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郑恩宠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上海访民赴美回国感谢律师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争鸣》:反腐中的内斗与内斗中的反腐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鲍彤:纪念六四,兼谈邓小平与中国的腐败
    (博讯2015年06月08日发表)
   
   
   
    北京——我被告知从五月六日到六月四日不得接受采访,谨以此文纪念“六四”二十六周年。
   
    中共《党章》说,有个东西叫“邓小平理论”。出于政治需要,把党魁册封为“理论大师”是共产党的一种游戏,但事实上不存在“邓小平理论”,正如人间没有“秦始皇理论”一样。
    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权并不依靠理论,邓小平也用不着。他凭借毛泽东为共产党打造的权力,开创了一条“邓小平道路”,使中国进入了腐败的深渊。不同的是,焚书坑儒很少有人歌颂,“邓小平道路”却香火不绝,被膜拜者们一路点赞至于今。
   
    晚年邓小平自己把毕生经验总结为“两手硬”。两手,特指1989年的“六四”镇压(泛指一切对异议的压制)和1992年的“南巡讲话”。“南巡讲话”宣布谁不听话谁下台,意味着“邓小平道路”从此畅通无阻。
   
    “南巡”到中共十八大有二十年时间,十八大后的三年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变化:前二十年各级党官闷声大发财,后三年雷厉风行反腐败“打老虎,拍苍蝇”。
   
    前二十年基本上不反腐,不等于腐败不严重。如果前二十年不严重,后三年所反的腐败分子难道是十八大培养出来的?可见基本不反腐,乃是“邓小平道路”题中应有之义——有领导地隐藏和保卫腐败。
   
    研究腐败专注老虎和苍蝇而忘掉邓小平,好比回忆文革只盯住四人帮而忘了毛泽东一样。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邓小平所提倡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有史以来共产党领袖中最富创造性的。原因是与共产党的建党宗旨刚好相反。
   
    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开绿灯,南巡讲话因此被称为邓小平“改革”的纲领,尽管它的内涵是含混的。当时我在坐牢,出狱后虽然读到了公开发表的文本,但仍然不知所云。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发了三句硬话:不改革死路一条!谁不改革谁下台!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邓的话,内容和主体都不明确。问题是到底谁先富起来?
   
    先富起来的,可以是共产党自称代表的“工农联盟”;可以是刚被党国平反的“地、富、反、坏、右”;可以是掌握知识和技术的知识分子;也可以是掌握和靠近共产党权力的党国官员及其亲属朋友邻居等等。
   
    但先富起来不是抽象的假设。谁有条件先富起来?邓小平不是小孩子,应该懂得近水楼台先得月。在党权压倒一切的社会里,特别在政治改革已被扼杀,特权结构严禁触动的新态势下,普通老百姓下海,除了寥寥的特殊幸运儿外,不淹死就算大幸了。由此可见,有资格先富的,非有权有势的精英,即党的权贵莫属。
   
    这是逻辑,也是事实。看看被“依法”禁止进城的农民和被下岗的工人就明白了。
   
    经济改革直接决定着利益的调整和财富的分配。在党权高压一切的条件下进行内涵不清不楚的“改革”,真相和结局就是权大大发财,权小小发财,无权无势者继续当穷光蛋。
   
    “寻租好猫”
   
    南巡讲话激动着海内外的弄潮儿。中国的商海不同于其他,特色是党管一切。管以关卡为载体。关卡林立,处处有险滩暗礁,不寻租者不得活。中国崛起中,最难于公开表彰的功臣,要算是“寻租”这只被秘密珍藏在黑箱之中的好猫了。
   
    寻租之前,党官的天职是“管、卡、压”,即使对同党手足,兄弟单位,国营企业,也照例全程开红灯,处处留难。作为弄权者,他们最拿手最愿意发出的能量,照例是“负能量”
   
    向谁寻租?抽象地说,向权力寻租;具体地说,向党,向官,向从中央常委周永康,直到乡官村官张三李四们寻租
   
    有了“寻租”的刺激,被埋葬多年的市场经济的手段纷纷破土而出,竞相为“社会主义”所用。市场经济的各种范畴一旦被收编到党国麾下,纷纷失去了自由地进行选择和竞争的本质,温驯地为党和权贵谋幸福。从筹款到上市,从签约到验货,无不如此,无一幸免。
   
    招标呢,大概应该“公正”了吧?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一不小心,露出了它的中国特色:谁向他的女伴寻租,谁就能够取得“公开中标”的胜利。
   
    党官是党的肉身。寻租就是和党官合作,齐心合力,把GDP搞上去。这岂止是为寻租者找方便,同样是为党官们立政绩,大而言之,乃是为党国谋发展。
   
    至于摧残民生,糟蹋资源,破坏环境,祸殃子孙,那就应当在硬道理的弹压下忽略不计。
   
    这就叫识大体,顾大局,小道理服从大道理,“硬道理”压倒软道理。总而言之,与其说是有人在向党官寻租,不如说是党官根据党的路线,执行“抓大事”的神圣使命。
   
    “抓大事”就得启用大体制,举村、举乡直到举省、举国体制——取决于你寻的是多大的官。就算县官乡官,在党权覆盖的领地之内,定能胜任愉快。
   
    这是因为被寻租之后,党官自己成了大股东,当然自觉全程开绿灯。不管你利民还是害民,合法还是非法,只要你我共同有利可图,一概慷慨输送“正能量”,保证一切横冲直撞,畅行无阻。寻租虽然无法带动环保,带动内需,带动廉耻,但是靠它带动GDP,真的是得心应手,蛮拼的!
   
    六十多年,中国没有民选政府。党国的基础目前就寄托在统计报表的GDP之上。对党官来说,没有比GDP更耀眼的政绩了。今天替寻租者奔走最力的党官,明天将堂堂正正成为政治明星。腐败与发展齐飞,财运共官运一色,对调动党官的正能量来说,还有什么比它更刺激的兴奋剂?
   
    毛泽东把老百姓的私产充公成为归党支配的国产;邓小平把国产慷慨地以象征性的“作价”转入官僚(及其各种代理人)的腰包。偌大国资“鲁能”居然被“改”为私有。舆论大哗,党国默然。你懂的,默然就是无法启齿但必须坚决奉行的明确信号:此乃南巡“改革”的宗旨,全党上下内外,必须习以为常,不得大惊小怪。
   
    “六四”改变了改革的性质
   
    邓小平的另一只“硬手”,就是1989年的“六四”镇压。当年邓小平调集六位数的国防军,驾着坦克,端起冲锋枪,武力镇压了要求反腐败和加速改革的百万和平请愿者。
   
    既然出了六四,改革想不变质也办不到。在万马齐喑的态势下,谁丧失了语言权,谁就丧失了改革的主导权,沦落为被摆布的对象。八十年代经济改革的宗旨因此而被彻底异化。本来是党官应当向劳动者和经营者松绑、放权、让利;一变而异化成为按权分配。不要相信邓小平所谓“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不能改”,六四镇压本身已经改掉了改革的主体和主题,把改革推上了邪路。
   
    评价历史应该根据事实,铁的事实是:邓小平通过六四颁布了划分敌我界线的新准则,本党可以保卫腐败,谁反对本党要保卫的腐败谁就是我党我军的死敌。
   
    化国有为官有,是南巡后标志性改革中的大手笔之一。没有六四的坦克开路,这种东西是无法想象的。
   
    邓小平“两手硬”的威力,可见一斑。
   
    党国反腐有功,民间反腐犯法
   
    十八大后三年雷厉风行打虎拍蝇,看来是历史性的进步,无疑起了擦亮世人眼睛的伟大启蒙作用。革命之血的红旗堕落为藏垢纳污的渊薮。迄今揭出的腐败分子,包括一百个部省级高干和几千个县处级骨干,虽是冰山区区一角,也足以使震古铄今,令中外一切腐败记录失色。中国从头到脚的腐败,纸包不住火,再也无法在世人心中磨灭了。
   
    但中国的谲诡事层出不穷。虽说党国反腐有功,民间反腐却是犯法。群体性反腐败照旧被严厉镇压。被侵害和欺凌的公民继续被剥夺上告的权利。建议通过阳光法案者被抓。揭露党官腐败线索者受审。腐败的尅星普世价值,被公然视为境外敌对势力而遭受讨伐。党的无所不管的权力,正在向法律化、技术化和境外化扩张。
   
    党国现在到底是想反腐败,还是要反反腐败?有人说,只有顶层自己知道。
   
    本文想说明两点:第一,在坚持邓小平道路的历史阶段内,中国改变不了腐败的局面。打老虎,拍苍蝇,不是“治本”,也未必真能“治标”。老虎遍野,苍蝇蔽日,多打一百,少打一千,改变不了存在着全面腐败之路的现实。但是我还是乐观的,我的根据是其逆亦真:离开这条腐败之路,中国就有救了。
   
    第二,“六四”周年纪念日又到了。许多人盼望中共中央领导人能主动承认屠城的非正义性和非法性。我现在只能说,希望如此!我不乐观的根据是,现在还没有看到足以支持这种可能性的迹象。至于将来会不会出现变数,我不知道。
   
    本文亦由《纽约时报》翻译成英文,并经过编辑。点击此处阅读本文英文版。
   
    鲍彤在20世纪80年代曾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政治秘书、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共十三大文件起草小组组长等职务。他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反对当局用武力镇压民主运动,成为当时被逮捕的中共最高级别官员。
   
    来源:纽约时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6/201506081204.shtml)
(2015/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