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外行领导司法改革可能失败]
郑恩宠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行领导司法改革可能失败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思达:司法改革仍在浅水区
    (博讯2015年06月01日发表)
   
    【财新网】(记者 周东旭)自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轰轰烈烈的司法改革已近600天。重回职业化路径的司法改革,给法治中国带来诸多期待,但也并不是没有隐忧。近期的法官离职潮,就多少给司改蒙上了一层灰霾。
   
      在之前更强调能动司法与大调解的大众化司改路线背景下,职业化改革是否会有反复?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法学院助理教授刘思达预测,回潮或许在所难免,“走远了也会被拉回来”,司法改革不可能是线性前进的过程。
   
      在刘思达看来,当前的司法改革也只是停留于浅水区,是否敢继续啃“硬骨头”,将决定司法改革的深度,比如向省级司法垄断开刀,比如不能只做加法,添机构,而要敢于做减法,剪利益,重新布局。
   
      “做总是比不做好”。务实的改革思路下,刘思达更相信人对于制度的塑造。人变了,观念变了,很多制度才能推进下去,甚至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也能够推进。所以,他评价近二十多年的司法改革最大的成绩就是统一司法考试,提供了一支更为职业化的队伍,也正是这支队伍,将决定司法改革的未来面貌。
   
      法官离职是由于剥夺感
   
      财新记者:近期,法官离职现象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甚至有人担心会不会出现更大面积的离职,你认为是否存在继续恶化的可能?
   
      刘思达:这一现象实际上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最近有恶化的倾向,属于制度性的问题。一方面,法官工作量越来越大,待遇却一般,尤其是基层法院案件很多,压力相对更大。
   
      另一方面,对于具备5—10年审判经验的法官,依靠积累多年的人脉,如果辞职去律所等法律服务行业,会非常有利。我曾在《割据的逻辑》中指出,律师与法官实为共生交换关系,未必一定是司法腐败或权钱交易。二者之间建立起的紧密关系,为法官流动提供了更好的条件。法官到30多岁,养家等压力逐渐增大,工资也不会有大幅度提升,外界的诱惑不断增大。当然,从法院离职进入其他政府部门走仕途的,属于另一种情况。
   
      财新记者:法律服务市场的发展对法官辞职有怎样的影响?
   
      刘思达:从司法系统内部看,法官的执业环境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基本延续了原有的治理方式。但是,外部的法律市场发展很快,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为例,职业环境变化迅速,十年前,涉外业务的律师收入比较好,普通律师收入虽然比法官高一些,但实际也不会高出太多。最近这些年,除了涉外业务依旧保持着不错的收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的律师收入也有了很大提升,而公务员的待遇近些年却没有实质性变化。离职法官做证券等高端业务的比例不是很高,大部分还是做诉讼以及公司法务。
   
      中国的法律服务市场并不平衡,地区差异巨大,法院系统和法律职业也一样。律师的跨地域流动很明显,孔雀东南飞,大量律师集中到东部沿海,尤其是北上广这些大城市,十五年前北京、上海的律师总量还排不到全国前五。现在,同样一个案件,在上海可能收费5万,在甘肃等西部地区可能只收几千,而工作量是一样的,甚至更累。前几年在京的外地律师已经占到40%以上,现在或许已有半壁江山,不只是律师流动,也涉及法官和检察官,落后地区的法律人更容易向大城市聚集。另一方面,西部地区法律服务市场尚不发达,自然会减少西部法官流失的牵引力。如果律师收入与公务员收入差距并没有那么明显,法官未必会选择离职。
   
      法官流失不能只在法院内部找原因,要放在整个中国的法律服务人才供求市场来理解。以前法官认为自己是铁饭碗,但是转眼间发现,其他法律行业已经是金饭碗,你坐地铁,人家开宝马,心理就会不平衡。如果法官的执业环境没有大的变化,离职趋势可能还会延续,至于是否加剧,目前还不明朗。短期内难有改善,除非司法环境明显改善,包括待遇。
   
      财新记者:提高待遇就能减缓离职潮吗?其他影响因素还有哪些?
   
      刘思达:待遇是直接因素,更重要的是赋予法官职业上的独立自主性,直白一点,我的工作我做主。比如高校教师,在大学的行政管理体系内可以接受各种规制,但是课堂授课内容,只要不违反法律,都要由教师做主。同样,一个经过多年技术积累的工程师,如果整天要由外行指挥怎么做项目,肯定会很不开心。法官亦如此,自主性的背后是职业荣誉感和归属感。
   
      现在很多案件在合议庭商议后,未必就能裁决,还要上审委会,甚至交由地方领导讨论,最终回到法官手里写判决书,出现差错要追责,往往也是法官承担,这对职业自主性的破坏是非常致命的。
   
      很多法官离职正是由于这种心理剥夺感,除了收入,更重要的是专业技能上的剥夺感。法律是非常专业的技能,尤其是那些有十几年经验的资深法官,具备了充足的专业技能,但在具体案件中,往往无法决定案件,做不了主。这就涉及整个制度的问题。
   
      当然,法律人也应该明白,任何法律职业,包括法官和律师,都需要多年积累,律师起初没有多少案源,过程很痛苦,随着不断积累,机会会越来越多。从心态上看,年轻法官应该清醒意识到职业生涯的特质。
   
      在美国等相对成熟的法律体系内,律师和法官入行时就基本上可以看到自己20年后的状态,中国尚未形成法律职业的稳定预期,这也是转型期的必然结果。与律师相比,法官职业的未知数更大,偶然性更多,基本还处于试错的阶段。
   
      司法改革仍处于浅水区
   
      财新记者:法官在中国体制内首先是作为公务员身份存在的,现在的司法改革能够满足法官对自身职业尊严的需求吗?
   
      刘思达: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司法改革一直是法治建设的重点内容。经过多年努力,法官穿上了法袍,也敲上了法槌,但是否发生了实质性变化,我看未必。司法决策体制并没有实质性改变,未触动体制,但也不能因此否定近期的改革成果。
   
      改革并不一定都能够达到设计初衷,关键还要看落实效果。以领导干部干预司法记录制为例,初衷是为了避免领导干预,基本逻辑是个体法官未必能够完全独立,但是,法院作为整体,如果能够避免行政力量等干预,对独立审判也有裨益。法院科层化并非中国独有,大陆法系国家基本都存在,根本区别是很多国家的法院作为整体可以独立审判,不受行政干预。
   
      这一制度在实践中的困境就在于,县委书记或市委书记知道有干预记录制度,要想规避其实并不难,完全可以在私下场合,用间接的方式给法院相关人员以暗示,这在现有政治制度运作下很容易操作,而且法院也能领会“精神”。这可能是典型的初衷好,实施难度大,甚至基本不可能落地的改革措施之一。
   
      财新记者:你如何评价近二十多年的司法改革?有无基本的路径可循?
   
      刘思达:司法改革不只是司法系统内部的事情。二十多年来司改一直在大众化和职业化两种意识形态之间来回摇摆,相互争斗,没有停止。十八大以前,强调能动司法、大调解等,基本是大众化占据上风,十八大之后,又纠回来,重返职业化路径。虽然有些措施不一定能够贯彻,但改一点总比没改好,总体还是在向良性方向发展。
   
      至于职业化进行到一定程度,大众化会不会回潮,我认为早晚会反复。司法改革其实是政治改革的一部分,如果政治改革不能有效推进,司法改革也不会走得太远,走远了也会被拉回来,司法改革不太可能是线性前进的过程。
   
      财新记者:当前的司法改革已经进入职业化路径的深层阶段吗?
   
      刘思达:客观讲,司法改革仍处于浅水区,只不过是涨涨工资,称号变一变,原来叫助理审判员,现在是法官助理。改革目标是去地方化、去行政化,目前只是皮肉之痛,尚未触到骨头。
   
      当然,即使在现有政治框架内,依然有不小的操作空间,比如,实现地方政府与司法的一定剥离。目前法院的财政、人事都是地方政府控制,很多法院院长也由地方政府决定,实现司法剥离,与宏观政治体制并不冲突,包括跨行政区划法院,如果法院管辖区与行政不完全重合,自然更有利于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只是目前的去地方化改革难免有“雷声大、雨点小”之嫌。
   
      作为改革内容,最高法院新建了两个巡回法庭,一个在沈阳,一个在深圳,很大程度类似于法院的派出法庭,为了方便办案。农民进县城很难,所以在乡镇建法庭。巡回法庭事实上发挥了同样的作用,现在不用聚集到北京。但是,这能给法院体制带来什么实质性变化呢?
   
      司法改革最根本还是要靠人
   
      财新记者:你认为司法改革的深水区或者说“硬骨头”应该是什么?
   
      刘思达:如果要动骨,关键是打破省级司法的垄断。中国幅员辽阔,司法基本集中在省级,到最高院的案件少之又少,绝大多数在省级内部就结束了,加之中国实行两审终审制,更突显了省级司法的重要性。在死刑复核权未上归最高院之前,省级法院权力更是集中。在省级统管的情况下,打破行政与司法藩篱,恐怕仍会困难重重。
   
      因此,要打破行政对司法的干预,就要敢于在省以下法院发力,只在最高院层面增设机构等,意义不会太大。现在动作更大的改革措施,为何迟迟动不了,主要是因为成本过高,阻力也更大。巡回法庭之所以能建立,是因为增加了更多的编制,投入了更多的资金,对原有利益格局并没有太大触动。司法改革做加法容易,做减法或者乘法难。
   
      在中国,改革最终还是看领导决心,如果他们有决心,也未必不可能,毕竟司法改革仍在浅水区,空间还很大。
   
      财新记者:任何改革都是一步一步推进的,前二十年的改革留下来哪些遗产或者成果,可以作为未来继续推动改革的重要因素?
   
      刘思达:二十多年司法改革最大的成绩就是统一司法考试,将那些没有受过专业法学教育的人基本排除在司法队伍之外,虽然司法考试所有人都可以参加,但是,通过招录等环节,大量排除了非法律人才。对于职业化而言,这是非常实质性的改革。自2002年第一届司法考试,法官素质有了明显提升,尤其是40岁以下法官队伍的素质,很多地方基层法院都要求硕士学历,法官比律师队伍的素质整体上要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