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曾节明文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不可否认,李光耀和蒋介石具有诸多高度相似性:都是长期当权的独裁者;都是坚定的反共领袖;在他们的治下,其所在国的经济都获得了大发展;两人都传位于子。。。由于种种高度的相似性,人们容易拿李光耀比蒋介石;随着上个月李光耀的逝世,此种比较达到了一个高潮。
   
     以新大陆人、唐夫为代表的人认为:蒋介石远不如李光耀,因为李光耀在上个世纪共运高潮时期,成功地防止了共产党在新加坡的上台,而蒋介石在与中共的较量中大败,导致整个中国大陆惨遭共产极权浩劫,并贻祸至今;


     以徐水良为代表的人以为:李光耀不如蒋介石。为什么?徐水良说:
     “蒋处于共产主义大倒退时期,国际文明社会为反对共产党及纳粹两大专制势力,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在两大专制势力夹攻下,民主尚未成为潮流。更重要的是,共产党在中国内部叛乱,迫使蒋介石不得不取消或推迟某些自由民主。但蒋介石大体上仍然没有违背历史潮流。
     相反,李是二次大战后,文明民主社会已经站住脚跟,第三波民主浪潮大规模展开,李却坚决拒绝民主,是抗拒历史潮流,逆历史潮流而动。并且公然反对民主,支持中共专制,盛赞邓小平和中共,盛赞邓小平“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的方针及其64屠杀。”(见徐水良《也谈李光耀》)
   
     其实这两种说法都各有道理,但都不完整。
   
     徐水良等人在断言李光耀不如蒋介石的时候,完全忽略了:中华民国丢失大陆江山,蔣介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李光耀則成功地防止了共产极权势力对新加坡的赤化。在防范共产极权势力颠覆方面,蒋介石远不如李光耀,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李光耀对共产党超级祸害本性暨其能量,认识得很清楚。李光耀说:“如果你跟他們(指共产党)作對,他們必定會整治你,不擇手段,必定會整治你。他們不相信談判、協商那一套,動不動就開槍射你”(《李光耀回忆录》);他又说:共产党的组织能力很强,一般的司法程序是不够用的。于是设立“内部安全局”以对付共产党,新加坡的“内部安全局”和“反贪局”一样,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只对总理一人负责,相当于明朝的“东西两厂”锦衣卫,也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组织,“内部安全局”大抓大关共产党人,而无须任何程序、不受任何节制,这就大大提高了反共防共的效率。
     无可否认,李光耀对共产党用的手段,是典型的法西斯手段。
     而在跳脚谴责法西斯的世界浩荡大流中,很少有人看到:在特定的年代,法西斯是一种“必要的罪恶”:在上世纪赤焰熏天的国际共运年代,在中国、东南亚、甚至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这样的国家和地区,非以法西斯手段,不足以防止共产极权势力的上台;连私产都要剥夺、厉行阶级灭绝的共产极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祸患,有道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法西斯尽管有侵害人权之罪,但它能最有效地防范赤祸,因此,在那个年代、在一定的国家和地区,法西斯的统治,是“必要的罪恶”——这也是“以毒攻毒”的道理;也因此,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都是有功的,不宜全盘否定,他们的功劳主要在于:有力地防止了共产党在本国的上台。
     如果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迂腐地高举“普世价值”、生搬硬套美国模式、或者按照美国等成熟民主国家的标准,与共产党颠覆势力“讲民主”、“讲人权”、“讲协商”的话,则一定失败,国家一定被赤化。(“二战”后蒋介石领导的、唯美国马首是瞻中华民国,就是一个最经典的教训)
     共产党颠覆势力是前所未有的大患,李光耀看得十分清楚,而始终对共产党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运用着铁腕的手段。老李深知:铁腕是共产党唯一听得懂的语言,要遏制共产党,就必须以痞制痞、以黑吃黑。。。对付共产党最高明的手段,就是“扼杀于萌芽状态”。从新加坡的早期建国史可见:李光耀对付共产党,做足了“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事情,最终制服了共产党,这就是“以毒攻毒”的道理。而相比之下,蒋介石对付共产党实在是太绅士了。
   
     比起李光耀,在对付共产党方面,蒋介石做的唯一正确的两件事,就是1927年的“清党”,和三十年代中期以前的“剿共”;老蒋对付共产党,立场摇摆不定,终于酿成中国大陆沦丧的灾难,其中有一件事特别蠢得离谱、影响重大,就是“西安事变”以后信手诺言、接受中共“输诚”:
     由于此种绅士之道,中共得以在国统区各地遍设“八路军办事处”发展组织,对国民党大肆渗透、中共得以在重庆办报,对国民党发起舆论攻势,但同时,中共却绝不允许国民政府对其“陕甘宁”等占领区作丝毫的影响!
     正由于此种严重不对等的“国共合作”,令国民党在“西安事变”后,重又被中共渗透得千疮百孔: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在国统区各大学和国民政府党政军中疯长,其组织和能量更甚于前;借助“国共合作”,周恩来在重庆的“周公馆”,公然成为中共在国统区渗透、策反、统战的堡垒和大本营,可见其嚣张气焰!本来,经过“清党”后的近十年努力,中共打入国民政府的地下势力,已经百分之百被破坏。蒋介石的绅士之道,使得1927年“清党”之功,“十年剿共”之功,统统付诸东流!
     请注意:毁掉“十年剿共”之功的,并非“西安事变”,而是蒋介石对中共的以德报怨、信守承诺!
     由于蒋介石的大错,中共凭借“第二次国共合作”,对国民党的渗透惊人:于共特刘斐打入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当上了作战厅厅长——以致于胡宗南“闪击延安”的行动计划,蒋介石还没看到,就已经由刘斐发到了毛泽东的桌面!共特郭汝瑰打入了国军徐州司令部,当上了参谋长,还兼任国军第二十二兵团司令——以致于徐蚌会战中国军的调兵遣将、一举一动,中共都了如指掌;刘斐更由作战厅故意指挥国军去送死。。。在这种形势下,新大陆人(独评论坛知名评论者)还指望徐蚌会战本可获胜,试问如此由共特操纵和掌控的战役,国民党怎么可能获胜呢?
     这种形势下,蒋介石如何保住大陆?唯一的办法,真的就是如赛昆说的:及时向斯大林求和,向苏联出让利益,以换取苏联对中共的釜底抽薪。可惜蒋介石为了面子没有这样做。
     实事求是地说,“十年剿共之功毁于一旦”的恶果,不该由张学良一个来承担,蒋介石负有更大的责任。“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已跌瘫,中共和苏联都没有能力胁迫蒋介石履约,即便从道德上层面上讲,蒋介石也大可不必遵守承诺、接受“输诚”,因为蒋介石在西安所作的承诺,是在被抓捕受受胁迫情况作出的承诺。
     蒋介石为什么对中共信守承诺,他自己在日记中说:是想以道德感化中共。由此可见蒋介石当时是多么的糊涂!由此反映出他当时对中共的本性,并没有清醒的认识。
     也因此,毛泽东讥笑蒋介石的道德,是“宋襄公蠢猪式的仁义道德”,这个讥讽是恰如其分的。
   
     李光耀决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蒋介石虽然有领导抗日胜利之大功,但在抗日胜利后仅四年,就把大陆江山丢到了中共手中,蒋介石功不抵过。因为共产党政权远比日本帝国邪恶和反动,中国当年就算被日本帝国征服,在日本的统治下,中国人所受的苦难必远远少于在日本人统治下的苦难;再则,日本与中国同文同种,日本更完整地保存了汉文化的精华,中国若被日本征服,也不算真正地亡国,反而会更快更顺利地实现写得好和宪政民主转型。
     蒋介石抗共卫国惨败,而李光耀抗共卫国成功了,就对本国的贡献来说,李光耀远大于蒋介石。
   
     但另一方面,以唐夫(独评论坛资深网友)为代表的人,在贬斥蒋介石、高攀李光耀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李光耀的阴暗面,和蒋介石光明磊落的地方。
     李光耀的阴暗面,徐水良指出了一些,但没讲到点子上:李光耀罪错的要点主要不在抗拒“第三次世界民主化潮流”,而在于当共产极权赤化威胁解除之后的八十年代,仍拒不开放宪政民主,甚至变本加厉强化专制独裁:
     史载:1978年10月,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与李光耀会谈;当谈到中国的对外方针时,李光耀说,中国必须停止革命输出。邓小平停顿片刻后突然问:“你要我怎么做?”这倒让李光耀吃了一惊,他就大胆地说:“停止马共和印尼共在华南的电台广播,停止对游击队的支持。”
     本来,不久前会晤过华国锋的李光耀以为,邓小平的回应会象华国锋那样自说自话,但大出乎李光耀意外的是,邓小平对他的要求照单全收: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停止革命输出。。。而且还请李光耀为中国出谋划策。(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史海回眸)
   
     这也就意味着,新加坡面临的共产极权威胁从此解除,因为东南亚向来是红色中国势力范围,长久以来向东南亚输出革命的国家,唯有中共国。
     但在共产威胁解除了的情况下,李光耀家族对新加坡专制独裁统治仍然有增无减,铁腕打压异议人士毫无缓和趋势:直到1987年,新加坡当局还发起“光譜行動”,以“反共产主义颠覆”为由,未经审判便逮捕、关押了16名异议人士;1988年,恰逢全球第三波“民主化”大潮方兴未艾之际,蒋经国顺天应时结束“戡乱”,主动开放党禁、报禁。。。由此一手促成台湾的宪政民主转型;李光耀在新加坡竟反其道而行之,于同年炮制出以划分操弄选区,以达到操控选举目的的“集选区制(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的政党连记投票制(Party block vote,PBV),一种只在新加坡实行的、扭曲民意的伪民主手段,藉此,进一步保障了李光耀家族操控的“人民行动党”连选连任。
   
     李光耀阴暗的私心,至此暴露无遗:他厉行专制独裁,已经不是为了国计民生,而纯粹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这是李光耀大不如蒋介石的地方:
     蒋介石实行专制独裁“训政”,虽则不能排除有个人权欲的成分,但蒋的独裁,客观上的确是当时中国和台湾不得已的必需——国民政府迁台之初和迁台后很长一段时间,蒋介石的作用不可替代,这在国府内是公认的,蒋介石之复出,也是当时群龙无首困难局面下众望所归的结果;当时若无老蒋复出发挥中流砥柱凝聚作用,逃到台湾的国民政府,很可能早在纷争和内斗中自行瓦解了!
     对此,徐水良算是看清楚了,他说:“更重要的是,共产党在中国内部叛乱,迫使蒋介石不得不取消或推迟某些自由民主。”
     实事求是地说,如果没有蒋介石在大陆的半吊子专制独裁“训政”,中国大陆早在三十年代就会沦于共产党之手,因为林立的旧军阀暨条块分割的局面,无法形成一个足以防范共产党的有效率的统一政府,这些军阀会被共产党武装各个击破,而重新“十月革命”后的俄国局面;如果没有蒋介石在台湾的专制独裁,则台湾一定早被中共渗透颠覆,这是连台独分子都不敢否认的常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