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郑恩宠
·王甫律师:建三江困局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女律师战斗在建三江
·律师组团继续前往建三江战斗
·高扬人权旗帜中国律师群体
·江平:维权乃是律师之天职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关注香港未来就是关注自己未来
·香港年青人不接受北京指挥棒
·谢燕益律师:建三江最新情况通报
·《环球》:律师是第一政治反对力量
·山东民众声援维权律师
·隋牧青律师:评建三江事件
·香港“占领中环”在筹备中
·建三江处处设卡如临大敌(4月2日)/谢阳律师
·律师前往全国律协请愿
·济南游行抗议纪实/刘卫国律师
·香港反对派代表人物访美
·香港绝食进入第七天
·律师继续战斗在建三江
·美国国会将重开香港工作组
·中国律协保护律师太阳西出?
·香港“占领中环”发起全民投票
·中国9000法官离职律师被关押
·建三江前线报告(4月4日)
·上海市民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
·夏钧律师美国、台湾立法会作证后难回国
·李柱铭促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
·建三江今日能释放律师?
·律师刚获释建三江再次抓人
·陈建刚律师:勇闯建三江
·香港绝食超二百小时
·美副总统晤民主人士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张磊律师状告建三江公安七星分局
·两会向雾霾宣战?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北京会向香港民主派让步?
·全国公安联手打压建三江律师的思考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5年6月7日星期日
    刘书庆律师:写在张小玉被不起诉之后------代理备忘录
   
    2015年6月5日晚8点40,接到张小玉弟弟四平的电话,告诉我他姐姐刚刚回家,说三门峡检察院对他姐姐做出不起诉决定。后又跟张小玉聊了几句,让她把不起诉决定书拍张照片传给我,她难掩激动之情,一再向我表达由衷感谢之意,也让我代她转告其他辩护人。本想和她多聊两句,她的客气反倒让我不太自在,尽管对她来说发乎于内心,但于我来说,这都是辩护人的份内之事,不足挂齿。我让她先好好休养几天,然后匆匆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把消息发到群里,让一直关心她们夫妇的公民、律师也替她高兴,后来又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简短的电话采访。然后沏一杯绿茶慢慢啜饮,全然忘了夜茶笃定会让我失眠的种种教训,说实话我有点激动,即便它也在意料之中,我想每个律师估计都会,哪怕他性格淡定如渊,我相信其他几位辩护人肯定也是,尤其考虑到这个案子是一个涉嫌故意杀人的案子,嫌疑人是访民,死者是个警察,负责侦办此案的警察又是死者的同事,这多种因素耦合在一起,注定这个案子非比寻常。
   
    判断检察院可能不起诉,首先自然是基于案件事实。通过会见、阅卷可以确定没有证据证明张小玉参与了该案,虽然有她和本案第一个辩护人常玮平律师的两段通话录音被警方违法调取,但从通话内容和时间起止可以推断这是案发后的通话录音,尽管张小玉说的话似是而非,模棱两可,也多次提到“我们”如何如何,但细听下来依然可以判断。考虑到当时案发过程电光火石,而死者和另外警察分别从车门的两侧意图从车上分别把她们夫妇拉下车,狭小封闭的环境,案发过程又在须臾之间,如果警察没有佩戴执法记录仪,则案发过程只能依靠口供和证言。
   
    辩护人一直以为警察佩戴了执法记录仪,毕竟张小玉夫妇是老访民,有被多次拘留的经历,他们有超出一般人的法律意识,面对老访民,执法应当更规范正当才行,何况案发前有死者不穿警服口头传唤她们夫妇遭到拒绝的前车之鉴,相信他们在强制传唤时应当更规范,起码要佩戴执法记录仪以防不虞事件发生。
   
    当时警察是否佩戴执法记录仪,我曾问过张小玉,她说当时时间很短,根本没注意,辩护人观看了作为证据提交的所有监控视频也看不清,是否佩戴无法核实,唯一确定的是侦办方没有向检察院提交这份证据。没有执法记录视频,唯一能证明张小玉参与许有臣捅伤警察致死的证据就只剩几位警察的证言了,虽然他们言之凿凿说听到了张小玉喊“捅他”,但张小玉夫妇却从未承认,诚如在不起诉决定书中所载,她们夫妇都否认张小玉参与了该案。考虑到控方证人的身份,考虑到警察分别从车两侧意图拉下她们夫妇的事实,假设,姑且是假设许有臣真捅了死者,考虑到捅的部位是死者下腹部,这样比较低的位置,在加上张小玉身子被拉向另一侧的事实,张小玉说自己没有看到案发过程是完全可信的。
   
   张小玉夫妇这次从北京回来,一是接访的人说中站区委书记已经答应帮助协调解决她们一直上访反映的问题,更重要是回来给儿子装修婚房。说一个母亲,一个牵挂儿子终身大事的母亲,一个多次遭到拘留但一直温和上访的母亲,一个有律师作为朋友的母亲,突然之间她就怂恿他丈夫去买刀,怂恿他丈夫去捅人,这需要点想象力。
   
    上面这几层意思,在案件移交到检察院之后,我曾多次向负责此案的李检表达。有两次当面,三次电话。第一次是和王兴律师去复制视频证据和讯问时的同步录音录像,第二次是我自己去复制补侦的证据,当时也提交了书面的不起诉法律意见。当然还有三次电话。
   
    我能感受得到,负责此案的李检是真正看了卷的,而且也能听进辩护人的意见,所以就觉得张小玉有比较大可能不起诉。
   
    考虑到此案的性质,它必定引人瞩目。我们几位辩护人,李金星律师、刘金滨律师、王兴律师,常玮平律师、刘浩律师,陈泰和律师、常伯阳律师都深感责任重大,说有如履薄冰之感也不为过。在代理此案过程中,也多有插曲,先是常玮平律师直接由辩护人转变为嫌疑人开历史先河,并被讯问且遭野蛮对待,手机通话录音也被提取,后李金星和刘浩律师在看守所门口曾被不明身份的人围攻,刘浩甚至被打,我本人正常会见时也遭遇过一次传唤一次被限制人身自由,我和刘金滨律师多次来焦作会见无功而返,不得已也起诉过焦作看守所,也多次遭遇警察粗暴对待,看守所一值班武警也曾放言要弄死我们。因为我和李金星、刘金滨、刘浩四位律师将张小玉夫妇疑似被打的照片发到网上,焦作看守所也分别向我们分属的司法行政机关邮寄了要求处分我们的法律建议。
   
    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诉权和我们律师的执业权,李金星、刘金滨、刘浩我们四位律师多次去过河南省公安厅、河南省检察院、焦作市检察院,打过的投诉控告电话更是无以数计。
   后来因李金星律师太忙,他向家属又推荐了王兴律师代替他,刘浩律师因为转所一直不能正常获取法律手续,我又向家属推荐了常伯阳律师。
   
   感谢张小玉及其家属的信任:
   
   感谢各位辩护律师,正是我们相互砥砺,才勇敢无畏走过最艰难时光。
   
    感谢曾为此案付出的蒋援民、张维玉、李仲伟、袭祥栋、姬来松诸位律师及记者石玉。
   
    张小玉虽然释放了,但许有臣估计仍然会起诉。现在许有臣辩护人面临的情况可能更为棘手。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关注该案后续。
   
    在记忆清晰的时候记下来,不是为了张扬自己和他人的功劳,而是为了防止遗忘。遗忘,对个人来说经常成为个体悲剧的主因,对一个族群来说,亦复如此。
   
    谢谢。
   
    刘书庆律师
    2015/6/7
(2015/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