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昂山素季的缅甸与中国]
藏人主张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季的缅甸与中国

专访朱诺:昂山素季的缅甸与中国
   
   齐之丰
   10.06.2015 21:27 VOA
   

   
   华盛顿—6月5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网站发布一条只有40个字的短讯,“应中国共产党邀请,由主席昂山素季率领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代表团将于6月10日至14日访华。”
   
   中联部邀请昂山素季访华的不同寻常的短讯一发出,立即引起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的关注。就连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也承认这一短讯不同寻常。
   
   《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署名文章指出了不同寻常的两点:1)邀请人物的不寻常,昂山素季作为缅甸反对派领袖,又跟西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关系密切,先前也多次发表批评北京的言论;2)邀请时间的不寻常,就在6月2日,“中国宣布在中缅边境组织陆空联合演习。军事演习的中缅边境,对面就是缅甸最近冲突不断的果敢地区。”
   
   与此同时,在中国国内外很多观察家看来,中国媒体对昂山素季和缅甸的报道明显回避了很多更为重要而敏感的话题。
   
   中共在1960年代、70年代长期大力支持缅甸共产党与缅甸政府进行武装斗争。缅共一度努力在缅甸推行毛泽东思想,甚至推行毛泽东式的党内政治清洗。缅共领导人德钦巴登定长期住在北京,并公开参加中国官方的节日庆典活动,在中国一度获得了相当的知名度。现在果敢地区的华人领袖彭家声当年是缅共武装的一个指挥官。
   
   总而言之,缅甸和中国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当今缅甸所面临的许多严重问题,如反对派跟执政当局的关系、少数民族跟中央政府和多数民族的矛盾等问题,也是当今中国的问题。此外,缅甸的民族矛盾问题还跟中国直接相关。果敢人实际上是汉人,而缅甸许多少数民族又跟中国境内的许多少数民族是同胞。
   
   邀请以取代现政府为己任的昂山素季这位缅甸民主派领袖访问北京,会在中国国内造成一种什么影响?用路透社6月9日一则报道的话说,“这次访问对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也颇为尴尬,因为跟素季同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依然在监狱中,而且习近平主席正在监督展开一场对异议的全面镇压。”
   
   昂山素季在中国会遇到刘晓波问题吗?假如遇到,她会如何应对?昂山素季在缅甸民众中享有巨大的威望。但缅甸民众对中国有什么忧惧?对在缅甸的中国人有什么看法?正在受到缅甸政府军围剿的果敢人究竟是些什么人?昂山素季对果敢人和缅甸其他少数民族问题有什么表态或姿态?对缅甸问题,北京和昆明以及云南地方当局是否有利益分歧?
   
   这些敏感的问题,不但中国大陆几乎没有报道和评论,海外也鲜有基于实地长期观察和研究的中文报道和评论。
   
   但近年来,中文媒体在缅甸报道方面的一个例外是明镜传媒集团东南亚特派记者、缅甸问题专家朱诺。作为自由撰稿人、作家,朱诺也是东南亚问题观察家。
   
   朱诺喜欢旅行,喜欢写作,着迷于缅甸的政治、历史和文化,近年来乐此不疲地在缅甸境内和中缅边境一带徜徉,与许多缅甸人和中国人进行广泛的交谈。她追求“行走中深度纪实”,已经发表出许多深度实地采访报道,其中包括昂山素季与中国关系的深度分析报道。
   
   在就昂山素季访问中国以及缅中关系问题接受美国之音书面采访的时候,朱诺正在云南和缅甸边境,刚刚去缅甸少数民族克钦独立军的地盘访问了两个难民营。
   
   依据她多年来广泛的文献阅读和实地观察,朱诺就中缅关系一系列敏感话题陈述了她个人的看法。
   
   在采访结束时,她特别指出建立亲密的中缅友好关系的一个障碍,这就是“在不少中国民众心目中,骨子里也有着不平等对待缅甸人民的心理,有一种天朝大国俯瞰小国的态度。从果敢和克钦冲突中,看中国网民、甚至媒体和文化界的反应,就会看出国人骨子里天朝至上、番邦作乱等陈腐思想。”
   
   对缅甸的兴趣所在
   
   问:您为什么对缅甸如此感兴趣?您目前主要是生活在中国境内,还是缅甸境内?您主要是通过什么途径和语言来获取有关缅甸的信息?互联网?人际交流?中文?英文?缅甸地方什么方言?
   
   答:我是几年前在泰国旅行时,接触到一批流亡在泰国的缅甸异议组织和媒体。通过与他们交流,才引发了对缅甸的兴趣。因为当时我发现,缅甸的历史,尤其是近代以后的历史,与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我因此为澎湃新闻网的私家历史频道撰写了《在缅甸发现中国》系列,这也将是我正在写的一本关于缅甸的书的主题。
   
   我觉得缅甸2011年以来的民主化进程或许能为中国将来的民主化转型提供借鉴。此后,从2013年到现在,我已经去了缅甸7次,缅甸的14个邦、省,我到过其中11个,由此我认识了一些缅甸的知识分子、官员、媒体人士、律师和普通百姓,与他们的交流颇多,逐渐了解了一些缅甸不为外界所知的“国情”。
   
   我现在每年大约三分之二的时间在东南亚旅行,剩下的时间在美国写作。作为明镜传媒集团的东南亚特派记者,我为明镜新闻网撰写的文章以缅甸为重点,同时也涵盖了老挝、柬埔寨、泰国、越南以及南亚的印度等地。在东南亚旅行时,我的信息更多来自于当地人士和当地媒体。不在当地时,更多依靠互联网和邮件沟通。我只学习了初级的缅甸话,深度交流更多靠英文。好在缅甸知识界很多人以及一些上了年纪的缅甸人,其英文程度还不错,毕竟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
   
   北京与昂山素季
   
   问:部分是由于刘晓波和达赖喇嘛的原因,北京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明显地有一种敏感症或警惕、疑虑。昂山素季不但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而且是在缅甸民众当中影响力巨大(至少是一度影响力巨大)的反对派领袖,以取代现政府为己任。
   
   在您看来,中共当局如今为什么要邀请这么一个危险人物访问中国?难道中共不怕中国国内的民主活动人士也学昂山素季吗?或者,昂山素季如今在缅甸民众当中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已经不危险了,所以,中共才邀请她访问?您在缅甸在这方面有什么实地观察?
   
   答:对于昂山素季的定位与认知需要与时俱进。素季本人已经多次表示,自己不愿成为一个反政府的偶像,而更愿成为一名可以实际管理国家、可以与各方合作(包括现政府、包括中美印等大国)的职业政治家。她近一两年的言行都表明了她自己正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毕竟,职业政治家和异议人士是有很大不同的。中国邀请昂山素季访华应该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和长时间的观察而做出的决定。
   
   素季现在在缅甸国内仍有着巨大影响力,如果没有现今宪法不允许她竞选总统的限制,她仍是下任总统的有力竞争者。尽管曾有缅人批评她为“民主花瓶”,但在广大下层百姓中,她还是最受拥戴的。而缅甸的社会阶层中,下层百姓占有极大的比例。
   
   中国邀请昂山素季访华大概和邀请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议员访华出于一样的想法,恐怕也已经做好了与缅甸现政府之间的沟通。缅甸巩发党(现总统登盛的政党)的下任总统候选人瑞曼(他很可能当选,其实是媒体更应该关注的人物)已经于不久前访问了北京。安排素季在其后访问,也说得过去。
   
   另外一点是,既然素季已经自我定位为职业政治家,她恐怕不会在访华时谈及刘晓波或达赖的事,这不是政治家的做法。所以,中共应该可以放心。如果记者会上有人提问这类问题,倒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瞬间,到时候看她怎么回答吧。反正中国国内的媒体会把这样的镜头删掉的。
   
   另外,中国方面此前已经多次邀请昂山素季访华,但素季坚持邀请方的级别应该是中央或政府级别的,而非民间社团。这次邀请她的是负责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党际交流的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级别够了,也合适习近平接见晤谈。
   
   缅甸少数族裔问题
   
   问:昂山素季一度跟达赖喇嘛以及南非的图图大主教一样被西方媒体视为道德、道义楷模。然而,最近,西方媒体频频报道她拒绝为缅甸受打压的少数族裔发声,对她颇有微词。最近,连达赖喇嘛也公开呼吁她为罗兴亚人发声,从而实际上对她提出了间接的批评。
   
   以您在缅甸的实地观察以及您对缅甸的了解和理解,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一般缅甸人对昂山素季在这方面的表现有什么评论?
   
   答:罗兴亚人的问题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很巧,我眼下正在为国内外媒体写文章介绍有关他们的历史和现状。2013年11月,我特地去了缅甸若开邦,除了没有与已经被隔离的穆斯林接触,我与很多当地人进行了交流,从百姓到官员到华侨。我的感觉是,缅甸百姓对于罗兴亚人极度反感,因为罗兴亚人的主流是近几十年从孟加拉来的非法移民(英国时期迁来的孟加拉人已经不多,英军二战中撤回印度时曾经随军队撤走大部分)。
   
   缅甸人说,历史上从来没有“罗兴亚人”(Rohingya)这个词,这是非法移民自己造出来的,以求在字面和发音上与若开邦的英文(Rakhine)有所接近,给人以他们很早就生活在若开邦的假象。若开邦曾经是一个强大富裕的独立王国,古称“阿拉干王国”,佛教立国,18世纪中后期才被缅甸征服兼并。他们一直与来自孟加拉(Bangali,印度东部的大片地区,印巴分裂时分成印度的西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的东孟加拉,后来东孟加拉脱离巴基斯坦独立成为孟加拉国)的商人们和谐相处,称对方为吉大港(Chittagong,孟加拉国靠近缅甸的大城市)穆斯林,后来又叫孟加拉穆斯林。
   
   随着印巴分裂和孟加拉从巴基斯坦独立,以及几十年来孟加拉国的经济每况愈下,越来越多的孟加拉难民逃进缅甸。这些已经不是孟加拉穆斯林商人,而是大量的下层贫民。开始,缅甸政府还是比较人道地对待他们,后来他们越来越多,在若开邦大有取代佛教人口的趋势,缅甸人才开始反弹。
   
   我在若开邦时,当地若开邦人描述穆斯林一步步侵入他们的家园、占领他们的土地、杀害佛教徒的现象,用的是“种族清洗”这样的词。2012年发生在若开邦的穆斯林与佛教徒的冲突,也是因为三名罗兴亚人强奸一位佛教徒女孩致死而引起的,我在当地看到了大量图片。在若开邦西北边境地区,穆斯林已经成为绝大多数,比如,缅甸边境小镇墨豆(Maungdaw),在过去的20年中,人口组成已经从佛教人口占90%变成现如今的穆斯林人口占95%。
   
   在缅甸的众多少数民族中,若开人是仅有的几个曾经自己建国、后来被缅族吞并的族裔之一。克钦人、克伦人历史上都没有真正意义上自己的国家。但从我在那里的观察和了解中发现,若开人却是缅甸军政府最强有力的支持者,而并不支持代表民主象征的昂山素季。
   
   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总理吴努在选举时,为了获得若开邦非法移民(这些非法移民都是穆斯林)的支持,曾表示要许诺他们公民权,这遭到了军方的强烈不满,也是后来吴奈温发动政变把吴努赶下台的原因之一。此后的军政府虽然在国内大搞“缅甸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上也弄得一团糟,但是,在对待穆斯林的问题上,却坚定地与若开人站在一起,这就是他们在若开邦得到大力支持的原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