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吕千荣的博客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在习近平总书记出访俄罗斯、白俄罗斯期间的2015年5月10日,江派媒体明镜网和<<明镜月刊>>发表了<<江曾联手势力强大 习王打虎妥协服软>>一文,对习近平总书记进行造谣诽谤攻击,并且毫不掩饰的高喊:"在'虎王'江泽民、曾庆红和大小"老虎"的抱团对抗下,逼退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这些"老老虎"、"大老虎"、"小老虎"们和"虎王"抱成团想干什麽?我在这里呼吁国人警惕:"这些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卖国汉奸贪官污吏腐败份子大小老虎们现在是想抱团反扑,企图在挣扎中政变,推翻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而想继续延续他们祸国殃民的美梦、、、、."

   
   呼吁中国人民擦亮眼睛,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卖国汉奸的反腐政策、、、、.
   
   在我准备发文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进行的铁腕反腐和改革,揭露卖国、贪腐、迫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最近都在海外媒体<<纽约时报>>和江派香港明镜网<<明镜月刊>>,散布用"模糊概念"方法对习近平总书记和家人进行的造谣诽谤攻击的文章,企图密谋政变推翻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的阴谋,但是在2015年5月11日下午至2015年5月12日,卖国、贪腐、迫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等汉奸恶魔集团掌控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又控制住了我的网络,使我用翻墙软件无法进入国际网站揭露,而我在国内网站被封杀不能发言.
   
   因为最近中共体制内的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的大小老虎们和虎王抱团反扑攻击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所以,我从2015年5月17日之前开始策划制作一个上面写着:“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的牌子,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呼吁民众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在我2015年5月17日决定最近几天就准备付诸行动后,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有关部门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脑子想的最近几天就策划制作一个上面写着:‘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惩贪、清除中共体制内的卖国汉奸’的牌子,挂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呼吁民众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这样江泽民一帮人就会被习近平查办。江泽民的人还让迫害这个政治犯。。。。”并且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下又脑控群众说出对习近平总书记攻击诽谤的话。。。。我在昨晚2015年5月17日晚上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安排、脑控也是用私家车和三轮车拉客的人找我事准备打我,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来。。。。
   
   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8日下午,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昨天晚上(2015年5月17日晚上)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江泽民的人又安排、脑控也是用私家车和三轮车拉客的人找他事准备打他,那个开三轮车拉客的找这个政治犯事要打这个政治犯的人,是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老板(常州乔裕集团董事长)陈礼斌安排的,这个政治犯心里想的如果这个开三轮车的找他事迫害打他了,这个政治犯就准备用他的拐杖把这个开三轮车的打死了(我买的用的是用铝管制做的拐杖根本是不能打人的)、、、、."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诽谤下,造成一些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9日晚上,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谁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没有事,只要有人诬告陷害这个政治犯偷人,公安机关就会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从2015年5月17日至19日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江泽民的人又准备用机动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或让警察枪杀这个政治犯、、、、."
   
   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19日下午,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期间在常州武进区鸣凰和大学城制作"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牌子,准备安装在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这个政治犯要制作牌子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不要把他做牌子,他把牌子做好后安装在他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上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那样江泽民就会被查处、、、、"造成我在找人制作铁牌和贴在铁牌上的户外彩色写真文字时,制作铁牌的人和广告部的人都不敢给我制作,在我找广告部的人制作贴在铁牌上的户外彩色写真文字时,本来不到两个平方的户外广告彩色写真的费用最多七十元,一家广告部的人问我要一百三十元.我同意后这家广告部的人又说我制作的"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户外广告写真文字他不能做,怕公安机关找他事.我就质问他:"制作'支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的铁腕反腐'的牌子你不敢做,难道我制作'支持江泽民出卖国家领土、巨贪腐败、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牌子公安机关才允许你做了?"这家广告部的这个男的被我问的哑口无言.我又找了一家广告部的人,这家广告部同意收九十元给我制作"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户外广告写真文字,让我交费后答应第二天给我做好.
   
   在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在2015年5月20下午2点之前在我从武进区遥观镇我的暂住地开客运电动三轮车去鸣凰邮电局期间,我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让广告服务部制作的'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广告服务部的老板答应下午两点之前把它贴在广告牌上贴好,现在江泽民的人迫害这个政治犯让武进区公安局的警察通知今天下午四点才让广告服务部的人把给这个政治犯制作的'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广告牌上,因为这个政治犯把这个'支持习近平(总书记)反腐'的广告牌做好后江泽民就完(蛋)了、、、、."
   
   在我2015年5月20下午14点到常州大学城鸣凰邮电局对面的这家给我做广告牌的广告服务部(这家广告服务部老板答应在2015年5月20下午2点之前把我制作的要贴在铁牌上的彩色户外写真文字贴在我制作的铁牌上贴好)去拿我的广告牌(我的广告牌铁牌已经另外找人焊好了),我到了这家广告服务部后,这家广告服务部的老板娘说等一个小时人才能有空给你贴彩色户外写真文字,在我的不断催促下真如江泽民集团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说的那样直到下午快四点了才把给我打印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了我的广告牌上,在这家广告服务部的人把给我打印的户外写真彩绘文字贴在我的广告牌上期间,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鸣凰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来登记我的身分信息和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的信息后拿出一张标明为武进区公安局没有具体日期和公章的要整顿三轮车的公告让我签字,在公告中把三轮车尤其是客运电动三轮车列为机动车(需要牌照又不给办牌照的机动车.因为全国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台关于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的新的国家标准,按照现行的全国通用的对电动车的处理方法,都是把两轮电动轮车按非机动车对待把大些的电动三轮车规定不能进市区禁区,在不是市区禁区和农村准许行使),对客运电动三轮车的拉客行为列为违法.我拒绝签字,理由如下:1因为现在在国家还没有出台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之前,两轮电动车和三轮电动车还属于非机动车.2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怎麽害他没有害死,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一个肢残二级的爱国残疾农民被迫害的只能用三轮车拉客谋生了,你们还要迫害我,那你们告诉我:"我干什麽职业你们不再迫害我、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