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九剑博客
·静远:解析中国《刑法》第三百条
·成功:国殇说“国”
·成功:谈论中共对〝邪教〞一词的定义
·人数超2.5亿 全球义工托起退党大潮
·快下载!追查国际发布《铁证如山》高清视频
·周向阳案辩词:为捍卫法律正义与真善忍而辩
·白恩培刷新中共贪官受贿纪录 周永康居第三
·香港十一反迫害游行 震撼大陆游客
·十一前夕 全亚洲逾180万人呼吁法办江泽民
·王友群:江泽民已被架在火上烤 正在等待下油锅
·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 你损失了什么
·五毛終於瘋了
·林辉:还原中共“感动中国人物”之草原小姐妹
·美国会:中共继续强摘器官 迫害法轮功群体
·破解对信神的疑惑
·石平: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正在中国发生
·觅真:迫害法轮功 中共江泽民集团已穷途末路
·“肝肠寸断” 跨越重洋的牵挂
·丹麦《贝林报》专题报道中共活摘罪行
·川人:恶毒的驭民之术更显中共邪恶本性
·川人:新华社再提〝活摘〞 中共坐不住了
·唐靖远:中纪委两大〝绝无仅有〞严厉警告610
·现场直击:英国下议院辩论中共“活摘”
·大陆花季少女的悲惨遭遇
·跨国企业前总经理:修炼法轮功受益无穷
·姜勇:江泽民因妒嫉而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川人:矢口抵赖“活摘”更显中共末路凄凉
·要求政府改善待遇无果 广州退伍老兵高呼〝打倒共匪〞(视频)
·川人:中纪委点名批评610办公室意味深长
·【透视中国】辛灏年: 驱除马列文化 还我民族之魂
·【透视中国】辛灏年:为什么说〝祖国在危险中〞
·“全世界都在炼” 法轮功旧金山晨炼惊艳游客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四、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郑平:请民运人士关注高智晟的呐喊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铁证如山》反活摘器官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
·吴少华:大纪元预言成真 环球时报无奈哀鸣
·昆云山房:我们的财富到哪里去了?
·程晓容:大官巨贪小官巨腐 中共末路穷途
·不管人们信与不信,该发生的一切一定发生,〝天要变,谁也挡不住! 〞
·辩论会辩出真相 研讨会传出谎言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在继续
·高智晟在陕北窑洞一笔一划写书
·近21万人诉江 鲍彤:诉江案应进入法律程序
·一直被掩盖的马克思遗言 绝对不敢让广大党员知道
·专访童木(一):你不让我见 我就站门口讲(组图)
·德国议员:六种方法反对中共强摘器官
·李放:爱祖国≠爱中共党国
·高智晟:绝不投希拉里
·川人:面对中共舆论洗脑 我们更需冷静思考
·王友群:习近平尊重台湾民意可以赢得举世的尊重
·大卫?麦塔斯:按需杀人案例 无不让人震惊
·谢天奇:川普胜选 美国变局 打开中国政治破局之门
·【今日点击】专访骆家辉:王立军出逃和活摘文件之谜
·章天亮:川普当选与全球宁静革命
·活摘 十年调查
·【特稿】川普胜选 世界将平稳开启新局
·川普阵营敬佩大纪元新唐人公正报导
·美国大选爆出王立军逃命案内幕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图)
·川普阵营谴责人权迫害兼回应骆家辉指控
·辛灏年:中共没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大卫?麦塔斯:掩盖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中共法官为何惧怕律师辩护
·金言:里根结束苏共 川普结束中共?
·960万平方公里国土是谎言 中共卖国真相大曝光
·九天剑:阴霾昭示天象 共产邪教将亡
·希拉里“邮件门”背后的惊天黑幕 “只怕把你的眼珠瞪出来”(组图)
·高智晟失联 新书遭劫 高夫人公布电子版 免费下载
·周晓辉:上海官员接受大纪元新唐人采访有推手
·《时代》选最有影响照片 江泽民最怕见的一张照入围
·《九评》问世12年 著名学者:当今乱世的解药
·【特稿】九评问世12年 中国巨变在即
·寤翰:〝三退〞 原来与政治无关
·不惧中共刺杀 大卫?麦塔斯调查“活摘”初心不改(组图)
·周恩来杀了多少人?曾一手制造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觅真: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无边福祉
·【禁闻】《九评》12周年 逾2亿5千万人三退
·飞天大学获中国古典舞艺术最高学位授予权
·川人:中国共产党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邪恶超过纳粹《活摘——十年调查》全球首映
·袁斌:贾敬龙死了,谷开来却活着
·觅真:九评——人类心中剿灭中共的火把
·【内幕】中共被看透 倒台已临近(完整版)
·中共财政部不可告人的经济秘密
·程凯:中国人的穷根
·【禁闻】于泓源被免职 曾恐吓杀死高智晟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揭开惊天黑幕 《活摘.十年调查》纽约首映
·高天韵:聂树斌案判定无罪 最大冤案仍在继续
·章含之换肾内幕恐怖 李庄: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欲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专访罗拉巴克:若里根仍在任 中国民主已成功
·方舟子“发家”黑幕 与610办勾结大起底
·全球首例 台湾高雄议会提案声援控告江泽民
·世界人权日 全球逾200万人吁大审江泽民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迫害法轮功篇
·美国国会举办大型法轮功听证会 关注活摘器官
·川人:中国共产党定将亡于〝活摘〞暴行
·一切为了孩子——郑景贤的自辩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六四”事件使一批人得了益,但更多的人却为它倒了霉。作为亲历“六四”事件的普通学生,血腥惨案的见证人,看到和听到周围的人已经淡忘了此事,甚至有很多人认为“六四”镇压有利于国家的时候,心中特别悲哀。我想应该让大家知道一些事实,请大家不要忘记因“六四”而牺牲的普通死难者和那些屠杀他们的刽子手们。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六月三日下午


   六月三日下午,我在围观了西单公共汽车(“六四平暴”镜头中,几个学生端着枪向群众展示)和新华门附近小中巴(里面有很多枪支)后,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这时广场的帐篷里已经没有几个学生了,只是靠广场西侧的一个大帐篷下,还在展出着一些从进城便衣部队那里缴来的菜刀匕首棍棒和绳索等。尽管如此,大家当时仍然只是猜测,军队只是想化装进城,以便躲过市民和学生的阻挠。看起来,军队可能要把学生从广场撵走,清理天安门广场了。所以我们几个一起来的同学决定回校吃饭,晚上再来广场坚守。


   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广播里传来北京市的通告和一些有关军队要进城的传言。我们几个刚吃了些速食面的同学商量了一下后,决定去广场支援那里的学生。然后,我们一行十几个人骑着单车,打着大旗,沿着学院路向南骑去。一路上,路旁的市民和学生不断地向我们欢呼,同我们一齐高呼口号,气氛非常热烈,但谁也没想到一场大劫正在向着北京袭来。


   当我们到达车公庄的时候,那里已有一串被群众自发拦住的军车,卡车上挤满了军人,他们都没有武器,只有少数几个车上的军人头上戴了钢盔。群众一见到我们举着大旗到来,马上跑过来拦住我们,请我们帮助指挥,拦住这些军车。于是,我们十几个人分成好几个小组,每组分别指挥群众包围着一个军车,向他们讲道理作宣传。同时,我们也负责劝阻老百姓,不让人伤害军人和军车。整个车公庄大街的军人和群众都在有序地僵持着,军人站在车上,群众和学生在车下宣传。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子夜


   约莫过了两三个小时后,大概在快十二点的时候,忽然有传说军队开枪了。不久,就见从二环路南面跑来了很多人,其中有的人身上沾满了血迹。这下,整个车公庄都乱了,群众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们开始群起掀军车。车上的军人只好跳下汽车,汇集聚拢到了一堆。这时,有的市民和学生开始打砸军人。当时我看到,有好几个可怜的军人的头被石头砸得鲜血直流。我们几个同学无助地看着发生的一切,看着这批可怜的军人簇拥一团,挤向了地铁站。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群众饶过了这批军人,但无法饶恕这些剩下的军车。于是,一辆辆军用卡车和吉普被点着,我们亲眼目睹着这十几辆军车,化成了熊熊大火。约一两点钟的时候,我们十几个同学又聚到了大旗下,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这时,我们周围围了很多市民,当他们听见我们要去广场的决定后,死活拦着我们,不让我们去白白送死。我们向他们解释说,广场上仍有很多同学在坚守着,我们一定要去支援他们,把他们救出来。在我们的坚持下,最后他们同意放我们去了,但坚决不让我们打着大旗去,因为听说军人一见大旗就开枪。这样,我们只好把大旗交给了这些素不相识的市民,开始骑车向复兴门奔去。(“六四”后,我们几经打听,得知市民已把大旗完好地保存起来。他们告诉我,待到“六四”平反的那一天,他们一定会把它再打出来的。我非常感激这些不知名的父老乡亲,正是这些正义的人们留住了这面红旗,使我们几个能够化险为夷。否则,我们也许就象那些在长安街倒下的学生一样,永远也回不来了,因为我一直都在打着那面大旗,而我的几个同学是始终都在大旗的四周的。)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我们骑着单车从复兴门上了长安街。这时间正是军车已经开过去了的空隙,我们沿着长安街向东骑行,路上没遇到什么险情。当时的长安街灯光昏暗,充满了血腥和恐怖,街两旁的临时工地的围墙和薄铁皮门上布满了枪眼。当我们快到六部口的时候,一辆正燃烧着的装甲车里面的子弹还正在“霹雳啪啦”的爆着。这时候,西面开来了一些军车,我们十几个人马上和周围的人一起躲向了路边,我们十几个人也一下子失去了联系。我们其中的一个同学就是这时中了一枪。侥幸的是,他当时正半趴在另一个同学的头上,胳膊搭在中间,子弹正巧从他的头下和那个同学的头上,穿过了他的右臂,若子弹或上或下一点,那就肯定会击中他的或另外那个同学的脑袋了。


   当时,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小王仍没跑散,待军车过后,我俩开始小心翼翼地步行,沿长安街南侧墙跟儿向东移去,我们的生死经历就从这开始了。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挡军车


   这时的六部口与新华门之间的长安街上空无一人,不时的枪声加上昏暗的灯光映照下的长街,让我们觉得特别恐怖。我和同学小王沿着长安街的南墙根儿,慢慢地向东试着移动,深怕半中间杀出一路军人或扫来一梭子子弹。还算走运,我们没遇到任何意外便到了新华门的附近。当时的新华门附近就象死一样的寂静,甚至连个站岗的都看不见。当时我们想,那门里面一定埋伏了许多军人,一旦有人靠近,肯定必死无疑。我和小王最后还是颤颤趔趔贴着南墙根儿,挪过了新华门对面。再往前走些,我们终于遇到了一群市民和学生(约有几十人,看上去多数是学生)。我们一见到这么多人,胆子马上又壮了起来,刚才的恐惧也顿时消失了。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不一会儿,从长安街西面,又开来了一大批军车和装甲车,卡车的四周围着帆布篷布。我们一下子都闪到了路两旁。由于长安街太敞,根本无处躲藏,我们只好趴在人行道上或蹲在小树后。不过,这批军车倒是开枪不多,只是偶尔地,从驰过的卡车的两侧冒出几枪。由于长安街两旁连个石头也捡不到,我们只能躲在树后谩骂,也有几个人撬起了人行道的方砖,摔碎成小块后,向驶过的军车投去。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width=390>


   这次军车断断续续地过了约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的人群又开始聚到了一起,这时的人数已比刚才多了些,大家开始相互攀谈起来。当谈到无人得知天安门广场的情况时,大家都想冲进广场,去救那里的学生。也不知谁先打的头,我们相互挽起手来,横在长街上组成了一个人墙,然后开始唱着歌(我记得好象是国歌和国际歌等),手挽着手,向东面的天安门广场行进。当行至离大会堂西侧路约一百多米时,我们已经能看到路前方站列的军人人排了。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我们仍然继续高唱着前进,当我们行至离军人不到几十米的时候,我们已能模糊地看到前面的军人排正在平端着枪对着我们。突然,我们看到了正前方辟雳的火光,同时也听到了密集的枪声和哭叫声。前面开枪了,我们的人排一下子倒下了许多,人们一下子就散了开来。我右边挽着的一个学生,一个踉跄倒了下去,我差一点被他带倒在地。我猜他是中枪了,忙和另一个人把他架起来就往回跑。所幸,军队并没有追赶,最后我们在离军队大概二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军队这时也停止了射击。(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当时,的确很多枪都是朝天放的,否则的话我也没命了,但我肯定当时也有不少是平射的,因为我们当时一下子就倒下了许多人。)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中弹的人们很快被车推人背地架离了长安街。过了好大一会儿,人们才又聚了起来,这时我们的人又多了一些。我们又开始组成人墙,手挽着手,高唱着歌向天安门方向行进。和上次一样,当我们离军队几十米的地方,军人又开了枪,我们又被打了回来。这样反反复复约有四五次,每次我们的人数都在增加,而每次也都有中弹的被架回来。只不过,中弹人数远少于第一次的罢了。记得有一次,我旁边的又一个同学中了弹,被我和另一个人架着拖回来。我后来才看清,他的裤子大腿上被打了个黑洞,黑洞里一劲儿地向外冒血。虽然每一次前进,我和小王都是走在头排,但幸运的是,我们俩一直都没被击中。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坦克布满长安街


   记得最后一次行进时,天已经亮了。当行至离军队约有五十米的样子,我们已经能看清对面的军人,他们正平端着枪对着我们,我们几乎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对面黑洞洞的枪口。因此,我们自然地放慢了前进步伐。当时,由于长安街太宽,我们的人排自然形成了弧形,我和小王站在中间偏右的地方。当我们距军队约五十米的地方,路两侧的人们已经距军人只二三十米了。可能是天亮的原因吧,这次虽然离军人非常近,但中间的军人只向天上鸣了几枪,只是路两旁多了一些手举大白棒子的军人,不断地挥舞着大棒,追打路两旁那些靠近他们的人群。这时,我们也不敢再往前了,只稍退了一点,开始和军队人排对峙站着,中间约有五六十米的样子。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后来,我们开始高呼口号,唱国歌和国际歌等歌曲。对面的军人听到我们唱,也和我们对着呼口号和高唱歌曲。只要稍有人向前,路两旁的大棒就追打过来。因此我们中间始终与前方的军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们就一直这样僵持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奇怪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正前方的军队人排突然停止了呼口号和歌唱,人排中间突然撤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