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苏明张健评论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2007-06-07

   

   亲爱的各位听众,你们好。在今天的节目时间里,我想谈一下对于共党在五十八年里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应该怎样去对待共党?

   

   是原谅它,还是去淡化或者忘掉这些罪恶?或者我们仍应该心存善念,巴望共产党慢慢变好,以后少杀人。在抢劫的时候,也给被抢人留下些吃饭和活命的钱。然后再过上几十年,共党或许就可以改好了,变成不杀人,不抢劫,也不卖国了。到那时,中国人或许就幸福了。至少可以不用再过提心吊胆的揪心日子了。为了这个稳定和和谐的目标,我们或许可以牺牲我们这一代人的生命和财产。包括下一代的,甚至再下一代的,任由共产党抓个机会找个借口,随便杀,随便抢。在杀和抢当中,培养共党的佛心和善念,或许共党就改好了。

   

   中国人是善良的,愿意去原谅别人的错误。所以我们中国人也是理性的。可问题在于,错误是可以原谅的,犯一次,犯两次,犯三次都可以原谅。正如我们祖先教导的那样,“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必改,就又是贤人了。但罪行与错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罪行是要被清算的,犯罪的人是要被惩处的。这是我们人类生活中的原则和底线。

   

   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包括当代后进民族,以致一个村庄、一个部落,只要是有人群居的地方,杀人和抢劫的行为都不会得到原谅,只会受到惩罚。这也是我们之所以做为人,而不是做为其他物种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这也是道家所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自然法道”的论点。 于是才有天、地、人,三才的说法。这个道就是规律,也是法则。自从开天辟地有了人,这个世界上就有了道,人类就出现了法则。

   

   在最原始的人类社会中,群居在一起的人们,为了能稳定与和谐地长治久安,出于出于习俗和社群道德的需要,而产生了法律。历史学家和法学家们把他称做是传统法。传统法是不需要有专门的法律知识的,甚至也没有文字写下来的条款。人们只是根据人性中天然的善恶感,来判断一件事的对与错。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文化,来自于父母的言传身教,受到周围环境的熏陶和影响等等因素而形成的。它得到每个成员的承认,而且每个成员也认为自己有义务去遵守,并且用这个群体的共识的准则去遵循和处世。他们知道,不遵循这样的准则,就会受到不同形式的惩罚。传统法是相当稳定的,它的基本精神可以保持几千年、上万年不变。

   

   人类的社会不断地进步,当进入到了农耕社会以后,传统法也进入了习惯法的阶段。习惯法的出现,这个时期就出现了法庭和法官。判案的依据是成文的、或不成文的传统法。调解或者是惩罚的原则,就是根据前人或者其他法官的判案的案例作为参考,再根据本法庭的习惯来定案。习惯法有它自己的区域性,但仍旧是极为稳定的法律,保持了好几百年。

   

   最后,当国家出现的时候,国王就根据国家的需要,当然首先要优先考虑他自己的利益,开始制定法律。这就叫做制定法。法律的条款也来自于传统法和习惯法的条款,但其中已增加了不少什么“保护王权至上”,“限制公民权利”等等的内容。制定法的变动性极大,可以根据统治者的私欲而随时变动。到了近代社会,制定法的优劣则完全取决于制法者是什么人了。民主政体和专制政权,在制法形式和制法内容上,不但会产生很大的反差,而且在制法精神上也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当人民开始认识到主权在民,而不是在君主或政党权力至上的时候,法律的精神也开始变化了,实行了对公民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人权保护。这就是法律在经历的社会习俗,由传统法到习惯法,又到制定法以后, 最后回归到自然法,也就是人权至上。最高法律就是人的良知,人类的最高法就是宪法和国际法。

   

   宪法的原则就是在人权与民主发生冲突时,可以公正地指出,人权高于民主。自然法优先于制定法。在世界政治上,联合国和国际人权公约,对人权的保障不仅超出了时代,而且超出了国界,是每个世界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这也就是国际法的精神。那就是说,人权高于主权。文明的进步,使得每个作为个体的人的价值得到了充分的肯定,每一个个体的人的权利受到了充分的认识和保护。目前,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口正在享受着自由、公正和尊严的生活,仍有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屈辱、压制和贫困之中。而占世界人口百分之二十的中国人,却仍然在做着共党的奴隶。

   

   中共在宪法中明确规定了一党专制的独裁政体,又明确地规定了马列洋教为中国的国教。尽管连中共自己都不信了,但仍逼着中国人民去信,更明确地规定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独裁和专制,还要强制全国人民跟着中共走上一条不归之路。这些就是中共宪法中的所谓“四个坚持”。共党又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拼命宣传着什么“党的利益高于一切”,“人民必须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党权大于法律”,“党大于国家”,“人民是在为党工作”等等。于是又说什么“党说了算”,“党统治一切”。共党又把党与国捆绑在一起,有意混扰人民的概念,以为亡了党就会亡了国。多么可笑呀。

   

   国家是什么?国家就是领土、人民和主权的总称。政党又是什么呢?政党就是个民间团体。为了实现自己的理念去造福国家和人民,而争取当政。当得到了大多数人民的同意后,这个政党上台执政。干得不好,人民不选他了,他就下台,再选其他政党上去。一个政党的灭亡,就如同一个民间组织的消失一样,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于国于民都不会有丝毫的影响。属于这个国家的这片领土仍旧存在,人民仍旧照常生活,主权仍旧受到保护和尊敬。

   

   好比汉朝灭亡了,中国仍是中国。唐朝灭亡了,中国人民仍是中国人民。当清朝灭亡以后,中国的主权仍然是中国的主权。所以共党亡掉,国家仍旧存在。鉴于共党这么多年来作恶太多,共党亡掉,中国只能够变好。

   

   中国人民深受中共制定的奴隶法、君主法的暗无天日的迫害。共党亡掉后,我们需要立即制定自然法,赶上现代世界文明。我们要选择自己的政府。组成政府的公务员,必须要学识渊博、品德高尚。其实,任何事情就怕你仔细追究。共党说它自己是“伟大、光荣、正确”。可事实上,这个“伟光正”的共党恰恰又是个非法组织。人们都知道,要做生意,你要首先去政府那里注册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如果你想开汽车,也要去考驾驶执照。要成立团体、协会、政党、组织等等,也要去政府那里注册登记,领取执照或者许可证。

   

   从1921年到1949年的28年间,在中华民国的档案中,根本就没有共党注册、登记的任何记录。而从1949年至今的58年中,中共也没有在它自己建的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中注册、登记过。共党不是个非法组织又是个什么呢?

   

   中国人民被欺骗了五十八年,受了五十八年的非法统治。共党制定了成吨的法律、条文、法令、政策,而自己却带头无法无天,有法不依,知法犯法,明知故犯。由此可知,中共的法律是冲谁而来的了。可尽管如此,为中共这个团伙吹喇叭、抬轿子、唱赞歌的人仍旧大有人在,非常奇怪。

   

   前不久,中共公布了一家西方民意调查机构做的一次全球调查。结果在中国,有80%的民众对于现状感到非常满意。一位在美国任教的中国的学者也在发表他在中国的调查结果,说有超过70%的民众是支持中共。而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俄国,民众对于现状的满意度和对政府的支持度,都仅在30%左右。难道中共这个非法组织真的让中国人民感到如此的满意吗?并且要坚决支持它吗?难道杀人上亿,公然抢劫全民财产的中共犯罪集团所受到的民众满意程度和支持度,两倍多的高于自由民主的国家吗?

   

   分析一下,可能性还是有的。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里,只要你不追求自由、民主和人权;只要你不计较你个人的尊严和社会的公正;只要你对中共的倒行逆施不感到愤慨;只要你对他人的痛苦不抱任何同情;只要你能对中共的暴行不闻不问,努力忘掉,你的生活就不会沉重,甚至可以说很安逸。可是如果你内心还有一丝的痛苦的话,那就证明你的良知仍在,你没有完全沉沦,你没有患上健忘症,你的精神没有死,你仍在追求什么。即使你真的能够稳如泰山般的闭目坐在那里,我也敢保证,你们家里准有下岗的,失业的,或者收入低不能维持高物价下的生活的;或者是上不起学的,看不起病;或者是被它拆了房,抢了地的;或者是为了信仰和理念而被劳教入狱乃至被打死;或者是有死在40年前文革中的;或有死于50年前反右运动的;或者有死在三年大饥荒中的;或者死在三反、五反、镇反中的;或者有死在土改,并被抢了土地的;或者有死在公私合营,并且被抢了生意和买卖的。

   

   共产党大大小小20余次运动,哪次运动不是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地死人呢?一场大饥荒,30多年前的统计数字是饿死了2千3百多万人。随着调查的深入,数字增加到了3千4百万,3千7百万,4千3百万到6千万。近来更有人说,这个数字很可能接近7千万。那就是7千万个家庭的悲剧。文革死人,有人说死了7百万,叶剑英当初自己说过,死人至少1千万,后来又说死人2千万。至今大概的数字是3千7百万人,另外还要加上接近1亿的人在不同程度上遭殃。这就是1亿3千万个家庭,牵扯的人口至少是5亿人。中共从建政至今,每年进监狱劳改、劳教的人,从来都是保持在1千万到2千万左右。半个世纪了,又牵扯了多少的家庭呀。

   

   改革开放说得好听,中共“牛”也吹得不少,但中共的本质依然。六四大屠杀,残害基督教、天主教信徒,镇压民间的团体。不光杀人继续,抢劫反而更甚。资料显示,从1984年到2004年的二十年间,中共政权中仅仅是六千多名的高官,就盗窃了1万4千4百多亿人民币外逃。同时还有一万七千多名中上层官员伙同六万六千多名官商,把9万4千亿人民币非法套汇运往国外。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究竟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多少实惠?或许工资增加了20倍或者30倍,但物价上涨却是100倍不止。中共还给国家背上了17万个亿的内外债务,而其中的13万多个亿是被中共的800多万赃官们卷款外逃的。老百姓除了替中共还债,还能得到什么呢?中共是惯犯,杀人、抢劫的罪行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每次中共犯罪后,总是自己给自己开脱,美其名曰:犯了扩大化的错误。于是,给一些人平反。久而久之,人民习惯了中共这种肆意的犯罪,又巴望事后得到中共的平反。在被中共搅得乌烟瘴气的中国,这就变成了一个正常的循环,人们在心理上也就接受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