   
   二、屈打签约,诽谤佛法
   
   二十一组八九个罪犯在监区正副监头的精心策划下,一方面罗织罪状,对我扣上“反对中央领导、现行反革命、顽固……”等罪名和帽子;一方面不断研究并加重迫害手段。他们整日封堵门窗,轮流站岗,严密封锁信息,进行了更加野蛮的酷虐。
   
   先是指使一名罪犯崔国栋逼迫我签署骂师骂法的契约,被我严词拒绝后,恼羞成怒,撬开我的嘴,强迫我伸出舌头,扬起塑料鞋底使劲抽打,我仍不屈从。该罪犯顿时失去了人性,转而用鞋底狠命抽打我的鼻子,霎时鼻梁血晕红肿,我依然坚定。然而罪犯并不死心,又迫令我伸出两手弯指,失态狂打。就这样,伴随着囚犯的喝彩,包夹的赞赏,我的舌头、鼻子、弯指被重复着狂打。
   
   四、暴虐肉身,迫写“揭批”
   
   十一监区监头明确表示:转化我是纪委会、阎班头及包夹们的重中之重,不论采取什么手段和措施,必须让我在短期内写出揭批法轮功的文章,这样他们都可以加分减刑。
   
   在监头的操纵和指挥下,以最凶残闻名的二十组、二十一组、二十二组三个严管组组成的联合攻坚组开始了对我的所谓“攻坚”。当我拒绝了他们要的“揭批”后,二十组阎班头火气雷炸,指着我破口大骂:“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混帐东西,为什么你被关进死牢里了还如此狂妄?你不想回家了是不是?我现在命令你,从现在开始限期一个星期必须给我写出揭批来,不然,我们和监区绝不会放过你!”在所有罪犯包夹的威逼下,我无奈地屈从。他们却仍不满足,在稿件上增加了一些骂师父骂大法的话,我的良知和对师父的感恩,唤起了我的正念,我把阎班头修改好的“揭批”撕得粉碎,以此表示我的彻底否定。自此,监区开始了对我疯狂地、不间断地迫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