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未庄的吴妈]
槟郎文集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庄的吴妈

   未庄的吴妈
   槟郎
   
   大名鼎鼎的大婶,
   在鲁迅笔下出现过。


   因为阿Q的一次求爱,
   差点跳井成功。
   由此得到赵太爷的赞赏:
   可写入未庄的妇节榜。
   
   吴妈看完阿Q的杀头,
   流着眼泪往家走。
   却见七岁的外孙女等在门口,
   哭道:爸爸又毒打妈妈了,
   简直往死里打呵,
   SOS!外婆快去救救。
   
   吴妈听罢勃然大怒:
   不干涉内政是我治家原则,
   我希望你们和平安宁,
   我与婿家世代善邻。
   外孙女失望地离开,
   吴妈沾沾自喜于原则。
   
   突然女儿嚎哭着走近,
   女婿手持屠刀追至。
   吴妈刚说出不干涉内政,
   女婿的尖刀便截了她的手指。
   她便皮笑肉不笑地说:
   这只是小小的误伤。
   
   赵太爷正在看果敢新闻,
   连声称赞缅军的武功。
   被唤来的吴妈得到称赞:
   不管女婿怎么打死女儿,
   你都坚持不干涉内政,
   好啊,这原则该广泛推行!
   
   宣传部长是个假洋鬼子,
   立即广宣吴妈的原则。
   美国日本菲律宾都来围观:
   公开说:吴妈真了不起。
   暗里笑:傻逼一个!
   突然发问:手指哪去了?
   2015-6-6
(2015/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