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谢选骏文集
·南希·佩洛西伪造圣经
·国家就是抽税工具
·遇难呈祥的共产党专政
·遇难呈祥的共产党专政
·君子政治与小人政治
·川普是个龟孙子
·香港不是法治社会
·雅库特摆脱俄罗斯殖民统治就能成为世界首富
·土耳其为何追悼活人
·高出生率的非洲、印度、伊斯兰世界能否替代中国崛起
·微信和华为可以统治世界
·第三中国即将出现
·解放就是奴役,人民就是暴君
·菲律宾改名“食欧人国”
·美国成了闪族内战的战场
·美国要成为雅典帝国还是罗马帝国
·从互联网之战看义利之辩
·达赖喇嘛应该学习一点基督教原理
·为什么外国人难拿中国绿卡
·通过借债治国理政谁不会呀
·比尔·盖茨正在非洲制造人口炸弹
·纽约市的集体沉沦
·瑞典大使搞砸了政府的秘密交易
·瑞典大使搞砸了政府的秘密交易
·故宫是个假议题
·柯文哲独裁
·炮轰不如退奖
·知青下放不就是变相劳改吗
·贝索斯,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第三中国的首都王气所在不能分裂
·广东人为何歧视外地人
·张君劢为虎作伥、首鼠两端
·张君劢为虎作伥、首鼠两端
·张君劢为虎作伥、首鼠两端
·中共对美国就像和平理性的请愿者
·处决反对派就没有反对派了吗
·共产党员们怎么都不冲锋陷阵了
·中共领导人喜欢文艺
·韩国人为何沦为弃儿
·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
·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
·爱人民就是害人民
·美国整合全球的强大武器
·是谁创造了社会变迁
·新赎买政策——通过补助穷人降低犯罪率
·中共成功撕裂英美同盟
·华人为何较能适应信息社会
·种族是一个文化概念
·华人没有祖国,见钱眼开,趋利避义
·盐疗与腌肉
·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欧洲会变成关塔纳摩或是新疆吗
·自相残杀的共产主义
·委内瑞拉和英国都在发生文化战争
·任正非可能拒绝共产党的命令吗
·毛泽东口齿不清才信了马驴主义
·革命不如种树——黄土高原的绿化
·澳洲人不如美国人拜金
·剩女就是被人吃剩下来的女人
·禽兽不如的亲生父母及村民
·禽兽不如的亲生父母及村民
·法广可以纳入大外宣了
·“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末位优化” 相当于“十一抽杀”
·“末位优化” 相当于“十一抽杀”
·五眼联盟厉害还是独眼龙厉害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共产党是中国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
·美国谍报人员如何颠覆中华民国——文化战的范例之一
·共产党改名字有用吗
·六四30年,解放军全歼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户籍制度是蒙古人开设的奴役制度
·中国人为何喜欢内斗
·和平转型不及上帝天命
·教宗是怎么堕落的
·人道报纸反人道
·房地产市场就像金鱼和渔夫故事里的大海
·PayPal是个危险的陷阱
·老毕养的毛泽东
·专制国家如何推行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战略
·中国恐怖蔓延美国
·中国不能从美国的崛起中获得经验教训
·人民币再度退出市场交易
·印度人骗美国人还是美国人骗印度人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华为公司
·社会是靠着数字进行管理和运作的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垃圾食物马克思主义入侵中国
·出口成章的错误
·2020年大选从强吻开始——谁让你涂了那么多的口红!
·川普先生向李鸿章投降了
·成王败寇的汉奸集团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强风有时是一种恩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我看过这本书,很沉闷,很无聊,很像中央党校的学习材料。我一点都不明白,这本书有什么吸引力,有什么可怕的。
   
   报道指出:由于2015年1月7日法国《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案犯的穆斯林极端主义者身份,整个欧洲的“多元文化主义”正在经受严峻考验。欧洲右翼纷纷借机推广自己的政治议程:法国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甚至跨过大洋彼岸,在美国主流媒体《纽约时报》上发表自己的政治观点;德国组织“爱国欧洲人反对伊斯兰化”(Pegida,以下称“佩吉达”)也成功在全德范围内组织了反伊斯兰化的示威游行。不过,佩吉达最近却有点不太顺:原定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因受恐袭威胁,当地警方宣布禁止一切集会活动后,被迫取消;紧接着,其组织的创始人过去模仿德国纳粹领导人希特勒的装扮被媒体曝光,遭社会多方批评,引发极大争议。如今,佩吉达创始人已在压力下宣布辞去该组织领导人的职务。


   
   据德国媒体《法兰克福汇报》2015年1月21日消息,佩吉达领导人卢茨·巴赫曼于去年9月份,曾在他个人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发布了一张模仿希特勒装扮的照片。在这张照片中,巴赫曼侧脸示人,留着典型的希特勒式牙刷形小胡子、梳着希特勒式的三七开发型。包括德国《图片报》在内的多家德国媒体都在周三的头版头条上刊登了这张照片。
   
   这张扮成希特勒的照片一经网上流传,就引发了轩然大波。德国在二战后,一直都严禁对纳粹德国进行正面宣传。
   
   巴赫曼于去年9月模仿希特勒扮相的照片;网友评论:“巴赫曼让自己留着希特勒式的小胡子。到底是讽刺还是对‘元首’的衷心钦佩呢?”
   
   德国不少政界人士纷纷对巴赫曼以及佩吉达组织表达了批评意见。德国副总理、社民党人西格玛·加布里尔认为:“对任何政治人物来说,就扮成希特勒来说,他要么纯粹就是个蠢货,要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纳粹。”不过这也不是巴赫曼和佩吉达第一次被称作“纳粹”,在上周组织的游行中,有不少佩吉达的反对者们就在标语中称佩吉达为“纳粹”。
   
   尽管佩吉达在此前公开发表的言论中并未涉及极端言论,但有德国的左翼政治家认为,巴赫曼此番扮成希特勒的事件得以曝光,恰恰是佩吉达展露出其真正嘴脸的表现而已。德国左翼党人乌拉·杰尔普克直言不讳:“恶狼终于脱下了他身上披着的羊皮。”
   
   不过对于巴赫曼来说,倒霉的事还不止这一桩。据德国之声报道,巴赫曼近日又在社交媒体上对难民出言不逊,而这些不当言论已经遭到德国公诉机关的公开调查。佩吉达总部所在地为德国东部城市德累斯顿。当地报纸《德累斯顿晨报》近日报道,巴赫曼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辱骂那些在福利部门申请救济的难民是“混蛋”。在这条评论后续的文字中,他还认为德国社会还需要进一步的安保措施,以避免“企业雇员受到畜生们的伤害”。
   
   巴赫曼在2013年曾将德国绿党称作“环保恐怖主义者”。他在上周也没管住自己的大嘴巴,在社交媒体上对主张环保政策的绿党主席克劳迪娅·洛特出言不逊。他表示,洛特应当被“立即处决”。
   
   观察者网试图登陆巴赫曼在社交媒体上的主页,却发现所有的留言都已经被删除。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巴赫曼将自己的头像换成了美国著名喜剧演员查理·卓别林在《大独裁者》的扮相。卓别林在《大独裁者》为了讽刺希特勒,其造型也留着那显眼的牙刷式小胡子。巴赫曼在头像上留下的两句话,也耐人寻味:“他(卓别林)可以尽情讽刺……而卢茨(巴赫曼全名为卢茨·巴赫曼)却不行!”
   
   佩吉达于当地时间21日,也在其社交媒体主页上发布了巴赫曼的道歉信和正式的辞职声明。在这份声明中,巴赫曼向所有那些可能因其希特勒扮相的照片而感到不适的人们,表示了歉意。不过最令巴赫曼感到遗憾的还是,他的行为可能会对佩吉达组织的声誉及其进一步的活动造成严重的损害。他暗示,为此承担责任,才是他宣布辞职的真正理由。
   
   佩吉达的另一位创建者及领导人奥尔特尔的留言也一同出现在这份声明里。她感谢长期以来巴赫曼对佩吉达组织的卓越贡献;虽然巴赫曼遭到多方批评,但他扮作希特勒却只是出于讽刺,而这对于每个市民而言都应当是自由的。她还表示,佩吉达也不会因为这一事件而放弃努力,“佩吉达还将继续”。
   
   巴赫曼的希特勒扮相虽然引发巨大争议,但二战后整个德国社会对于纳粹德国时期的政治一直都保持着极度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经。“巴赫曼事件”只是这种社会情绪的典型表现之一。
   
   尽管《查理周刊》对宗教出位而大胆的讽刺引发了多方批评,不过法国社会主流仍然坚定地捍卫言论自由的价值。但对于德国社会而言,言论禁忌却远不如法国那样宽松,特别是涉及到与纳粹德国有关的话题。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其70年版权将于2015年年底正式到期;到期后的版权按照现有德国法律,其复制与发行将得以向全社会放开。但鉴于《我的奋斗》及其所涉问题的政治敏感性,这一切让全体德国社会如临大敌。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14日曾播出了专题节目《出版还是烧掉》(Publish or Burn),专门探讨了这一话题。节目制作人约翰·墨菲认为(John Murphy)这本书依然十分危险。1936年,墨菲的祖父首次将《我的奋斗》完整地翻译成英语。墨菲说:“历史上的希特勒是一个被低估的希特勒。人们低估了他,也低估了这本书的力量。”
   
   1945年,希特勒自杀身亡后,美军占领了纳粹党的埃那出版社(Eher Verlag)。因希特勒最后注册的居住地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其全部财产,包括《我的奋斗》一书的版权归属巴伐利亚州政府所有。该政府表示,只有在特别情况下该书才可以在德国翻印。但2015年12月,此书就要版权期满,这引发了激烈的社会争论。届时,《我得奋斗》出版权将有如脱缰野马,这一局面当如何掌控?
   
   “为防止纳粹思想的传播,拥有版权的巴伐利亚州政府一直反对该书再版,但现在已经行不通了。下面将会发生什么呢?”墨菲说道,“这仍是一本十分危险的书,新纳粹主义正在一些地区死灰复燃。而且没有时代背景做铺垫,人们可能会对该书进行错误解读。”
   
   不过,读来读去,德国以外的人们还是无法理解,希特勒《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仅仅是因为它准备肢解苏联帝国?
   
   除此之外,希特勒《我的奋斗》的可怕,可能只有深受其害的犹太人才能感觉得到。即使联合国的几个常任理事国,恐怕也不会在乎希特勒这个手下败将曾经的言论。
   
   这可能就是莫非所说的,“没有时代背景做铺垫,人们可能会对该书进行错误解读。”只是除了犹太人和俄国人,其他民族应该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去进行“错误解读”。虽然希特勒具有四分之一的犹太血统,理应也在被清除之列,但是为了洗刷自己的犹太痕迹,他就极力地反犹太,就像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为了洗刷自己的剥削阶级家庭出身,极力地消灭地主资本家。
   
   如果跳出两次世界大战的纠纷,而从一个更加长程的视角来看待希特勒《我的奋斗》,纳粹主义大概是“欧洲殖民主义的最后挣扎”。对欧洲人来说很不幸的是,这个挣扎是在欧洲展开的,因为欧洲以外的殖民地都已经瓜分完了,于是希特勒干脆把殖民帝国的本土宗主国如俄国和法国,当作了殖民地来处理了。这当然会使“欧洲重回中世纪的野蛮”。但是,这就是殖民主义的逻辑回到了其出发点的结果。
   
   纳粹的失败,使得世界的重心从欧洲转移到了其两翼美国和苏联,犹如希腊文明的权力重心转移到了罗马和迦太基、中国文明的权力重心转移到了秦和楚。
   
   此后,民族解放运动和逆向殖民主义就陆续展开了。
   
   现在欧洲人想驱逐穆斯林,避免逆向殖民主义和“蛮族入侵”的惨剧再次发生,这是可以理解的,确实很难完成的。因为这是历史的钟摆,不摆到另外一个极端实在是很难回头的。
   
   希特勒《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我看过这本书,很沉闷,很无聊,很像中央党校的学习材料。我一点都不明白,这本书有什么吸引力,有什么可怕之处。
   
   那不过代表了过时的动力,欧洲殖民主义的动力;因此那也代表了现实的阻力,逆向殖民主义的阻力。
   
   就中国的历史胸襟和现实视野,希特勒的格局还是太小了一点,终究只是一个过渡性的角色,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

此文于2015年05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