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中国崩溃还是美国衰退?/韩尚笑]
观察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浪漫
·韩尚笑:名词解释(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羽谈飞:转型中国:务必抛弃两极变革幻想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胡平: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 ——对不证自明的真理的一种证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七十)/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解惑:为什么澳洲是置业的首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布鲁克斯:美国的反政治文化毒瘤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一)》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二)》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三)》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四)》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五)》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陈丹青:中国人素质差是反复革命的深刻报应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六)》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的实质是拒斥人类文明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七)》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幼儿教育 — 赢在起跑线还是输在生命线?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八)》组图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文革的教训倒底在哪里?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崩溃还是美国衰退?/韩尚笑

   

   

   不久前,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一时间,轩然大波起,宇宙隘而妨。

   首先应当指出的是,学者与智者,不可同日而语,不是量的不同而是质的区别。不少人把两者混为一谈。学者未必是智者,智者也不一定就是学者。前者是指在某个领域进行学术性研究,有所见树,得到业界的认可,智商较高。后者,是对事物准确的评估和判断,有独到的见解,有一定的深度和前瞻性,有据可查,无需认可,智商情商都高,常常是 “情到深处人孤独”。

   另外,学者搞学术,可保守存疑,也可“有钱能使鬼推磨”。智者却是大师,金钱不能移,处乱而不惊,不经意中给人一道好风景。比如沈大伟,只是学者,非智者。中国的胡适,则既是学者也是智者。他治学的严谨和对事物的判断,尤其对中共透彻的认识和准确的预测,堪称一绝。对中共的认识不清而失足加入者,既便后来醒悟了,在我看来,只是学者,却非智者。至少,头脑曾发热,轻信加误判!

   一名学者,尤其是作为中国问题专家的外国学者,理应去熟悉,去认知,去感同身受,很多时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非凭着头衔或学术的光环,机械性地沿着资料和数据的导向,演绎出中国崩溃的结论,唱垮中国的生存和发展,唱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这种做法和心态,是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末世惆怅,所折射的,与其说是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不如说是现在进行时的美国衰退,“只不过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用静态的眼光去看一个动态的国家,不是持论公允的问题,而是懒惰的方法问题,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话。是中国崩溃,还是中国发展的趋势,超越了自以为是的美国专家的有限感知,从而投机取巧地把立论(立足点)建立在流沙(quicksand)上,出现了判断上定位的漂移性呢?

   实在地说,在评价中国的时候,应给个全视野,才是科学的态度,而不是华众取宠,耸人听闻。我认为海外的中国知识精英,尤其是六四后流亡海外或已入外籍的异见人士,对中国的时局和发展,比中国国内的学者或美国的学者。有更准确的把脉和更深刻的认识。

   应当承认,中国人的整体英语水平十分有限,而英语语言本身又在中国大陆被人为地疯狂轰炸了经年,使本来属于冷静分析的语言变成了浮躁和张狂的符号。沈大卫的中国崩溃论,给这种异化现象提供了美国学术界新的佐证。

   什么是科学?科学就是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发展的事物,而非匆匆去下定论,给人不可置疑的权威的专家意见。换句话说,一个学者,可以主观(主体)地佇立在闭区间(或称有限区间),却不可把客观(受体)“冰格"在闭区间。沈大卫的中国崩溃论,是不是把行进的中国放在他那因“有钱就任性”而充血的瞳孔里了呢?

   中国和美国,一东一西,处于两极,双方时时都在感知这种存在,尽管有时产生距离的美感,但更多的却是尴尬的隔靴搔庠之感。美国的专家们,什么时候在中国的问题上判断正确,预测准确过?无论是政治军事,还是外交文化。美国的专家们对中国知道的真是少得可怜,了解的也相当浮浅。不可思议的是,中国至今仍是美国旧时所称谓的“竹幕”(bamboo curtain),仍在泪眼看花!

   中国的问题确实太多,尤其是中共的党冶,体制,人冶,人权,知情权,发言权,数也数不清,没完又没了,胎里带来的病。最近有个新词儿叫“反腐永远在路上”。果真如此,今天的塌方式的腐败怎么竟会被“猎狐” 猎到国外了呢?连用词都极具中国特色:老虎,苍蝇,猎狐,你看,全是动物!试问,除了中国之外,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把“人”当动物来特指,尤其是拿人类的朋友动物来形容反面人物的?这本身算不算逆世界的潮流而动,用今天的话叫“逆天”呢?

   一个学术研究或观点,所论述的是一种长期的,漫长的,缺少起始的时间表,有价值和意义吗?如果回答是肯定,那么,我倒觉得美国的没落和衰退要比中国的崩溃更有触摸性。如果回答为否定,那么,我可以有拐点地去推测,中国的崩溃论,实质上,是美国的所谓专家,在中国红与黑的双重打击下,不仅学术心术产生了东风西渐的风标效应,道德也一起开始下滑沦落,是不是呢?

   美国的一枝独秀,在中国亚投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式合作共赢的悄然成功后,尽管其钟摆跟往日一样,仍左右晃荡,而这时间的沙漏,却在一点一滴地露出上半流沙池存量的不多。

   假定这是虚拟语气,那么沈大伟教授使用的现在进行时,出人意料之外,却也巧复人意之中。

(2015/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