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4)]
九剑博客
·美专业医学杂志曝中国器官移植内幕(二)
·江泽民私下对一政治局委员说的歹毒言论曝光
·富可敌国!揭秘刘云山父子的发迹之谜(组图)
·一位加拿大警官和法轮功的不解之缘
·日媒曝江泽民住院 疑似膀胱癌病危
·大陆导游:全球旅游景点都成退党点了!
·追查国际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及随行官员李宪生、佟
·徐才厚招了:郭伯雄泄中央绝密内情
·港媒起底成龙 涉曾庆红弟弟与军方
·公开张高丽车队来到捷克布拉格时候的一幕
·人大全面封杀真普选 香港公民抗命将启动
·【今日点击】大暴雨后香港出现最震撼场面
·【石涛评述】北戴河元老咄咄逼人 江泽民搬出邓小平
·中共背弃香港普选承诺 港人擂鼓启动占中
·“政改”欺骗港人三十年 戴耀廷:进入公民抗命时代
·百死犹有余诛,周案如何终局?!
·香港大学学生会发表罢课宣言
·【今日点击】一国两制彻底崩塌 公民抗命时代开启
·【禁闻】港人真普选 北京怕什么?
·蛤蟆住院VS香港动荡 石涛析中共内斗剧
·【今日点击】北京言而无信 英国该不该管?
·美官员访港 重申支持普选和一国两制
·【禁闻】港人争普选 举世关注声援
·【今日点击】竞选台北市长医生:中国人像牲口一样被活摘
·宋紫凤:世事如棋局初残
·江泽民摧毁道德底线 天灾示警人不治天治
·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正与习近平激烈对阵内情
·香港学界拟922启动罢课 抗议中共封杀普选
·中国又成全球唯一的将转基因农作物为主粮的国家
·高官透露江泽民吃的东西令人毛骨悚然
·一位法轮功女子述在中国监狱受酷虐实况
·【禁闻】大陆各界恭祝李洪志大师中秋好
·江泽民家族海外藏匿资产将全面曝光
·【特稿】为何江系策划的恐怖杀戮真相不被公开?!
·一根毒藤上的两个恶瘤
·全世界医生都知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张东园:中共纪念抗战最不敢谈的三件事
·【历史今日】震惊中外的林彪“9.13事件” 真相追踪
·中共弥天大谎:周恩来逝世联合国破例降半旗
·《往事微痕》 杨开慧八字评毛 政治流氓 生活流氓(图)
·〝潜伏〞便衣被曝光 〝占中〞前惊现〝6.4〞陷阱
·屡遭迫害 航天部激光专家再被当局劫持
·美专业杂志吁国际社会对中共最核心的一个机密采取一致行动
·【禁闻】一语惊醒港人 能活着就是宽容?
·华邮社论:高智晟的命运对美国是重要的
·【禁闻】涉杀前妻被查 周永康公审倒计时
·华人真相影片获国际电影节“改变世界奖”
·中共法官参与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触目惊心
·曾庆红在海外构陷并图谋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历史今日】9·18日军侵华 中共藉机制造两个中国
·法轮功学员被强验血成任务 背后藏惊天秘密
·九天剑:苏格兰——人类伟大的一次选举
·“江诈死”闹剧泄露中共构陷媒体的阴招
·【历史今日】大陆媒体赞法轮功祛病奇效
·迫害法轮功的主犯张高丽罪状公告
·迫害法轮功元凶周永康罪状公告
·九死一生 走出马三家劳教所
·9.22香港万名学生史无前例争民主(不断更新)
·中共公检法是怎样践踏法律、剥夺人权的
·武当剑:一人一〝票〞正在改写中国历史
·迫害法轮功元凶李岚清罪状公告
·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不断 610人员泄秘密
·张高丽车队被截 在保镖帮助下仓皇离开 现场照片曝光
·大赦国际:法轮功学员遭酷刑 中共制造大量刑具出口
·飞剑:密集的恶报发生在中共法官队伍中
·假扮法轮功的团伙现身港9?22罢课 江派自导闯军营
·【历史今日】被中共利用的鲁迅真实面目
·追查广东省长朱小丹参与迫害法轮功通告
·中共雇港黑扮充法轮功闹事 假冒伎俩全球用
·本溪绑架案非法开庭 律师齐呼:法轮功无罪
·雷锋死因的秘密 最后还是泄露了?
·追查国际发布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追查1814名大陆医生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迫害法轮功主犯张德江罪状公告
·【特稿】认识法轮功真相是读懂香港政局的关键
·【特稿】为何江系策划的恐怖杀戮真相不被公开?!
·港府对面中共血旗突然倒挂 天意昭显中共灭亡
·路透社:9年来港警首次用催泪弹对付民众
·中共建政65年来屠杀无辜中国人的历史
·【热点透视】江泽民现身 揭晓新“四人帮”之谜
·掸封尘:“国庆日”?“国殇日”!
·江泽民〝死穴〞再被点 党媒高调捅破邪恶〝610〞
·追查录音曝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
·十一国殇日 聚焦全球此起彼伏的诉江案
·中共建政65年 迫害法轮功把自己送进坟墓
·弃中共保平安 一亿七千余万华人“三退”
·直播:国殇日反迫害促退党 香港集会游行
·【特稿】反思“十一” 解体中共走出国殇
·【禁闻】退党精选
·香港“雨伞革命”把中共推上火山口
·【特稿】香港雨伞革命彻底击碎全世界对中共的幻想
·【今日点击】九龙旺角爆冲突 戴耀廷呼吁示威者撤离
·中共启动特务及黑社会袭击参与香港雨伞革命民众
·香港“雨伞运动”受暴徒袭击 知情者:每人5千元雇佣来的
·中共发动黑帮暴力袭击 港人齐谴责
·【禁闻】四大影帝齐发声 谴责港府撑占中
·市民怒骂港警保护袭击学生黑帮离场 女生被气哭
·中共千人“特务部队”已秘入香港
·中共发动红黑两道性骚扰女性 各界齐谴责
·辛灏年:雨伞革命 牵动两岸三地局势
·中共打压〝占中〞屡换手法 明暗箭齐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4)


   文: 人权法律协会(美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接上文)
   4. 协助和煽动责任(aiding and abetting)
   

   协助煽动责任也是国际刑法确立的责任理论之一。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公约第七条第一款、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公约第六条第一款、塞拉利昂特别法庭公约第六条第一款均表明“凡……协助和煽动他人计划、准备或实施……罪行的人应当为该项犯罪负个人责任。”[45]
   
   作为衍生的责任理论,协助煽动需要首先证明其所协助或煽动的主犯完成了主要犯罪 。Simic, 审判分庭判决p161; Aleksovski, 上诉法庭判决p165. 但是就算主犯还未被审判甚至还未被辨认,协助煽动者的罪名仍然能够成立。Krstic, 上诉法庭判决,p145。主犯也不需要知道协助、煽动者对其起到的帮助或贡献。Tadic, 上诉法庭判决p229。通常,协助煽动者的刑事责任比共同犯罪集团的共犯责任要低。Krnojelac, 上诉法庭判决p75。[46] 要确定协助,各国际特别法庭要求证明以下两要素。
   
   A. 犯罪意识(Mens Rea)
   
   助犯不需要具有和主犯一样的犯罪意识。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45。根据国际法庭普遍要求,助犯只需要“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帮助主犯完成犯罪。” See, e.g., 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45; Delalic, 审判分庭判决p321; Tadic, 上诉法庭判决p229; Vasiljevic, 上诉法庭判决p102; Blagojevic and Jokic 上诉法庭判决p127。[47]
   
   助犯所需“知晓”的具体程度,目前还没定论。有些法庭明确认为,“协助煽动者不需要具体知道主犯意图犯下的罪行和最终犯下的罪行。只要他知道有可能会有某个犯罪发生,而这个犯罪最后发生了,他就需负协助煽动责任。”See, e.g., Blaskic, 审判分庭判决p287; 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46; Kvocka, 审判分庭判决p255; Naletilic, 审判分庭判决p63. 但同时,也有一些案件,比如Blagojevic and Jovic, Kunarac, Krnojelac,和 Simic 法庭,要求被告知道自己的行为将会有助于某一个具体的犯罪。See, e.g., Simic, 审判分庭判决p163; Kunarac, 审判分庭判决p392; Krnojalec, 审判分庭判决p90.
   
   至于助犯的知晓仅限于自己的行为,还是需要同时知道主犯的意图,国际法庭也没有完全确认。参见James G. Stewart, The End of Modes of Liability for International Crimes, 25 Leiden J. Int’l L. 165, 196 (2012). 虽然国际法庭还未就这个问题进行解释,有些决定认为“法律标准中应该纳入个人意志的因素,”以避免‘知晓’的标准被降低成“鲁莽”的标准(鲁莽标准只需被告“知道有任何一种风险”即可)。Blaskic, 上诉法庭判决p41; Oric, 审判分庭判决p288; Blaskic, 审判分庭判决。但是自Oric以后,各个国际法庭没有广泛采纳这个建议。不论如何,根据目前的案例看来,“自愿参加”或“知道犯罪很有可能发生的意识。可以被视为认同了该犯罪。”Blaskic, 上诉法庭判决p42; Tadic, 审判分庭判决p674。[48]
   
   对于江泽民而言,江泽民非常清楚的知道,他所发动的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运动很有可能造成大范围的迫害,其具体犯罪就是酷刑折磨。因为“知晓”的标准比“意图”的标准要低,而江泽民的意图已在上述的命令责任理论中详细描述,江泽民充分符合助犯的“知晓”要求。
   
   B. 犯罪行为(Actus Reus)
   
   国际习惯法要求“助犯的实际帮助、鼓励或精神支持对犯罪的实施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substantial effect)”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35。助犯“不需要在犯罪现场也不需要提供物质上的帮助”,并且可以“在时间和空间上和犯罪隔离开”。Tadic, 审判分庭判决pp679, 687。 帮助或煽动可以在“犯罪发生之前,期间或之后。” Aleksovski, 审判分庭判决p62。另外,帮助或煽动行为与犯罪之间也不需要有因果关系。Aleksovski, 审判分庭判决p61。被告的协助或煽动也“不需要是主犯犯罪必不缺的因素” 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p209。
   
   国际法律没有对“实质性的作用”(substantial effect)加以定义,但是其贡献或帮助必须“对犯罪起到作用。” Tadic, 审判分庭判决p688. 助犯的行为必须“对主犯犯罪起到明显的作用。” Furundzija, 审判分庭判决 atp233。Furundzija 法庭引述了Einsatzgruppen(将共产党员名单提供给纳粹)和Zyklon B(提供毒气给纳粹集中营)两个案件。其他符合协助煽动责任的例子还包括将犯罪武器提供给主犯、把主犯带到案发现场并指认出要被杀害的对象以及为犯罪提供物资等。Ntakirutimana, 上诉法庭判决p530, Krstic, 上诉法庭判决p137.
   
   对犯罪起到实质性作用(substantial effect)的默许(tacit approval)和鼓励(encouragement)也可能满足协助煽动责任的犯罪行为(mens rea)要求。这一类通常见于上级在案发现场的案件。这是因为上级在犯罪发生的现场作为一个“不发声的观众”(silent spectator)的行为可被视为默许(tacit approval)和鼓励(encouragement)犯罪行为。Brdanin, 上诉法庭判决p277。
   
   如果被告在有义务采取行动的情况下没有采取行动,而且此不作为对该犯罪“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同时被告也满足协助煽动所需的犯罪意识,那么此不作为也可能满足犯罪行为的要求。Blaskic, 审判分庭判决p284。然而,各个国际法庭到目前为止还未将不作为所需的标准详细阐明。Oric, 上诉法庭判决p43。有关不作为的案例,请见 Sljivancanin, 上诉法庭判决pp62-63; Aleksovski 审判分庭判决pp87-88。
   
   江泽民对在全国各地酷刑折磨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运动提供了实际的帮助、鼓励与精神支持,对迫害运动起到的“实质性的作用”(substantial effect)。如上共同犯罪集团责任一章所详细描述,江把法轮功定为斗争运动的对象,迫使全国对法轮功进行迫害,其中包括酷刑折磨。他采用文革式的措辞(如斗争、转化、揭批等)发出信号要求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与折磨,包括后来的加剧迫害。他发动了一场谎言与宣传构成的运动,编造出许多反法轮功材料以说服中国百姓法轮功是一个危险的、非人类的、需要被暴力镇压、铲除的社会危害。他指挥、操控并且影响了执行迫害与酷刑折磨法轮功信仰者的中共领导人。他为中共各级领导、党委、宣传机器、政府机构、公安、狱警等提供了战略、后勤与政治方面的支持。因此,江泽民的支持不仅仅为法轮功信仰者遭到的酷刑折磨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substantial effect),江泽民还是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之中起到最重要的作用的人。
   
   5.指挥责任(Command Responsibility)
   
   指挥责任(command responsibility),也称上级责任(superior responsibility)自二战以后已在国际刑法中确立。参见安东尼奥·卡塞斯(Antonio Cassese)《国际刑事法》( International Criminal Law)第 236到241页 (2008). 目前所有国际法庭公约都包括指挥责任的条例,包括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公约第七条第三款、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公约第六条第三款、塞拉利昂特别法庭公约第六条第三款,以及国际刑事法院的罗马规约的第二十八条。
   
   与其它责任理论不同的是,指挥责任属于不作为责任:当事人不是因为采取了某个举动,而是因未能够履行国际法所要求的某项行为, 而负有法律责任。现代国际刑法中,确定指挥责任需要包括三个要素:(i)有效的控制权,(ii)拥有对犯罪行为的实际知晓(actual knowledge)或推定知晓(constructive knowledge)以及(iii)未能够采取必要的、合理的措施。 Celebici, 审判分庭判决,p376.
   
   显然,江泽民没有利用其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权力(更不必说他作为中国国家主席或军委会主席的权力)阻止对法轮功信仰者所犯下的任何违法行为,其中包括酷刑。恰恰相反,这些行为都是在他的命令与监督下完成的。
   
   IV 结论
   
   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并通过其权力和影响力,江泽民在推动、建立和执行反法轮功信仰者的斗争运动的政策、目标和策略上起了关键作用。和其他人一起,他发动、策划、指使、准备、下令、执行及协助煽动了恐怖迫害和平守法的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运动。他原应有义务和责任来防止在这场运动中出现和实施的罪行、侵害和虐待。然而,他却公开宣扬运动的目标,鼓励和唆使上述罪行。正如对江泽民的法律起诉书将说明的,他应对这些和其他恶劣的反华、反中国人民和反人类的罪行负责。
   
   (全文完)
   
   注:
   
   [45] “协助”(aiding)和“煽动”(abetting)指的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协助是指辅助、帮助另一人犯罪,而煽动是指孤立、劝导或唆使另一人进行犯罪。Semanza, 审判分庭判决 p384。
   
   [46] 如协助和煽动责任一样,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因为本身并不是一个实质性的罪行,所以还需要一个主要犯罪的完成。然而,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与协助和煽动责任有4个区别:一、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中所有参与者都是主犯,而不是助犯。Tadic, 上诉法庭判决 p229, Vasiljevic, 上诉法庭判决 p102. 二、协助与煽动责任不需证明有共同计划或协议,但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需要。同上。三、协助与煽动者必须提供“实质性的帮助”(substantial assistance),而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只需要“参与者采取了在某些方面针对推动共同策划或目的的行为就足够了”。
   
   Tadic, 上诉法庭判决 p229. 此外,此后的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判决也指出,虽然参与者的贡献“不需要是必须或实质性的,它至少要对犯罪起到了显著的贡献” Brdjanin, 上诉法庭判决 p430。四、协助与煽动责任需要“知晓”的犯罪意识,而共同犯罪集团(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需要追求刑事犯罪目的的意图。Kvocka, 上诉法庭判决. pp89-90。
   
   [47] 罗马规约的犯罪意识标准同样是可争辩的知晓标准。参见 Doug Cassel, Corporate Aiding and Abetting of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西北国际人权期刊(Northwester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第6期第312,313页 (2008).。
   
   [48] 有关国际刑事法庭的罗马规约,学术界普遍认为其不包括鲁莽标准,因为鲁莽标准没有罗马规约第30条所需的意志部分,也就是说鲁莽标准并不要求被告与自己“调和(reconcile)”了犯罪的发生。另一方面,未必故意(dolus eventualis)的意识(也就是被告不仅仅知晓犯罪由于自己的行动可能会发生,而且与自己“调和”(reconcile)了这个结果)是否满足罗马规约的要求仍然不确定。参见Sarah Finnin, Elements of Accessorial Modes of Liability: Article 25(3)(b) and (c) of the Rome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第170到172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