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郑恩宠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蔺其磊、张学忠律师为赵长青辩护
·“国际特赦”:习近平“虚伪反腐”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王才亮律师论2013拆迁灾难
·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庭审情况
·支持曹思源《中国宪法修正草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25日)
·上海市民向律师寄新年贺卡
·欧盟呼吁释放许志永律师!
·上海15岁学生参加维权
·许志永一审判决书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学曹思源人人参与修宪
·中国律师团结起来!
·北京12名基督徒被刑拘!
·常伯阳律师为袁冬辩得好!
·我加入了《公民权利关注组》
·美国科恩教授评许志永案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2014年2月4日)
·美国之音专访夏业良教授
·中国留守儿童6100万
·海外人士对国内问题大进步!
·从维护个人权到维护民权/辛灏年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资中筠
·甘地自传在中国重新出版
·王全章揭中国律师界黑幕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陈子明夫妇获奖词
·冤者律师家属到港开记者会的反思
·夏钧律师在美国谈南乐教案
·骆家辉离华对13亿人肺腑之言!
·王成律师发起“”
·王成律师发起“千万公民大联署”
·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基督教教案与推进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
·没有香港言论自由,还有中国大陆言论自由?
·王成律师被杭州国保带走!
·吴耀宗儿子:父亲创建“三自”是悲剧人物
·海内外声援刘霞!
·香港两万多人反解放军建中环码头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段万金律师见到徐纯合母亲 家属愿意打官司
    (博讯2015年06月05日发表)
   
   
    段万金律师见到徐纯合母亲 家属愿意打官司
   
    6月4日,段万金律师在安庆中医医院见到徐母,徐纯合姐姐和姐夫。
   
    以下为段律师记述:推门,徐母正在睡觉,还有一男一女,问候才知道是姐姐姐夫,我说明身份,递上证件名片,我说我是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来看看老人家,他们看着我,说我胆子真大!
   
    他们让我说话小声点,他告诉我前几天有两个律师来看,没有十分钟,警察就进来,拷上手铐就带走了。我说这我不怕,如果怕我就不来了,我们好几个律师都被抓了,我来的意思就是亲自看一下你们,了解下情况,毕竟电视上网络上的都不是第一手的消息,很多不准确,他们说谢谢我,谢谢律师对她们家的关心。
   
    我问他们对公安局检察院央视结论服不服?他们说肯定不服,我问他们愿不愿意到法院打官司?他们说愿意,想打官司,但又说目前看管严,等过阵子再说,这个时候徐母起来,但是明显昏昏沉沉神志不清,她女儿说老人最近打击太大了,不能提这事,一提情绪就有问题,我问三个孩子呢?他说他们不知道,政府管着呢。
   
    我对他们说外界都很关心他们家的事情,这不是他们一家人的事情,关系到所有中国人的事情,鉴于徐母的精神状况和实际情况,我没有要求她在委托书和协议上签字,也没有拍照录音,我不能有一点点强人所难,强迫人为自己利益做某事都是不道德的,更不要说强迫她为公共利益了。
   
    我再寒暄了其它事情,最后他们催促我走,要不然危险,说实在,我还真有一些恐惧,于是就离开,他们把我送到门口,再三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我想,解放前共产党员进入国统区也没有如此惊心动魄。
   
    这是为什么?!
   
    真相就这么难吗?只要将视频全程原汁原味放在网上就行了,小学生都会干的事情,我们却在绕一个巨大的弯子,再搞一些专家来背书,不能不说,很多国人已经被绕晕了,我坐的专车司机给我说,他也觉得警察打死人有问题,但是那么多法学专家央视都说开枪没问题,还能再说什么。我还告诉他,徐纯合好吃懒做,是土匪恶霸,都和他应当不应当打死没有关系,这是两个问题,一个偸面包的窃贼对他的惩罚不应当是剁手甚至杀头。
   
    真相比公平比生命还重要,没有真相就没有是非,没有真相就没有和解,没有真相社会就不能前进,我们永远就是野蛮人。
   
    有了真相我们才能判断是非。
   
    真相。
   
   (Modified on 2015/6/05)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051503.shtml)
(2015/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