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谢选骏文集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谢选骏: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梁京2015年5月6日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文章说:《“新常态”正在向“非常态”转变》:
   
    上周,一直"挺习"的郑永年,在凤凰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防止'新常态'变成'非常态'"的文章,对习近平的执政表现表达了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忧虑和批评。我非常理解郑永年的心情,因为我最近也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中国的政治形势正在发生急剧变化,"新常态"正在向"非常态"转变。


   
    不过,我并不同意郑永年文章中隐含的这样一个批评,即习近平执政的问题主要是意识形态偏左的问题。如果按照郑永年的逻辑,习近平只要多听右派的意见,包括多听他的意见,中国的情况会大为改观。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中国今天面临的危机,本质上不是信仰哪一种现代意识形态导致的恶果,而恰恰是什么都不信,只信权力和物质利益的结果。因此,加大左或右的话语力度,对于中国走出今日的困境其实是于事无补的。
   
    正如很多人都认识到的,中国现在的基本秩序,完全是依靠一个庞大的官僚系统来维系的。这是因为中共几十年的统治,已经彻底摧毁了社会自治的能力。加上近三十年来的市场化过程,中国社会已经成为一个高度原子化的社会。在这种格局下,如果官僚体系解体,整个中国社会就解体了。
   
    江泽民、胡锦涛掌权的时代,一方面系统地压制各种社会自治的冲动,打压民间组织的成长,一面又姑息,乃至鼓励官僚以权谋私,以至官僚系统空前膨胀、空前腐败。这个趋势如果不改变,中国就会彻底崩溃。这个道理,很多人都看到了,习近平也看到了。
   
    正因如此,为了遏止官僚系统的自我解体和自我崩溃,习近平上台后大力反腐,用政治高压来威慑官僚,让官僚"不敢贪",由此形成了一个"新常态"。所谓"新常态",就是让整个官僚系统完全出于个人利害、出于对惩罚的恐惧来执行公务。这种既没有经济利益支持,也没有道德伦理支持,没有意识形态支持的官僚政治"新常态"能够持久吗?这是习近平反腐以来,一直盘旋在人们头脑中的一个大问题。
   
    最近的形势发展表明,这种"新常态"已经难以为继,力挺习近平的郑永年刚刚发表的文章,就是一个明证。那么,什么是中国的"非常态"?中国的非常态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官僚体系完全失去对中央权威的信心,失去了对未来的稳定预期。很多人都看到了这种危险,所以提出来要给官员加薪,要对贪官大赦,等等。但我认为,这些措施固然重要,但面对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的迅速恶化,这些措施已经不足以维系官僚体系对中央权威的信心,不足以维系对未来的稳定预期。
   
    那么,有什么神奇的办法来避免官僚体系瓦解?避免进入无可挽回的非常态吗?郑永年文章的荒谬就在于,其字里行间隐含著的意思就是这样神奇的办法是存在的,就看你习近平听不听我的了。我认为,这样神奇的办法是不存在的。
   
    中国的危机发展到今天,权力精英集体的政治能力是决定中国官僚体系会不会崩溃最决定性的因素,甚至是唯一因素。而中国权力精英集体的政治能力是非常不透明的。习近平上台以来,既展示了他藏匿多年的政治抱负和坚强意志,同时,也暴露了他严重的知识和学养不足。最危险的是,他似乎没有能力举贤任能,没有能力扩展巩固中央权威的政治同盟。这样,他就不仅对自己的政治前途,也对整个权力精英的政治能力提出了极大的挑战。
   
    最近,中国政治出现了不少政治怪象,包括中共的战略特务公开在海外召集莫名奇妙的大会,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习近平的政治能力失去信心。如果习近平不能尽快扭转他政治能力不足的印象,中国高层政治危机的爆发将不可避免,而如果高层政治危机一旦陷入僵局,则非常态的趋势将难以逆转。
   
    中国的非常态一旦不可逆转,是否就一定意味著中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大乱?对这一点,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判断。因为与中国权力精英的集体政治能力一样,中国民间的政治能力也是非常不透明的。我现在最看不透的,就是互联网带来的沟通革命,尤其是微信带来的沟通革命,对中国人的政治能力能够带来多大的提升。也许正是这个因素,让我对未来的中国政治演变,还没有完全放弃希望。
   
   …………
   
   梁京的上述文章说出了很多大家都看到的问题,很有参考价值。
   
   我认为有两个亮点值得重视:
   
   1、中国今天面临的危机,本质上不是信仰哪一种现代意识形态导致的恶果,而恰恰是什么都不信,只信权力和物质利益的结果。……这种既没有经济利益支持,也没有道德伦理支持,没有意识形态支持的官僚政治"新常态"能够持久吗?
   
   2、中国的非常态一旦不可逆转,是否就一定意味著中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大乱?对这一点,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判断。因为与中国权力精英的集体政治能力一样,中国民间的政治能力也是非常不透明的。我现在最看不透的,就是互联网带来的沟通革命,尤其是微信带来的沟通革命,对中国人的政治能力能够带来多大的提升。也许正是这个因素,让我对未来的中国政治演变,还没有完全放弃希望。
   
   第1点看出了病症,第2点却找不到药方子。
   
   其实在我看来,药方确实是存在的。那就是中国的全面基督教化。
   
   中国的全面基督教化,可以不仅从政治上,而且从社会组织上,解决中国面对的基本上“现在无解”的诸多问题。
   
   因为:
   
   1、基督教有一个现成的教会组织。
   
   2、基督教有一套现成的行为规范。
   
   3、基督教有经典、有道德、有大批信众。
   
   因此,基督教可以帮助中国重新确立社会规范、重新组织解体中的中国社会。
   
   中国的全面基督教化,不仅是中国社会仅剩的最后选择,而且是完成中国百年革命的最后一步棋。
   
   这样,中国才算完成了现代化过程,真正地实现了进入发达国家的“新常态”。
(2015/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