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五,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民兵头目(下)]
小平头夜话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民兵头目(下)

小时候,常听大人摆古,造反大军绝地反击的故事,大都是坊间的口耳相传获得。平头常听原造反大军文攻武卫指挥部成员韦彪(又名韦道培,即水厂保卫战中朝礼堂楼上轻机枪眼扔手榴弹之大军悍将)、陈涛(市文联作家,参加过抗美援朝伤残复退军人。韦、陈均是转业军人,韦、陈之子韦刚、陈聪与平头是小学同学、发小)及我哥讲起那些文革传奇……及至长大成人,得以接触那些血淋淋记载广西各地大屠杀的文革密档《大事记》和《大事件》,才对广西文革有了全面地认识和顿悟。
   
   在廖家聊文革,廖胡子侃侃而谈韦国清六八年“5.21”设局“柳州造反派抢援越军列”的阴谋,“5.25” 柳州民众反包围解放军“送枪”之举的前因后果和详细经过。以及“造反大军”绝地反击,他在窑埠巧布阵计诱张春峰(鹿寨县武装部长)等十四个民兵大小头目,以及“6.17”在石灰厂设套击毙柳州联指头头庞加盛、蒙志恒两员大将的传奇故事时,颇有“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意味。回忆起二十年前“造反大军”绝地反击,可歌可泣。说到激动处,他有时神采飞扬,眉飞色舞;有时黯然神伤,陷入沉思。
   
   

   
   (三)“廖胡子”计诱张春峰——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联指”头目

   
   柳州“造反大军”的优势只是极其短暂的表面优势。事实上,当黄永胜、韦国清等军头设局下套诱使柳州造反派“5.21”抢得了所谓“援越物资”的弹药后,接着“5.25”又假收缴“援越物资”部队之手拱手送出七百余支“五六式”枪支,广西区革筹及军区已在酝酿着调动军队和各县民兵配合联指,对广西“4.22派”展开“柳江县里高圩”式、福塘式的全面的军事围剿。为日后坐实造反派抢“援越物资”,扩大武斗规模,破坏铁路交通的罪名,祭起“七三布告”的尚方宝剑镇压广西“4.22”派埋下伏笔。
   
   

   
   韦国清欲擒故纵之“里高模式”

   
   所谓“里高模式”:即韦国清先抛诱饵——于1968年2月28日派6886部队以少量带着没有弹药的枪支,貌似途径位于柳邕公路柳江县境内的里高圩停车休息,让渴望得到枪支武装自己的里高造反大军如瞌睡遇着了枕头似的,轻而易举的就把那么几十支空枪给抢了。当他们正在欣喜若狂庆幸“冷手捡个热煎堆”之时,岂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次日(29日)大部队紧随其后有备而来,24辆卡车的全副武装的6886部队解放军把个小小的里高圩包围得水泄不通,不光把所有被抢的枪支以及原来拥有的枪支全部收缴,而且还把所有里高造反大军人员及无辜群众60多人(里高造反大军本来就没有这么多人)抓上车押到柳州关押。
   
   “里高模式”开启了以军队围剿镇压群众组织的先河。韦国清早在1968年早春,就调动广州军区和广西军区的部队,对柳州地区的融安县、柳江县、玉林地区的博白县,以及南宁地区的宁明县的“四.二二”造反派群众进行武装围剿屠杀,这方面的讯息,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共官方刻意掩盖而鲜为人知。
   
   而“5.21”和“5.25”事件前后,柳州军分区从幕后跳到前台调柳州周边各县民兵进城围剿柳州造反大军,正是按韦国清及广西军区炮制的“里高模式”来设局运作的。
   
   此后,里高事件就成为了广西处置“4.22”派的范例和模式被沿用于其后融安县的“长安围剿大军事件”;柳江县的“福塘、进德圩围剿反革命事件”;以及河池地区的“凤山县剿匪事件”;“钟山县平桂矿务局事件”;“围剿南宁展览馆、解放路等事件”;“桂林8.20事件”……。
   
   此时柳州周边各县如:柳江、忻城、来宾、象州、武宣、鹿寨等县的民兵已经在向柳州集结。
   
五,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民兵头目(下)

   
   图5:民国时期的柳州市最高峰马鞍山(江面是连接南北的柳江浮桥)
   
   柳州军分区5月29日在柳江北的柳州饭店召开地区革委会主任会议,部署镇压“造反大军”的作战计划。军分区王宪司令员下令:“把民兵组织起来,不要等出了问题再动手。”郭鹏政委作总结,会议决定“全面地、主动地向阶级敌人发动进攻,大刮十二级台风”。此次会议散会后,柳州地区各县革委会主任或待成立的准主任,组织各县民兵开进柳州市,围剿“造反大军”。在各自县份,则滥杀“五类分子”及本地“造反大军”群众,据中央工作组统计,被官方主导“联指”杀害者达7659人。
   
   同日(5月29日),中央文革来电,同意韦国清、魏佑铸、焦红光的请求,今天上京向中央文革汇报工作,讨论“当前广西阶级斗争问题”。
   
   与此同时,柳州地区几个县武装部和“柳州联指”,在象州县石龙镇召开“联防会”。柳州地区除三江、金秀县外,所有各县武装部和“联指”群众组织代表参加会议。“柳州联指”一派群众组织“常委”、保卫部副部长郑帝旺和市郊区“革委”副主任罗天琦也参加了“联防会”,“联防会”主要内容是研究部署迅速组织民兵进入柳州市,“围剿造反大军”。决定象州、武宣县的民兵,从河南方向的鸡喇、柳机推进;柳江、柳城县的民兵,从柳江县拉堡、西鹅公社、南站方向进攻;鹿寨县的民兵,从柳州市东边的三门江等地打进市内,总攻目标是“收复河南,把‘造反大军’消灭光”。
   
   

   
   调动民兵进城剿匪的借口:“柳州有‘反共救国军’一个师”

   
   而官方当局调各县民兵进城围剿造反大军的理由则荒诞离奇,六月初在造反大军绝地反击中,“钢青近”在河南片的东化(东风化工厂)抓获鹿寨县几个民兵俘虏,据他们交待,他们都是武装部的部长带领到柳州剿匪的,说柳州有“反共救国军”一个师,台湾的蒋介石都派人来当参谋长了。农民来一个人一天给三十元,有饭吃,发服装,打死算烈士,政府包养一家老小。(柳州市法院还宣判了一个《中国国民党中央情报局派驻广西小组》的案子,国民党何时有过“中央情报局”?不得而知,匪夷所思)。
   
   

   
   鹿寨“联指”充当军事围剿的急先锋

   
   尤其以鹿寨县表现最为积极,这个鹿寨县(1958年燃放了共和国最大“卫星”、日产钢铁二十万吨而名扬世界,而环江县则放出“某产十三万斤水稻”的特大“卫星”也不遑多让,导致饿死五万乡民。柳州地委书记贺亦然“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独揽钢铁、粮食“双卫星”)三个营的民兵首当其冲,一马当先地充当了柳州地区对“4.22派”实行军事围剿的急先锋。
   
   官方的广西文革“处遗”调查材料披露了以鹿寨县人武部长、县革委第一副主任张春峰为首策划组织民兵到柳州搞武斗的整个过程:六月十日晚,县人武部召开的武斗会议决定,全县13个公社、镇,每个公社、镇要组建2-3个武装连。六月十二日集中到公社,13日集中到县城的鹿寨化肥厂、壮校进行用枪、通讯、防御、进攻等武装训练。
   
   会议还决定成立鹿寨县保卫红色政权总指挥部,由黎景琪任总指挥,廖茂乾任副总指挥,谢文业任后勤总指挥。成员有马凤乐、温有胜、何文高。攻打柳州时,廖茂乾为前线总指挥,黎景琪为二线总指挥。
   
   前线总指挥的代号是新胜,番号75纵队,廖茂乾的番号是103……
   
   

   
   一马当先鹿寨民兵扮演“踹门者”进攻柳州

   
   《柳州文革大事件》也记载有:
   
   1968年6月16日鹿寨县革命委员会、县人武部主要负责人张春峰、张义信、廖茂乾等人决定成立“鹿寨县贫下中衣红色政权指挥部”。由黎景琪任总指挥,廖茂乾、张义信、何文高、温有胜任副总指挥,组织鹿寨县干部和各公社武装民兵共二千余人,于一九六八年六月十六日,占领三门江林场,向柳州“四·二二”派群众发动武装进攻。
   
   这是文革中规模最大的武斗,动用了手榴弹、手枪、机关枪、步枪,六0炮等武器,攻占了柳州砖瓦厂、柳州排灌站、柳州标准件厂、柳州印染厂,攻打了柳州灯泡厂、农械厂、铸造厂、使工厂厂房、机器受到破坏,柳州印染厂丢失八万多米布匹,标准件厂职工损失贵重东西两万多元。鹿寨武斗人员杀死“俘虏”和没有参加武斗的无辜干部群众九人,强奸女青年一人。鹿寨干部、民兵在武斗中被打死十四人。武斗期间动用国家资金及粮食,物资折款十三万多元。“七·三”布告下达不久,鹿寨县参加武斗的干部民兵撤回鹿寨县境内。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民兵开始分批回到各公社。
   
   

   
   在柳州东线打砸抢

   
   《鹿寨县文革大事件》如是记载:
   
   六月十七日出发,十八日前阵部队“一反到底小分队”攻占柳州东线的箭盘山,十九日进攻雄狮山、鸡鸣山、石灰厂、东风化工厂、宝塔山、卫校、标准件厂、八中。下午二时又攻占冻肉厂、胶塑厂、农机厂、广播站、印染厂、郊区专职大队。左翼与象州、武宣县武斗民兵配合,包围铸造厂。一路上打死不少“土匪大军”,活捉一批俘虏,抢劫一批“胜利品”,用炸药炸毁不少房子、“据点”。回到三门江又杀死5个俘虏,并把尸体推下河去。我县的武斗人员也被对方打死14人。
   
   

   
   抢劫国家物资

   
   鹿寨民兵到柳州印染厂抢了一大批布料,拿回鹿寨县二轻被服厂缝制2600多件衣服,发给每个武斗民兵一件,送给同派武斗死伤家属,用不完的交到县百货公司。廖茂乾、谢文业研究,谢文业带队去鹿寨火车站抢了两节油罐车,共一百多吨汽油,供本县使用,用不完的送给其他县。头排武斗民兵还抢了两辆汽车,专供武斗民兵和“联指”的“8.31”部队使用。
   
   

   
   张春峰等鹿寨“联指”民兵十四名主要头目悉数被击毙

   
   中共机密文件柳州及鹿寨县《文革大事件》仅以寥寥数语“鹿寨干部、民兵在武斗中被打死十四人。”语焉不详、一笔带过指的就是柳州文革轰动一时的“廖胡子”计诱张春峰等十四个大小头目中伏身亡。因为这是令柳州乃至广西当局和“联指”颜面尽失、视为奇耻大辱的事件,是故只能装聋作哑,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五,击毙张春峰等一众十四个鹿寨民兵头目(下)

   
   图:柳州窑埠古渡。对面江滨就是东门沙角—天然的游泳场。
   
   6月17日,鹿寨县人武部部长张春峰,策划组织民兵三个营共两千多人,气势汹汹地攻打柳州造反大军。
   
   
   造反大军虽然有清一色的“五六式”冲锋枪等轻武器,但基本没有重武器。因此,在拥有重机枪、六0炮的鹿寨民兵眼中,到柳州“剿匪”,只不过是一次武装游行。
   
   三百多装备精良的鹿寨县民兵先头部队,在县武装部长张春峰的指挥下,于6月17日渡过柳江,扮演“踹门者”的角色。
   
   张春峰没想到,他这次“咣”的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由于张春峰邀功心切,又受柳州“联指”的“柳江南岸仍牢牢地控制在我英勇的联指战士手中” 的“虚假浮夸”宣传的误导,被廖伟然设计诱至窑埠登岸,进至预设的埋伏圈内,遭到“狗牯连”的伏兵迎头痛击,张春峰及其手下13名主要头目悉数被歼毙命。其余的民兵听到枪响纷纷狼狈逃窜,留下了15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