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江中学子
·王明42
·王明43
·王明44
·王明45
·王明46
·王明47
·王明48
·王明49
·王明50
·王明51
·王明52
·王明53
·王明54
·王明55
·王明56
·王明57
·王明58
·王明59
·王明60
·王明61
·王明62
·王明63
·王明64
·王明65
·王明66
·王明67
·王明68
·王明69
·王明70
·王明71
·王明72
·王明73
·王明74
·王明75
·王明76
“一千块”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一千块”监控1
·“一千块”2
·“一千块”3
·“一千块”4
·“一千块”5
·“一千块”6
·“一千块”7
·“一千块”8
·“一千块”9
·“一千块”10
·“一千块”11
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1
·女失业2
·女失业3
·女失业4
·女失业5
·女失业6
·女失业7
·女失业8
·女失业9
·女失业10
·女失业11
·女失业12
·女失业13
·女失业14
·女失业15
·女失业16
·女失业17
·女失业18
·女失业19
·女失业20
·女失业21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女失业26
·女失业27
·女失业28
·女失业29
·女失业30
·女失业31
·女失业32
·女失业33
·女失业34
·女失业35
·女失业36
·女失业37
·女失业38
·女失业39
·女失业40
·女失业41
·女失业42
·女失业43
·女失业44
·女失业45
·女失业46
·女失业47
·女失业48
·女失业49
·女失业50
·女失业51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52)(图)
吴氏失业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下图:李惠兰,邹引娇胞弟邹怀刚的小姨子,现任凤冈镇党委副书记( 协助书记分管党群、综治工作,协助镇长分管信访、土管、城建工作,并负责与县直对口单位的联系、协调工作),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下图:李惠兰(权力掮客)几乎每天都要假装打电话从邹引娇房屋右侧的小巷里经过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3月25日南门路居委会一女工作人员打我手机,叫我去居委会领养老金卡把卡拿去银行激活。3月26日我到居委会,相关工作人员叫我签名后交给我二张社保卡(我和丈夫各一张)。我把二张社保卡拿到银行激活顺便查了一下,卡里均无分文。4月1日我打章××手机,章××说他在凤冈镇人民政府三楼,叫我去交表。我到三楼把相关表格、证明材料复印件和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交给章××。4月8日中午11点08分,打来一个电话,接通后对方不出声,十余秒后播放事先准备的内容:“您好!社保局紧急通知,您有一份社保3580元(声音之后就戛然而止了)……”事实上,我夫妻俩社保卡里均无分文。这显然又是宜黄县官员派人搞的鬼。4月16日我打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手机,陈主任说社保局没批准我申请知青养老生活补助,叫我自己去找社保局。4月21日我打章××手机,章××说,县里派人到下面调查,我下放一事属实,但因为县档案局没找到我原始档案,所以县社保局没批准我申请知青养老生活补助(335元/月),丈夫申请城镇大集体企业未参保退休人员养老生活补助(335元/月)已上报省里现在还没批下来。

    我之后又多次打电话、发短信给彭书记询问知青养老金的事何时能办好,彭书记叫我自己去找相关部门解决。9月11日凤冈镇工作人员章××将我申请知青养老生活补助相关表格、证明材料复印件和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还给我,叫我自己去找相关部门解决。9月28日上午,一名黄陂镇女工作人员打我手机,说丈夫李佑昌申请城镇大集体企业未参保退休人员养老生活补助已批下来了,叫我通知丈夫带身份证去县二轻局办相关手续。丈夫李佑昌带身份证到县二轻局办手续,一名男工作人员拿出一个《江西省城镇大集体企业未参保退休人员养老生活补助证》填写盖章后交给丈夫李佑昌。丈夫李佑昌出生于1953年1月,按《关于对未参保城镇大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实行养老生活补助的通知(赣劳社养[2007]11号)》文件规定,2013年就可享受城镇大集体企业未参保退休人员养老生活补助,因为没托人找关系送钱,宜黄县官员故意拖到2014年才办,且养老生活补助金还被克扣(省里规定335元/月,县里只发305元/月)。我出生于1949年10月,按《江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解决返城未安置就业知青养老保障等有关问题的通知(赣府厅发[2010]29号)》文件规定,2010年就可享受返城未安置就业知青养老生活补助,因为没托人找关系送钱,宜黄县官员百般刁难,至今分文未得。我到过县档案局几次,所谓的“下放知青原始档案”其实就是名单册里一个名字而已。名单册里留有不少空行,填写的姓名字迹新旧不一,做手脚增减某人名字易如反掌。宜黄县委县政府一贯弄虚作假瞒上欺下,上梁不正下梁歪,县档案局搞些徇私舞弊偷梁换柱的勾当在所难免。一些无权无势无关系的下放知青查不到下放档案也就不足为奇了。宜黄县官员派人到下面调查,承认我下放一事属实,也曾提出为我“特事特办”,之所以至今仍未解决,主要是因为我没托人找关系送钱。因宜黄县官员“一切向钱看”、“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导致我下放十余年一文不值,在桑榆暮景之际连国家下拨的养老补助金(335元/月)也拿不到。

    我将上述内容于2014年12月1日提交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宜黄县官员对我申办返城未安置就业知青养老生活补助之事视若无睹避而不谈,只对我丈夫申办城镇大集体企业未参保退休人员养老生活补助之事做出答复:“邹引娇: 您好! 12月1日,省信访局网上投诉办公室转送了您的信访件,现答复如下:一、关于你丈夫李佑昌享受城镇大集体企业未参保退休人员养老金生活补助的问题(1)根据赣轻字[2012]17号和赣联社字[2013]4号文件规定:你丈夫李佑昌只能在2013年底申报城镇大集体企业未参保退休人员养老生活补助,其本人也是2013年9月底才开始申报,该生活补助只能从2014年元月开始发放,且该生活补助每年只申报一次,与企业职工退休完全不同。(2)2013年底申报人员直到2014年8月底省里才审批下来,我局接到批复后立即通知各乡镇,由乡镇通知其本人来县里办理领取生活补助手续,生活费从2014年元月开始按原标准(305元/月)进行一次性补发,根据赣人社发[2014] 30号文件规定,2014年增加30元/月生活补助,且该新增30元由同级财政负担,我局接到文件后,及时行文向县政府申请增加该项经费,经县政府批复后,2014年10月对该批人员进行自元月开始一次性进行补发,以后每月按335元发放。”我下放一事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宜黄县官员之所以百般刁难,说白了就是想敲我一笔钱。截至目前为止,当局已先后十余次指使亲戚、熟人等游说我托人(权力掮客李惠兰等)找关系送钱解决此事。宜黄县山高皇帝远,官员搞钱不择手段不分对象,连贫困户也不放过,正所谓:“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下图:江西知青邹引娇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直到2015年5月,邹引娇从未领到返城未安置就业知青养老生活补助(335元/月)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谭坊综合厂原厂长邹时宇、会计邹正刚为邹引娇做了书面证明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邹引娇68年10月下放,79年3月30日落实政策恢复商品粮,返城后未得安置,自谋生路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我68年下放谭坊中渡大队大兴福生产队,73年与生产队签《搞副业合同书》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邹引娇每年要向谭坊中渡大队大兴福生产队交副业金300元(见图,74年副业金:126.71+73.29+100=300元),另须向国家交服务加工税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邹引娇向国家交服务加工税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2014年4月1日我(邹引娇)打章××手机,章××说他在(凤冈镇人民政府)三楼,叫我去交表。我到三楼把表交给了他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时过境迁,宜黄官员百般刁难我下放经历被一笔勾销

长夜漫漫,昔日下放十余年知青今又成重点打击对象

下图:监控人员李金珠(家庭妇女,邹怀钢之妻,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兼任镇政法书记李惠兰大姐)双击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破网软件打开海外博讯网看到揭露他们恶行的文章,承认“监控邹引娇全家”、“害死邹引娇娘”、“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侄子邹自新、表哥吴义顺之妻)房产”,催促邹引娇天天去告状……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下图:截至目前为止,当局已先后几十次派人游说我申请廉租房、申购经适房。邹怀钢夫妻先后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侄子邹自新、表哥吴义顺之妻)房产,堪称“宜黄房霸”。邹怀钢夫妻通过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李惠兰为五个女儿(大女邹卫群,35岁、二女邹卫华,31岁、三女邹卫芳,30岁、四女邹卫洁,29岁、五女邹卫燕,28岁)各弄一套廉租房或经适房如探囊取物,但邹怀钢夫妻连一套廉租房或经适房都没去弄。连“宜黄房霸”都对廉租房、经适房兴味索然,可见,宜黄县廉租房、经适房叫好不叫座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2013年12月11日二姐邹莲娇对邹引娇说:“他们在网上(李惠兰、邹怀钢夫妻等利用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翻墙软件打开海外博讯网)看到你发了他们的照片……”

2014年2月3日(正月初四)邹桂花对邹引娇母子说:“(李)金珠当众问我,你俩在(海外博讯)网上写她把婆婆打出门,她问我她是打了婆婆吗?我回答,是打了……”邹自新说:“(李)金珠是打了我奶奶,奶奶被打之后就和我一起搬出了叔叔(邹怀刚)家,住在北门路(邹桂花公公的北门路18号老屋)做豆腐卖……”

左1为李金珠,前1为邹怀刚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下图:邹引娇和邹怀刚房屋后面是李惠兰父亲李标奇的厨房(左)、院子(中)和杂物间(右),土地面积几十平方米。左3为李金珠,左4为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右为李惠兰侄子李学伟(右手挠头)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当局不但百般刁难逼我俩上访,用激将法激我俩上访,还利用线人甚至亲戚设圈套引我俩多带人去北京上访,企图给我俩罗织煽动他人上访的罪名。当局先后指使几名线人(邹××、邓××等)上门打探消息,问我俩何时赴京上访,说要和我俩一起去北京上访。这几名线人说的话破绽百出(以后再谈),我俩置之不理。利用线人设圈套未遂后,在当局操纵下,李惠兰(见附文)指使李金珠(姐)、邹怀刚(姐夫)唆使我家几名亲戚上访,企图引我俩入圈套。这几名亲戚(大姐邹雪娇、唐茶花、谭冬花、吴金花等)以前谈“访”色变,现在却一反常态先后多次上门打探消息,叫我俩带他们一起去北京上访。这几名亲戚在交谈时向我俩透露,李金珠多次请他们吃饭,叫他们跟我俩一起去北京上访,赴京上访的路上要与邹怀刚“保持手机通话”……我俩察觉这是圈套。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兼任镇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伙同李金珠、邹怀刚不但设圈套企图陷害我俩,而且经常双击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破网软件翻墙打开六四天网、海外博讯网等网站“研究”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2012年2月5日邹怀刚叫兄邹怀光(邹引娇大弟)对我俩说:“李学伟(李惠兰侄子,2009年广东工业大学物流管理专业毕业,现在广东打工)也学会了突破网络封锁上海外网站,看到了很多东西 。 我们【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 邹怀刚(失业)、李金珠(家庭妇女)、大弟邹怀光(失业,中共线人) 、李黄金(邹怀光之妻, 家庭妇女 )等】看到了你俩在网上发的文章和图片。”我俩问 :“ 在哪个网站?” 邹怀光回答:“ 在六四天网。若你俩不相信,现在就可以去( 邹) 怀刚家三楼,怀刚会打开六四天网给你俩看…… ” 我俩没去。6月20日邹怀光对我俩说他在邹怀刚家里电脑上看到海外网站上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叫我俩以后写的文章在发表前要拿给邹怀刚看,上访要和邹怀刚“商量”。显然,李惠兰企图通过邹怀刚操控我俩。2012年7月23日侄女邹桂花打手机叫我俩来邹怀刚第二栋房屋(危房)第三层见大姐邹雪娇(75岁),我俩走进门,他们正在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在场的有邹怀刚(失业)、李金珠(家庭妇女)、大弟邹怀光(失业)、大姐邹雪娇、邹桂花、谭冬花、吴金花、邹卫燕、唐某(男学生)、唐某(女学生)等十余人。邹怀刚说他也学会了翻墙,叫五女儿邹卫燕(四川某大学学生)打开电脑桌面上一个名为“翻墙”的文件夹,里面有自由门、无界浏览、动网通、逍遥游等破网软件。大弟邹怀光说:“打开网来看六四图片……”邹卫燕双击自由门软件,浏览动态网主页新闻,点击六四档案看八九年六四图片,之后又打开六四天网,看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亲戚谭冬花指着图片问我俩:“图片怎样发上网(六四天网)……”(以后再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