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中国共和党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共和党]->[杨恒均不过是欺世盗名的小人——告李悔之]
中国共和党
·张国堂论基督教神学是经验主义哲学的基础
·所有中国自由主义者都有罪
·人的本能与天道——张国堂敬告刘军宁先生
·民主自由不是目的,社会和平、公义和秩序才是目的——敬告王怡先生
·靠真理得胜——告宣南雨先生
·警惕刘亚洲祸国殃民
·军人干政会导致军事政变——驳李世富为刘亚洲辩护
·必须废除《中共宪法》——太石村事件等的启示
·评蒋庆先生对西方政教的误解
·把孟子的民主理想制度化
·基督徒应该是政治上的盐和光——论政教分离
·以真理审判毛泽东——兼论高贵与下贱
·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的策略
·需要伟人领导中国人民和平演变——给海内外民运人士的公开信
·中国民主运动中存在的问题——致侯文豹先生
·关于在网络上开办“中和大学”的启事
·中国民主运动中存在的问题——致侯文豹先生
·中国共和党关于杨天水被抓的声明
·如何维护工农的权利——致范亚峰先生
·手援天下,还是道援天下——致高智晟律师
·是靠暴力,还是靠上帝的智慧?——致阿衍先生
·民主的人性基础是“性本善”——答曾节明先生
·儒学与基督教在形式逻辑上没有矛盾——答曾节明先生
·反对火葬的宣言
·民主自由的真正障碍
·只有组织政党接管政府,才能救国救民
·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也没有大的危险了
救世主张国堂征服天下
·关于《如其维权,不如夺权——郭飞雄、胡佳被抓事件的启示》的讨论
·救世主张国堂君临天下
·中国共和党发展和管理规程
·圣灵以异梦给我指路
·组织政党接管政府才能有效地维权——热诚邀请李和平律师加入中国共和党
·为西藏流血而严厉责备王丹
·党政合并,同时开放党禁和报禁——警告胡锦涛
·组织政党夺取国家最高领导权是唯一可行的——答陈泱潮先生
·张国堂关于在奥运会结束之前保持安静的声明
·中国政府必定会接受张国堂学说——答陈泱潮先生
·凡听中共中央的话而整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如其维权,不如夺权——郭飞雄、胡佳被抓事件的启示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中国过渡政府”
·“灵魂投胎转世”的说法在《圣经》中有充分的证据
·张国堂的“灵魂投胎转世说”是《圣经》真理
·人们背离《圣经》中的上帝,就必有巨大人祸
·关于刘天弘先生任中国共和党中央人事部部长的任命书
·未来中国新政权的稳定需要儒学——告曾节明
·我们要学北极星——蒋庆等人的儒教不过是空壳
·中国共和党关于高智晟先生被抓的声明
·只有李洪志能营救高智晟
·靠近袁红冰,就是靠近监狱
·只有中国共和党才能救中国
·短期的铁腕训政是完全必要的
·政治智谋是重要的——致王丹先生
·我不怕坐牢,但怕搞乱中国——警告曾节明
·政治是智慧的事业——高智晟是英雄,还是草包——致郭国汀
·国家安宁和社会和平压倒一切——警告李洪志
·我的目的是争夺民运的领导权
·历史将证明我的主张是唯一正确的——我爱谁就严厉地责备谁
·我张国堂是所有中国人的君父——要正确总结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教诲曾节明
·人民以上帝为主,才能国泰民安——敬告易中天先生
·政府官员在等待救世主——告曾节明
·我不是韩信,而是刘邦——致方应看先生
·必须打击中共网特的嚣张气焰
·非常时期的特殊民主形式
·中国人理当追求荣誉
·我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答曾节明先生
·发展自己,才能战胜中共——答曾节明先生
·所有民运人士都应该转变观念
·共产党为什么要实行暴政?
·天国好像一粒芥菜种——答曾节明先生
·请郭飞雄先生理解余杰和王怡先生的苦衷
·一个重大更正
·正确认识余杰王怡与郭飞雄的争论?——兼论宪政转型的策略
·热诚邀请郭飞雄先生加入中国共和党
·中国必因六四的鲜血而新生
·政治需要权威,这就是理性
·张国堂和众兄弟舌战东海一枭等刁民
·我不是韩信,而是刘邦——致方应看先生
·反儒学也反基督教的民运人士是一盘散沙
·不要从整体上评判中国或西方文化——告曾节明先生
·我是肉身成道,不是道成肉身——告东海一枭先生
·张国堂争取从科举总统到民选总统
·中国共和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反对以武力推行直接民主
·我张国堂必砸碎共产党并倾覆法0g——告唐子先生
·爱共产党人,才能铲除中共暴政
·不要自讨其辱——告东海一枭
·要高举圣经,不要高举自己的特殊经历
·儒家与自由主义是兼容的——驳民意至上的伪民主
·人民是政府的主,上帝是人民的主
·信张国堂是救世主的人是有福的
救世主张国堂征服天下
·李洪志的罪过就是不信耶稣基督
·关于四川地震的祷告
·四川地震,是天谴,也是上帝的拯救——向莎朗·斯通致敬
·丁子霖教授的手上同样沾染了她儿子的血
·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鄙视爱国愤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恒均不过是欺世盗名的小人——告李悔之

   杨恒均不过是欺世盗名的小人——告李悔之
   李悔之先生:
     你的《向上火的杨恒均博士进一言》,我粗略读了,杨恒均的《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查员”?》,我也粗略地读了。读了杨恒均的文章,我不免生气,我写了许多批驳杨恒均的文章,我希望杨恒均反驳我,但至今他不予理睬。对那些名人的私下评论和海外评论,杨恒均却在国内公开写文章解释和反驳,杨恒均不是追求民主、平等吗?为什么不能平等地对待我?
     为什么找一个人认真地探讨学问就这么难?
     俗话说:“响钟不用重槌敲。”我以前总是严肃地与他说理,他却不予理睬,我现在就要怒骂了!我虽然怒骂杨恒均,但我绝不不讲理,我说杨恒均是欺世盗名的小人,证据充分。


   
     杨恒均总是标榜“嫉恶如仇,从善如流”,但我没有看到他杨恒均嫉恶如仇,也没有见到他杨恒均从善如流。毕福剑的骂毛视频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但他杨恒均说“毕福剑骂毛事件没那么重要”。毕福剑骂毛事件事关国本,为什么不重要?管子说:“是不立,非不去,则国弱;善不立,恶不去,则国亡。”“消灭私有制”导致国家和民众贫穷,斗争哲学导致中国人与中国人相互恶斗,对这种恶人,他杨恒均有嫉恶如仇吗?没有?孔孟之道就是善,杨恒均不信孔孟之道,却信鲁迅、陈独秀这些乱臣贼子,这是从善如流吗?耶稣基督就是善,不信耶稣基督,是从善如流吗?杨恒均标榜自己“嫉恶如仇,从善如流”,但他的实际言行却是不问是非、善恶的乡愿(或乡原)。这不是欺世盗名吗?不问是非、善恶的乡愿不是小人吗?
     美国民主党与美国共和党竞选总统,而总统只有一位,不是民主党的候选人当选,就是共和党的候选人当选,或者,不是共和党的候选人当选,就是民主党的候选人当选,不可能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候选人都当选,因此,政治必有输赢,不可能双赢,我们应该追求公平竞争,而不是倡导“没有输赢”的所谓“双赢”,因为这是忽悠。
     杨恒均说:“我认为,追求自由民主制度与以前追求所有其它类型社会制度的改朝换代最根本的区别在于:自由是每个人的,民主同样需要大多数觉醒的个体的参与与运作。而以前的各种制度,靠一个党,靠一个英雄造反后建立起来,让民众按部就班听话照做就可以了,但民主制度如果这样运作,那还真会出现问题。”这种似是而非的媚众言论,是极为错误的,这种媚众的言论祸国殃民。
     美国是华盛顿、汉密尔顿、麦迪逊等极少数人缔造的。华盛顿主持制定宪法是召开秘密的会议,参加者不过三十几人而已,并非大多数觉醒的个体的参与与运作。美国竞选总统和议员的人极少,这就如唱戏一样,唱戏的总是极少数,而看戏的总是绝大多数。要在中国实现宪政民主,需要伟大的领袖。当今中国不仅需要英雄,而且需要圣人,需要救世主!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只有救世主张国堂能够救中国!
     在现代人们追求民主的时代,改朝换代并不需要造反,和平竞选也可以改朝换代,而且,和平地改朝换代就是宪政民主,他杨恒均不是追求宪政民主吗?
     《圣经》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亚里士多德说:任何政治运动都可以发现必有人在发号施令。众人的活动必有领袖,这是定律!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要靠极少数才智杰出的正直人士,而不是依靠众人。
     所有“唤醒民众”的主张都是乱国误民的言论,孙中山最大的错误就是“唤醒民众”。二十世纪的中国乱了一个世纪,难道还不够吗?所有迷信民众抗争的人都是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如果他杨恒均对政治有兴趣,就当竞选国家主席、总理、省长、或人大常委委员,等等,如果没有当行政首长或议员的志向,就不应该热衷政治。杨恒均的绝大多数文章都是媚众误国的言论。他杨恒均号称博士,但他为了媚众,却显不出博士的水平。
     我希望杨恒均公开提出政纲政策竞选总统,以竞选总统的方式推动中国宪政民主,不会出乱子,以媚众言论吸引粉丝,吹捧美国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民众抗争,必将祸乱中国。
     中国是特大特大的大国,当今中国人极不守规矩,而且中国人在政治上没有共识,因此,凡是提倡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民众抗争的中国人都是搞乱中国的恶人。中国也不需要曼德拉,凡想效法曼德拉的中国人坐牢,都是他自找。因为中国不是由于种族歧视导致人们不和,而是由于信仰的混乱导致人们不和。中国必须抛弃“造反有理”和“消灭私有制”的歪理邪说,必须彻底否定仇富仇官的斗争哲学,必须以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统一中国人民的政治思想,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中国人人人和睦。要在宗教信仰和政治原则上统一中国人的思想,要靠极少数才智杰出的人士进行认真的辩论,不需要民众抗争,也不需要民众参与,民众只要安静听讲就行了。
     《圣经》告诫不可爱世界。杨恒均却是一个贪爱世界的人。他杨恒均一贯标榜他自己“理性”、“温和”,鼓吹不问是非、善恶的“宽容”。我主耶稣基督教导说:“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我主耶稣基督又教导说:要尽心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上帝耶和华明确宣布自己是忌邪的上帝。《圣经》教导:“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1:1-2)杨恒均心中没有上帝的律法,他却从恶人的计谋,站罪人的道路,坐亵慢人的座位。因为杨恒均加入了他党,至今没有宣布从他党退出。杨恒均是孔子所说的乡愿,也是俗语所说的圆滑、世故。杨恒均把“拒绝真理迎合世人”为“理性”,他杨恒均把“模糊真理与谬论”为“宽容”。
     杨恒均说:“而代表世界主流,以追求自由、法治与民主制度建设的右派呢,在中国又几乎被极右得不杀人就不解气的一帮人劫持,有那个几个被捧为未来民主中国‘总统’的人,看了几本写民主的书,每天就在那里比谁更右,弄得连我都犹豫了:如果民主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玩艺,我宁愿生活在专制下。社会思潮的极端化,让站在舆论风口浪尖的网络写手不得不选边站,你不选吧,他们就帮你选。”这是毫无根据的谎言,杨恒均制造这种谎言,是为他党抓人制造舆论。要按照他党的观点,我张国堂是最极端的“极右”,但我张国堂心中没有仇恨,我张国堂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以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政府官员的政治思想。我张国堂要给共产党人洗脑,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杀人”,更没有“不杀人就不解气”。想当未来中国总统的,除了我张国堂,没有别人。即使那个伍凡,他也只是宣布当过度的总统,没有说当正式的总统。主张暴力革命的人极少,而且根本不受欢迎,根本没有劫持“右派”。他杨恒均制造这种谎言,就是要抹黑体制外的政治人士,为他党镇压体制外政治人士制造舆论。
     此致
   张国堂
   2015年05月04日
    张国堂的微信号:aaicnz
   皇帝教QQ群号:103538971
   中和大学QQ群号:124655683

此文于2015年05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