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声明:强烈抗议黑龙江庆安铁路警察截访枪杀反映生存问题的访民徐纯合]
吕千荣的博客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吕千荣声明:强烈抗议黑龙江庆安铁路警察截访枪杀反映生存问题的访民徐纯合

吕千荣声明:强烈抗议黑龙江庆安铁路警察截访枪杀反映生存问题的访民徐纯合
   
   
   根据公民 吴淦(超级低俗屠夫)和李仲伟、谢燕益两位律师在地方政府用红色恐怖手段对黑龙江庆安徐纯合因上访被庆安铁路警察击毙事件的真相掩盖的调查证据,已经证明是铁路警察因截访而枪杀访民、、、、
   

   我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吕千荣,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和报国之志的一个右手严重肢残(肢残贰级)的残疾农民,仅仅因为在九五年在我二十五岁当时拥有幸福生活的我仅仅因为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强行收取加码摊派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因此而造成我十九年多来长期受到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动用国家机器长期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每天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从2014年至今,常州警方几次准备枪杀谋杀我,然后作假上报,都是因为在有关部门脑控迫害我,并每天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几次听到群众议论后报警反映揭露并在网上控诉揭露,我才躲过了常州警方几次密谋准备枪杀谋杀我的阴谋.
   
   
   下面是我对常州警方准备枪杀谋杀我的控诉摘录
   
   在2015年3月4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上面还是要安排脑控常州市公交五公司武进公交中心交中心站的那个公交大客车司机在这个政治犯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到武进公交中心站时用公交大客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撞死了也没有事也是按交通事故处理,习近平连自己多次被江泽民的人暗杀未遂都不敢向社会公开的,把这个政治犯迫害死了暗杀死了,习近平也不敢查出事实真相,也不敢公开中共的黑暗内幕.不是这个政治犯经常在网上揭露出来要把他怎麽怎麽迫害死暗杀死,早就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D┼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这样说,公开安排、煽动、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迫害、谋杀.甚至在2011年和2012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经常脑控群众让群众说:"现在中国还是江泽民当家胡锦涛不当家,谁骂胡锦涛没有事骂江泽民就要被处死、、、、"并且从2010年开始至今只要我要在网上发文支持胡锦涛总书记和习近平总书记或我要揭露江泽民集团的邪恶罪行,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就要更加对我进行迫害、谋杀和诽谤,这些我都多次在网上揭露过、、、、.
   
   在2015年3月6日,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等客拉人时,看到常州武进特警有两个警察带队四个特警拿着微型冲锋枪从武进汽车客运站售票大厅候车室出来在广场上巡逻、、、、
   
   到了2015年3月6日下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一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因为每天至少有十几辆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的人也好经常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流动拉客或停车等人拉客,在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坐在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上的几个警察说:"这个政治犯去年有一天晚上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差点被他们几个特警把他枪杀了,当时特警喊他停车,他停车下来问特警:”什麽事?”特警带队的领导让他走了,如果他不停车或带队的不让他走,特警就把他枪杀了,把他枪杀了后也要做假把他三轮车上放上东西说他想制造暴力事件、、、、、、"
   
   之后在2015年3月6日下午和晚上,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到处听到群众说:“刚才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几个警察说的这个政治犯在2014年的一天晚上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拉客等人,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拉客等人时把(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一辆特警车旁边,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政治犯开着(客运电动)三轮车离开时一个特警喊这个政治犯‘过来‘,这个政治犯停车柱着拐杖下车后问特警什麽事,特警带队的领导让他走了,如果他不停车或带队的不让他走,特警就把他枪杀了,把他枪杀了后也要做假把他三轮车上放上东西说他想制造暴力事件,江泽民集团这些年来对这个政治犯的大量迫害谋杀证据太多了过不掉了,所以想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事实确实如此。
   
   2015年3月7日下午和晚上,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无论是在武进区遥观镇遥观村下梅807号我的租住地,还是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今天上午)想的要亲自执笔向国外媒体发表自己的评论,阐述只有依法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这个政治犯支持习近平,呼吁彻底清除江泽民集团。。。。。。”
   
   2015年3月7日下午,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到了武进汽车客运站后我看到特警车和一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过了一会几个特警上了那辆车身上写着”特警”字样的蓝色特警车走了.
   
   我就象每天至少有十几辆开客运电动三轮车或开象客运电动三轮车型一样的安装汽油发动机的汽油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流动拉客的人一样,也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流动拉客或停车等人拉客,在我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坐在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上的几个警察说:"这个政治犯,郭声琨想让我们枪杀他、、、、、、"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一会后又停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广场前那辆和特警车一样的车辆上面写着武进警察的一辆蓝色警车旁等客拉人时,我就听到那辆蓝色警车里有咔嚓一声响,象铁器的响声。我心里想别是这几个警察想制造冤案枪杀我谋杀我,然后制造假案对上报?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十九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帮汉奸禽兽们什麽伤天害理的坏事做不出来?我就赶紧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流动拉客走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