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遭迫害九死一生 安庆市曹雄斌控告江泽民]
九剑博客
·迫害法轮功主犯吴官正罪状公告
·英媒:中共会象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吗?
·中共法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涉嫌犯罪名单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仲维光:石破天惊话《九评》——谈信仰与科学
·鉴恒:火凤凰舞天际 演绎圣诞精神
·仲维光: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仲维光:人性的底线
·台北新市长:如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 就撤换警察分局长
·柯文哲:法轮功学员再被打 就换警察局长
·中共75岁退休官员 强奸猥亵10名幼女
·环球“扳倒中国”论 任志强:根烂了怪轻风?
·龚平:薄周令政变不是头 幕后老板大起底
·令计划夫妇情人曝光 央视被指成窑子
·追查国际发布7402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医务人员名单
·法缘:法轮功并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对于邪教的定义标准
·中共自曝面临“翻墙”等五大挑战 意识形态严重危机
·大陆老板车祸脱险 看录像几百人三退
·撒切尔夫人明言中共若违背联合声明 英将抗议
·【2014年度十大中国禁闻】完整版
·跨年日7律师为法轮功案奔波 控告建三江违法
·又一次巧合?上海踩踏事故神秘死亡数字再现
·大纪元2015年新年贺词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向中共人大致公开信
·追查国际对中共统战部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集
·英国解密档案揭中共出让钓鱼岛主权给日本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庆林罪状公告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上)
·踩踏遇难者家属:我们基本上已被软禁起来
·【专稿】--令计划的覆亡
·千古奇书20载 《转法轮》受世人推崇
·【今日点击】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下)
·无神论与人类道德水火不容
·专家:九评揭示中共谎言暴力统治终将解体
·退党中心新年献词:三退引导中华民族走向光明
·鉴恒:新年“神帖”已出 见者有福莫错过
·【透视中国】十周年 辛灏年再谈《九评共产党》
·否认到停用死囚器官 中共不断改口后的杀人秘密
·央视“国脸”罗京传死于爱滋病 死前满身泛红斑
·赵紫阳去世十年骨灰仍未能入土 中共怕啥?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今日点击】江泽民与家人现身海南网络报导遭删除
·2014年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事件回顾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1)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2)
·辛灏年:九评共产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视频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律师提控告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八律师被拒介入发抗议书
·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1)
·史海:起底周恩来真面目
·降半旗?联合国官微揭美化周恩来的谎言
·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中共急于高价买走“西安事变”解密文件之谜
·震惊!原卫生副部长黄洁夫 证实“圈养”活摘器官
·【冷涛】黄洁夫承认“圈养”活摘 欲盖弥章谎言打嘴
·夏小强:政局重大升级信号 薄周政变集团被公开
·【石涛评述】挖出20吨〝螃蟹蟾蜍〞巨石 暗合天意
·【禁闻】民众觉醒 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
·薄熙来一个耳光出手 京城〝大干一场〞变〝被干一场〞
·回顾-从海外景点看退党大潮
·【专稿】江绵恒贪腐王国大起底
·2014年6415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91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活摘罪恶难掩 台大医院公告指不仲介赴陆换器官
·共产党政教合一的由来与下场
·拒被封口 上海踩踏罹难家属公开信要真相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欲挽救可能被中共杀人灭口的活摘知情者。
·【禁闻】比死囚器官更大的〝危险禁区〞
·【历史今日】胡耀邦下台 间接引发六四
·当代中国的三位弱女子、奇女子(图)
·克拉玛依大火“让领导先走”的女人照片曝光(组图)
·江泽民大管家季建业 及情妇受审照片曝光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张万年助江泽民军中镇压法轮功内幕曝光
·香港逾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游行 陆客直呼震撼
·才被发现的毛泽东乱伦照片(图)
·一个巨大阴谋!江曾合伙把张万年做了(图)
·检察院官员称名字保密 公诉员叫嚣“权大于法”
·欢迎使用iPPOTV(爱博电视)
·挖出共产党的根
·共产党的邪恶根源
·视频:为你解开中共如何抹黑法轮功的
·令计划家族贪腐被曝超800亿 与周永康父子并驾齐驱
·港法轮功游行反迫害-震撼大陆客当场三退
·文革期间不堪凌辱 含恨自杀的十名才女
·赵本山密友空运处女进贡高层 黑钱超10亿
·河北女博士被折磨致疯 仍坐冤狱
·“建三江案”再开庭-拒律师介入-四当事人自辩
·律师捍卫法轮功学员权益在建三江展开系列控告
·【专稿】薄周政变完整版
·迫害法轮功主犯徐才厚罪状公告
·玉清心:建三江案 2015考验公检法官员
·玉清心:建三江当局在挑战谁?
·建三江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 律师大规模提控告
·建三江案代理律师再被剥夺会见权-举牌控告
·天安门伪火14年 自焚真相再曝眼前
·近百京城民众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图)
·前北京官员修炼法轮功-冤狱12载再遭绑架
·“爱国同心会”踹骂台北警察-自曝是共产党派的打手
·〝囚犯微信猎艳〞揭开讷河监狱杀人绑架乱象
·网传绝密:中共绝对不敢公布的大数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遭迫害九死一生 安庆市曹雄斌控告江泽民

【大纪元2015年06月05日讯】(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导)安徽省安庆市法轮功学员曹雄斌,近期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把“刑事控告书”寄到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犯下了剥夺公民信仰罪、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诽谤罪、滥用职权罪等罪行。
   
   
   
   

   
   被告江泽民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以个人意志成立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同年七月二十日操控整部国家机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政策之后,
   
   原工商银行安庆分行职工曹雄斌被非法抄家多次、被非法关押多次、一次判刑(三年)、三次劳教(一年、二年、一年),非法洗脑多次。在这期间,控告人被开除公职,妻子承受不住强大的压力与控告人离婚。多次迫害、酷刑折磨,使控告人几乎精神崩溃,九死一生,身体严重受损,一度丧失劳动能力。
   
   因此,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精神、经济赔偿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对其他迫害人员的相关法律责任,控告人保留追诉权利。
   
   
   下面是曹雄斌所述的事实与理由:
   
   我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开始炼法轮功的。修炼以前,我身患多种疾患:萎缩性胃炎、十二指肠肠腺化生、浅表性胃炎、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三九寒天时有全身僵硬不能动)、多年的顽固性神经衰弱(经常失眠,半夜经常起来喝白酒或吃安眠药)、过敏性鼻炎(特别是冬天,每日打喷嚏、流清鼻涕不止,整日头脑发空、痛,难受不止)、股癣大面积发生,头发经常大面积脱落几块(俗称鬼剃头),到处求医,中、西药吃了无数,身体仍得不到根本性的治愈。为求治病,习练过各种气功;遍阅佛、道经典,钱花了很多,人也吃了不少苦,身体却每况愈下。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不知不觉各种疾患都没了,身心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感觉人活着有意思了,对生活、前景充满了信心,在单位里勤奋工作、诚实为人;在家里什么事都做,体贴妻子,关心孩子。
   
   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由于个人妒嫉,利用手中权力悍然发动对法轮功的无理镇压后,我大小经历了三次劳教、一次判刑、很多次的刑拘、数不清的洗脑班高压迫害,使我九死一生。
   
   
   江泽民操控的“610办公室”、公、检、法、劳教所、监狱主要对我进行了如下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我和芮晓林(二零零二年在南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沈宗山等同修一道,向省政府反映法轮功对提升人的道德和祛病健身的巨大作用,以及当时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被合肥市公安及武警强行推到事先准备好的公交车上,然后强行带到合肥螺丝岗某驾校集中关押。然后对每个人审讯作笔录,最后安庆有关部门去人才把我们放了回来。回到安庆后,把我弄到大南门派出所进行审讯作笔录。从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直审讯到二十三日的清晨近五点左右才放我回家。回单位后,各级领导也是没完没了的政治高压,搞的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上旬,面对政府越来越无休止的打压、欺骗性高压宣传,也为了更多的中国人了解事实真相,我怀着对中央政府的信任,以法轮功教导出的慈善之心依法到北京上访。后被劫持到安徽省驻北京办事处关押,等待我们安庆派公安去接。在关押期间,仅仅因为要求炼功就被安徽省公安厅的两名警察拳打脚踢,脸上、胸口、特别是两个大腿、臀部被两个警察不停地踢得全成黑紫色,一个多月后颜色才消退。被安庆公安接回后关押在看守所七十二天,期间,看守所每天逼迫做十几小时的劳工。此外,就是公安、单位和“610办公室”要求家人多次地、反覆地逼迫我放弃修炼,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给我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同年十二月十五日,单位无理将我开除公职,将我推到绝境,给我的未来、家人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灾难。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我再次来到北京上访,后再被非法押回安庆,关押在安庆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五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送至安徽南湖劳教所被强制迫害。不仅要承受真正犯罪错的劳教人员的苦力劳动,还经常被强制洗脑迫害。吃的是猪狗食,睡的是猪狗窝,卫生条件极其恶劣,我和很多人都患有疥疮等皮肤病,且缺医少药。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二日,妻子因我工职被开除和承受不住强大的压力,上诉法院与我离婚。法院根据政治形势,偏听偏信,歪曲事实,诬陷我因修炼法轮功不尽家庭义务,给原告在精神上造成沉重的负担(指我依据宪法合法到北京上访被开除公职和被劳教),不顾我再三不同意离婚而强行判离,给我的精神、生活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晚十点左右,我带儿子在家学习《转法轮》,已离婚的妻子领着五个公安闯进家中,翻箱倒柜的找他们要的东西,我上去阻止,并要求出示搜查证。迎江国保的杨建民(科长)嘴里骂着脏话,上来对着我的头部就是几拳,打得我眼冒金星;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抓住我的衣领往地上一掼,头重重的掼在墙角尖上,当时就透不过气来,起了一个大血疱。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我第三次来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叫屈。先被抓进天安门分局,因不愿说出姓名、籍贯(怕连累当地领导)和不配合拍照,他们对我拳打脚踢,被几个公安强行按倒在地,其中一人穿着白大褂(好像是个警医),右手拿着一个药瓶(好像是迷药之类的)往我的鼻子下塞,他自己和几个按我的警察都把头都扭着远远的,生怕迷着他们自己,然后给拍了照。他们自己打累了,就把我铐在固定的铁椅子上,休息好了再折磨我。
   
   遭迫害九死一生 安庆市曹雄斌控告江泽民

   
   酷刑演示:暴打(明慧网)
   
   第二天夜里,我被转到了门头沟派出所,在这里又遭受了三天三夜的不停顿的毒打、各种方式的折磨、不让睡觉。深夜,他们把我衣服剥光,拖到外面零下十几度的雪地里冻;用电棒、橡皮棍、木棍全身上下毒打我;用手铐砸我下身;从我颈脖上往我毛衣里灌冷水;用烟头烧我睫毛;往我眼睛里吹烟灰;将全身衣服脱光,用刺刀(他们说是当年日本鬼子的枪上的)在我全身乱点乱刺;打累了便把我铐在铁床脚上,他们躺在床上把两支穿着大皮鞋的脚架在我头上,使我喘不过气来。每天不给吃喝、不给睡觉,在极度的疲劳下,眼睛不自觉的一合眼,他们就是一顿棍子,打累了就换上联防队员。这些联防队员为了立功拿奖金,更没有人性,不仅往死里打人,还变着法子折磨我,用牙签往我鼻孔里扎,将香烟放在鼻孔里呛你,堵住鼻孔不让你呼吸等。
   
   遭迫害九死一生 安庆市曹雄斌控告江泽民

   
   酷刑演示:泼冷水(明慧网)
   
   大约是十二月九日,他们把我关进门头沟看守所,身上现金等被没收,在监仓里,犯人要我背监规,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没有错,我不能背!一个彪悍的犯人(仓内二号人物,南方叫滚筒,即打手)从放风场的雪地里取出一个冻得像铁棍一样坚硬的塑料底东京鞋,用力在我剃光的头上连砍三下,当时血像喷泉一样四溅,我的身上、地上到处都是(因仓内坚闭,无法呐喊)。犯人们连忙找来几件衣服把我的头包住,用卫生纸把地上的血迹擦干。第三天,犯人们又要我穿犯人标志的黄马甲,我说我不是犯人,我不穿。还是那个打手从我后面上来,对着我的腰部猛踢二脚,我顿时痛的岔了气,晕了过去。
   
   过了几天,安庆公安把我从北京押到安庆看守所。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在五号监仓里号头逼我参加劳动,我说我没犯法,没服从。他就命监仓里的所有犯人一拥而上,有的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喊出声,有的把我按倒在地,更多的人朝我胸口、脸上、大腿等部位拳脚一顿,当时就把我打得不能动弹。事后,连呼吸都困难,走路用劲就要断气似的,睡觉好不容易躺下,却无法翻身,只能一个姿势到天亮。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在我身带巨大伤痛的情况下又被非法定为劳动教养二年,送到安徽南湖劳教所迫害。为抵制迫害,我绝食抗议近二个月,最后因生命出现危险被送回所外就医。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我和同修黄志松在躲避迫害期间,因上明慧网下载真相资料被安庆公安局华亭分局非法拘捕,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往安徽省第三监狱(即安徽宿州监狱)进行迫害。
   
   在宿州监狱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我就像在人间地狱待了三十年,多少次迫害我已记不清了,这里只列举几个主要的迫害事例:
   
   我在被送到宿州监狱之前,为了抗议江泽民集团对我的多次非法迫害,我已进行过多次绝食和被安庆看守所灌食,身体非常虚弱;当我被送到宿州监狱时,我又绝食七、八天了,并且胸部被看守所的犯人打成胸膜炎后积水。尽管如此,到监狱的第二天,二个犯人将我挟持到监狱卫生院的三楼手术室,将三道门都关上后,几个犯人医生(简称犯医)用力把我推倒在手术台上,将我的两手呈“一字状”绑在床的两边,脚用铐子铐在床上。犯医王彤(童)、贺杰、××、凶神恶煞的逼问我:“吃不吃饭?”我说:“我是被迫害的,我绝食抗议迫害”。重刑犯王彤(两次判重刑:第一次是死缓;刑释后又犯重罪被判无期。其人身高一米七五以上,当时体重据其本人和其他人讲有二百多斤)用右肘尖猛烈打击我的心窝部位三次。第一下,就砸得我全身痛闭了气,全身痛得感觉时间已停滞;重刑犯贺杰用拳头击打我的太阳穴,用两大拇指用力抠压我的眼珠,疼痛直往心里钻,感觉眼珠立即就要爆破了;另一犯医××用拳头不断地砸我的两个大腿的麻筋处,两个腿感觉像断了似的疼痛。
   
   遭迫害九死一生 安庆市曹雄斌控告江泽民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明慧网)
   
   经过一番折磨后,他们开始给我野蛮灌食:一个犯医用双手紧紧按住我的头部,一个犯医手拿着磁缸,里面装着要灌的东西,犯医王彤拿着一个很粗的硬胶管(医院灌食均用较细的橡皮软管,灌时还要涂润滑油以防伤害鼻腔黏膜)不涂润滑油就硬往鼻孔里塞。由于当时我已绝食、绝水八天,鼻孔干燥,管子又太粗,所以管子插不进去。恶犯王彤就用大劲往里塞挤,鼻腔黏膜被挤破,鲜血顺着管子往下流。当管子到达口腔时,我便用牙咬住管子,他们就用拳头打我的脸颊,用两个拳背的中指骨头用力挤压欠太阳穴,周身上下的疼痛使我不得不放弃抵抗,任由他们灌食。
   
   灌完食后,他们解开绳索和铐子,把我从手术台往下一推,由于全身疼痛,我没劲双脚着地,几乎全身着地摔在地上。然后严管队的人把我拖回严管队,放在墙根处晒了我一天太阳(当时的太阳较烈)。我的鼻子流了一整天的血水,一大包卫生纸都用完了。第二天上午,他们又把我拖到手术室如法炮制。经过二次严重的迫害加上原本瘦弱的身体,我已奄奄一息,痛苦得感觉死亡随时要夺去我的生命。最后,我不得不放弃绝食。放弃绝食后,这几个犯人非常得意,后得知: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迫使一名法轮功学员放弃绝食,监狱就给每人记功一次,据此可减少刑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