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苏明张健评论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2007-11-21

   

   在今天的这个时事评论的节目时间里,我着重要与各位听众们讨论一下,那就是关于全体民众觉醒和觉悟的问题。

   

   苦难深重的中国人在共党五十八年的统治之下,每个人都应该看看你周围的亲友,再想想你自己的经历和现在的处境,任何人都不禁要问:为什么?怎么会是这样?什么是我的权利?什么又是我的生活?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中国人会这么苦,这么下贱?国家主权、党权和人权,究竟哪一个大?究竟应该谁说了算?为什么中国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是这个样子吗?

   

   当然不是。世界在进步,那是因为人类的历史在进步。推动社会进步、国家进步和世界进步的动力就是人的动力,是人的自然属性的进步在推动着历史的进步和这个世界的进步。纵观过去的几百年、几千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人类在不断追求自由和权利的历史。

   

   而人类社会的进展,也根本不是马克思所说的什么有它的发展规律,关键还是在于人。人的觉醒和觉悟,决定了社会的形式和形态。共产党说是农民起义造成的历史,那就更是胡说。农民起义的结果永远是建立新王朝,复辟旧制度。回头看一下两千两百多年的历史,就不难发现,我们一直是在不断地重复着极权专制的皇权主义和奴隶主义的历史。

   

   两千两百年了,中国丝毫没有进步。中国人跪着活了两千两百年,喊了两千两百年万岁、万万岁,嘶叫了两千两百年皇上圣明、皇恩浩荡。农民起义,中国人得到了什么?连天赋的人权起码的自由都没有,又哪里来的幸福生活?没有做人的尊严,便做不成体面人,又怎么能感到自豪和骄傲呢?

   

   党权至上,连国家的主权都可以随便的被出卖,人权又在哪里呢?在一个无视人权的国家里,便没有了人民,所有的只是奴隶主和奴隶们。作奴隶的人又怎么会感到自豪和骄傲呢?如果一个奴隶真的感到了自豪和骄傲的话,我想那一定是因为这个人甘心情愿地作奴隶,做得好,主人赏了他一根骨头的缘故。

   

   当今世界上所有稳定、和谐、繁荣的国家,都是人权至上的国家。人权高于主权,人权大于民主,这才是真正社会发展的规律。

   

   共党钳制人民的言论,但永远钳制不住人们的思想。近二十多年来,在知识界和民间,已经形成了一种巨大的对共党反思的浪潮。有识之士们用各种办法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肯定了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国统;肯定了蒋中正先生继承了孙中山先生的遗嘱,坚定了中华民国的国统,领导了全国抗战的胜利,为台湾加入世界民主阵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更肯定了共党假革命之名,行倒退复辟之实,把已经进入了三十八年宪政民主的新中国,又全面拉回到了独裁、暴政的党权至上的时代。

   

   台湾走向了进步和文明,而大陆中国呢,却变成了弱肉强食、无法无天的丛林社会、强盗世界。中国人上了共党的当,受了共党的骗。

   

   美国的社会学家欧文•豪教授总结出独裁、集权主义的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那就是乌托邦,鼓吹令人心醉神迷的天堂世界,去诱发人们的狂热;第二个阶段,狂热必然导致大破坏、大恐怖,并且制造人间的地狱;第三个阶段,狂热和恐怖耗尽了一切的资源,人们就变的政治冷感,失望、无望、玩世不恭,自以为看透了一切,人性也丧失了,道德就无存了。

   

   大陆中国现在难道不是正处在这第三阶段上吗?共党用共产主义天堂的乌托邦欺骗人民,煽动起狂热,把已经是宪政民主的中华民国赶去了台湾。1949年共党建政,就开始了狂热导致的大破坏、大恐怖的人间地狱了。回想那二十七年对国家的破坏,和一亿生命无端死于大大小小近二十次的政治运动中,这一切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共党究竟带给了中国人什么?共党除了剥夺走了一亿无辜的生命,抢劫了全国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的财富以外,还剥夺了中国人的人权和自由。荼毒了中国人的尊严和体面,破坏了我们的文化和传统,也破坏了国家的自然生态环境,出卖了国家的领土,更是败坏了中华民族的人格和国格。

   

   辛亥革命的成功,把中国人从满清王朝的奴才变成了中华民国的公民。而三十八年后,共党又把中华民国的公民们变成了共党的奴隶。历史上历朝历代的臣民们,只要是不欠租税,至少还能过上个知足乐天的日子,可自从作了共党的奴隶,便连一天安宁的日子都没有过过了。没完没了的洗脑、口号、批斗、运动、屠杀、镇压,就从来没停止过。共党折腾不止,人民就受罪没个头。

   

   江泽民喊了好几年的稳定,中国稳定过吗?胡锦涛又喊了好几年的和谐,中国和谐过吗?一小撮共党的党徒们,掌握了随便屠杀人民和抢劫人民的权利,请问这怎么稳定,又如何和谐?

   

   毛泽东死后,文革结束,华国峰下台前后,大陆上的中国民众们就已经开始了一场思想解放运动,这是一场艰难的思想解放运动。首先呢,是对这场十年大浩劫使人们痛定思痛,开始批判和彻底否定了这场十年的运动。接下来呢,人们就会问自己:这样的一场十年的全面大破坏,可不可能发生在美国、英国、日本、台湾?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那么为什么偏偏会发生在中国呢?

   

   由于共党一贯的暴行,于是人们开始批判和否定了文革前十七年共党的暴政的罪行,进而又进一步深入到中共所谓的革命。中共所谓革命的性质是什么?中共所谓革命与现在中国历史发展的关系又是什么?进行了再认识再研究。

   

   这场思想解放运动终于变成了历史的反思运动,发展迅速、广泛而且深刻。在全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从而使广大的民众们对共党权利的合法性产生了质疑和否定。近十几二十年间,人们又深入到了质疑共党这个组织在中国存在的合法性问题,直到走向彻底的否定。

   

   共党本身就是个非法组织。且不提它的纲领和它复辟的本质,仅就它在中华民国政府那里,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这里都没有注册登记、领过执照一件事,这不是非法团体又是什么呢?非法团体暴力夺取政权,这不是非法政权又是什么呢?

   

   可偏偏有一些人,整天期待共党有一天会启动政治体制的改革,至少先从建立党内民主机制开始。更有一批吃到了共党残羹剩饭的人,更是喋喋不休地搜肠刮肚,寻找共党正在转变和改好的迹象。一群可怜虫们,怎么就不问问自己:你是属于哪一家体制的人呢?你又立身于何种体制之中呢?这个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事关你所推动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性质,更关系到你个人在体制内或体制外的政治生命乃至你的性命。

   

   只要你推动一个专制独裁的体制,改革到民主政制的体制上去,专制机制是容不得你的。除非你就是这个体制内的人,要不就是依附在这个体制上的既得利益者。你离不开这个体制,更怕被这个体制踢出去。

   

   高喊政治体制改革,大叫党内民主,其实就是为这个体制涂脂抹粉。一方面看到这个体制随时都会崩溃,一方面又担心这个体制的崩溃,因为这个体制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共党是集土匪、流氓、强盗之大成的组织,所行的就必然是土匪、流氓、强盗的体制。你让它改革,怎么改?是让他们以后少杀人,少抢劫,少耍流氓的改革?还是让土匪、流氓、强盗们改革成知书达理、识大统、明大义的谦谦君子?或者是要他们顺应历史的发展,还政于民,接受人权、自由、宪政民主的普世价值观?这岂不是要了他们的命?人民一旦当家作主,立即要清算共党的人命债和财产债的。

   

   1979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都被共党镇压、屠杀了。共党罪孽深重,它当然知道民主对他们是意味着什么的了。就是毛泽东当初说的那句话:千百万人头落地。其实这倒是句实话。自古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杀过人的人半夜就会有鬼来叫门,抢劫过的人当然时时会担心被抢过的人会向他们报复、讨债。

   

   就是这样一批坏事做绝的东西,竟然还要给全国每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记录着档案。十五亿中国人的言行,就是由这帮土匪、流氓、强盗们记录着、评价着。更要命的是,由他们记录的档案,直接决定了一个人的升迁、荣辱、劳改、入狱、或生或死的命运。杀人、抢劫者便是经受住了党的考验,成为了他们的同志。于是入党提升,进入了体制,去干更大的杀人抢劫的罪行。而知书达礼、通晓礼仪、有道德的正人君子,便成了打击的对象。

   

   古人说:“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人怨天怒,人不报天报”。罪孽深重的共党已经是危机四伏,惶惶不可终日了。对于这样的一个政权,这样的一个体制,怎么去改革?共党专制从来就是民主政体的天敌,如同前清朝政府一样,垮台是自然的,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百年前的经验仍值得今天的我们去借鉴的。清王朝的末期也有改革派,也有主张君主立宪的,更有孙中山先生推翻满清王朝,建立中华民国的国民革命斗争。

   

   现在呢,到了共党的末期,与一百年前的情形一样,也有改革派,那就是认为共党不改革,马上就完蛋。邓小平也说过,“改革也完蛋,不改革也完蛋。不改革完蛋得更快。”经济改革走到了今天,乱象丛生、矛盾尖锐,已经走不下去了,就是因为腐朽没落的共党政治体制。要求共党进行政治经济体制改革,那是要了共党的命。

   

   邓小平死后,老天给了江泽民一个可以作戈尔巴乔夫的机会。可惜的是他到处卖唱出风头,不但白白地放过了一次向人民忏悔、请罪的机会,反而又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五年前,老天也给了胡锦涛一次可以作叶利钦的机会,可惜的是胡锦涛不学无术,思想僵化,白白坐失良机,傻到了自觉自愿地背上了共党全部罪恶的包袱以外,又勇挑重担地把六•四大屠杀的大包袱也背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呼吁共党进行政治改革的可能性又有多少呢?

   

   另有一些人呢,知道共党即使这样下去肯定是时日无多,所以巴望共党自身能有个转变,哪怕是假装的,也尽量往好人的路上走一走。但是对共党来说金盆洗手、改邪归正这条路已经不通了。因为什么呢?太晚了,也来不及了。那么共党只好面对被推翻和建立民主中国的革命了。

   

   好在人权、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大潮,并且深入人心。而世界民主阵营呢,已经强大到了拥有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国家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革命,已经在五十九年前由甘地在印度取得了胜利。现在又有达赖喇嘛按照甘地的主张,默默地干了四十八年,已经取得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同情和支持。民主志士们、民运人士们三十年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加上二十多年共党的倒行逆施、贪污腐败,使得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改革开放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