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郑恩宠
·葛文秀等十律师任秦永敏法律顾问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曹胜利被当局迫害致死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六律师为吉林法轮功学员辩护
·胡佳呼吁完成曹顺利的遗愿!
·美国务院就曹顺利死亡发表声明
·夏钧律师出席台湾立法会听证会
·英、美政府分别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
·北大八百右派维权请愿
·将爆发的中国主权债危机
·欧盟、美英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关于曹顺利联署近三千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人权组织为曹顺利在联合国默哀
·滕彪在港为曹顺利呼吁!
·联合国秘书长对曹顺利深表关切和哀悼
·受台湾鼓舞香港将占领中环
·四律师在我下乡地被拘
·10省市22女律师为幼儿家长提供援助
·上海146市民签名悼念曹顺利
·近百人抵我下乡地声援四律师
·上海数千人为地下主教范忠良送葬
·米歇尔是律师习夫人是歌星
·湖南法院驱赶四律师出法庭
·全国律师、网友营救四律师
·“两会”刚结束上海强拆继续
·港人作长期抗争准备国人将同样?
·两律师在常熟法院开庭被打伤
·众律师、公民抵建三江营救四律师
·支持博讯删除大X报(蔡某人)的报道!
·为何中国、香港律师相继绝食?
·台湾学运、香港“占领”在法律框架中
·中国律师绝食于建三江
·外交部批彭定康说明什么?
·27律师促律协援助四律师
·建三江四律师蒙难记/欧彪峰
·香港会有真普选吗?
·香港绝食开始将影响大陆?
·处核心作用的维权律师
·香港绝食“占领中环”行动预演
·建三江前线律师、勇士全被抓!
·习近平下令解决上海访民诉求?
·香港第一波17人绝食开始
·7律师在港举牌取缔建三江黑监狱
·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律师、勇士/杨建利
·秦永敏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改变中国的五种力量
·高洪明: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全国各界声援维权律师
·秦永敏:治理“访民综合症”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政法大学教授声援建三江勇士
·香港绝食进入第三天
·49律师和学者致函公安部抗议践踏法律
·王甫律师:建三江困局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女律师战斗在建三江
·律师组团继续前往建三江战斗
·高扬人权旗帜中国律师群体
·江平:维权乃是律师之天职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关注香港未来就是关注自己未来
·香港年青人不接受北京指挥棒
·谢燕益律师:建三江最新情况通报
·《环球》:律师是第一政治反对力量
·山东民众声援维权律师
·隋牧青律师:评建三江事件
·香港“占领中环”在筹备中
·建三江处处设卡如临大敌(4月2日)/谢阳律师
·律师前往全国律协请愿
·济南游行抗议纪实/刘卫国律师
·香港反对派代表人物访美
·香港绝食进入第七天
·律师继续战斗在建三江
·美国国会将重开香港工作组
·中国律协保护律师太阳西出?
·香港“占领中环”发起全民投票
·中国9000法官离职律师被关押
·建三江前线报告(4月4日)
·上海市民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
·夏钧律师美国、台湾立法会作证后难回国
·李柱铭促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
·建三江今日能释放律师?
·律师刚获释建三江再次抓人
·陈建刚律师:勇闯建三江
·香港绝食超二百小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法官辞职折射深层问题:独立办案乃最关键
    (博讯2015年06月06日发表)
   
   
   
    中国法官辞职折射深层问题:独立办案乃最关键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华盛顿—有关中国法官辞职的新闻近两年屡见报端,引起了人们对法院人才流失的担忧。法官们置“铁饭碗”于不顾而选择辞职,折射出中国的法官队伍,乃至整个司法制度的一些深层问题。
   
    法官辞职引“法院荒”的担忧
   
    近两年,很多海内外媒体在报道中都提到了中国法官队伍“离职潮”的现象。《新华社》最近的一篇报道说,2009年到2013年5月间的数据显示,北京法院系统有500多人辞职,上海流失法官300多人,江苏省流失法官1,000多人。深圳法院系统辞职、调走人数相当于编制人员的15.5%。
   
    中国官方统计数据表明,到2013年,中国内地法官总人数为19.6万人。
   
    《南方周末》一篇题为“法官荒,法院荒,事情正在起变化”的文章指出:“想来的少,想走的多。传了很久的法院人才荒,可能真来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地方司法局官员告诉美国之音,从地域、年龄、专业等方面来看,大城市的法官、年轻的法官、学历水平和知识结构比较全面的法官以及无特殊背景的法官一般辞职的比较多。此外,生活成本比较高的地区的法官迫于生活压力,特别是买房的压力,辞职的比较多。
   
    辞职法官否认出现“离职潮”
   
    中国法官辞职折射深层问题:独立办案乃最关键
   
   
    原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仕毕
   
    原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刘仕毕2014年辞职。之前,他当过20年的法官。他认为,海内外媒体有关法官“离职潮”的说法不准确。他说,辞职法官所占比例极小,调动到党政机关的占多数,中国法官队伍整体稳定。
   
    刘仕毕说:“离职的很少,调到党政机关的有一部分,但是都没有形成总的量的冲击,大部分(法官辞职)还是出于个人的一个职业的考虑。”
   
    据刘仕毕介绍,他在法院所有业务部门都工作过,对自己的退休前景已经了如指掌,因此想挑战自己,尝试新的领域。他目前从事金融工作。
   
    蒋阳兵曾经是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的副庭长,2014年辞职到深圳当起了执业律师。他认为,法官辞职表明他们的职业选择增多了。
   
    他说:“对中国法制充满信心,才有这种勇气辞职出来。从另外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中国老百姓对法制的期望,还有中国社会对法律的需求。”
   
    法官为什么扔下铁饭碗不要?
   
    分析人士指出,每个法官辞职的动机不尽相同,但是,归纳起来似乎有以下几个主要原因:收入低、工作重,责任大、晋升慢。
   
    中国法官辞职折射深层问题:独立办案乃最关键
   
   
    长期关注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律专家苏珊•范德(Susan Finder)
   
    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法中心访问研究员、长期关注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律专家苏珊·范德(Susan Finder)说:“有些法官想和律师一样多挣钱,还有一些法官觉得司法系统的工作不灵活。另一个原因是,法官的工作量非常大。随着司法改革的进行,工作量会更大,每个法官听审的案子也会更多。”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洪道德指出,更深一层的原因与目前的司法体制改革有关,具体说就是,为了把司法和行政分开,法院即将实行员额制,纠正占用法官头衔但又不办案的情况。因此,现任法官人数将减少三分之二。
   
    他说:“也就是说,有相当一部分人可能就觉得可以换一个部门,换一个工作,换一种生活方式。这就有可能造成当不上法官的这些人当中比较优秀的人,比较活跃的人到别的单位,到别的行业里面去谋职。”
   
    洪道德教授说,此外,中国律师要成为法官,须经组织部门和人士部门的严格考察和考核。反之,法官辞职从事自由职业则不受这些约束。因此,由于它们进出的条件不同,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有一大批法官下海当了律师。
   
    独立办案乃司法改革最关键问题
   
    一些专家提出,法官辞职、为何辞职并非问题的关键所在。《南方周末》援引一位地方法院院长的话说:“辞职也好,调离也罢,反正法院从来最不缺的就是人。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外面还有那么多挤破头想进来的呢。”
   
    中国法官辞职折射深层问题:独立办案乃最关键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洪道德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洪道德说,关键问题是法院审判缺乏独立和中立。
   
    他说:“任何一个国家,法官的审判既不是独立的,也不是中立的,那么,他就不可能有尊荣感,因为他得不到社会对他的尊重。这两个最重要的是独立,只有独立,才能够让法官保持中立。”
   
    但是,刘仕毕认为,司法改革的重点应该放在法官的身份保障和职级待遇上,同时确保法官依法履行职责和作出判决的权利,受到法律保护。
   
    “我们对司法独立有另外的理解。我们认为,宪法所说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跟西方的司法独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它有大陆本身的一个含义在里面。”
   
    人们不免要问,在中国目前的体制下,如果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司法独立,即使法官工资提高了,住房解决了,他们是否还愿意继续留下来当法官呢?即使留下来了,他们的职业尊荣感以及社会对他们的尊重是否会因此改善呢?
   
    来源:美国之音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060536.shtml)
(2015/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