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谢选骏文集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
   
   2015年发表
   
   第一卷第一章


   
   基督教与爱国主义
   
   谢选骏评论:基督教不是爱国主义,但是基督教与爱国主义也不能对立,否则会两败俱伤。我看到:欧洲日益离开爱国主义的二战以后,也是欧洲日益离开基督教的时候。这个现象奇怪吗?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基督教是爱国主义的扩大,而不是爱国主义的消灭。正如爱邻人是爱家人的扩大,而不是爱家人的消灭。
   
   
   ————————————————————————————————————
   
   金益东
   
   
   谈起基督教与爱国主义的关系,对于真正信仰基督教的人说是容易理解的。因为从基督教教义的角度说,他俩的关系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即,两者是根本不相容,前者之所以宽厚博爱是不可能赞同后者的,基督教讲究的是爱人如邻居,连爱亲戚朋友胜过陌生人都是不合格的。
   
   爱国主义在中国文化里真正成体系要比欧美晚很多多。爱国主义在发源地欧洲形成比起古老的基督教文化还是很年幼的,是在十八世纪。文艺复兴后的欧洲政教合一逐渐分离,人们说话可以更自由许多,不再紧受教会约束;而爱国主义出现的导火线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它最初推动的直接运动是:反对在当时的欧洲学校必修基督教教义,因为你们都博爱,那法国人博爱德国人,德国人侵占我们法国人资源怎么办?本来法语就和德语有一定关系或多或少都受希腊语拉丁语的影响,又世代同信基督教,法国人也有不少金发蓝眼等等,人们都不想去战斗了!因此爱国主义从诞生起就是站在基督教的对立面。
   
   懂些欧洲近代史的人都知道,当时光来到上世纪初叶,一战前的欧洲,各国的爱国主义都泛起了轰轰烈烈的高潮。由此开始,欧洲引导世界走进了两次屠杀全人类的空前世界大战。爱国主义的可怕尤其可圈可点的是一战后墨索里尼和希特勒这两个狂人把爱国主义推到了最狂的巅峰。当然爱国主义的形式除了“国”就是民族,所以爱国主义被全世界绝大多数社会学家哲学家历史学家公认的另一常见形式就是民族主义。希特勒正是利用这些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元素才能鼓动已经战败的全体德国人为东山再起而努力,而不是吸取一战教训。
   
   我们最早革新和最强大的邻居日本从维新后就向来跟着列强很紧(远比它梳着辫子的庞然大物满清邻居紧),所以鼓吹大和民族是太阳子孙比白人还优秀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日本,也效法希特勒的方法在幼年国民心中开始了愚化教程;最后推动到神风队的巅峰。但在二战后德国日本实行民主,在开放社会爱国主义的危害就没有了基本生存之土壤。但即便是希特勒这样的独裁狂人也不敢在欧洲强行关了基督教的大门或指令基督教要怎样怎样,改变它的宗教原则组织形式等等,尽管希特勒的门徒们对天主教大本营梵蒂冈恨之入骨,多次扬言要梵蒂冈的广播电台闭嘴。
   
   所以其实哪怕是在世俗现象上看,爱国主义与爱国主义两者也是不共戴天的。最显而易见的是你爱你的国我爱我的国,双方都以自己国家为最高利益,那整个世界不三天两头打战才怪。正面的例子则是美国,在爱国主义诞生时美国正好建国不久,但没太多时间美国就把在公立学校不得教授和实施基督教教义写入了宪法高度。结果似乎相反,在欧洲离开基督教越来越远时正是美国,这个欧洲人觉得很宗教化的国家出手拯救了欧洲拯救了世界。此后美国也一样保持了它的初衷:按照根本大法和各相关法律办事,按国会意志力办事,不需专门去提爱国主义;国会决定进入/退出战争就实施。
   
   当然,欧洲人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后的八十年里彻底将爱国主义抛在脑后,所以最后欧盟的成立让还残留着相互间国土纠纷的各国进入了大家庭,因此成了解决爱国主义余孽的楷模。
   
   爱国主义往更狭隘更小的方向去,则是江湖帮派化了。所以有千百万的欧美人甚至日本人在中国大陆刚开国门头30年里,感到中国是个典型的极端歧视性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国家。为什么呢?因为那段时间,外籍人员来华,买公园景点门票、住宾馆看病等等都要被收明显更贵的价格。直到现在许多店家或个体还在看国籍肤色收费,甚至一样服务多收外来者的费用,还被叫好为爱国主义,其实是愚昧不开化的典型表现之一。
   
   所以,爱国主义和基督教一个是火一个是水。爱国主义也被列为人类社会几大毒瘤之一。在绝大多数国家早已信息开放,包括大量发展中国家,爱国主义早已没有市场。
   
   ……
   
   读者说,上篇博文也是对中国近代史上主要篇章之一的总结,而爱国主义在中国,是全球最超级扭曲化的。爱国主义是人类社会几大毒瘤之一。长在红旗下的50后60后特别难理解。人类社会最大的资源消耗是军备消耗。很大程度上是军备军械制造利益集团用爱国主义鼓动的。
   
   
   ——————————————————————————
   
   谢选骏评论:基督教不是爱国主义,但是基督教与爱国主义也不能对立,否则会两败俱伤。我看到:欧洲日益离开爱国主义的二战以后,也是欧洲日益离开基督教的时候。这个现象奇怪吗?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基督教是爱国主义的扩大,而不是爱国主义的消灭。正如爱邻人是爱家人的扩大,而不是爱家人的消灭。
   
   

此文于2015年04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