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
苏明张健评论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2007-10-07

   

   距离奥运会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一切准备工作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中,预定的计划都能达到。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在开幕式的那天,共党的头子们出风头了。谁又能说极权主义不是个好东西呢?人力、物力、财力、宣传统统掌握在手里,随时可以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而动用全国的力量去完成它。

   

   调动全国的力量去完成一件好事,自然是皆大欢喜,人人受益。如果调动全国的力量去犯罪,那就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冤狱遍及全国。例如,为了提前进入共产主义,饿死了四千八百多万人;为了防止修正主义,又杀了三千七百多万人。这次为了奥运又花费了七千个亿。这一切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是根本办不到的。而任何一个民主国家能办到的,又都是共产集权国家绝对办不到的事情。

   

   比如说假冒伪劣和有毒的商品、食品、药品泛滥全国,泛滥全世界。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因为民主政府是经由人民选出来的,所以民主政府要对选民们负责。负责任就是共产集权绝对做不到的事情。记得共党争取到了奥运会的举办权前不久,正是冬季,国际奥委会的官员去北京检查奥运会场馆建设的地点和如何布局时,共党下令在冬季干枯的土地上喷洒绿色油漆,远远看去像是绿莹莹的草地。这被记者们当场录像,世界各地电台都把这条消息当作当天的重要新闻播出去。中共造假的丑闻立时传遍全世界。

   

   严冬的户外,植物枯萎这本是自然界四季中的一个正常现象。喷洒绿色油漆,不但反自然,而且破坏自然,造成污染。国际奥委会的官员们看到了这一现象,不去指责,又不提出警告,更不去撤销奥运的主办权。不但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同时也说明了国际奥委会也是一个不负责任、见利忘义,有弄虚作假行为的官僚机构,而且毫无原则可言。

   

   2001年3月,共党对国际社会承诺要改善人权状况。六年了,共党不但继续虐待中国人权,而且公然在国际上支持虐待人权的流氓政权,遭到了越来越多的指责和批评。但是国际奥委会却是不闻不问,不发一言,不说一句话。奥林匹克精神是神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自由人们的盛会。但是却在如此的奥委会的领导下,奥运精神已经被亵渎了,奥运会已经变质了,奥运的神圣性也不存在了,奥运的目的已经消亡了。

   

   对于共党来说,争取到了主办奥运是头等大事。至于共党政权在中国的合法性一事,恐怕很难达到共党的愿望。因为毕竟奥运只是一场游戏的项目,共党强行加入政治野心的动机,丝毫不能解决中国社会深重的灾难和尖锐的矛盾。这场劳民伤财、倾全国之力搞起来的运动会,对共党来说只能是乱哄哄。你方唱罢他登场,到头来只能为他人做衣裳。共党不但捞不到任何政治稻草,更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

   

   就拿环境污染来说,中国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三次对生态环境的大破坏,已经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更为中国人民的子孙后代留下了残酷的生存条件。修补环境,恢复生态,就绝对不是共党能调集全国人力、物力、财力可以办到的事情。

   

   北京这个城市开发得很早。在春秋的时期就属于燕国,以后又改称为蓟。元朝的时候又称为大都,明朝初年开始,建设北京,并把北京定为首都,直到满清灭亡。北京做了六百年的首都。在元、明、清定都北京的这六百年中,没有一个朝代、皇帝做出一件事情去破坏北京地区的自然生态环境的。

   

   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北京北部的延庆县的山里边,仍旧有一大片还没有人类足迹到过的原始森林。北京市西城区的玉渊潭,曾经是隋炀帝开发的贯通南北的大运河的起始点。后经过乾隆皇帝的修整,成为繁忙的客运和货运的大码头。从这里上船,可以直达江苏省的扬州市。

   

   北京西北的张家口到宣化一带的密林山岭之中,生活着一种叫做黄羊的动物,数目在一千万只左右。三、四十年代的北京城,每当冬季夜晚下过雪以后,清晨早期的居民们总会在街道上发现狼留下的脚印。北京海拔47米,春季多风有尘土。但是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任何地方用铁锹挖下50公分深的小坑,都会发现地下水。水土保持良好,地下水资源丰富。

   

   河北省的白洋淀地区,曾经是鱼米之乡。华北大平原盛产粮食和棉花,风调雨顺的年头,仅华北平原粮食的产量,就足以供给全国人民吃一个月的。生活在北京的老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常常是津津乐道的回忆老北京的生活。固然说,这是一种怀旧的情节。但毕竟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老北京比现在的北京好,才能使人们时常回忆。

   

   别的不说,1949年前的北京人口不足一百万,全城大大小小的庙宇、道观三千五百多个,平均每不到三百个人就有一座佛教的庙宇或者是道教的观。这并不是共产党所说的封建迷信,而是人们的精神追求,人心向善。行动举止、言谈话语都受到了道德的约束,人性朴实,行事守礼。

   

   1949年以后就不同了,共党要人们迷信共产教,大拆庙宇、道观,驱逐和尚、尼姑、道士。至今北京城剩下的庙宇不足一百座,而人口却超过了一千万。劣质的豆腐渣大楼林立,北京的风格和特点完全被破坏殆尽。树木被砍伐,植被被严重破坏,森林消失。一场三年的大饥荒,军队和百姓打黄羊充饥。到了1962年,黄羊绝了种。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北京的地下水已经从原来距离地面的五十公分降到百米之深。前四、五年又降到了地下千米左右。这不仅仅是北京一地的问题,而是牵连到广大华北地区大约25万平方公里左右的地区,形成了一个地下的悬空层。而这个悬空层必须要有物质不断的填充它。未作处理的工矿企业的污水,民间排放的脏水,加上过度使用的农药、化肥随着雨水渗透下去。更为可怕的是民用垃圾,工业废料和乱丢乱倒,严重污染了的土质。填充这个巨大的悬空层的物质,那就是污水、废料、和化学元素。其严重的后果就是造成这个悬空层上边的地表的土质盐碱化,沙漠化。于是造成寸草不生,水源枯竭,人们无法生存,只能外迁。

   

   据科学家讲:即使现在马上采取措施断绝一切污染现象,并且节约用水,也至少需要一百二十年的时间,才能以干净的水填充这个地下悬空层。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现成的两个实例已经说明了这个现象:一个是南方珠江三角洲的深圳地区;另一个是河北省秦皇岛地区。两地由于盲目的发展、扩展,过度的抽取地下水,已经造成了被严重污染了的海水流入悬空层作为填充这一事实。几十年后,两地的土质必将盐碱化,两座城市将作为被遗弃的空城、鬼城。

   

   为了明年的奥运会,共党在表面上是做足了功夫。为了减少环境污染的程度,先是实行了机动车的单日行程、双日行程的规定,肯定是效果甚微。近日又实行了一天全部停驶的试验,肯定是于事无补,更不知道明年会有几场沙尘暴。2006年有十几次,今年又是十几次。别的地区不说,仅北京市里,每次沙尘暴都是平均每33万吨的黄沙覆盖北京城。共党在两个联合国人权条约上签了字,也在环境保护的条文上签了字。但是对于国际上的这些事务,共党只是当作出风头的机会,根本没把它当成个事情去做。这次国际上和国际奥委会再次提出北京的污染严重的问题,共党似乎是有些慌了。听说在北京的西北,正在种植着防护林。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

   

   中国民间有句俗话,叫做十年育树,百年育人。种下去的树,至少要花上十年的精力去仔细的抚育才能成材、成林。今天种下的树,明年开奥运会的时候就能挡住沙尘暴?或者是北京的空气就立时变成清新了?五十八年对环境的毁坏,指望着种上几棵树,禁止机动车的行驶,就能弥补过来了?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共党善于投机。但对于大自然,共党的机会主义、实用主义或者是民主主义、爱国主义,都是毫无用武之地的。调查的结果,全世界十大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国占了六个,其中包括北京。共党是可以不要的脸的申请在北京主办奥运会,可令人不解的是国际奥委会明明知道北京市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却偏偏同意了在北京办奥运。

   

   有个调查显示,共党当权仅五十八年,对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已经使目前中国人民可居住和可利用的土地面积,仅仅是1949年时的50%了,而人口却从四亿多增长到今天的十五亿。中国人今后可怎么生活呢?

   

   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孔夫子就提出来了,“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天地万物为一体。”这么一个说法。道家又提出了“天法地,地法人,人法道,道法自然”的思想。也就是说,天地人之间相处,都有自然界中的一个道理。弄清了这个道理,人类才可以持续生存和发展、进步。

   

   在更早的《易经》中,有“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句话。用现在的话可以解释为,宽广的大地能够承载包容万物,所以大地的品德是柔顺和宽容的。有识之士们就应当以大地的美德去仁慈地爱护一切生灵和天地间的万物。这实际上就是在教导人民要尊重自然和爱护大自然,而我们的祖先们也是这样做的。

   

   在两千三百多年前,秦国的秦律中就规定了,在早春二月开始,不准人们进山砍伐林木,不准堵塞水道;不准烧野草作肥料,不准采摘刚刚发芽的植物;不准猎取幼小的野兽、鸟蛋和幼鸟;不准毒杀鱼鳖,不准张网或者挖陷阱捕捉鸟兽。这些禁令要到7月份才能解除,每年如此。

   

   而公元前的六十三年,汉宣帝下令,令三辅不得在春夏两季里去鸟巢里拿鸟蛋,更不许用弓箭去射飞鸟。公元467年,南北朝的

   宋明帝又明令禁止不按季节捕杀飞禽走兽。

   

   公元569年,北齐后主下令禁止用网捕鸟和鹰,更不许捕捉观赏的鸟兽。公元618年,唐高祖下令不许进贡奇禽异兽。并且在大唐的律令中规定,不按季节放火烧荒者,打五十鞭。烧荒时造成山林着火者判刑两年。如果造成树林着火者,发配两千里路之外。

   

   公元1056年,辽国的道宗皇帝颁布禁令,禁止在鸟兽繁殖季节中,在郊外点火,或者放火烧荒等等。在以后的历朝历代中,皇帝下诏,地方官颁布禁令对鸟兽、山林、土地、河水的保护措施从不间断,而且条文也越来细。中国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感到非常的平安。从两千两百多年前的一千多万人口发展到今天的十五亿。

   

   在五十八年前,中国的人口只有四亿多,却是城镇增加,耕地面积扩大。尽管战火不断,又遭受日本入侵,但是中国大地上的自然生态环境仍旧良好,五分之一的国土被茂密的森林覆盖着。有充足的水资源,肥沃的土地,矿产并不丰富但足够,适当开发足以自用,空气、水质和土地并无污染。尽管国家落后,但是人民的生活普遍是小康程度。人们有言论、思想和信仰的自由。遵循着传统的道德和文化礼仪,敬天地,畏鬼神,人性祥和,社会和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