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4)]
九剑博客
·公安部高官曾在内部会议泄露罗干密令
·国际人权律师:中共强摘器官仍在持续
·见证历史!更多六四现场照片网络曝光(慎入)(组图)
·加拿大总理:共产主义是致命思想瘟疫
·曝国安绝密 中共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成
·中共抛出邪教名单暴露一惊天秘密
·党媒介绍邪教 中共头号大邪教被扒皮
·8964后港报头版回放 党媒:伤亡逾万激起公愤 组图
·六四解密报告:中共27军边大笑边扫射
·破记录 18万人悼〝六四〞 大陆客感谢港人
·18万人纪念六四 〝今夜维园 滕彪最精彩〞
·奥巴马罕见就中共六四问题发声
·再现25年前六四事件真相
·赵迩珺:解体中共是华人真正需要的中国梦
·章天亮:平反六四 中共已无机会与可能
·六四25周年 各界聚焦世界最大邪教
·美国明州三十五位众议员关注中共活摘器官
·【禁闻】评论:中共没有资格判定哪个组织是否邪教
·涉嫌活摘器官 浙江肝移植专家出国被追查
·成都司法局网站惊现〝中共才是正宗全能土匪神教〞
·伦敦国际移植大会 涉嫌活摘器官者被诘问
·国际移植大会代表关注发生在中国的器官移植
·【今日点击】坦克.人的故事(十)
·历史今日】江泽民成立“第二权力中央”操控中国黑幕
·照片见证中共的邪教加黑帮本质(一)
·照片见证中共的邪教加黑帮本质(二)
·4武警凶手被射杀 昆明血案关键证人或不公审
·两照片见证天安门前惊人瞬间 曾震惊世界
·玉清心:追查国际伦敦发通告 活摘器官医生何去何从
·报告显示超8成祼官对中共无信心
·中俄反对人权、法治为联合国未来宗旨
·中共隐藏15年的一个核心机密被法国电视台撕开
·鲜为人知 关贵敏揭中共高层秘闻
·日本电视台黄金时段介绍法轮功
·【今日点击】白皮书被质疑港〝一国两制〞已死
·刘云山出访欧洲四国 追查国际发布通告
·晚年张学良:我是罪人中的罪魁
·刘云山出访芬兰遇法轮功抗议 从后门开遛
·戳到党中央心窝上 中宣部密令追杀3视频
·国际移植大会代表发声反中共强摘器官
·跟党走灾祸多
·写给我的朋友
·无法接受 高院拒批唐慧女儿案被告死刑(图)
·美国机密档案:六四屠杀10454人
·【今日点击】周永康曾庆红密谋江死后调薄熙来回京
·揭穿骗了中国几代人的谎言(图)
·江泽民与黄丽满办公室淫乱曾被人撞破
·军队系统官员遭中共迫害内幕曝光
·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向高层延伸 大清算延至副国级高官
·大陆警察保护法轮功学员 各有各招
·【袁红冰专栏】台湾觉醒 重挫中共统战阴谋——谈新书《台湾生死书》
·刘云山访欧步步惊心 灰头土脸“吓傻”
·同胞啊 自己要选择自己的未来
·央视一女主持离职 开启“连环地震”序幕
·闹大了! 孔子学院被加拿大多伦多教育局叫停
·世界上最恐怖的事在中国都发生了
·曾庆红软禁前在香港秘密设下阴毒政治招术
·美国高级警官曝江泽民旧金山嫖妓秘闻
·三个让江泽民恐惧的女人从中国到美国的故事
·彭德怀秘书拒绝作假 毛岸英之死惊人内幕曝光
·中共世界级黑客攻击失败 港首日公投逾40万
·江泽民曾想方设法要调进京的一个女人 8年未如愿
·“中国第一贪”江绵恒贪腐黑幕大曝光
·江泽民听后曾如五雷轰顶 一直担心的事终发生
·逾72万人争普选 港人怒吼抗共
·网曝惊人内幕 赵本山是真正黑老大
·刘云山在葡萄牙 最后被保镖“架”着离开
·“参与政治”、“反党”之说
·超越时空的追查
·陈光标纽约撒钱露真容 纽约汉:我们被当傀儡利用了
·【禁闻】610机密文件曝光 欲再掀全国迫害法轮功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 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
·【今日点击】陈光标纽约闹剧背后的操手
·【禁闻】港法律界千人黑衣游行抗议白皮书
·伍新:彻底否定中共及其暴政的合法性
·四河南老妪到美使馆前裸体喊冤
·揭广州书记万庆良落马黑幕
·陈光标纽约推自焚伪案 全球媒体抵制不报导
·江泽民秘访棉花坪村 惊人内幕鲜为人知
·江泽民金库无处躲藏 美中签帐户信息公开协议
·他们的选择,令中共无比尴尬
·毛泽东选妃的惊天真相 “太意外了”(图)
·一个贪官被捕 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天意不可挡 民愿中共亡
·周永康徐才厚公用情妇 汤灿床上名单大曝光(组图)
·徐才厚落马 军队医院参与活摘器官恶行再引关注
·“七·一”全球退党日:红朝破灭在即 三退刻不容缓
·【禁闻】51万香港市民上街 对中共说不
·江泽民与人谄媚拥抱照 曾被巨型箱车流动示众(组图)
·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中共酷刑迫害法轮功
·江派“徐蒋李王四虎”镇压法轮功关键人物遭报应
·洗脑班暴敛黑财的调查报告(上)
·洗脑班暴敛黑财的调查报告(下)
·薄周政变3美女联络员曝光 直通中南海与军方高层
·【今日点击】51万人 再创03奇迹
·退党团队超1.7亿 三退潮势不可挡
·大变前兆 陆媒罕登江泽民构陷法轮功
·陆媒报道至今没删:李东生在央视污蔑法轮功
·1460天的婆罗花依然绽放
·【历史系列片】真实的江泽民(十一)因妒生恶的世纪迫害(上)
·曾庆红父亲是谁?中共机密文档大曝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4)


   文: 人权法律协会(美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接上文)
   4. 协助和煽动责任(aiding and abetting)
   

   协助煽动责任也是国际刑法确立的责任理论之一。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公约第七条第一款、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公约第六条第一款、塞拉利昂特别法庭公约第六条第一款均表明“凡……协助和煽动他人计划、准备或实施……罪行的人应当为该项犯罪负个人责任。”[45]
   
   作为衍生的责任理论,协助煽动需要首先证明其所协助或煽动的主犯完成了主要犯罪 。Simic, 审判分庭判决p161; Aleksovski, 上诉法庭判决p165. 但是就算主犯还未被审判甚至还未被辨认,协助煽动者的罪名仍然能够成立。Krstic, 上诉法庭判决,p145。主犯也不需要知道协助、煽动者对其起到的帮助或贡献。Tadic, 上诉法庭判决p229。通常,协助煽动者的刑事责任比共同犯罪集团的共犯责任要低。Krnojelac, 上诉法庭判决p75。[46] 要确定协助,各国际特别法庭要求证明以下两要素。
   
   A. 犯罪意识(Mens Rea)
   
   助犯不需要具有和主犯一样的犯罪意识。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45。根据国际法庭普遍要求,助犯只需要“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帮助主犯完成犯罪。” See, e.g., 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45; Delalic, 审判分庭判决p321; Tadic, 上诉法庭判决p229; Vasiljevic, 上诉法庭判决p102; Blagojevic and Jokic 上诉法庭判决p127。[47]
   
   助犯所需“知晓”的具体程度,目前还没定论。有些法庭明确认为,“协助煽动者不需要具体知道主犯意图犯下的罪行和最终犯下的罪行。只要他知道有可能会有某个犯罪发生,而这个犯罪最后发生了,他就需负协助煽动责任。”See, e.g., Blaskic, 审判分庭判决p287; 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46; Kvocka, 审判分庭判决p255; Naletilic, 审判分庭判决p63. 但同时,也有一些案件,比如Blagojevic and Jovic, Kunarac, Krnojelac,和 Simic 法庭,要求被告知道自己的行为将会有助于某一个具体的犯罪。See, e.g., Simic, 审判分庭判决p163; Kunarac, 审判分庭判决p392; Krnojalec, 审判分庭判决p90.
   
   至于助犯的知晓仅限于自己的行为,还是需要同时知道主犯的意图,国际法庭也没有完全确认。参见James G. Stewart, The End of Modes of Liability for International Crimes, 25 Leiden J. Int’l L. 165, 196 (2012). 虽然国际法庭还未就这个问题进行解释,有些决定认为“法律标准中应该纳入个人意志的因素,”以避免‘知晓’的标准被降低成“鲁莽”的标准(鲁莽标准只需被告“知道有任何一种风险”即可)。Blaskic, 上诉法庭判决p41; Oric, 审判分庭判决p288; Blaskic, 审判分庭判决。但是自Oric以后,各个国际法庭没有广泛采纳这个建议。不论如何,根据目前的案例看来,“自愿参加”或“知道犯罪很有可能发生的意识。可以被视为认同了该犯罪。”Blaskic, 上诉法庭判决p42; Tadic, 审判分庭判决p674。[48]
   
   对于江泽民而言,江泽民非常清楚的知道,他所发动的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运动很有可能造成大范围的迫害,其具体犯罪就是酷刑折磨。因为“知晓”的标准比“意图”的标准要低,而江泽民的意图已在上述的命令责任理论中详细描述,江泽民充分符合助犯的“知晓”要求。
   
   B. 犯罪行为(Actus Reus)
   
   国际习惯法要求“助犯的实际帮助、鼓励或精神支持对犯罪的实施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substantial effect)”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35。助犯“不需要在犯罪现场也不需要提供物质上的帮助”,并且可以“在时间和空间上和犯罪隔离开”。Tadic, 审判分庭判决pp679, 687。 帮助或煽动可以在“犯罪发生之前,期间或之后。” Aleksovski, 审判分庭判决p62。另外,帮助或煽动行为与犯罪之间也不需要有因果关系。Aleksovski, 审判分庭判决p61。被告的协助或煽动也“不需要是主犯犯罪必不缺的因素” 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09。
   
   国际法律没有对“实质性的作用”(substantial effect)加以定义,但是其贡献或帮助必须“对犯罪起到作用。” Tadic, 审判分庭判决p688. 助犯的行为必须“对主犯犯罪起到明显的作用。” 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 atp233。Furundzija 法庭引述了Einsatzgruppen(将共产党员名单提供给纳粹)和Zyklon B(提供毒气给纳粹集中营)两个案件。其他符合协助煽动责任的例子还包括将犯罪武器提供给主犯、把主犯带到案发现场并指认出要被杀害的对象以及为犯罪提供物资等。Ntakirutimana, 上诉法庭判决p530, Krstic, 上诉法庭判决p137.
   
   对犯罪起到实质性作用(substantial effect)的默许(tacit approval)和鼓励(encouragement)也可能满足协助煽动责任的犯罪行为(mens rea)要求。这一类通常见于上级在案发现场的案件。这是因为上级在犯罪发生的现场作为一个“不发声的观众”(silent spectator)的行为可被视为默许(tacit approval)和鼓励(encouragement)犯罪行为。Brdanin, 上诉法庭判决p277。
   
   如果被告在有义务采取行动的情况下没有采取行动,而且此不作为对该犯罪“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同时被告也满足协助煽动所需的犯罪意识,那么此不作为也可能满足犯罪行为的要求。Blaskic, 审判分庭判决p284。然而,各个国际法庭到目前为止还未将不作为所需的标准详细阐明。Oric, 上诉法庭判决p43。有关不作为的案例,请见 Sljivancanin, 上诉法庭判决pp62-63; Aleksovski 审判分庭判决pp87-88。
   
   江泽民对在全国各地酷刑折磨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运动提供了实际的帮助、鼓励与精神支持,对迫害运动起到的“实质性的作用”(substantial effect)。如上共同犯罪集团责任一章所详细描述,江把法轮功定为斗争运动的对象,迫使全国对法轮功进行迫害,其中包括酷刑折磨。他采用文革式的措辞(如斗争、转化、揭批等)发出信号要求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与折磨,包括后来的加剧迫害。他发动了一场谎言与宣传构成的运动,编造出许多反法轮功材料以说服中国百姓法轮功是一个危险的、非人类的、需要被暴力镇压、铲除的社会危害。他指挥、操控并且影响了执行迫害与酷刑折磨法轮功信仰者的中共领导人。他为中共各级领导、党委、宣传机器、政府机构、公安、狱警等提供了战略、后勤与政治方面的支持。因此,江泽民的支持不仅仅为法轮功信仰者遭到的酷刑折磨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substantial effect),江泽民还是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之中起到最重要的作用的人。
   
   5.指挥责任(Command Responsibility)
   
   指挥责任(command responsibility),也称上级责任(superior responsibility)自二战以后已在国际刑法中确立。参见安东尼奥·卡塞斯(Antonio Cassese)《国际刑事法》( International Criminal Law)第 236到241页 (2008). 目前所有国际法庭公约都包括指挥责任的条例,包括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公约第七条第三款、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公约第六条第三款、塞拉利昂特别法庭公约第六条第三款,以及国际刑事法院的罗马规约的第二十八条。
   
   与其它责任理论不同的是,指挥责任属于不作为责任:当事人不是因为采取了某个举动,而是因未能够履行国际法所要求的某项行为, 而负有法律责任。现代国际刑法中,确定指挥责任需要包括三个要素:(i)有效的控制权,(ii)拥有对犯罪行为的实际知晓(actual knowledge)或推定知晓(constructive knowledge)以及(iii)未能够采取必要的、合理的措施。 Celebici, 审判分庭判决,p376.
   
   显然,江泽民没有利用其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权力(更不必说他作为中国国家主席或军委会主席的权力)阻止对法轮功信仰者所犯下的任何违法行为,其中包括酷刑。恰恰相反,这些行为都是在他的命令与监督下完成的。
   
   IV 结论
   
   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并通过其权力和影响力,江泽民在推动、建立和执行反法轮功信仰者的斗争运动的政策、目标和策略上起了关键作用。和其他人一起,他发动、策划、指使、准备、下令、执行及协助煽动了恐怖迫害和平守法的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运动。他原应有义务和责任来防止在这场运动中出现和实施的罪行、侵害和虐待。然而,他却公开宣扬运动的目标,鼓励和唆使上述罪行。正如对江泽民的法律起诉书将说明的,他应对这些和其他恶劣的反华、反中国人民和反人类的罪行负责。
   
   (全文完)
   
   注:
   
   [45] “协助”(aiding)和“煽动”(abetting)指的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协助是指辅助、帮助另一人犯罪,而煽动是指孤立、劝导或唆使另一人进行犯罪。Semanza, 审判分庭判决 p384。
   
   [46] 如协助和煽动责任一样,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因为本身并不是一个实质性的罪行,所以还需要一个主要犯罪的完成。然而,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与协助和煽动责任有4个区别:一、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中所有参与者都是主犯,而不是助犯。Tadic, 上诉法庭判决 p229, Vasiljevic, 上诉法庭判决 p102. 二、协助与煽动责任不需证明有共同计划或协议,但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需要。同上。三、协助与煽动者必须提供“实质性的帮助”(substantial assistance),而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只需要“参与者采取了在某些方面针对推动共同策划或目的的行为就足够了”。
   
   Tadic, 上诉法庭判决 p229. 此外,此后的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判决也指出,虽然参与者的贡献“不需要是必须或实质性的,它至少要对犯罪起到了显著的贡献” Brdjanin, 上诉法庭判决 p430。四、协助与煽动责任需要“知晓”的犯罪意识,而共同犯罪集团(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需要追求刑事犯罪目的的意图。Kvocka, 上诉法庭判决. pp89-90。
   
   [47] 罗马规约的犯罪意识标准同样是可争辩的知晓标准。参见 Doug Cassel, Corporate Aiding and Abetting of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西北国际人权期刊(Northwester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第6期第312,313页 (2008).。
   
   [48] 有关国际刑事法庭的罗马规约,学术界普遍认为其不包括鲁莽标准,因为鲁莽标准没有罗马规约第30条所需的意志部分,也就是说鲁莽标准并不要求被告与自己“调和(reconcile)”了犯罪的发生。另一方面,未必故意(dolus eventualis)的意识(也就是被告不仅仅知晓犯罪由于自己的行动可能会发生,而且与自己“调和”(reconcile)了这个结果)是否满足罗马规约的要求仍然不确定。参见Sarah Finnin, Elements of Accessorial Modes of Liability: Article 25(3)(b) and (c) of the Rome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第170到172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