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江中学子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赌场16
·赌场17
·赌场18
·赌场19
·赌场20
·赌场21
·赌场22
·赌场23
·赌场24
·赌场25
·赌场26
·赌场27
·赌场28
·赌场29
·赌场30
·赌场31
·赌场32
·赌场33
·赌场34
·赌场35
·赌场36
·赌场37
·赌场38
·赌场39
·赌场40
·赌场41
·赌场42
·赌场43
·赌场44
·赌场45
·赌场46
·赌场47
·赌场48
·赌场49
·开赌场50
·开赌场51
·开赌场52
·开赌场53
·开赌场54
·开赌场55
·开赌场56
·开赌场57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8(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59(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光头说:“百姓斗不过政府,跟政府作对死路一条!”)
·慎入!中共线人光头夫妻(组图)
·光头夫妻1(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兄绰号明明,五个子女;弟绰号“瘌子”,二个儿子)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中共线人超生户欧阳兄弟(图)
·超生户1
·超生户2
·超生户3
·超生户4
·超生户5
·超生户6
·超生户7
·超生户8
·超生户9
·超生户10
·超生户11
·超生户12
·超生户13
·超生户14
·超生户15
·超生户16
·超生户17
·超生户18
·超生户19
·超生户20
·超生户21
·超生户22
·超生户23
·超生户24
·超生户25
·超生户26
·“瘌子”假装打电话27(图)
·超生户28
·超生户29
·超生户30
·超生户31
·超生户32
·明明假装打电话33(图)
·超生户34(图)
·儿童监控团35(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6(图)
·慎入!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37(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8(图)
·慎入!雪天,“儿童监控团”39(图)
江西宜黄特务和线人
·慎入!中共收买失业长发女1(图)
·慎入!江西宜黄特务王××2(图)
·中共收买失业女3(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2014年底,县委县政府将于2015年春季对我家附近的县沙石公司进行整片拆迁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沙石公司多位居民也证实,县里先后多次派人与他们协商拆迁之事。之所以现在(2015年5月)仍未拆迁,据说是因为“双方尚未谈拢”。据了解,县沙石公司居民提出的拆迁安置方案大致有以下几种:一、县里按市场价对居民私有房屋进行货币补偿,居民拿这笔钱可以在附近购买到相同面积的商品房;二、居民暂时迁离此处,腾出地皮让县里搞开发建新房,新房建成后再回迁,在同一地段置换相同面积新房(2014年7月县里对峨眉山脚下居民进行拆迁,采用了此方案。县沙石公司所处地段比峨眉山好得多,故县里对此方案犹豫不决);三、县里在别处较繁华地段提供相同面积的地皮,按目前建筑成本补偿居民一笔钱,让居民去别处建房……

    宜黄县官员这些年以权压法低价掠夺了大量土地资源,官商勾结大肆搞房地产开发谋取高额利润。宜黄县房价这几年一路飙升,县城各大楼盘房价居高不下,商品房每平米价格普遍超过三千元,有的商品房每平米高达四、五千元,普通百姓只能望房兴叹。尽管宜黄县城商品房价格高企,但县委县政府给拆迁户开出的“拆迁价”却低得离谱,在同一地段连原房屋1/3面积的商品房也可能买不到。宜黄县官员搞拆迁向来都是以力服人,将“摆平就是水平,搞定就是稳定,无事就是本事”奉为圭臬,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宜黄拆迁户除非有相当的背景或关系,否则不可能拿到与市场价一致的拆迁补偿款或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县沙石公司拆迁暂时搁置并不意味县委县政府决心放弃非法强拆实行依法治县保障拆迁户的合法权益。“杀鸡吓猴”、“惩一儆百”是宜黄县委县政府对付百姓的常用手腕。我家门前的宜黄河是流经县城最大的河流,沿河两边则是县委县政府打造“一河两岸”城市格局的重点规划和开发区域。我家这一带及河对面的仙三都沿河一带等早已被县里纳入拆迁范围。当局别有用心地在我家周围、县沙石公司、沪东、仙三都等拆迁范围内吸收了一些百姓充当线人,发监控工资让他们参与非法监控我全家,企图通过对我全家实施非法监控和打击报复达到“整治一户,吓倒一片,威慑一方”的目的。县沙石公司拆迁受阻,按惯例,当局很可能强拆某户“杀鸡吓猴”威吓其他拆迁户。

    当局掠夺我家县城房产可谓费尽心机,早在2013年10月县里“民生工程”(封闭我家屋边流水坑)施工时,就想利用民生工程让我家屋毁人亡。当时,县城管局许股长说,施工方会加固我前屋下流水坑,坑两边会浇筑混凝土墙面,坑底也会浇筑混凝土底板。许股长说的话之后并未兑现,施工方既未在我前屋下坑两边浇筑混凝土墙面,更未在坑底浇筑混凝土底板。下中到大雨时,洪水从我前后屋交界处的已封闭坑口暴泻出来,冲击力和破坏力非同小可,一旦我前屋下坑底被洪水淘空,坑两边的石堤必将坍塌,势必导致我家屋毁人亡。尤其阴毒的是,2014年1月14日夜晚,当局指使施工方开来一重型挖掘机,以铲土为借口对我前屋下靠巷一侧石堤进行碾压,企图把石堤碾垮震垮。如果石堤坍塌,我房屋既便不坍塌也将成为危房。之后,施工方又以安装铁丝网为借口,多次提出要用电动冲击钻在我前屋下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上打洞,企图损毁我房屋。当局掠夺百姓房产完全不把百姓生命放在眼里,手段如此凶残和卑劣,简直令人发指。多次向政府反映无果后,我自掏腰包花了几千元买水泥、钢筋、沙石等,全家群策群力克服多种施工难题,在前屋下坑两边浇筑了钢筋混凝土墙面,坑底也浇筑了钢筋混凝土底板。以前,只有每年汛期宜黄河里涨大水,洪水倒灌进流水坑,小巷才会被淹。这些年,宜黄河上游大小水电站越建越多,房地产开发大量采挖河里沙石,河里涨大水越来越少。除2010年6月20日宜黄河里涨了一次大水外,之后几年都未涨大水。县里民生工程因错误设计和施工,成了名副其实的“坑民工程”、“害民工程”,甚至“杀人工程”。现在,只要雨下得稍微大一些久一些,洪水就会从坑里涌上来,小巷一片汪洋沦为泽国,周围居民开门就能“看海”。

下图:尤其阴毒的是,2014年1月14日晚九点多,当局指使施工方在漆黑的夜晚用XG806履带式液压挖掘机(整机重量5850Kg),以铲土为名碾压邹引娇前屋下靠巷一侧钢筋混凝土支撑柱边的石堤进行碾压,企图碾垮震垮过巷的石堤让邹引娇屋毁人亡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下图:县里民生工程因错误设计和施工,成了名副其实的“坑民工程”、“害民工程”,甚至“杀人工程”。现在,只要雨下得稍微大一些久一些,洪水就会从坑里涌上来,小巷一片汪洋沦为泽国,周围居民开门就能“看海”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2015年4月19日上午,一场中雨过后,流水坑里涨水,洪水从坑里涌上来,小巷路面洪流滚滚。5月2日凌晨下了一场中雨,流水坑里再次涨水,洪水从坑里涌上来淹没小巷路面。5月4日上午,几名工作人员到小巷察看现场,边看坑边讨论如何“治坑”。5月6日上午,县城管局许股长等四名工作人员再次到小巷察看现场,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说,把坑上的房屋全部拆除,将坑重新做过,这样才能彻底治好坑。治理我家屋边流水坑,主要有二种方法:一、在坑上游将坑里水分流一部分到别处去,即“分流治坑”(宜黄县副县长陈伙明曾提出此方案);二、把坑上的房屋全部拆除,将坑重新做过,即“拆屋治坑”。2014年7月,县里对峨眉山脚下进行拆迁,峨眉山边的流水坑被重新做过。目前,我家这一带开发在即,县里采取“分流治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选择“拆屋治坑”的概率几乎100%。“拆屋治坑”涉及坑上十余户居民,我家位于坑口马路边,首当其冲成为第一个拆迁对象。我县城房产被县国土资源局和县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宜黄县委县政府不依法依规将邹怀刚非法取得的土地证、房产证予以收缴和作废,反而指使县国土资源局搞假调查和县房管局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显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邹怀刚夫妻想霸占我县城房产,县委县政府则想强拆我县城房屋或耍阴谋诡计损毁我房屋,可谓前有狼后有虎,虎狼同谋准备侵吞和瓜分我县城房产。在“生态、文明、平安、幸福、和谐”的宜黄县,公民合法财产成了贪官污吏和不法之徒巧取豪夺蚕食鲸吞的对象。宜黄成了饕餮者弱肉强食的天堂 ,如果关汉卿在世,也只能慨叹:“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福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拆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屋拆迁法》规定:“拆迁管理、拆迁补偿、拆迁安置,应当遵循公平、公正、合法、对等的原则,及时、充分保护被拆迁人的合法利益”、“货币补偿的金额,根据被拆迁房屋的区位、用途、建筑面积等因素,采用市场比较法,以房屋拆迁评估价格确定”、“(被征收房屋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生效之日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交易价格”……

(2015/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