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死刑作為政治籌碼]
滕彪文集
·美港台人权组织设立709中国人权律师节
·Announcing the Inaugural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Day
·关于举办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活动的通告
·Why the West treats China with kid gloves
·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征集漫画、海报、短视频
·“访民困境与出路”研讨会
·美国CECC中国人权听证会:中共必须被公开羞辱
·Key Moments from CECC hearing “Gagging the Lawyers”
·Gagging the Lawyers: China’s Crackdown on Human Rights Lawyers and It
·多个人权组织及欧盟呼吁取消对刘晓波的限制/VOA
·709律师节与中国人权现况
·中国人权律师节启动 在笑与泪中纪念“709”两周年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remain defiant despite crackdown
·滕彪/夏业良漫谈法律与维权进程
· 萬人簽署08憲章,為什麼唯獨重判劉曉波
·709抓捕兩週年 律師籲持續國際施壓
·挽劉曉波聯
·The Political Meaning of the Crime of “Subverting State Power”
·滕彪/夏业良:公共知识分子和自由主义
·中国民主前路研讨会/RFA
·中国流亡律师滕彪,要做黑暗中的闪电
·Selected Publications/presentations as of 2017/8
·The Costs and Risks of Fighting for Human Dignity and Freedom
·China faces split into seven parts
· A Call for Investigation Into HNA Group’s Activities in the US and L
·王全璋律师竞逐郁金香人权奖:无畏强权 勇气与付出
·〝维稳〞维到联合国?人权观察批中共
·City of Asylum -Interview
·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已致恶果浮现
·China’s top human rights lawyer in exile to speak at Saint Michael’s
·Activist expats raise voices on China rights crackdown
·A Human Rights Lawyer Lifts the Communist Party’s Spell
·Returning to Revolution
·One-man rule? China's Xi Jinping consolidates grip on power
·劉曉波對維權律師的關注
·滕彪:中国自由民权运动与习近平时代
·Kidnap, torture, exile: Dr. Teng Biao shares his story
·維權、佔中與公民抗命
·Arrested, Assaulted and Tortured: Exiled Human Rights Lawyer Details P
·滕彪律师评论郭文贵事件的意义
·Coercive Family Planning in Linyi
·Chinese lawyers hailed as “heroes for justice”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
·《失踪人民共和国》
·EXEMPLARY FIGURES REPORTED BY GARIWO
·在劫难逃
·李明哲案 滕彪:陸意圖影響台灣政治籌碼
·人权律师解密北京的"水晶之夜"
·李明哲案:臺灣退無可退
·作为人类精神事件的刘晓波之死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制度根源
·Atrocity in the Name of the Law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中华维权律师协会”评出十佳维权律师
·中国妇权成立十周年纪念
·武统狂言背后的恐懼
·以法律名義被消失,中華失踪人民共和國
·川普公布首批人权恶棍 滕彪:震慑中共
·「蚂蚁金服」在美并购遭拒 中国官媒指不排除反制措施
·CCP is taking China towards more and more Owellian state
·中国公民社会前景:乐观还是堪忧?
·中共渗透遭美欧澳等国谴责 专家析世界格局
·Laogai, le goulag chinois
·不反思計劃生育 中國就沒有未來
·中国:溃败与希望
·Conversation on China’s human right
·Draconic Restrictions on Uyghur Cultural And Religious Freedoms
·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
· the only way seems to become more dictatorial and oppressiv
·不管藍營綠營,面對的都是「集中營
·惠台政策还是经济统战?
·专访:用李明哲案件恐吓整个台湾
·習近平進一步向毛澤
·中共專制政權威脅全世界
·新戊戌变法的变与不变
·【Documentary】China: Spies, Lies and Blackmail
·No escape: The fearful life of China's exiled dissidents
·中国异议人士逃抵西方仍难脱离中共监控威胁
·The State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in China
·权益组织:电视认罪—一场中国官方导演的大戏
·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一)
·Has Xi Jinping Changed China? Not Really
·訪滕彪律師談中共政權對於全世界民主自由人權發展的負面影響
·中共绑架中国
·美国务院发布人权报告 点名批评中国等八国
·滕彪,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二)——发出不同的声音
·鸿茅药酒:中共制度之毒
·on televised confessions
·滕彪,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三)——挑战恶法 虽败犹荣
·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四)——铁骨也柔情
·温良学者 正义卫士(五)——黑暗中的闪电
·美两党议员推法案 要求调查中共渗透/NTD
·Video【Teng Biao: From 1989 to 1984】
·第二届藏港台圆桌会 中国律师表态支持自决权
·自由民主與自決權:第二屆藏港台圓桌會議
·Exiled in the U.S., a Lawyer Warns of ‘China’s Long Arm’
·端传媒滕彪专访:一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VOA:川金会上 人权问题真的被忽略了吗?
·“中国的长臂”:滕彪审视西方机构对华自我审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刑作為政治籌碼)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某將軍說:“世界上能打敗中國軍隊的,只有腐敗。”下面又出現一條神回復:世界上能保護這種腐敗的,只有中國軍隊。(此為腐敗定理一。)腐敗普遍化了:沒有開Party的競爭、沒有三權分立與制衡、沒有獨立的司法、沒有獨立的媒體、官員非民選(只對主子和組織部負責、不對納稅人負責),制度如此安排而不出現腐敗,等於假設全天下的男人都是柳下惠。不腐敗的中國官員一定是極品中的極品(定理二)。除了個別例外,腐敗的概率和數額與官員實權大小成正比(定理三)。
   
   腐敗有好處,反腐也有好處,至少有四:收買民心;空出位置給自己人;製造恐懼,報復對手;體制不變,前腐後繼。腐敗是制度性的,但反腐敗卻遠遠不是制度性的,最多算是“半制度”。紀檢、監察、反貪局,“雙規”本身就是法外運作,更主要的是,抓與不抓,判與不判,死與不死,看起來都是隨心所欲的,沒有規律可循。
   
   看起來沒有規律可循,實際上並非如此。腐敗被懲處的概率和輕重,與官員或其靠山的實權基本成反比。(定理四)官越大,被判死刑的可能性就越小,你說這種體制是遏制腐敗而不是激勵腐敗,誰信哪。腐敗的制度化和反腐的非制度化,同時成為官員服從上級、跟黨走的重要條件。落馬的官員基本上是政治鬥爭中的倒楣鬼。腐敗案件審判背後是一系列交易:腐敗像個食物鏈,既要行賄又要受賄,網路越複雜好處越多,也越安全。一旦被抓,供的少了不行,不夠立功表現;供的多了不行,上面拿你滅口。該供的不供,不該供的瞎供,一定凶多吉少。有個段子是這樣的:某省長因貪腐被判死緩,孩子到監獄探監時說自己大學畢業沒找到工作,省長說我給寫個條子。兒子說,你的條子還管用嗎?省長說,當然管用,我想讓誰進來誰就得進來!據薄熙來在世紀大審判中透露,中紀委給薄熙來講了兩個故事:安徽副省長王懷忠受賄五百萬被處死,鐵道部長劉志軍受賄6000萬,死緩。前者拒不認罪,後者在法庭上聲淚俱下地念悔過書,感謝黨的栽培,“生是組織的人,死是組織的鬼。”……
   
   用反腐敗工作中的死刑來索取官員的忠誠(服從),用包括死刑在內的整個刑罰體系和分贓體系來索取民眾的忠誠(服從),這是後極權體制得以繼續運轉的秘密之一。極權/後極權政治需要死刑,就如同它需要敵人一樣。曾成傑死、樊奇杭死、吳英差一點死,商人看起來活蹦亂跳,實際上是腦袋綁在腰帶上跳舞而已。屁民就更是如此,不勞公檢法出面,一個城管,一個協警,或一個臨時工就能讓你一命嗚呼,連屍體都得被搶走。死刑和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洗腦班、雙規秘密場所等等時有發生的“非正常死亡”事例,其精神實質是相似的。薄熙來弄死文強,周強弄死曾成傑,河北公檢法弄死聶樹斌,王立軍弄死若干人,穀開來弄死海伍德,段義和弄死情婦,阜陽白宮弄死李國福,死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四 死緩的政治邏輯
   
   對曾經有權的人來說,死緩多好啊。死緩改無期,無期改有期,有期再減刑,減完刑假釋,監外執行、保外就醫,用不了多久就出來了,幾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沒出來的也是特殊囚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比屁民的幸福生活滋潤一萬倍。
   
   死緩似乎成了巨貪巨富的刑罰特供。1995年,貴州省公安廳廳長郭政民受賄17萬先判死刑,後改死緩。1996年,中共泰安市委書記胡建學,死刑改死緩。2000年,工行南京市分行高新開發區支行行長眭振南受賄62.1萬元、港幣3萬元,死緩。2003年,河北省常務副省長叢福奎,受賄936萬餘元,死緩。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受賄696萬元,死緩。廣東省政法委書記、政協主席陳紹基,2959余萬,死緩。被判死緩的還有下列同志(排名不分先後):
   
   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
   雲南省長李嘉廷、
   貴州省政協主席黃瑤、
   河北省副省長叢福奎、
   安徽省委副書記王昭耀、
   公安部部長助理、
   經偵局局長鄭少東、
   深圳市長許宗衡、
   浙江省紀委書記王華元、
   吉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米鳳君、
   黑龍江省委副書記韓桂芝、
   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院長郭生貴、
   天津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
   福建交通廳副廳長悅勝利、
   湖南省交通廳副廳長馬其偉、
   四川省交通廳長劉中山、
   北京海澱區區長周良洛、
   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王益、
   山東東營市副市長陳興鑾、
   安徽亳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白玉嶺、
   商務部條約法律司巡視員郭京毅、
   北京市公安局網監處處長於兵、
   韶關市政法委書記葉樹養、
   石家莊市國土局局長顧旗章、
   宜賓市副市長陳光禮、
   綏化市委書記馬德、
   山東黃金局局長薛玉泉、
   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
   深圳龍崗區副區長鐘新明、
   中國銀行海南省分行副行長覃志新、
   雲南紅塔電視臺台長丁雲、
   天津市濱海新區管理委員主任皮黔生、
   山西靈石縣公安局副局長史雙生……
   
   死緩還是死刑,跟數額的關係越來越小了。《人妖之間》的主角王守信,因“私設小金庫,存儲現金近50萬元”,1980年被以貪污罪處死,基本上是葫蘆僧亂判葫蘆案;廣州白雲機場售票員劉伊平,貪污55萬,贓款全部追繳,並寫下萬言的悔恨日記,但因“嚴打”的政治需要,仍於1991年被處以死刑,年僅23歲。現在這種數額被判死刑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了。慎殺政策在貪腐犯罪中率先實現了。
   
   古代有“刑不上大夫”,所謂“八議”,就包括了皇親國戚、故舊功臣、前朝貴族及其後代等八類人犯罪,一般司法機關無權審判。今日坊間流傳的“政治局常委不判刑,政治局委員不判死”,並非毫無依據。審判四人幫之後,尚未有現任和卸任常委被定罪(周永康案正在打破這一慣例,顯然對周判死刑還是死緩,完全是出於政治權鬥。),政治局委員被定罪的,僅有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三人。如果这三人成了政治局常委,又如果成克傑、王懷忠進了政治局,結果當不一樣。
   
   古代皇上有時開恩,將斬立決改成斬監候、將絞立決改為絞監候。類似於今天的 “組織上寬大,將死刑立即執行改成死刑緩期二年執行”。而對不幸被判了死刑立即執行的官員來說,“注射”似乎成了他們的“特供”。歷史上天朝的死刑花樣繁多,大辟、火燒、杵死、炮烙、醢、脯、剖心、剔刳、磬、磔、踣、棄市、鑿顛、囊撲、坑、腰斬、車裂、梟首、淩遲、絞、斬——有時聖上開恩,將淩遲改為斬立決,將斬刑改為絞刑,在死面前人人不平等呢,今天依然如此。
   
   官倒發財了,膽子大並且有靠山的,成了中央和地方領導人。在1997年普通盜竊罪取消死刑之前,盜竊數萬元被槍斃者大有人在。1991年,溫州商人鄭樂芬以投機倒把罪被執行槍決,成為最後一個以“投機倒把罪”獲死刑的人,此前因為倒買倒賣被判死刑的也大有人在。(中國的死刑資料不公開,我只好用“大有人在”這類模糊詞語來描述了。)這些人其實是市場經濟的先驅者。用在草民身上的死刑太隨意了。但道理如前,這並非法律犯了精神病:每個階段的死刑政策和實踐,都符合政治統治的核心邏輯。
   
   五 精心排練的政治演出
   
   2013年劉志軍案,檢方說,有坦白情節、損失已基本挽回,可從輕處罰;律師稱,劉對國家經濟的貢獻有目共睹;被告人聲淚俱下感謝辦案機關的教育。——檢察官幹了律師的活兒,律師幹了喉舌的活兒,法官幹了導演的活兒,被告幹了宣傳部的活兒,這都是因為組織幹了法官的活兒。
   
   2012年穀開來案,法庭上的她,沒有帶手銬腳鐐、沒有穿看守所馬甲,沒有被剝奪辯護權,當然也不曾受到刑訊逼供。旁聽了谷案宣判的官員和官方學者稱,判決“體現了司法機關依法辦案的精神”,“貫徹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原則。”合肥法院新聞發言人說,穀開來確實存在精神障礙,使她在謀殺過程中的控制能力弱。穀說:“我感到這個判決是公正的,它全面體現了我們法庭對於法律的特別尊重,對於現實的特別尊重,特別是對生命的尊重。”
   
   當然特別了。特別的緩刑留給特別的你。
   
   2010年6月29日,我的當事人、瀋陽小販、面對行兇的城管被迫自衛卻被控殺人罪的夏俊峰,身穿沈河看守所的黃馬甲、帶著手銬腳鐐,被兩個法警氣勢洶洶地押到遼寧省高級法院,夏俊峰的發言和我的發言被多次打斷。存在如此明顯的防衛情節、民意關注度極高,夏俊峰還是被殘忍地送上刑場。
   
   2010年12月7日,我的當事人、被判死刑的丹東商人冷國權在丹東二審開庭,律師和被告人的發言被無數次打斷,冷國權有數份鐵證,證明自己受到慘無人道的酷刑:“吊打,電棍,火烤,拳打腳踢,連續剝奪睡眠,冬天潑冷水,苕帚棍支眼睛”,但法院拒絕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式。在我參與辯護的死刑案件中,絕大多數都涉及刑訊逼供。
   
   2009年12月16日,在甘錦華案存在刑訊逼供、兇器不知下落、控方證據存在22處重大疑點的情況下,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甘錦華死刑。在穀開來受審的次日,2012年8月10日,在家屬、律師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甘錦華被秘密執行死刑。
   
   2006年10月19日,陝西安康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邱興華故意殺人目的明確,且殺人後多次躲過公安機關的圍捕,回答問題切題,思維清晰,無反常的精神表現。”判處邱興華死刑立即執行。事實上,邱興華母親及其近親屬中多人患有精神病,其鄰居也證明邱興華經常有異于常人的舉動,辯護人、精神病專家、眾多律師、著名學者都認為邱興華精神存在很大問題,強烈呼籲給邱興華作司法精神病鑒定,但被法院拒絕。
   
   夏俊峰被判處死刑。他是擺地攤的下崗工人,他父親是掃大街的,不是將軍,沒有“見過大爺”(建國大業);他的配偶也是擺地攤的下崗工人,不是政治局委員。聶樹斌、甘錦華、胡格吉勒圖、滕興善、曹海鑫、邱興華,他們都是最底層的農民或牧民。
   
   被說成是官二代富二代的藥家鑫,殺了;黑社會頭子劉湧,殺了;不黑的樊奇航,殺了;有錢沒病的袁寶璟,殺了;有病沒錢的邱興華,殺了;沒錢沒殺人的甘錦華,殺了;有錢沒殺人的曾成傑,殺了。又富又殺人、又黑又沒病的穀開來,死緩。我反對死刑。但能不能以後所有的案件都向穀開來、劉志軍、李紀周、許宗衡看齊?能不能對所有的被告,用死緩替代死刑?
   
   也許通過這些案件可以配合一場人道主義、程式正義的司法秀。人道主義?曾成傑案,姑且不談定罪量刑的悖逆法理,不通知家人做最後訣別就秘密槍斃,本身就粗暴殘忍至極。隨便找一個普通人的死刑案,都可以撕碎中國司法的人道主義偽裝。程式正義?即使在這些高官案件裡,沒有證人出庭、沒有真正的公開審判、沒有真正的律師辯護、沒有獨立的法官,離司法的及格線還遠著呢。刑事審判是一場比賽,但中國法官早已從裁判員自降為比賽一方,和偵查機關、檢察機關站在一起,默契配合,共同對付辯方——刑事被告人和律師。在某些熱門的高官案件裡,公、檢、法和被告人全都變成了同一方,齊心協力、心照不宣,向虛弱的對手打出迷魂亂魄的組合拳。——這另一方的名字叫做真相和正義。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