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藏人主张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台灣生死書》
   
   袁紅冰 著
   
   

   第六章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第三節 柯文哲現象
    ——是台灣的希望,還是一個黑色的幽默
   
   
   【按語: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已半年。五大弊案虎頭蛇尾;執政過程病態人格不斷顯露;鸚鵡學舌,追隨習近平提出“兩岸一家親”,惑亂台灣社會,基於這些原因,柯文哲的民調已經開始急速下滑。《台灣生死書》出版於二零一四年五月,其中第六章第三節的題目是:“柯文哲現象——是台灣的希望,還是一個黑色的幽默”。在這一節中,袁紅冰當時就預言柯文哲會當選台北市長,同時也對柯文哲當選後可能出現的狀況作出了預言。現經出版社同意,特摘發這一節,以饗讀者。 ——《自由聖火》編輯部】
   
   
   二〇一三年至二〇一四年間,一個現象突兀地闖入台灣政壇,即醫師柯文哲表示參選二〇一四的台北市長選舉。
   這個引起廣泛關注的現象究竟意味著異軍突起的政治希望之星,還只是一個黑色的幽默?對此一問,現在斷言似乎為時尚早。不過,我卻能感覺到,這個現象是在表述政治悲情——從台灣人民心底裡湧起的政治悲情。
   何謂柯文哲現象?
   柯文哲,台大醫院一位著名職業醫師,基於當局對他進行瀆職和貪污調查之不滿,遂生參與台北市長競選之意。
   在政治上,柯文哲的意識可比東亞大陸上的大漠戈壁,“一片寥廓,萬里荒涼”;從兩岸關係到市政管理,從法治知識到“馭人之術”,柯文哲也基本毫無“城府”,更少定見。
   在精神能力領域,柯文哲的思維不服從邏輯的制約,像澳洲的袋鼠,跳躍而行;他在電視機鏡頭中的笑容笑聲,令人不禁想起非洲大草原的hyena【註1】;與人交談時,他目光遊移,從不直視交談者的眼睛,給人以他只注視自己內心的感覺——那意味著一種自我中心人格。
   另外,當局對柯文哲進行瀆職和貪污的調查,也在隱喻對他的道德品質的某種質疑。他的形容舉止既沒有馬英九式的風情萬種的媚態,也缺少長風浩盪的雄性魅力——他是一個不漂亮且沒有吸引力的男人。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從任何方面看都不具備政治家素質和風度的人,甫一表示參選的意願,其民調便立刻如春風獵獵中的風箏,鵬舉飈升,直向青天。不僅民進黨有意參選者為之自慚形穢,復之以惱羞成慍,國民黨有意問鼎台北市長者也心頭鹿撞,忐忑不安。
   柯文哲更變成媒體的記者小姐們為之瘋狂的至愛,仿佛柯文哲是意外從火星上掉下來的一個寵物熊;他説的每一句“無釐頭”的話,經媒體小姐們濃墨重彩的解讀,都在台北市不脛而走,無翼而飛,深入萬家,為人津津樂道。
   柯文哲像一個闖入台灣政壇的怪物,一時萬眾矚目,百媒爭捧。由於被認為屬於泛綠的範疇,柯文哲現象首先衝擊的自然是民進黨。或許因為沒有思想準備,民進黨領導層對柯文哲前倨後恭——“前倨”之時,盡顯政客的傲慢,毫無智慧之預見,以為一個政治素人豈能“翻天”;及至柯文哲民調如山,淩空壓下,便又惶惶然,強作笑臉,改“前倨”為“後恭”,“後恭”之時,卻又手足無措,不知該怎樣面對柯文哲現象。
   一個既沒有財團背景,又缺乏政治歷練和資源的“素人”柯文哲,竟搞得在野第一大黨雞飛狗跳墻。
   應當如何正確破解柯文哲民調高居於“九天之上”之謎?民進黨內有一種觀點認為,柯文哲的高民調是一個政治陰謀的結果,即國民黨,甚至包括中共,刻意操縱媒體和其他機構的民調,製造“柯文哲迷幻”,打亂民進黨在台北市參選的步調和信心,使民進黨無法推出自己的黨員作參選人。
   上述觀點只說出部分真相,因而是“殘缺的真理”。
   如果民進黨喪失推出自己的黨員參選台北市長的政治能量,便毫無疑問意味著一定程度上民進黨淡出了台北市,這個當前台灣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政壇——至少在台北市,民進黨不再具有最大的在野力量的地位。就算二〇一四選舉在其他縣、市取得進展,民進黨黨員缺席《中華民國》最大都市的政治對決,都是對民進黨社會影響和政治存在的歷史性重創。因為那意味著,在台北市民進黨連同國民黨一戰的意志和勇氣都已經土崩瓦解,遑論在二〇一六戰勝國民黨,重掌台灣的國家權力意志。
   無論國民黨,還是中共,對於上述情況自然瞭然於胸,也必定樂見“柯文哲現象”逼退民進黨。事實上,種種跡象表明,也确有媒體在趁風揚沙,為國民黨和中共利用“柯文哲現象”的陰謀效命。謝長廷也不甘寂寞,為之推波助瀾,絞盡腦汁,試圖使民進黨放棄推出自己黨員參選台北市長的努力——黃鼠狼給雞拜年,豈有好心善意?根據謝長廷欲滅“台獨黨綱”於前,力挺“一個中國框架”於後,可以作出判斷,該人正是不知什麼人養在民進黨內的一隻“黃鼠狼”。
   但是,我們有必要再強調一遍,認為柯文哲高民調是某種政治陰謀和媒體炒作的結果的觀點,只說出了部分真相,因而只是一個“殘缺的真理”。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殘缺的真理”有時比完全的謬誤距離真理更遠。原因在於,“殘缺真理”的似是而非,會比純粹的謬誤更容易將人引入思維的迷途——對於這個問題,凡有勇氣和智慧直面事實真相的人士,而非抱殘守缺、自欺欺人的自以為是者,都不可不慎,不可不察。
   國民黨權貴和中共操縱的輿論工具有意沖高柯文哲的民調,以惑亂民進黨,使之難於推出自己的黨員參選台北市,從而自動退出台灣政治中心的選戰——這是事實的一部份。但是,台灣畢竟經歷二十餘年自由民主的洗禮,民智已開,強權者的政治陰謀不可能像在中國那樣一手遮天,愚弄眾生。換言之,除國共兩黨的政治陰謀之外,柯文哲的民調“奇跡”還有另外的原因,即民心所向,民意趨之。
   不過,也必須看到,民心民意趨向柯文哲,並不是被他的人格和信念的魅力吸引,或者對他的政治能力的信任,而只是基於一個極為簡單的原因——柯文哲既不是國民黨,也不屬於民進黨。這個簡單至極的原因中,卻蘊涵著台北民眾對於國民黨權貴和民進黨政客操控台灣政治的憤怒,甚至悲愴。
   台灣政治的政客私利化和虛偽化已經達到天下共棄之,萬民共厭之的程度,於是,民眾便通過沖高柯文哲“民調”的方式,來表達對傲慢的國民黨權貴和自以為是的民進黨政客的蔑視。而且,柯文哲説的無釐頭的話越多,表現得越接近“二百五”,善良的民眾追捧的熱情便越高,因為,越是如此,越可以反襯出民眾對國民黨和民進黨政客的輕蔑——“我們寧肯選擇‘二百五’,也不會選擇你們。”討論至此,我不禁興起一個感慨:社會的構成主體是成年人,可是,社會的趨向有時卻極具兒童的心性。
   柯文哲被冠以“泛綠”的標誌,因此之故,柯文哲現象的衝擊波首先指向民進黨。
   陳水扁經國民黨權貴操縱的政治審判,而非正當程序的法律審判入囚之後,國民黨權貴彈冠相慶,飄飄欲仙;中共強權隔岸觀火,倖災樂禍。然而,出乎善良的人們意料之外的是,竟然有諸多民進黨政客也爭先恐後,紛紛與陳水扁切割,而且切割得刀刀見血。
   他們或者揎袖擄拳,跳踉大吼,咒罵陳水扁“誤黨”,或者於喝花酒品香茗之際,搖首嘆息,作痛心疾首——陳水扁已蒙難矣,長囚於鐵窗之內,他的昔日同道,民進黨政客卻要通過踐踏他的人格,證明自己的“道德清白”。好在大塊之間自有天理人倫。天理人倫的道理之一如是説:“對過去的同道朋友落井下石者,必是奸佞小人,心毒鼠輩。”違悖天理人倫之道,尚思得道德清譽——詛咒陳水扁的民進黨政客之蠢,有過於人類愚蠢之冠馬英九者。
   民進黨沒有對作出落井下石之舉的政客進行任何譴責。由此引發緑營民眾對民進黨黨格的最初疑慮:“這還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士組成的有情有義的政黨嗎?”——普通民眾判斷人格或者黨格的標準,就是這樣淳朴如山石野花。
   當然,大部分緑營民眾對民進黨由不信任到失望,甚至悲憤地絕望,主要原因還是來自“謝長廷現象”的社會政治效應。
   “謝長廷現象”的核心政治人格特質可以表述如左:為了獲得執政的權力,情願背叛歷史和台灣國家理想,甚至可以隨國民黨權貴一起翻手為雲,認台灣主權之強敵中共作父;覆手為雨,出賣靈魂,向中共捧出那一顆浸泡在混濁淚水中的腐爛的心。
   “謝長廷現象”可謂無良無恥的小政客人格的最經典的表述。這種污穢的人格不相信高貴的理想,也毫無社會公義之心,而只能聽懂自私自利的政治貪慾的召喚。他們的執政貪慾中沒有任何可以感動人民或者歷史的理念,更沒有對自由台灣的忠誠,唯有政治投機的狐鼠之智。
   卑鄙醜陋的政治人格,決定了“謝長廷現象”必被萬民唾棄的命運。對於政治人物,失民心者,便失去未來。就在謝長廷自以為得意之時,緑營民眾早已對其蓋棺,並以八字定論:“利慾薰心,奸佞政客”。謝長廷雖然還活著,政治上卻是“棺中腐肉,墳下枯骨”。仍然追隨謝長廷以求一逞私利的袞袞諸公,當知其追隨的不過是政治上的活鬼而已。如不及早醒悟,必致噬臍之悔。
   蒼天不容,萬夫所指——這是“謝長廷現象”政治人格必然引發的政治社會效應。現在,民進黨卻不得不承受這種源自“謝長廷現象”的效應。究其原因,全在於自這種現象出現以來,民進黨對其放縱容忍,任其肆意妄為;民進黨的天王大佬則常喜用“民進黨是多元民主的政黨”一語,為“謝長廷現象”作正當性辯護。如此一來,“謝長廷現象”引發的“蒼天不容,萬夫所指”的社會政治效應,又豈能不反戕民進黨自身。這也可謂天道好還,報應不爽。
   問題的關鍵在於,用“民進黨是多元民主的政黨”一語為“謝長廷現象”辯護,並不能說服社會。民主社會中,對人民和國家公義負責任的政黨,必然是擁有並忠實於共同政治理念的人士的組合。其中任何成員一旦不再同意並忠誠於該黨的政治理念,無非可能出現兩種情況:此人主動退出該黨,否則,黨便根據黨紀予以除名——主動退出,表明一個正派人士對自己信念的尊重;依黨紀予以除名,表明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政黨對自己政治理念的忠誠。
   反觀“謝長廷現象”,它一方面背叛民進黨据以區別於國民黨權貴的政治理念,背棄台灣國家理想,力主自閹“台獨黨綱”,讓民進黨變成一個無種無魂的太監黨;另一方面卻又不肯由於政治理念不合自動退出,而是如冤魂厲鬼,死死纏住民進黨,一付死纏爛打的潑皮無賴架勢。在此種狀況下,民進黨卻用自己是“多元化的民主政黨”一辭,替萬夫所指的“謝長廷現象”緩頰,為其遮風擋雨,百般呵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