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
蔡楚作品选编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4/2015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作者: 章小舟

   
   “超级低俗屠夫”之名显于江湖,非自近日而始。其名之所以大盛,主因其“杀猪刀法”。“杀猪刀法”自显于江湖,未逾数载即威名赫赫,穷经皓首坐而论道者多不及矣。所谓实至名归,“屠夫”吴淦虽崛起于草根,但出道数载即名满江湖,端赖实力支持;成效斐然之下,虽著作等身、文名远播之民运学者亦多叹之服之。纵观今日之维权江湖,虽浩渺壮阔,群雄辈出,然少见能与其争锋者。何也?盖因其“杀猪刀法”之正、之勇、之疾、之准、之奇,人罕有能及!“杀猪刀法”名震江湖,招招凌厉,刀法所及之处,暴政心胆裂,鹰犬威风灭,令人倍感钦慕!笔者乃著此文,宣其独门刀法,析其绝技殊能,以助“杀猪刀法”传扬普及,为民主转型尽绵薄之力。诗云“把握正勇疾准奇,横刀立马荡浊污。如若人人懂杀猪,何愁神州不民主!”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2015年5月20日在江西省高级法院门口参加维权活动,
   被警方罗织罪名刑事拘留。
   
   
   吴淦在狱中与律师会见时谈笑风生的照片
   
   
   
   
   
   予观吴淦系狱之后照片,依旧谈笑自若,往昔豪侠之气,未失分毫,甚为感佩!赤祸肆虐久矣,致我中华元气大伤,文化精粹被毁无尽,古豪侠之风一度近于绝迹,然仅以吴淦一人,足证古豪侠之风已然传扬今朝,且有行将光大之象,顿生撰文之欲。更因其“杀猪刀法”名震江湖,招招凌厉,刀法所及之处,暴政心胆裂,鹰犬威风灭,余钦慕已久。惜乎吴淦身不由己将不知几载,纵有冲天之能,亦无从施展,乃为此文,宣其独门刀法,析其绝技殊能,以助“杀猪刀法”传扬普及,为民主转型尽绵薄之力。是为序。
   
   
   
   吴淦者,闽福清市镜阳镇下施村人,生于红朝廿四年(其身份证出生年月早出一年),网名乃“超级低俗屠夫”。关于其网名含义,余未见吴淦明确自释,然因其名与其行颇有相吻之处,是以,江湖对其名含义虽传闻不一,但终无大异。余揣度,吴淦之所以自名“超级低俗屠夫”,既为凸显其维权博弈之不拘小节,亦为彰显其为人处事之豪迈少羁,且表对官僚鹰犬之极端蔑视。
   
   
   
   “超级低俗屠夫”之名显于江湖,非自近日而始。余早闻其名。其名之所以大盛,主因其“杀猪刀法”。“杀猪刀法”自显于江湖,未逾数载即威名赫赫,穷经皓首坐而论道者多不及矣。所谓实至名归,吴淦虽崛于草根,但出道数载即名满江湖,全赖实力支持,成效斐然之下,虽著作等身、文名远播之民运学者亦多叹之服之。纵观今日之维权江湖,虽浩渺壮阔,群雄辈出,然少见能与其争锋者。何也?盖因其“杀猪刀法”之正、之勇、之疾、之准、之奇,人罕能及!
   
   
   
   
   
   其一曰:正
   
   
   
   
   
   早在玉娇刺官事发后,吴淦之侠名便不胫而走,而今,红朝视其为维权江湖首逆之一,更使淦成为当世公认之维权大侠,“仗义每多屠狗辈”“侠骨柔肠”“傲对强权”“敢于碰撞石头的鸡蛋” “非暴力抗争的最激进最有效模式”等由衷褒誉纷至沓来。
   
   
   
   所谓侠者,固须有过人之能,然若服务于无德无理、不公不义之目标,则其能力愈强大,愈成为口诛笔伐之对象,恶名远播。而吴淦之“杀猪刀法”之所以誉满江湖,只因其系为匡扶正义而生,因扶危济困而现,出于古道热肠,缘于公益之心,目的在于揭发专制黑幕,抵制滥权贪腐,反对人权侵害,对抗暴虐无道。是以,一个“正”字,为“杀猪刀法”注入了灵魂,使其无愧天地,正义闪射,广受赞誉,美名远扬。
   
   
   
   无须过多描述“杀猪刀法”之正,只须将“杀猪刀法”之目标对象的丑恶黑暗略揭一斑,将中共喉舌在吴淦被拘后的抹黑污名、构陷诋毁、造谣污蔑等伎俩陈出一二,便足证“杀猪刀法”之正。
   
   
   
   中共喉舌污蔑吴淦“诽谤”“侮辱”党官,其实,吴淦利用PS等方式对中共党官进行的一些移花接木式的恶搞,在很多民主国家,纯属娱乐而已。美国有款游戏名为“恶搞总统(President Punch)”,克林顿、布什、奥巴马等人形象不仅被夸张变形,且均成了游戏中被打目标;进一步说,纵然此种方式用于声讨抗议,也是公民权利。然而,在从不把民众当人看、满心皆是皇权专制思想的中共官僚鹰犬们看来,以娱乐化方式变形中共政治人物形象,是“大逆不道”“作乱犯上”,必以所谓“法治”对其加以“寻衅滋事罪”“诽谤”“侮辱”之类才能解其心头之恨,才能维护其“伟光正”的愚民形象。
   
   
   
   至于说吴淦以文字方式对官员的质疑、问责、声讨,即便稍有失实之处,根本原因也在于中共一以贯之的信息封锁,而在能够充分保障人权的国家,对官员、权力和权力符号的质疑、问责、声讨纵小有失实之处亦纯属行使公民权利。
   
   
   
   喉舌以“三次被公安机关拘留”为由攻击吴淦,亦为无耻。首先,事情已过,淦已受罚,何须再提?其次,在中共伪法治、恶法治统治之下,吴淦的曾经被拘,难道就一定合情合理?
   
   
   
   中共喉舌刻意指出,“他父亲徐某某是上门女婿”,请问“上门女婿”有罪吗?别说“上门女婿”,只要双方真诚相待、真心相爱,吴淦父亲就算被老婆养着又能如何?中共喉舌刻意点出吴淦父亲是上门女婿,无非是暗迎偏狭的男权思想,意图使大男子主义者们和狭私自负的女子们蔑视吴淦家庭。真是无耻至极!
   
   
   
   中共喉舌还刻意指出,淦父曾被判刑,淦兄骗取贷款至今潜逃,淦欠着前妻25万元,淦曾有“外遇”,等等。就算此类说辞全无造假,其作用亦纯为污名抹黑,因为此类事根本无关吴淦是否违法。如此污名抹黑,如同泼妇骂街、无赖找茬一样全无底线、下作至极,严重侵犯了吴淦之隐私权。
   
   
   
   中共喉舌更狂言“正事干不成,他就开始在网上泡论坛写博客”。上论坛写博客就不是正经事?以网络撰文、博客推广为业者多了。我不信炮制此言者不知此类事实,因此只能解释为刻意抹黑,将那些不谙网络、只知从中共媒体获取信息者作为忽悠对象。
   
   
   
   “写情色小说”,竟然也被喉舌作为抹黑之词。这一点,除了说明吴淦有文学才华,还说明喉舌黔驴技穷、饥不择食地乱咬烂打和企图以所谓“文品”关联“人品”的无知。
   
   
   
   喉舌以吴淦曾经网名“追风的土匪”“误入尘网”等作出莫须有的诛心之论,更显其黔驴技穷、饥不择食。
   
   
   
   另据吴淦服务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声明,吴淦非律师,从未以律师名义活动,央视节目径称吴淦“自称是律师”,以及所谓“目击者”称“以为是律师”,均无根据,纯属诋毁。
   
   
   
   此类伎俩,背后隐有中共国安委黑手,仿若文革手法还魂,肆意践踏人权、侮辱人格、诋毁声誉,其恣睢无耻,令人发指,其祸心之烈、气势之横,令人不寒而栗。
   
   
   
   由于吴淦的“杀猪刀法”的目标对象无论在曾经操作过程还是在逻辑理念层面,均包含了以上伎俩的始作俑者和执行者,因此,仅以中共喉舌在抹黑吴淦过程中的邪恶表现,亦足以反衬而现、反推而知吴淦“杀猪刀法”之正。
   
   
   
   
   
   其二曰:勇
   
   
   
   
   
   “杀猪刀法”之勇,其实并无甚技巧,只须不计个人得失,便可做到。但于很多人而言,却难以企及。愤恨暴政、向往民主者,大有人在,然因难舍家小,顾及长幼,只能作有限牺牲、有限付出。是以,仅此一“勇”之槛,便不知将多少人挡在“杀猪刀法”门庭之外。而吴淦本豪侠之士,素怀一腔真性情,自是少计个人得失,虽曾于体制内工作,受益于体制,然并不恋体制,最喜急公好义,勇字当头,敢担人所不敢担之责,敢为人所不能为之事,敢领天下之先,遂得“杀猪刀法”之精髓。凡红朝所忌之事,众人多视为冒险犯难,少有敢身临其境者,而吴淦以惊人义勇,非凡之智,每每慷慨赴阵,虽千万人吾往矣,操“杀猪刀法”,周旋于虎狼之境,竟似如鱼得水,刀锋所向,必有斩获,或鹰犬威风扫地,或官衙焦头烂额,弱势得助,正义扬眉,引得维权江湖风起云涌、后继者众,民主阵营士气大振、纷纷援助。
   
   
   
   忆昔巴东邓玉娇刺毙狗官事件被报道之后,海内外舆论大哗。然而最初,玉娇并未获切实援助,无一来援者,玉娇刺官之地,邪恶依旧猖獗,此时此刻,首位铿然亮剑以撄其锋者,乃吴淦也!据南都周刊《“超级低俗屠夫”的非典型成名》,当玉娇身处困境之际,往昔名不见经传之吴淦,怒发上冲冠,“杀猪刀”出鞘,坦荡示真身,慷慨赴巴东。其时,网络设直播,网友打后援,吴淦冲在前,甫入巴东,便遇鹰犬之围攻,有发短信威胁其女者,有企图打电话将其导入歧途者,有在网上大肆攻击污蔑者,有夜半闯入请喝茶者……吴淦虽处鹰犬重围之中而无所畏惧,慷慨大呼:“都出来吧!还有什么恶招!”终不负众望,力挫鹰犬围攻,摆脱宵小纠缠,成为首见玉娇之网友,并为玉娇母女请了律师,遂使玉娇刺官之事打开缺口,援者接踵而至,声援更是如潮,玉娇渐出困厄。吴淦与玉娇之合影,遂传于世,广受称颂,时人谓之当世双侠矣。
   
   
   
   援玉娇一战之后,吴淦“杀猪”有获,得胜愈勇,乘勇而上,介入“小学生卖淫案”等事件……勇猛所使,吴淦“杀猪刀法”愈发纯熟,渐名于世。
   
   
   
   
   
   其三曰:疾
   
   
   
   
   
   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两军交锋,速度常能定胜败、决雌雄。尤于弱势而言,以快制敌,当其尚未形成防御之势和反击之力时便命中其要害,一击得手,速战速决,常是最佳战术。而“杀猪刀法”之另一精粹,便在于其疾。一个疾字,涵义甚广。
   
   
   
   首先,须时时留意对方动向,此乃抢占决战先机之关键,仅此一点,能有效践行者便为数不多。譬如庆安恶警枪杀徐纯合事件,很多人是在吴淦关注此事之后才予关注,笔者便是如此。凡事比对方慢半拍,则很难占据主动;而处身被动之境,很多招法必然无法有效施展。
   
   
   
   在徐纯合被恶警枪杀事件中,吴淦“杀猪刀法”之疾,表现得淋漓尽致。因为“疾”,民间正义力量得以在徐纯合被枪杀事件突发后的第一时间采取行动,而中共宣传部门尚未编好谎言,中共维稳系统尚未及议定打压方案,遂使民间正义力量占据博弈先机;因为“疾”,徐纯合被枪杀事件之相关证人尚未受中共威逼利诱,在民间正义力量的呼吁、感化和悬赏之下,将珍贵视频交给民间正义力量;因为“疾”,中共尚未及控制全部舆论,民间正义舆论便已占据压倒性优势,从而使博弈天平向民间倾斜……凡此种种,使民间正义力量在随后的大博弈中占据莫大主动,莫大优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