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言论罪和妄语业]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言论罪和妄语业

   言论罪和妄语业

   

   政治层面,言论无罪,法律不许以言定罪。言论权是重要的人权,应该得到法律保护和政治尊重。言论罪和文字狱是以国家暴力解决思想问题,属于极权暴政的特征及恶习残留。维护民众言论权,言论问题言论解决,这是现代文明通则,也是儒家道德要求。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儒家反感极权主义防民之口、控压异议的恶行,所以任何时候都不会剥夺异端和异议者的言论权。对于各种异端和异议,儒家只能采用“批判的武器”,不许诉诸“武器的批判”。“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伏尔泰此言“誓死捍卫”四字下得重了,但原则无误,值得学习。

   

   政治层面言论无罪,并不意味着妄言妄语歪理邪说没有罪业和恶果。在佛教中,大妄语罪比杀盗淫罪都重,死后入阿鼻地狱。儒眼相看,制造各种假冒伪劣的思想产品,推销邪说、美化极权、粉饰恶政、歌颂暴君、逢君之恶诸如此类,都是大妄语都有大罪业,比起一般贪污腐败来,罪恶更大。

   

   这个罪恶,法律不许管,天理不能容,因果不能昧。大妄语业一定有各种恶果,包括政治社会恶果和个人恶果。例如,五四以来,知识群体致力于倒孔反儒和拜马崇毛,妄言妄语空前,对于四九以后中国的厄运要负重大责任,故政治社会和个人恶报都空前惨重。

   

   我说过,五四以来,无数知识分子犯下了颠覆罪。它们致力于颠覆正常的政治社会道德秩序,颠覆良风良俗,颠覆常识常理常情常道,一句话:颠覆良知。对这些颠覆者,世法可饶,天理难容,无数知识分子为它们的妄言妄语付出了血腥的代价。

   

   其中马知群体堪称有史以来最为无知无畏无文化的一个知识群体。文化的内核是德和智,缺智之人没文化,缺德之人更是负文化,走向了文化的背面,是物化、武化、恶化、反常化、诈力化、魔鬼化。

   

   唯物主义者以物质为第一性,必然不识心性,唯重物质的功能和力量,必然滑向权力主义乃至暴力主义。这种人知识越多越可怕,因为知识越多,巧言狡辩、欺世盗民、为虎作伥等能力也水涨船高。这个群体几乎被灭绝,根本因在此。

   

   曾有学者以弘扬马学为志业,以著作等身为追求,令我为之忧--那是造大妄语业,著作等身意味着积恶等身,不是破家亡身就是遗祸子孙,何苦来哉。各国马学思想家的遭遇和下场殷鉴不远。

   

   对于非真实、非真理和各种反常言论的后果,儒家有深刻地认识,《尚书大禹谟》说:“惟口出好兴戎”,兴戎指引起争端或战争。程颐《四箴•言箴》说:“矧是枢机,兴戎出好;吉凶荣辱,惟其所召。”先秦有“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的成语(《论语》)

   

   因此儒家强调慎言。《易经颐卦》象辞说:“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孔子在解《易经》中孚九二爻辞的时候说了一段话,提醒君子要谨言慎行:

   

   “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易系辞上传》)

   

   君子居于家中发出善言,千里之外都会积极响应,何况身边的人?发出不善之言,千里之外也会违逆背离,何况身边的人?君子的言论和行为一样重要,都会造成深远的社会影响,可以籍以影响天地万物,参赞天地化育。他们的言行就像枢机之发,发而中节,远近响应;发而失当,自取败辱,可不慎哉。2014-11-1

(2015/06/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