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马克思成魔和遭天谴的内幕]
九剑博客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黄万里:将来应放三男一女铁像跪向三峡请罪
·各级〝610〞是如何操纵升级黑龙江建三江对民众的迫害的?
·法轮功严禁性乱中共脏口喷人被揭穿
·纳粹高官艾希曼受审的启示
·江泽民做好了最坏打算
·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神韵音乐让人豁然开朗
·荷兰国会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4月10日全球看中国
·大陆的大律师们集体“反了”
·【陈思敏】江泽民一家都是贼祖孙三代一起贪
·《乌克兰青年报》报导中共活摘器官
·中共造谣的背后
·要做个明白人,不要做糊涂人
·法轮功没有“男女双修”
·从建三江洗脑班的恶行看中共的本质
·中共炮制“双修”谎言栽赃法轮功
·曝江泽民周永康暗控腾讯QQ微信成政治工具
·欧洲大陆游客:出来先办退党
·建三江酷刑折磨惊人四律师共被打断16根肋骨
·插播《九评》被害离世待嫁夫君还在狱中
·胡耀邦之子为〝六四〞发声怒斥中共掩真相
·王宇律师遭暴力大连法官:我们不讲法律
·律师:修炼法轮功合法法官:别提敏感词
·四部“英雄故事”欺骗中国几代人你了解吗?
·胡耀邦去世25周年胡德华质问:六四学生所犯何罪
·以总统访华以色列拉比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声援建三江两公民无消息外界发全国寻人启事5
·神韵悉尼首场爆满中共干扰再次失败
·【史海】89.4.18过万学生天安门静坐提7要求
·历史会证明一切25年前的六四学生遗书公开
·【石涛评述】从胡耀邦之死到天安门枪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成魔和遭天谴的内幕

【大纪元2015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在中国大陆民众觉醒、唾弃中共成为不可阻挡汹涌大潮的今天,中共邪说的鼻祖马克思的丑闻再被曝光。历史事实披露,马克思曾是个基督徒,信奉上帝和神灵,之后加入魔鬼撒旦教。他创立的共产邪说是魔鬼撒旦教义的翻版,目的是要把信奉共产邪说的人拖向地狱,毁灭人类。马克思的邪说祸乱世间,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马克思也在浑身是病、满身生疮的痛苦中死去。
   
   
   
   陆媒罕见披露马克思临终前痛苦不堪

   
   大陆澎拜新闻6月6日发表一篇英国作者西蒙.克里切利写的文章,其中谈到马克思疾病缠身的情景。
   
   文章称,马克思似乎长期缠绵病榻,痛苦不堪。在写作《资本论》期间,他一直遭受着他给各人的信件中描述的种种病况,诸如“糟透的黏膜炎、眼睛发炎、呕吐胆汁、风湿病、急性肝痛、 打喷嚏、头晕、久咳、严重的疔疮”。其中疔疮造成了最“可怕的痛苦”,并长期遍布他的“残躯”。生殖器周围更严重,令他痛苦不堪。这还不算最后结束他生命的胸膜炎和肺癌。
   
   文章还称,在人生最后的十年里,马克思病痛缠身,为此他四处奔波,遍寻良医以治疗自己的多处病痛。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辗转于奥地利、德国、瑞士、法国、阿尔及尔以及怀特岛(Isle of Wight)上鲜有游人的文特诺市(Ventnor)、海峡群岛(Channel Islands)、伊斯特本(Eastbourne)和拉姆斯盖特(Ramsgate)。马克思似乎被雨盯上了,他走到哪儿,雨跟到哪儿,即使在阿尔及尔和蒙特卡洛(Monte Carlo)也不例外。
   
   最后的岁月里,他在政治上越来越反覆无常,情绪消沉,以至于无法继续写作严肃作品。
   
   陆媒没有敢报道的,是海外之前详细披露的马克思成魔之路。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根据陆媒自己的披露,马克思死之前如此地痛苦不堪,是否因马克思魔性大发,以及各种低下的行为而得到的报应呢?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早年是基督徒
   
   根据今钟先生在阿波罗网系列文章《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显示,马克思早年是基督徒。马克思在其作品《基督徒们依据约翰福音15:1-14而合一:合一的意义、必要性及其影响》中写道:“与基督的合一,既在和他紧密而鲜活的友谊之中,又在这样的事实当中:他总是在我们眼前和我们心里。”
   
   马克思继续写道:“因此,与基督的合一,使我们的内在升华,使考验得到慰藉,使我们心灵敞开关爱他人——这不是因为我们骄傲或渴望名声,而是因为基督。”
   
   几乎同时,马克思在《一个年轻人在择业前的思考》中写道:“宗教授予我们所有人向往的理想。祂为全人类牺牲了自己。谁敢否认这一点?若我们选择的职业,能让我们把自己最好的给予人类,我们就不会在其重压下蹒跚行走,因为这是献给万物的牺牲。”
   
   马克思17岁时还是一名基督徒,他在高中毕业作文中写道:“如果没有对于上帝的信仰,没有和基督的一致,人类无法具备真正完美的德行,和满足对于真理与光明的追求。”“只有上帝才能够拯救我们。”
   
   马克思高中毕业时,他的文凭里注明了他的宗教知识:“他的基督教理知识,是明晰、且相当有根基的。而且,他对基督教会的历史非常了解。”
   
   
   马克思成魔 加入撒旦立志毁灭这个世界
   
   但马克思18岁上大学时遭遇了一件非常灵异的事,他由此变成了一名虔诚的撒旦教徒。
   
   这件非常灵异之事在马克思大学时代写的《奥兰尼姆》剧本中有记载。撒旦教有一种祭仪叫“黑色聚会”。在此仪式中,撒旦教祭师于午夜时进行念诵。黑色蜡烛被颠倒放置于烛台上,祭师反穿着长袍,顺序颠倒念诵祈祷书,包括神、耶稣、玛利亚的圣名都倒过来念。一个十字架被颠倒放置或被踩在脚下,一件从教堂偷来的圣器被刻上撒旦之名,用于仿冒的交流。在这“黑色聚会”中,一部《圣经》会被焚毁。所有在场者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并永不做好事。然后,他们进行纵欲狂欢。
   
   在《奥兰尼姆》里《演奏者》一诗中,马克思有段奇异的自白: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
   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
   看见这把剑了吗?
   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
   它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
   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胆了。”
   
   这些字句有特殊含义:在撒旦教的晋阶祭仪中,一柄施了巫术、能确保成功的剑,会被卖给晋阶者。而晋阶者付出的代价,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恶魔契约上签字,在他死后,他的灵魂将属于撒旦。
   
   马克思的《奥兰尼姆》剧本中还写到:
   
   现在我已拥有它!它从我的灵魂升起,
   如空气般清晰,如骨骼般坚硬。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
   握住并抓碎你——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奥兰尼姆》剧本的结尾写到:
   
   如果存在一种吞没一切的东西,
   我将跳进去,以毁灭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在我和无底地狱之间,显得过于庞大,
   我要用我持久的诅咒,将它击成粉末。
   
   马克思在其诗《苍白少女》中写道: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
   我确知此事。
   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
   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马克思在大学加入了乔安娜.绍斯寇特(Joan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成为信徒。1837年11月10日他给他父亲回信说:“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
   
   历史资料显示,马克思承认他与撒旦签了契约,他要将全人类投入地狱之中。马克思在他渎神的充满狂暴的诗中宣称:“我要向上帝复仇”,而这正是撒旦教的最高教义,马克思显然就是撒旦在世间的代言人。
   
   马克思写作《奥兰尼姆》时仅18岁。此时,他为自己一生定下的计划是想毁灭这个世界,以世界的震荡、剧痛、动乱为基础,建起他的王座。
   
   
   社会主义只是撒旦的圈套
   
   马克思完成《奥兰尼姆》和其他早期诗作时(在诗中马克思自己承认与魔鬼签了契约),他不仅没有社会主义理念,甚至还激烈反对之。那时他是德语《莱因报》(Rheinische Zeitung)的主编,这份媒体“绝不容忍哪怕是纯理论的当前形式的共产主义,何况让它实践?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但在此之后,马克思遇见了摩西.赫斯(Moses Hess),此人在马克思一生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正是他把马克思导向了所谓社会主义理念。在给B. Auerbasch的一封信(1841)中,赫斯称马克思是“最伟大的,更可能是唯一的,当代哲学家马克思博士非常年轻(最多24岁),他将给予宗教和哲学终极打击。”可见,其首要目标是打击宗教,而不是实现社会主义。实际上,马克思憎恨所有神明,而且不堪听闻上帝。社会主义只是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份子去实现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
   
   马克思那时的另一个朋友乔治.戎(Georg Jung)于1841年更清楚地写道,马克思必将把神赶出天堂,而且还要控诉祂。最后,马克思干脆否认造物主的存在。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没人给我们诫律,我们也无须为任何人负责了。马克思的宣言“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确认了这一点。
   
   在马克思的年代,男人通常会留胡子,但式样与马克思不同,而且不会留长发。马克思的外形风格是乔安娜.绍斯寇特的信徒的特征。乔安娜.绍斯寇特是一个撒旦教组织的女祭师,她自称能与恶魔希罗(Shiloh)通灵。她死于1814年,60年后,一个叫詹姆士.怀特(James White)的战士,发展了乔安娜的教义,使之带有共产主义的味道。
   
   马克思较少公开谈论形而上之事,但我们可以从他交往的人那里,收集关于他观点的资讯。马克思和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Mikhail Bakunin)一起建立了“第一国际”。巴库宁写道:
   
   “那邪恶之尊,就是撒旦对神的反叛,在此反叛中,人类的解放遍地开花,这就是革命。社会主义者标识自己身份的用语是:‘以那位被错误对待的尊者的名义。’撒旦,永恒的反叛者,是第一个自由思想家和救世主,它使人因其卑劣的无知和顺从而羞耻;撒旦解放了人,在人的额头上盖上解放和人性的印记,使人反叛并吃了知识之果。”
   
   巴库宁不仅赞颂路斯弗,他还有具体的革命计划,不过,这计划并不会解救被剥削的穷人。他写道:“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密友都是撒旦教徒
   
   蒲鲁东(Proudhon),另一名主要的社会主义思想家,同时也是马克思的朋友,同样崇拜撒旦。蒲鲁东的发型和胡子样式与马克思相似,蒲鲁东同样写了一些亵渎神明和召唤撒旦的作品。
   
   德国著名诗人亨利希.海涅(Heinrich Heine)是马克思的又一位亲密朋友。此人也是一名撒旦崇拜者。他写道:“我呼唤魔鬼,于是它就来了,带着惊奇,我细察它的面孔;它不丑,也不残缺,它是个可爱、迷人的男子。”“马克思对亨利希.海涅大为崇拜……他们的关系温暖而真诚。”马克思为何崇拜海涅?也许因为他的如下撒旦教思想吧:
   
   “我有一个愿望……我门前有一些美丽的树,若亲爱的神想让我全然快乐,祂应赐给我这样的欣喜:让我看到我的六七个敌人被吊死在这些树上。怀着慈悯之心,在他们死后,我将宽恕他们对我做过的错事。是的,我们必须宽恕我们的敌人,但并非在他们被吊死之前。”
   
   一个正直的人,会和有这种想法的人成为密友吗?但马克思周围都是这样的人。
   
   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抛弃了与神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
   
   
   想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马克思最喜爱的女儿艾莲诺(Eleanor),在马克思的同意下,嫁给了爱德华(Edward Eveling)。此人曾作《神的坏》之类主题的演讲。(这正是撒旦教徒所做的事。与无神论者不同,他们不否认神的存在。除了欺骗别人,他们自知神是存在的,只是把神说成坏的。)以下诗句道出了他向往撒旦的心态:
   
   “向您,我斗胆献上这诗,
   啊,撒旦,将要升座的盛宴之王!
   啊,牧师,我远离你的洒水、你的唠叨,
   因为啊,牧师,撒旦永不在你之后。
   如展翼的旋风,
   它掠过民众,啊,伟大的撒旦!
   欢呼吧,为了这伟大的辩护者!
   燃香、发誓、向您献祭,
   您把牧师的神扯下了王座!”
   
   另一线索在马克思的儿子艾德格(Edgar)于1854年3月21日写给马克思的信中。此信开头就是惊人的一句“我亲爱的魔鬼”。一个儿子怎能用如此荒谬的方式称呼自己父亲?不过,撒旦教徒对他们所爱的人都是这样称呼的。难道连他儿子也入教了?
   
   另一重要事实是,马克思之妻于1844年8月写信给他道:“你最后的牧师信,高级牧师兼灵魂持有者,请将和平与安宁赐予你可怜的羊群。”在《共产主义宣言》中,马克思清楚地表明他想要消灭所有宗教,但他的妻子却称他为高级牧师和主教,是哪个教的牧师和主教?为何要给这样一名众所周知的无神论者写牧师信?那些信在何处?马克思生命中的这个时期是尚未被探索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