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
苏明张健评论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2007-07-10

   

   又是苏明事实评论节目时间了。今天我想说的问题就是关于大多数中国人所憎恨、不愿正视的而且又远远躲避犹恐不及的政治。

   

   我完全理解,五十八年在中共泛政治化的独裁统治下,在中国什么不是政治?连吃什么、吃多少、穿几尺布、住到哪儿、能去哪儿、哪儿不能去,什么应该想,什么话不能说,看什么书,听谁的话,什么年龄结婚,生几个孩子,冲什么东西喊万岁,什么人就该被镇压、被屠杀,什么东西必须永远拥护,什么东西就是错了也永远是正确的,而且不能反对等等等等,无一不是在政治的旗号和名义下。

   

   20多次的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死人近上亿;抄家、强行抢夺私人财产充公,也是政治;被批斗、游街、劳改、发配入狱也是政治。天灾是政治,人祸更是政治。政治风头稍有变动,立即在全国倒下一片,死亡一片,伤残一片,同时也使一批人冒了风头。然后政治风头又一变,全国又是死亡、伤残,倒下一大片。50多年间,这所谓的政治风向变了20多遍,可以说现在是家家有人死在政治上,家家有人倒霉在政治上,家家有财产被抢夺和损失在政治上。

   

   至今,家家有失业、下岗的,被买断工龄提前退休的。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也是因为政治。分配不均、腐败横行、社会矛盾尖锐、抗暴维权运动遍及全国,也是政治。冤狱遍野,上访告状无门,农民被当作二等公民对待,受尽了欺骗、压榨和剥削也是因为政治。物价几十倍,上百倍地无节制地上涨,广大人民民不聊生。可面对4%的权贵阶层,挥金如土、为所欲为,为小利而不惜草菅人命也是政治。假冒伪劣加上有毒的商品坑害了中国人多少年,现在又流向了国际,世界人民也被坑害了,这仍然是政治。在国际上的支持流氓政权,进行宗族灭绝的大屠杀,制造恐怖主义的活动,挑拨离间制造地区战争和灾难,破坏世界和平也是政治。这就是共产主义政治,就是共产党的政治。

   

   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就是被这种政治害惨了。世界人民也被共党的政治害惨了八十多年,所以美国修建了全世界第一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刚刚落成不久,美国总统布什第一个祭奠了共产主义受难者们,并且发表了讲话,要让共产主义、共党政治如同日本的军国主义,德国的纳粹主义一样永远不再发生。

   

   大家可以想一想,在二战期间,欧洲国家3000多万人死于德国的纳粹主义;在亚洲,仅仅就是中国就有2300多万人死于日本的军国主义。可是在前苏联,苏共杀害和饿死了苏联人民4000多万,占当时人口的20%。已经的灭亡了的柬埔寨波尔布特共党政权在一个仅700万人口的国家里杀害了200万人。在北韩,共党现政权在2000多万的人口中,竟然活活饿死300多万,至于杀死多少至今还无法统计。而中国,在中共统治的不到五十八年间,被杀害、饿死的人口竟然高达一个亿。几乎每10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是死于非命。

   

   改革20多年来,大规模的政治运动是不搞了,但是每年仍有230万到250万人是死于非命的。最近世界银行又公布了调查结果,中国每年仅死于污染的人至少七十五万,而许多专家还认为实际的数字肯定是高于七十五万。中共建政五十八年,监狱、劳改农场、拘留所所保持的在押人口从来没有低于1000万人的时候。近几年的初步统计,在押人口为1000万到2000万之间。如果以1500万为平均数字的话,就等于我们每10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在押的。

   

   中共的政治制造出了艾滋病群体,加上中共政府对这一群体不负责任的作为,致使现在每13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艾滋病患者。而每18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妓女;每50几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偷渡外逃到其他国家去的;每3个人中就有一个人生活在联合国规定的贫困线以下的;而每两个应当就业的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中国人是无业、失业或者被迫提前退休的。所以才造成我们每35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人是黑社会帮会成员。原先宣传了三、四年的9年义务教育制度,一改革,使得4000多万青少年上不起中学和小学。3亿多人口整天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而70%的中国人喝的是受了污染的水。这就是共党的政治。

   

   共党的头目们每当要去见马克思之前,都巴望博得一个无产阶级政治家的皇封谥号,以封妻荫子,似乎子孙后代都可以永久的沐浴在党恩浩荡之中。于是就可以无所顾忌,穷凶极恶,为所欲为地继承父志而祸国殃民。这种祸国殃民的政治就是共党的政治。而共党的政治就是为了一小撮人的特权利益的专职独裁的政治。既然是专制独裁的政治,那么为了维持独裁专制,就必然要用暴力、欺骗和谎言作为手段去统治。

   

   为了使这种统治手段听起来好听些,多少带着一点正儿八经的样子,假装有那么一点点的严肃性,于是就把打死1000万地主富农、并且抢走了他们土地的土匪行径叫做土地改革运动;把枪毙了500万人的屠杀行为叫做镇压反革命运动;把逼着工商业主、手工艺人上吊、跳楼自杀,抢走他们的生意、公司和工厂的行径叫作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运动;为了不许人们思想,钳制人们的言论,而迫害了300多万称为右派分子的知识分子叫做反右派运动。把饿死600多万人,而政府毫不作为的现象叫做3年自然灾害;把死了3700万人,全国10年混乱的祸国殃民称为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六四的大屠杀,叫做是为了稳定,为了发展经济,为了保20年江山。仅仅举出这几个例子,就不难看出,在共党那里,杀人是政治,抢劫是政治,撒谎是政治,欺骗全国人民更是政治。所以难怪中国人一听到政治这两个字,便感到恐惧、可怕、肮脏、下流、无人性,毫无诚信可言。

   

   在前苏共时期,民间流传着一个笑话,说的就是诚实、聪明和共产党员三者不能共存。也就是说一个人既诚实又是共产党员,那么他一定不聪明;如果一个人是既聪明又是共产党员,那么他一定不诚实;如果一个人是既诚实又聪明,那么他一定不是共产党员。我想这个笑话同样适合于我们中国。一个人的聪明与否,很难找到一个标准去衡量,我们就不用聪明这两个字了。只用诚实和共产党员来比较。一个诚实的人不可能是党员,一个党员就一定是个不诚实的人。

   

   我并不是在说共产党里无好人,共产党里肯定有大批的好人。这些好人们侥幸没有被驱逐出党,那么他们就不得不带着假面具生活。天天过着双重的日子,甚至是违心地执行党的决议。我的问题是:这些在坏党、恶党、邪党里的好人们,终其一生过着这些双面人的生活,他们究竟还有多少理由去向民众证明他们始终都是诚实的好人呢?是个人就有人性,有做人的准则,有仁、义、礼、智、信,有心灵和精神的崇高追求。

   

   古人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节,今天的中国人也应当做到不为残羹剩饭出卖人性和良知。既然知道中共从历史到现在是罪孽深重、杀人如麻、抢劫成性,除去认罪、听候审判,别无他路可走了,为什么还要加入?为什么还要给他抬轿子、吹喇叭、唱赞歌呢?

   

   政治原本就不是可怕、下流、肮脏的东西。政治起源于家政。家家都要过日子,都想把日子过好,让老人安享晚年,让孩子健康成长接受教育,成年人选择行业挣钱养家,家庭主妇量入为出,勤俭持家。有人患病请医治疗,妥善照料。婚丧嫁娶,生女添丁,盖房置业,亲友往来,这些都是家政。家庭的行政事务,任何一个家庭也摆脱不掉这些日常的事务。有的家庭日子过得祥和、温馨,衣食有余;有的家庭日子过得一般;也有的家庭日子过得家已经不成家了。

   

   为什么几乎是同样的家庭事务,而结果却是如此大不相同呢?除去天灾人祸的因素外,关键在于治家之道。这个道就是治理家庭的方针大政,由一家之主来主这个政。有的家庭的大政就是忠厚传家,诗书继世,注重子孙读书上进,效命国家。有的家庭的大政就是规规矩矩做人,认认真真做事,不求出人头地,只求日子过得安静。有的家庭的大政是勤俭两个字,勤快做事,节俭过日子。同样都是小康之家。当然也有靠着杀人、劫道越货、坑蒙拐骗、做帮闲篾片过日子的。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没有坏的和不好的去比较,人们又怎么知道什么是好的呢?治家之道的正确,用现在的话就是方针大政的正确。于是大多数的家庭都可以心安里得地说,我家三代无犯法之男,无再嫁之女。也就是说,这是个清白人家,家教好,懂规矩。在邻里之间也会得到家教严、清白人家的美誉。家长们也会被亲友、邻居们称为治家有道。

   

   古来的说法就是:天道就是人道,以人道治家就是家道。不用问,这个家道一定是好的。治国之道也是同样的道理。历朝历代的王者们,大多都是遵循着德为治国之道,以孝治天下,这就是治国的方针、大政。什么是政治?历来是皇帝主政,宰相主治,皇帝决定以仁德和孝道为治国的纲领,这就是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宰相就用这个纲领去管理国家的日常行政事务。无论是治家还是治国,首先确立方针大政。这个方针大政还必须表现在管理上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

   

   共产党对国家的定义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这就决定了凡属于共产的国家必然杀人、抢劫、暴力血腥不断。共党自称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无产阶级就是要用暴力推翻一切,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制度。在这个大政之下,国务院的总理就必须按照这个方针大政去管理国家的行政事务。于是除了无产阶级之外,地主、富农阶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手工业者们、知识分子、小商贩、自由职业者、职员们都要受到有组织有计划的分期、分批地被批斗、被打死、被抢劫、被抄家、被扫地出门、被当做另类对待,必须永远被压迫。这就是中共的政治。

   

   古人说,齐家、治国。就是说,能管理好家庭的人,才能去管理国家。治家之道与治国之道是相同的。可是用共党的这个治国之道去治家,能行吗?把家里的人先分成三、六、九等,家长作为某一等人的先锋队,带着这一等人去压迫其他人,搞得家反宅乱、鸡犬不鸣,这还是个家吗?这个日子还能过得好吗?这个家庭的名声好得了吗?天长日久,这个家庭也一定会有人搞家庭革命,也一定会有人外逃、避难的。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家反宅乱又哪来的万事兴呢?尽管家长到处去制造舆论,说自己的家庭是迅猛发展、一枝独秀、举世瞩目、家力增强,邻居亲友们也是不会信的。统治这个家庭的成员当中,抢劫、欺诈、贪污了这个家庭的财产以后,卷包外逃。到了外面又买房子又置地,从此过上了寓公的生活。被压迫的成员们是只能守着这个破家,成为了边缘阶层甚至是乞丐。以小喻大,家不能这样管,国也同样不能这样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