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BURMA-缅甸风云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赛万赛谈缅甸2012年初局势
·温教授谈缅甸独立后与现在
·中国改革须走出“转型陷阱”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非缅族政党对第二彬龙会议的看法
·昂山素姬在克钦邦重提彬龙精神
·缅甸华族2012年生活守则
·缅甸联邦人民要各族平等、民主共和!
·缅甸彭家声的果敢军也愿和解
·缅甸学运领袖对登盛国会发言的反应
·缅甸联邦有望持久和平吗?
·2012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赛万赛点评登盛总统的和平三步走
·Khin Ohnmar 剥缅甸伪平民政府洋葱
·昂山素姬外泄的竞选录音
·缅甸人民大谈民主
·广州人物周刊拜访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竞选缅文原稿
·土司公主3月2日的神圣呼吁
·缅甸官方大谈为国为民反贪反橡皮图章
·缅甸补选点滴趣闻
·昂山素姬为何坚信登盛总统诚意改革
·昂山素姬民盟胜了不骄傲也不辱人
·少食+多菜少荤+快乐+早睡早起 =长寿
·未来吃什么?
·腦退化症
·缅甸国内外形势说变就变?
·缅甸掸族领袖如何看昂山素姬和登盛政府
·独裁者守望台对“新缅甸”的评价
·赛万赛对缅甸局势是否太乐观?
·掸公主 Sao Noan Oo 对英国有话说
·佤邦联合军保家卫邦不怕空袭
·匈牙利布达佩斯一日游
·捷克布拉格一日游
·缅军与克钦军交火不断 中国参与斡旋
·赠神州红尘众生的锵锵劝世良言
·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最美教师张丽莉与日日向善的中国人民
·最美司机48岁吴斌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谈白岩松与昂山素姬为民请命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温教授貌强谈若开宗教种族暴乱
·谈缅甸古今大小民族主义
·1962年缅甸学生七七惨案
·缅甸前国防总长谈罗兴迦人来龙去脉
·赛万赛谈登盛政府一年多政绩
·温教授点评大缅族主义/缅甸军队
·嚴家其谈中国民主法治轉型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昆吞武讲话
·缅甸众少数民族点评停战和谈
·罗兴迦悲剧迴光返照众生相
·给8888学生领袖哥哥基的公开信
·赛万赛盛赞登盛总统最近言行
·缅甸民主同盟DAB对和解停战声明
·掸邦进步党成立41周年纪念
·缅甸2012年五大民主服务奖章得主
·缅甸联邦众土族在泰缅边境开会
·缅甸联邦众土族开会声明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赴美领奖
·美国之音访问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
·缅甸有了选举就成真正民主国家吗?
·赛万赛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温教授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廉萨空博士回缅甸参加研讨会
·赛万赛谈缅族缅邦一分为七
·鲍彤吁温总出面澄清家族财富
·缅甸若开邦又爆发新暴力冲突
·温教授痛斥大缅族主义祸国殃民
·从外援谈到非缅族众原住民的权益
·转基因与新瘟疫SARS
·中国缅甸油气管道
·美国逼中国在其中国近海包围圈开战
·缅甸南传佛教禅修法
· 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昂山素姬面对“中國問題”严厉考验
·未来20年两大权力转移
·马英九与昂山素姬关心刘晓波
·莫言的自述与诺贝尔委员会的评价
·襄助缅甸,中国能比美国做得更多
·神州边防武警见义勇为,海外炎黄子孙惊喜交集
·缅甸非政府众组织反对中缅油气管道与深水港
·震惊大陆法庭的法轮功辩护词
·諾貝獎得主134人聯名要求釋放劉曉波
·勿忘邓小平上世纪末10点警告
·缺维生素B2易患痔疮溃疡肿瘤癌症
·让戒定慧佛光普照缅甸大地
·热烈欢呼粟秀玉老师荣获缅甸佛学奖!
·2013年初谈缅甸缅甸人中国中国人
·缅甸中国必须互利双赢
·缅甸卑谬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缅甸政府与众少数民族半世纪内战复燃
·中缅边境军民要以正视听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1)
·缅甸中国边民有话说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续1)
·绝密档案 招标中标 鸡的屁
·少吃长寿送煤气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我听果敢兄弟用汉语讲:


   *中国时间上午10点半11点左右,Tatmadaw(缅军)猛烈炮击113界桩一带的我同盟军阵地。
   *我们背靠祖籍国,全神贯注于前方打种族灭绝战争的法西斯军Tatmadaw。
   *冷不防约百名Tatmadaw从中国境内113界桩和麦地河岔路中间处的中方山包高地,猛烈攻击我同盟军的炮楼山阵地。
   *一排战友倒下后我们才惊回首:猛醒法西斯军原来绕道祖籍国领土,潛临我军背后打灭种战一一大量枪弹穿越中国国防道(中缅边境线前100米)向缅甸一侧的我同盟军阵地猛轰。
   *法西斯Tatmadaw从我同盟军背后祖籍国山包高地,猛轰狂击到下午6点50分一一万分庆幸他们未使用中国制造坦克、战机。
   
   这使我想起1962一66年我和华族同学Maung Thet Lwin(缅甸1967年反华杀华后痛心移民美国)、克伦族同学Peter(毕业后参加克伦民族同盟KNU战死沙场)、克钦族同学Robert(毕业后参加克钦独立军KIA战死沙场),四人在仰光大学军事训练班休息时,席地坐听前线受伤回来当军训教官讲Tamadaw在掸邦打国民党军队的战场惨事:
   *白华军占据山头阵地,用美国武器猛轰我们,我们身一抬、头一仰就死,于是伏地、埋头,念佛、不动,或专揀火力小的方向爬去、远远开枪。
   *中国人民解放军小米加步枪,穿着我们Tamadaw军装,那里火力猛就那里冲。一波一波冲上去,在死神注视下前伏后继。
   *白华军打到手软臂麻,见红华军前排死后排冲,遍野死尸,最后仰天长叹,丢下阵地跑了。
   *红华军占据了白华军坚固阵地,收拾干净,军号嘟嘟嘟嘟一吹,我们就上去收复主权地了。
(2015/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