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官媒:一人被击毙全家得政府高福利?]
郑恩宠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媒:一人被击毙全家得政府高福利?

郑恩宠点评:
    《新京报》是官方媒体,比起其他官媒较客观报道了庆安案的真相。似乎只有一个访民加网民被击毙,全家才得救。现三个孩子被送到福利院,精神病的妻子被送到精神病院,母亲现住中医院,出院后入敬老院。为何一个人被警方击毙后,全家才有如此待遇?全中国有多少类似经济困难的家庭?难道都要被击毙吗?
   转载来源:博讯网
    庆安枪击案死者多次出省乞讨 成重点稳控对象
    (博讯2015年05月15日发表)

   
    来源:新京报
   
    庆安枪击案死者多次出省乞讨 成重点稳控对象
   
    庆安枪击案死者多次出省乞讨 成重点稳控对象
   
   
    45岁的男人,被村人称为“大没脸”,给他介绍工作,他说“天天要熬夜,受不了”。
   
    他喜欢喝酒,一喝了酒就“话多,拍拍打打,总是挑拨你。”
   
    82岁的老太,带着3个5到7岁的孙辈,成为职业乞讨者。
   
    而多次到大连、北京的乞讨经历,使他们成为重点稳控对象。
   
    政府部门并不认可他们“上访”的说法,因为“信访局没有他们的信访记录”。
   
    最终,这个家庭有了一个归宿,村民说,“老太太,孩子也不用遭罪了。”
   
    5月2日一早,徐纯合对母亲说,“妈呀,我心情不好,想去金州老婶家看看。”
   
    没有人知道徐纯合为什么心情不好。在他去世前与之接触的家人和村民看来,45岁的徐纯合“没什么高兴不高兴,一直就这样。”
   
    4月29日中午,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孩子去了出生的村子——黑龙江庆安县丰满村李宫屯。
   
    那天下午,徐纯合在村里的小卖部买了20块钱的烧纸、一瓶白酒、两盒罐头和两个鸡腿,到父亲坟上烧纸。“去跟我爹喝点。”
   
    堂哥徐纯智,小卖部老板于永芬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给父亲上坟烧纸了。
   
    徐纯合和母亲最终决定带着孩子去大连金州。当天的黄历上写着,5月2日,农历三月十四,宜:出行。
   
    新京报副标题:“人老实、脑子简单,经常受骗”
   
    45岁的徐纯合,几乎一半时间是在漂泊中度过。
   
    徐纯合出生时,父亲已40多岁,“老来得子,非常宠他。吃好的喝好的,几乎不让他干活。”
   
    18年前,徐纯合的父亲去世。堂哥徐纯智说,他的“好日子”自此到头。
   
    父亲去世之后,徐纯合和母亲分了一公顷的水田和旱地。但一年后,徐纯合就将土地租出去,以几百元的价钱变卖了父亲留下的两间房,带着母亲外出打工。
   
    离开丰满村李宫屯时,徐纯合27岁。“在农村,这属于绝对大龄。没人给他说媳妇,太懒,姑娘跟着他,遭罪。”
   
    徐纯智说,徐纯合先后在离家100多里地的老金沟淘金、在建三江农场以及大连金州等地打工。
   
    “他只读了小学四年级,又没有技术,干的都是出大力气的活。”同在大连金州的堂弟徐纯静说,徐纯合在金州劳务市场“站大岗”,每天等活:搬家、卸货,拉沙子、赶海扒蚬子······
   
    但徐纯合“二二乎乎的、人老实、脑子简单。经常受骗。”徐纯静说,劳务市场分帮结派,“势力”大的才能抢到好活儿,徐纯合只能做别人挑剩的、特别累的活;活干完要结账,老板却没了;交了200块钱办暂住证,被警察查到,假证。
   
    “无论打工还是跟别人打交道,他只能吃亏。”徐纯静说。
   
    2005年左右,徐纯合带着母亲到了伊春市铁力市。
   
    他在一个朝鲜族屯子替一家机构看门、烧炕,每天5块钱,间或在铁力劳务市场“站大岗”;母亲捡破烂。
   
    2008年左右,当地人介绍了现在的妻子——一个当时有轻度精神病的离异女人。
   
    在38岁的时候,终于娶了媳妇,这一度让徐纯合很高兴。他领着媳妇回到庆安,几乎去了所有亲戚家。
   
    第二个孩子出生不久,一场车祸导致徐纯合腿部骨折,自此再不能做重活。
   
    妻子病情开始加重,堂哥徐纯智发现,这个弟妹以前还能洗衣服、做饭,知道喊大哥、大嫂,现在见人就躲。
   
    2010年,徐纯合的第三个孩子出生。
   
    在这之后,徐纯智发现,平常只喝3、4两酒的徐纯合开始酗酒,学会了抽烟;表哥吕恒信注意到,徐纯合的手总是发抖,“小酒杯里的酒会因为手抖而洒出来。”
   
    亲友们分析,徐纯合家庭负担重,生活困顿,受人歧视,又不能再干重活,他对生活失去信心。“咱农村人不就借酒消愁嘛。越喝越郁闷,越郁闷越喝。”
   
    新京报副标题:重点稳控的乞讨者
   
    在铁力生活期间,徐母权玉顺开始带着孩子乞讨。
   
    2011年夏天,铁力市救助站将徐纯合一家六口人送回庆安。
   
    丰满村村支书王淑华说,事实上,村里对徐家一直非常照顾,为徐家5口人申请了最高额度的低保(注:徐纯合的妻子为铁力人,享受铁力城镇低保),徐纯合、徐母和三个孩子每人每年2700元,冬天还给取暖费。从2011年开始,村里先后给他们找过三个房子,前两个大概每年1000元左右,房费、电费都由村里交。后来因为徐母去庆安县城“乞讨”不便,徐纯合又要求在庆安住,村里又给他在县城里找房,并给徐每年1500元用来交房租。
   
    自回到庆安后,权玉顺带着三个孩子成为职业乞讨者。
   
    “他们在庆安客运站和步行街乞讨,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们。”徐纯智曾两次见到伯母权玉顺乞讨,“瘫坐在地上,三个孩子穿着或大或小、特别脏的衣服围着她。很多人围观。”
   
    徐纯智两次都没有和他们打招呼,“太丢人了。”
   
    庆安县信访局和丰满村支书王淑华提供的信息显示,2014年夏天,权玉顺开始带着孩子到大连金州乞讨,两次被救助站送回黑龙江。
   
    2014年11月份到2015年4月28日,权玉顺带着孩子三次进京乞讨,被庆安接回。
   
    这一时期,徐家乞讨的事情被多家媒体报道。2014年5月7日的大连晚报及大连天健网报道了权玉顺带着三个孙辈在大连乞讨。
   
    徐纯合母亲夺过警棍抽打徐纯合
   
    2月18日的北京晚报网站上,也刊发了权玉顺带孩子来京乞讨的报道,她希望能让当地的福利院收养孩子。
   
    但庆安方面调查后认为,三个孩子并不符合进福利院的条件:他们的父亲徐纯合健在且有劳动能力。
   
    对于有媒体报道权玉顺是带着孩子上访的说法,庆安县信访局、丰收乡政府及丰满村均予以否认。“信访局没有他们的信访记录。”
   
    村支书王淑华认为,“上访”更像是徐母的一种托辞,徐母基本每次都是带着孩子出外乞讨,见到警察询问之后就说不是要饭,而是要反映情况。
   
    据财新网报道,由于数次到北京乞讨,权玉顺在当地重点稳控的名单之中。村干部坦陈,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他们曾看着徐母不让其进京。
   
    王淑华告诉新京报记者,“两会”期间,权玉顺欲带着孩子买票进京乞讨,被村干部三次“偶然发现”后阻止。
   
    今年3月8日,堂姐徐纯燕和堂哥徐纯智到大连金州走亲戚,在火车站碰到村会计邓利民和民兵连长张大国,徐纯智打招呼,“干啥呢?”对方说,“堵你大娘呢。”
   
    熟悉情况的亲属说,徐纯合平时也会跟着母亲和孩子出门,但他并不参加乞讨。他早上骑着三轮车或者打车将老人和孩子送到乞讨的地方,晚上再骑三轮车或者打车接回来。
   
    徐纯合拒绝工作:“天天要熬夜,受不了”
   
    在2011年回到庆安后,村民们发现,徐纯合更懒了。
   
    他喜欢穿西装,背着手,频繁地在屯子周围熘达,见人就热情地打招呼。
   
    徐纯合几乎是屯子里唯一穿西装的人了,“但贼埋汰,穿一双拖拖拉拉的棉鞋,不穿袜子,不刮胡子,长久不换洗衣服,身上有味儿,谁都不愿靠近他。”村民于永芬说。
   
    屯子里的长辈经常骂他,“你长点志气吧。”徐纯合咧嘴笑。
   
    村民在背后给他起外号:“大没脸”,意为没脸没皮。
   
    庆安当地人颜婷(化名)长期帮助徐纯合一家。颜婷说,她在庆安步行街一家超市门口看到老人领着三个孩子乞讨。“孩子蓬头垢面,给我的感觉是,这几个孩子能活下来就是奇迹了,实在太可怜。”颜婷给他们买水,也拎着东西去家里看他们。还帮他们收别人寄来的衣物。
   
    由于感谢颜婷的长期帮助,徐纯合主动向她谈起过很多事情。
   
    2014年,徐纯合对颜婷说,“我的心都散了。”徐纯合无助和无奈的表情,让颜婷很难受。
   
    2014年冬天,经丰收乡民政助理董春雨介绍,徐纯合到一家澡堂工作,给客人开鞋柜存取鞋,但只做了3天。董春雨问他原因,“天天要熬夜,受不了。”
   
    村民:“孩子不用跟着他遭罪了”
   
    徐纯合租住在庆安县城水泥厂小区的房子杂乱不堪,床头,窗台上放着几个“老村长”牌子的空酒瓶。
   
    5月2日那天,在庆安火车站外的饭馆里,徐纯合还喝了一杯容量为2两半的白酒和半瓶啤酒。
   
    堂姐夫李国文说,喝酒之后,徐纯合话多,“拍拍打打,总是挑拨你。”
   
    几乎从不在人前显露担当一面的徐纯合,将无助和自责留在了网络世界。
   
    2010年初,徐纯合开通了QQ号,QQ空间取名为“微微尘土一颗”,内有多条求助的内容,他乞求“给我开通道路,让我的工作顺利”。
   
    2013年父亲节当天,他转发了一张“父爱如山”的图片。他说:可惜我没做到。
   
    5月5日清早,徐纯合的骨灰被埋在屯子南边一公里处的山腰,土坟低矮。黄历上也写着,农历三月十七,宜:解除。在黄历中,解除为解除灾厄等事、解脱的意思。
   
    参加葬礼的只有堂兄弟徐纯智、徐纯静,表哥吕恒信以及两位出租车司机。没有放鞭炮,也没有烧纸。
   
    他的三个孩子被送到绥化市福利院;妻子被送到铁力市精神病院;母亲在庆安中医院住院,出院后将进入敬老院。
   
    “老太太和他妻子总算有个归宿,孩子也不用跟着他遭罪了。”村民于永芬说。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