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藏人主张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第一輪〈逐字稿〉
·今天過後,《年代追追追》以及陳
·自由台灣的國家正名革命 與 2018年的台灣機遇
·「319槍擊案」真相大白了嗎?】
·以國家至上的和極端狹隘的民族利己主義做為價值中心而形成的超級納粹主義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二輪〈逐字稿〉
·袁紅冰對《新聞追追追》名嘴們的回應
·我為什麼關注自由台灣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三輪〈逐字稿〉兩千餘字一次刊完】
·自由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從郭柯配到朱劉會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谈《殺佛》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
·鄭南榕是點燃在時間之巔的自由之光,他將永遠祐護台灣的命運
·习近平高登“皇位”之后对西藏的影响
·郭文貴警告台灣:台灣的內賊是她最大的敵人,就是被「藍金黃」的這些人
·BBC中文本周推荐:你不容错过的五个故事
·只要鄭南榕精神還沒有被台灣人完全遺忘,台灣的自由之魂就不死
·蔡英文應正視「賴清德現象」引起的關注
·《刀鋒上的台灣》預言的現在進行式
·中共元老102歲的李銳證實了袁紅冰對習近平文化程度的評價
·「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局」中,台灣的隱
·「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台海大動盪 ── 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的必要性
·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對台動武?
·四月26日袁紅冰教授日本
·習近平:「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焱@個『寶貝』了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台灣自己不能讓國際社會忘卻台灣的獨立國格,不能讓世界忽視自由台灣事實上
·你們撤得了旗幟,撤不了我身為台灣人的決心
·中國在蔡英文總統520就職二周年前夕獻出賀禮
·柯文哲現象對蔡總統、民進黨及台灣的警示
·習近平對「中華民國」的命運早已蓋棺定論
·習近平五四馬克思,台灣新五四挺管爺
·「不打狗,只打主人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台灣正常化將是大江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國台辦:「無稽之談、憑空捏造、匪夷所思」
·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 ── 愚蠢,還是叛賣?
·國家安全的威脅與國家安全的保障;台灣應站在哪一邊?
·中共所謂的「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
·蔡英文執政兩週年總體檢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發展戰略就沒有跨
·分析中共高唱馬克思主義的背景和目的
·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英總統明確彰顯她
·美議員提「2018年台灣國際參與法案」
·台灣該衡量「中華民國」憲法角色 ── 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
·《紐約時報》:李登輝呼籲舉行全民公投,通過明確宣布該島為台灣而非其正式
·創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宣言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解析、闡述與釋疑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从《手机》看崔永元的爆料背后
·中共僅僅靠統戰滲透的方式就想兵不血刃而征服自由台灣,這樣的政治陰謀恐怕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直面最尖銳的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一位藏族革命家 (附录)
    —— 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
    梅.戈尔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 著
    黄潇潇 译
    香港大學出版社


   
   附录六: 给国 务 院 新 聞 辦 負 責 同 志 的信
   
   
   国务院新闻办负责同志:
   
   6月20日贵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巴平措主席介绍了西藏自治区经济
   社会发展的有关情况后,当外国记者问到我写给中央的信时,他竟然公 开评论了这封信,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为此,在深感诧异之余,我认 为有必要做下述几点声明:
   一、我作为一个藏族老党员、离休干部,就重大国事,向胡锦涛同 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呈送了自己的意见,这是任何党员和公民享有的义 务和权力。故对此,除中央领导,或中央授权、委托的有关领导可以表 态外,任何负责人、在任何公众场所,尤其是在中外记者这样敏感的招 待会上,公开妄自评论,是很不应该的。包括向巴平措主席在内。
   二、众所周知,以达赖喇嘛为核心、逃居国外的藏传佛教各教派首 领集聚和流亡在外的数以十万计的僧俗藏胞及其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 藏流亡政府」的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后,为解决「左倾」 错误路线时期的这一遗留问题,小平同志在接见应邀来访的达赖喇嘛二 哥嘉乐顿珠先生时说:「除独立外,什么都可以谈。」在场的有中央政治 局委员、中央统战部部长乌兰夫、国家民委主任杨静仁。历代中央领导 按此精神,一直在与达赖喇嘛方面的代表人士接触商谈。据悉,达赖喇 嘛也一再明确表示:「不求独立,只求名副其实的自治。」近年来,中央 有关部门与达赖喇嘛的特别代表甲日.洛卓坚赞先生等已正式谈过多次 了。这充分说明,在维护国家统一问题上是一致的,即「大同」。而商谈 内容纯属内政,据说是自治方面具体问题的「小异」。否则,还能谈或谈 得下去吗?今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人代会的记者招待会上,就达赖喇
   
   嘛的回国问题也说:「、、、、、、这个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可见,中央对此的 方针是明确的。而我提出的意见,是对藏区的实际情况和国内外局势、 发展动态作了全面的分析后,建议中央有关部门排除各种干扰,不宜拖 延,以期求得妥善解决。因此,我呈送的信,和中央的精神是完全一致 的,只是强调不宜再拖而已。
   三、在这次招待会上,当外国记者问及向巴平措,对我写给中央的 信,「让达赖喇嘛回来,您有何评论?」又问我的看法「和大部分的藏民 是不是一致」时。遗憾的是,向巴平措竟然说出非常轻率的话。他说「没 有见过他给国家领导的信,只是听说过一些内容。」那么,仅凭听说,对 国事的重大意见,岂能妄加评论?更令人惊讶的是,向巴平措说什么我 的意见「与现在西藏绝大多数干部、职工和人民的广泛、有共识的看法大 相径庭」,还说什么我的观点「不代表西藏人民,而是代表了很少一部分 人的想法。」像他这样的负责人,居然能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实在令 人难以置信。
   那么,向巴平措一再用「绝大多数西藏人民」的名义所反对的我的观 点究竟是什么?如上所谈,我的观点可以以我写给中央的信的全部内容 为据,完全与中央的精神一致,更符合今天中央所特别倡导的构建和谐 社会的内外国策。由此可见,不是我的信有什么问题,而是向巴平措之 言,完全与中央的精神背道而驰。中央是开门的,而他却是关门、坚持 批斗的。一开一关,充分证明他所谓「绝大多数干群共识」的论点,实质 上恰恰与中央「始终敞开大门」的方针「大相径庭」。 因而,与中央一致的 我的观点与他的论点之间便不能不「大相径庭」。
   至于我的观点「是很少一部分人看法」的问题。我有充分的证据慎重 而负责地指出:以各种形式直接间接赞同、支持我的观点的,绝对不是 少数,也不可能是少数。事实胜于雄辩。谁代表谁的问题,不是个人、 更不是当权者说了算。谁能真正代表或谁为藏人说话?是非自有公论。 时间会证实一切。
   
   
   关于藏人对达赖喇嘛的态度问题,是举世皆知的。藏民族千百年来 全民信教,由于根深蒂固的历史原因,虔诚信佛的广大藏人,对其精神 领袖的狂热崇拜,是家喻户晓的常识。中央也是洞悉的。仅举一例,请 问数以万计的各地雪域藏人年年冒着极大风险,跋山涉水,越过喜马拉 雅山,远赴印度去朝拜达赖喇嘛及各教派首领,应做何解释?任何一个 诚实的藏人,「绝大多数」善良的干群,难道不希望长期流亡在异国他乡 的、以达赖喇嘛为首的国外藏人与中央和好,归国返乡、安居乐业吗? 由此可见,向巴平措的「关门主义」,对上既违背中央「敞开大门」的方 针,对下又违背广大藏族人民的迫切心愿。难道这不是真正与众望「大相 径庭」么?因此,他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主观意图是想否定我给 中央的信及其影响,但在客观实际上适得其反,不但与中央在政治上没 有保持一致,而在无意中却和中央的精神唱了反调,使外界不能不对中 央「始终敞开大门」的基本方针产生质疑,从而导致各种消极的连锁反应。
   一个领导干部,在公众场合对重大问题发表意见,要对国家、对自 己的民族和人民,尤其是要对历史负责。岂能因一时的某种需要,随心 所欲地妄加评论?
   四、毛主席对西藏工作早有一个重要的指示:「民族、宗教问题是 做好西藏工作的关键。」还记得中央与西藏签订著名的《关于和平解放西 藏的十七条协议》时(我是参与者与见证人),毛主席言简意赅地说:「今 天,我们是一家人,家里的事,商量着办就能办好。」这两句词浅意深的 话,不只是过去,而且在今天,对整个民族工作,尤其是解决西藏的遗 留问题,仍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总之,今天的世界,民族与宗教问题往往是战争或和平的关键性问 题。我们应该心胸开阔、高瞻远瞩,必须以战略的思想和观点来思考和 处理问题。我之所以提出西藏遗留问题不宜再拖的意见,对于整个国家 构建和谐社会的国策有利。而且,不只是对西藏,包括占全国总面积四 分之一的整个雪域藏区的安宁、稳定更为有利。且在国际上,对我国的 形象和声望又有极大作用和影响。
   
   我在给中央的信中曾提过,任何人对我信的评论,我将保留自己申 辩的权力。向巴平措主席既然把党内的政见公诸于世,我近期才知悉在 《人民网》等媒体上也刊登了,便不得不作此必要的简短声明。务请贵办 把我的这封信除转呈给中央有关领导外,并要求在《人民网》等媒体上给
   予刊登。消除影响,以正视听。
   四十年代藏共组织主要负责人、五十年代中共西藏工委 7位委员中唯一的藏族委员、第五、六、七届全国人大 常委会委员、人大民委副主任委员、现中国社会科学院 研究生院教授、哲学博士生导师
   平措汪杰(平汪) 2007年7月17日
(2015/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