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海内外不少人将习近平与毛氏相提并论,甚至说习近平崇毛,是毛粉。误读了。尽管习近平政治上未能弃毛,精神上或亦没有完全摆脱毛氏的影响,但两人的区别非常明显,是正邪、善恶、华夷、人禽之别。

   

   习近平是毛时代长大的,又说过“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还在某些特殊场合讲了不少推崇毛氏的话,但如果因此得出习近平崇毛的结论,那就过于粗暴了。

   

   在纪念毛氏的讲话中,他将毛思想总结为三点: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

   其实在毛思想中,这三点恰恰是边角料或装饰性外围,也可以从其它很多学派中概括或引申出来。而且这三点恰恰是毛氏做不到的。毛思想和它的为人为政,最缺乏实事求是、独立自主精神;所谓群众路线,只是它利用群众的民粹主义手段而已。

   

   在特殊场合空赞毛氏几句,可以理解为是对左派及毛粉群体的一种安抚。我的看法是:习近平崇毛属于方便,尊孔不乏真诚。

   

   在中共政治局就历史上的国家治理进行集体学习时,习近平说:“我国古代主张民惟邦本、政得其民,礼法合治、德主刑辅,为政之要莫先于得人、治国先治吏,为政以德、正己修身,居安思危、改易更化。”(要点)

   

   礼法合治、德主刑辅就是儒家政治。习近平对此明确表示肯定,可以视为政治儒家化和儒家政治化的一种努力。在这样一个反儒已久、反常已久、反动已久的国度,习先生这种认识这番表态,无异破天荒。

   

   四中全会公报在指导思想表述上,在“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之后,加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儒眼看去,唯习讲话有一定的文化政治品质和中华味,其它三种思想品质都很低劣,没有资格与习近平讲话并列。它们只会对政治改革和社会转型产生负面影响和恶性干扰。

   

   作为指导思想,毛思想充斥极权主义的残暴,邓理论充满物质主义的低俗,三代表思想虚伪空洞,科学发展观肤浅平庸,都不行。所以我说过,历代马帮帮主,说好话的时候无非巧言令色,说真话的时候满口男盗女娼。

   

   胡赵略有人味,但缺乏思想深度,习近平更进一步,有了儒味,其讲话不少儒言儒语,不乏正理正气,颇有文化根基。中共成立以来能够这样讲话的帮主,多乎哉不多也,习近平是唯一。习近平与毛泽东有着原则性的区别。

   

   政治和制度是由主体文化即指导思想决定的。习近平致力于指导思想的转型和儒化,是抓住了纲,是为制度重建提供道德基础和文化导向。若能驱除马主义,抛弃毛思想,撇开“邓三科”,唯以习讲话精神为指导思想,那么,中国就有望走上政治正道了。

   

   现中国实行法治有三大阻力:一是意识形态阻力,高踞宪位的马主义充满理论错谬,名不正则一切不行;二是利益集团阻力,它们吸特权之毒早上瘾,骑利益之虎已难下;三是知识群体阻力,这是有史以来最为无知无耻妄言妄语的一群知识分子,大多数早已沦为极权主义和利益集团的帮凶。意识形态阻力又是最大的阻力。

   

   如果能够抛弃其它,唯以习讲话精神为指导思想,实行法治的意识形态阻力就会大大降低,而知识群体德智则有望迅速提升。

   

   或说:“我们看他(习)不是如何说,而是如何做,一打纲领不如一个行动。”答:政治上,言行一致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理论纲领正确。没有正确的理论纲领,就别奢谈正确的实践行动了。故儒家强调名正言顺。如果理论和纲领都错了,实践行动必谬以千里。习的言论问题仍多,并不符合儒家标准,但在现中国这个环境中特别是在马帮中,已是最好。

   

   孔子和毛氏,代表着思想正邪、道德善恶的两个极端,认识到孔子优秀的人很难真正崇毛。习近平家教颇为传统,与毛思距离很大,其父亲和家庭深受毛政特别是文革之害,都在习近平和毛氏之间构成了障碍。

   

   习近平不崇毛,但现实中有所随顺而不曾直接否定毛氏,应该是出于技术性、现实性考虑;习接手的是一个空前腐朽破烂的烂摊子,面对恶习深重、恶化严重、矛盾重重、积弊难返的社会,能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立即脱毛,完全可以理解。

   

   习近平说:“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否定毛氏,是天下大乱还是天下大乐,取决于国人的觉悟和儒家的影响。如果愚昧者多,反儒者众,毛粉猖獗,否定毛氏难免乱上加乱,“当时”的情况可能就是如此。只要毛粉凋零,觉悟者多,拥儒者众,儒家正知正见拥有广泛深入的影响,否定毛氏自然顺天应人,去毛立儒就是水到渠成。

   

   毛氏必须被否定也终将被彻底否定。文化群体应该先行一步,把必须去毛的道理讲清楚,取得一定共识,至少让各界有一定的精神准备,为驱逐毛思创造条件和贡献力量。文化责任与政治责任同中有异。政治家侧重考虑可不可能,文化人主要思考应不应该。把应然讲清楚了,政治家才能顺利地把应然变成实然。

   

   或说:“不要挑战主导意识形态。儒家必须学会退藏于密。待到风云际会,儒学定然雷霆万钧。”此言大谬。退藏于密是内圣修养,可不是当缩头乌龟。《易经•系辞上》说:“圣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吉凶与民同患,神以知来,知以藏往。”具此修养者,更应该吉凶与民同患,预知政治社会趋势,并对不良的意识形态进行批判,为向儒的领导人最终“去马尊儒”清障,为儒学重新获得意识形态地位开路。儒者岂能放弃文化责任而空等机会和坐享其成?

   

   在这个空前黑暗恶浊的时代,东海就是“异想天开”的人。怀抱异乎社会大众的理想,坚持异乎马毛思想的异议,是君子份所当为。剥极必复物极必反,天黑到极致,也就预兆着黎明和光明的到来。去毛尊儒是一个历史性的大趋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其实习近平早已在思想文化领域开始有所拨乱,前不久的文艺座谈会讲话是又一次拨乱反正的努力。可惜队伍不行,政治文化队伍都不行,有的是缺智,知识结构老化,认知能力低下,想跟也跟不上;更多的是缺德,阳奉阴违另搞一套,甚至阳奉都欠奉。习近平“有限尊儒”努力和表态,受到各界各种形式的抵触,说明现中国文化政治生态何其恶劣。我相信,接着会启动新一轮相当力度的淘汰。

   

   一些朋友认为我太乐观了,其实我只是不悲观而已。对目前的政治社会环境的恶劣,我自有深刻认识和切身体会。佛心将明未明之际,是魔域最为震恐之时,正邪交织特别复杂,双方拉锯特别激烈,邪恶势力会特别疯狂,出现局部倒退现象也不奇怪。这就是复卦,一阳悄然来复,群阴依旧猖獗;前路仍然曲折,毕竟渐行渐宽。

   

   曾用范曾《读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座谈会讲话》韵写了一首诗:剥极百年复一阳,清风破雾送儒香。苍生历劫惊魂魄,绝路开新盼宪章。噩梦醒来重筑梦,非常过后要循常。亲民自有天人佑,剑舞筵前笑项庄。

   

   “噩梦醒来重筑梦,非常过后要循常。”上联意思是跳出毛邓左右两种噩梦,为中国梦注入新的美好的内容;下联意思是,非常之时需要非常之人和非常之举,如高度集权和人治式运动式的反腐都属非常之举,但终非长久之计。希望习近平通过集权手段破除极权主义,回归政治之常,遵循五常道而行。

   2014-11-16余东海

(2015/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