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法官并非心向党]
郑恩宠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美国100多教授声援北大夏业良教授
·喜闻成都访民出「简报」
·祝陈光诚加入美国三家研究机构
·湖南郴州村民自焚抗强拆!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广州12名保安工人被逮捕
·四川七旬夫妇政府门前服农药自尽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刘士辉律师办案的遭遇
·祝秦永敏女儿李竹阳获加拿大政治庇护
·云南、贵州民众与当地政府再度冲突
·倪玉兰律师出狱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官并非心向党

   刊于香港《争鸣》6月号
   大陸熱線
    法官並非心向黨
   
    (大陸)鄭恩寵


     習近平所領導的司法改革,似乎在推進,但事實並非如此。北京、上海及全國各地的大批法官離職並非始於今日,其原因各說其辭。中國大陸法官的政治、社會和經濟地位過低僅是表象,黨治下的非三權分立體制,導致了包括法律精英在內的人心向背是真問題。
   
     上海法官大量流失
   
     上海作為習近平六個司法改革試點的省市之一,近五年平均每年流失法官六十七人。其中,二○一三年七十四人,二○一四年八十六人,而流失的這部份法官通常是四十至五十歲的業務骨幹。二○一五年一季度,上海法院系統共有一百零五人離職,其中法官十八人。
   
     上海政協委員裘索博士在今年「兩會」期間,建議對法官實行分類管理,以不低於上海市政府廳、局級公務員薪酬的一點五倍制定法官薪酬制度,從而留住法官、留住清廉,為司法改革走出一條新路,並於今後在全國形成一個可複製、可推廣的制度範本。
   
     二○一四年,上海代表團在全國「兩會」審議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報告時提出,法官離職的原因一方面是案多人少,辦案壓力大;另一方面則是生活、職級、待遇方面的壓力。二○一三年上海法院收案數為四十八點六萬件,法官人均年辦案數為一百三十一件,是全國法院的二點二五倍,二○一四年增加到一百五十五點六三萬件,而法官的薪酬標準與行政級別掛鈎,與法官的等級沒有關係。
   
     裘索調查了全世界範圍內法官的薪酬情況。在美國,法官是公務員待遇的五點一一倍到六點五六倍;英國是六點四八倍到十三倍,日本是二點零一倍。要中國所有法官固守清貧,在為生計奔波的同時公正高效地行使國家審判權,無疑是不利於法官隊伍的可持續發展。從國外法制社會的經驗可知,授予法官高薪是維護法官尊嚴、穩定法官隊伍、建設法治社會必不可少的物質條件。
   
     看中國問題,從法官的經濟待遇就可看出其政治和社會地位,其實中國大部份法官不滿中共的現行體制,說白了,法官並非心向共產黨。
   
     大陸的法官荒
   
     據香港《南華早報》二月九日文,原題《北京年青公務員哭窮,法官從體制內離職》。該文稱,一項調查顯示,北京有超過百分之六十的年青公務員稱其收入是同輩人中最低的,這項於去年進行的調查對二千多名公務員進行訪問,經濟困難是受訪者最主要的壓力來源。內地媒體報道稱,去年微信上出現一個主要由北京離職法官和計劃辭職法官組成的交流群,凸顯對不斷加大的工作壓力及微薄收入的不滿。二○○八年至二○一二年間北京招錄二千零五十二人,但流失人員總數三百四十八人。江蘇的流失現象更嚴重,二○○八年至二○一三年間共有近二千名法官辭職。廣東省同期有超過一千六百多名法官離職。
   
     據四月二十日《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今年將有二百名北京法官離職。北京法官加速離職,其實已在業內「預料」之中。最高法院直屬的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的黃斌,在二○一四年三月發表一篇文章:北京市法院粗略估計,二○一四年全市法院最低將有超過一百人離職,最多達一百八十人;二○一五年,全市法院最低將超過一百二十人離職,最多可能達到二百人;二○一六年,仍將有一百一十人離職,最高可能達到一百八十人,同過去五年相比,人員流失呈明顯加速態勢。
   
     黃斌認為,法官大批離職的原因,在於過去五年各地法院招錄了大批人員,但法院難以提供足夠的級別調整空間,也難以提供更多的成長機會,必然會產生這些人員成長道路的集中「擁堵」。同時,法院的工作環境、工作壓力、工作待遇也未見改善。
   
     接受採訪的地方法院人士說:「在一個地級市,政府部門的公務員最快五年就可以成為科級幹部,但在中級法院大概需要十年」。這是因為法院的晉升層級較多,「以最快的晉升速度計算,大學畢業進入法院,工作一年後轉正,再擔任二年書記員後,參加一年時間高級法院組織的晉職培訓,也就是最短四年成為助理審判員,再經過二、三年成為審判員。工作十年能提拔為副庭長就算比較快的。」上述人士說,他所在的法院最年青的副庭長是三十七歲。
   
     江西省高院一位主要負責人告訴記者,二○○八年以來,江西省有五百多名法官離職。據《法制日報》二○一一年一月報道,在江蘇省南通、徐州、揚州等地,一些郊縣法院工資低於市區法院三至五成。二○一四年一月,無錫中級法院院長時永才作工作報告時稱,二○一二年以來,無錫法院共有二十人辭職,十八人經調動離開法院。
   
     法官流失已不是新聞,在中共大談「依法治國」的背境下,大量年青法學院畢業生對法院持觀望態度。想走的越來越多,想來的越來越少。據《南方周末》記者不完全檢索法院崗位無人報考的信息。二○一二年和二○一三年分別只有一條,二○一四年迅速增加,出現在五個省份,二○一五年增加到八個省份。在陝西省,無人報考的單位,其中一半是法院,最終通過中共省委組織部選調得以解決。
   
     法官本不是官,中共實行「黨管幹部原則」,法官調配要由黨的組織部門操作,而黨組織部門的官員又有多少當過法官?
   
     基層法官的苦
   
     江蘇省泗洪縣法院院長在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報》社主辦的月刊《天平》刊登文章,題目是《我拿什麼奉獻給你:基層法官》。該文稱:「前幾天一位老法官退休了,他對我說自己最大的遺憾連個副科級也沒混上,雖然職業生涯清清白白,但在以行政級別衡量一個公職人員成功與否的縣城熟人社會,總是感覺少了一份資深法官應有的尊榮。他問我,你三年前大會上信誓旦旦說要為我們爭取的職級待遇呢?我無言以對。
   
     三年來我自認為使盡渾身解數,解決了部份資深庭長的副科級待遇,但組織部門對法官的行政級別卻越來越緊,去年省委組織部乾脆宣佈一九八七年勞人薪五十六號文件不再執行,法官行政級別徹底停掉──。」
   
     中國大陸為何立案難,「民告官」勝訴更難?這也與法院中法官大量的「怠工」和「罷工」現象有關。中共在日益難以應對社會矛盾的高發時,就大規模增設了信訪管道,導致了民眾「信訪不信法」。有人稱,這是中共建政後的第二次砸爛「公檢法」,第一次發生在十年「文革」期間。法院法官以不受理和少受理案件,法院或配合政府打壓受理民告官的律師,將社會矛盾推向政府的信訪部門,並看其笑話。你政府信訪局的地位、收入比我法官高,看你有多大能耐解決問題?法院即使受理了案件後,法官只能按上級的意圖判百姓輸,有的當事人拿了判決書就上訪,法官暗中看笑話並坐山觀虎鬥,看百姓與政府究竟誰鬥過誰?
   
     近十年來,中國大陸有九千位法官離職,法官大批離職是當今中國大陸社會人心向背的現象之一。習近平的「改革路」成功與否?任何人都不應預設立場,先下結論。
   
(2015/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