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藏人主张
·谈「西藏自古屬於中國論」
·袁紅冰序《國際藏學史導論》
·《國際藏學史導論》出版說明
·为何《藏英詞典》早于《漢英辭典》
·西藏诞生首批女格西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一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二
·藏学家史伯岭教授是一位人人都爱戴的学者
·藏人权威学者谈民族教育
·中共体制内藏人学者谈双语教学
·北京中国女孩声援藏语教学
·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
·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元來如此 - 曾建元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05月26日(二)
   
   開南大學法律學系客座講座教授袁紅冰由其小說體自傳《文殤》部份改寫而成的《六四之殤》一書,由出版者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再版,並為其在臺北市中山書街舉辦了「六四」二十六周年歷史性對談暨《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我有幸與王丹、林昶佐、李酉潭、劉敬文等人應邀出席與談,並在會場上速讀完這本大著。
   
   袁紅冰以第三人的敘事方式寫自己的六四故事,他之所以採取這樣的寫作策略,是因為以第一人稱,很難描寫出他心中屬於自我的俠義英雄形象,對於主人翁與其所處世界與人群的關係,也較難淋漓痛快地賦以澎湃而狂野的色調。六四那一年,三十七歲的青年袁紅冰,是北京大學法律系講師兼訴訟法教研室主任。作為撥亂反正後所謂老三屆的現代中國大陸第一代大學生,袁紅冰與同一時期的北京各大學學生多有來往,包括北京清華大學的習近平、同為北大法律系的李克強、歷史系的薄熙來等,而袁紅冰本人正也是北大所刻意栽培的法學教師。
   一九八零年代的北大,正處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最為自由開放的時代,鄧小平利用了人民厭惡中國文化大革命政治運動的普遍心理,而藉由自由化的社會情緒壓制左派,創造自己垂簾聽政的統治正當性。他所擢拔和倚重的胡耀邦、趙紫陽,都是中國共產黨裡作風開明、嚮往自由的領袖人物,只是鄧小平不容許共產黨的黨國體制鐵桶江山受到威脅,在丙寅學潮後的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中拉下了胡耀邦,也在六四屠城中,終結了趙紫陽的政治生命和一代人的政治自由。袁紅冰當時處於中國政治中心的北京,北京知識界中心的北大,《六四之殤》追念的,正是被鄧小平親手埋葬的那一代中國人的浪漫主義和理想主義。
   袁紅冰如何看待他自己,他透過筆下的「袁紅冰」向我們展現,他要用豐沛的生命力,做一個敢做敢當、而以見識、氣魄,悲憫和剛毅,讓女性崇拜愛慕的男子漢。他的英雄人格只能在激情和自由的詩意中表現美的純粹,在那一刻,理性退位,成敗得失已在度外。正因這種性格,袁紅冰儘管置身於北大杏壇,榮華富貴指日可待,他卻因著年少時目睹內蒙古人民遭受共產黨凌虐迫害的深層憤怒,在北大《刑事訴訟法學》的課堂上,高倡無罪推定原則,激烈控訴黨國對人身自由和人格尊嚴的凌辱,在與哲學系講師陳坡等人共組的華夏文學社中,從事校園啟蒙的同時,他們也在試圖與共產黨中的良知人物交往,探索從內部顛覆黨國的可能性。
   胡耀邦逝世後的第一時間,他和陳坡等人在北大三角地揭起第一張要求平反胡耀邦的大字報,而後,當學生進入天安門廣場靜坐絕食,他則在北大組織了北大教師後援團,接續加入絕食。六四後,他受到停課審查處分,在此期間,他則投入批左和勞動者運動,企圖延續自由的火種。他細數身邊的人事,生動地重現他們的身影和性情,為他們留下高貴品格的證據,教世人永不遺忘,這是袁紅冰對六四一代受難群體永恆的致敬和懷念。
   袁紅冰一代的六四青年,如今許多藏身在中國大陸的黨政部門和民間,共產黨不可能屠殺光整整一代人。袁紅冰反思胡趙改革的失敗,就是黨國高層裡的良知人物,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怯懦於與民間力量結合,而仍幻想藉由宮廷鬥爭在黨國內部奪權。他深信中國的良心在黨國之中並未完全泯滅。
   袁紅冰在臺灣社會的同情和支持下,用大量勤奮的文字書寫和演講通過網路傳播穿透,呼喚和提醒仍在中國大陸各地的故舊和同志,隨時做好準備,等待中國大變革的時機到來,投向民主。他也呼籲臺灣要堅守主權獨立的國格,不可放棄自由,屈從於中共所象徵的國家暴力威脅和權貴階級的貪婪自私。這裡是袁紅冰在華人世界最後的據點,也是離他夢想的中國最近的地方。
(2015/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