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我这一辈子]
苏明张健评论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这一辈子

2015-04-15

   

   人这一生,真的如眨眼般的那么快。从虚无中来到这个人世间的我,竟然已是年届六十有五的人了。

   有人说,上了年纪的人爱回忆往事,其实也不尽然。反思自己的一生,即便是一介草民,自己也想到要为自己的这一生做个总结。风光得意倒未必,经验教训留给后代确是要紧。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一个人的经验教训,或许能警醒几个人。如果是一代人的经验教训,那就必将警醒一代人或整个民族。即便不是出于善心,至少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留下些有助于人的点点滴滴,总不是个坏事。

   当从山沟里钻出来,进了城又爬上了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声嘶力竭地宣布改朝换代时,我还在娘肚子里。待到我见天日的时候,中国大地上正在进行着两件血腥的大事:一是斗地主分田地,分浮财;二是正在枪毙着近一千万的反革命。青山绿水的大自然中,人间却是斑斑血泪。

   转眼七岁去上学了,可哪知正是那一年三百五十万人被划为右派。从那以后,中国人就变了。变成了白天说鬼话,晚上回家说人话,人们见面互相不说实话。多少年后,父亲的老友对我说:“你父亲是幸运的。因为接手了几个大工程,所以躲过了反右那一关。”我并没有感到幸运。

   接着的三面红旗、大跃进、亩产万斤粮、提前进入共产主义,反倒使我兴奋了一阵。因为吃不饱,肚子总是感到饿,幻想着共产主义能吃饱饭。显然,幻想就是幻想。不到九岁,刚懂事,就与全国人民一起过上了大饥荒的日子。我学会了看各种票证,课后挤在长长的队伍中,等待着买那些限量供应的食品。虽说小孩子家玩心重不记事,但饿肚子是记得的。

   尤其我最不喜欢吃玉米面做出来的主食。可是玉米面占口粮的比重越来越大,乃至玉米面配给不足,于是用地瓜面代替。地瓜面做出的食品是黑色的,而且里边的沙子特别多。另一件记得最清楚的事情是,每天上学校去,学校的大门口站着几位老师,他们要在每个学生的脸上按两下。凡是不浮肿的学生,才能进校上课;浮肿的学生则被嘱咐回家躺着。

   那三年多,每天进课堂上课的学生不过半数多一点。后来才知道,全国饿死的人不少。半大不小的孩子们,半饥半饱地也在成长。1962年,当时的北京市长彭真,国殇日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由于共党和毛的好生了得,大饥荒中全国没有饿死一个人。我倒也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

   三年后的我,已经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了。玩心仍重的我突然发现,我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周围的人们都在大谈阶级斗争,可是似乎人人又都陷于阶级敌人的包围中。放学后不准回家,要留下来讨论一些愚蠢的问题。

   例如,究竟是一个农民的贡献大,还是一个科学家的贡献大?资产阶级思想是如何腐蚀我们的?要以工农兵结合改造自己、、、、、、等等。我不知道这些愚蠢的讨论,对其他同学会起什么作用,但对于我的这种家庭出身的人来说,这些讨论全是没用的废话。我受到的家庭教育是:人人平等,所有的工作都重要。只要认认真真地做,都是对社会的贡献。

   记得一次讨论,在四十四个同学中,有四十二个同学表态,认为农民的贡献最大。唯有我和另一位同学认为,科学家贡献大于农民。我们立时受到了四十二位同学的口诛笔伐。谴责的理由是:农民不种地,饿死科学家。这已经不是讨论的意义了。可我也成为了班上资产阶级生活和思想的代表人物:衣服、鞋子上不打补丁不对;喜欢东、西方古典音乐不对;中午带饭不带窝头不对。

   十五岁,是求知欲很强的年龄。虽然对许多事仍然一知半解,但隐隐约约感到共产的主义并非是个好主义。转年,那场空前绝后持续十年半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造反成了时髦的词和时髦的事。我不时髦,但同时也被剥夺了时髦权,反倒使我见证了共产主义的无人性。

   一家距离我们家非常近的银行储蓄所,贴出了几大张白纸,公布了在这家储蓄所存钱达到一千元的储户的姓名和住址。这周围有三所中学,共三千位红卫兵暴徒。这一百多位储户当天被抄家是一定的。至于死了多少人,至今没人知道。

   一个星期后,与我们同住一条胡同,仅隔几个门里的一户人家,因为新出生了一个小男孩,于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奶奶从农村赶来照顾。一群红暴徒冲进去指责她是地主婆,用几十根向日葵的杆将这女人活活打死。不到一个月大的孩子没了声气,被邻居们抢着抱去医院救活了。

   接下来就是8月18日,毛泽东穿上了军装,戴上了红卫兵的袖章,又爬上了天安门城楼,检阅红暴徒们。转天《人民日报》社论的题目是:<毛泽东是我们的红司令>。再好的天堂,不能靠着打死人和抢钱去建立。土匪、暴徒敢于横行于世,是因为毛太阳是它们的后台。

   两个星期后,我们家被抄,父亲被扣上反动学术权威、黑帮分子、美国特务三顶帽子,整整被整了十二年。直到1978年12月25日,才获得所谓的平反。可十六岁的我,已经恨上了共党和毛。

   两年后的上山下乡运动中,我反倒是心情平静地在东北的一个小村子里插队落户了。这一去就是七年半,直到1976年4月,才又重回到北京与家人团圆。

   十一年前想做科学家的梦破灭了。连高中都没上过,大学关闭了十年。平心而论,想做科学家是一回事,做得成与做不成,就又是一回事了。但是,做为一个正常的社会,都会给人们去验证自己的机会。而共产极权却根本就不给人民机会。几千万学生上山下乡七、八年,乃至十多年,是因为什么,目的何在?共党没有解释,没有道歉,没有赔偿,连个说法都没给。

   我除了染上了抽烟喝酒以外,什么收获都没有。所有的只有一腔恨,一腔对共党永远解不开的恨。一群占山为王的盗匪,侥幸篡政成功进了城,逼迫着人民喊叫它们伟大和万岁。它们也享受到了以前连做梦都梦不到的特权,难道还不知足?老百姓又惹着它们什么了?凭什么被批、被斗、被整、被抄家?!所谓万恶的旧社会,中国人也没有凭票凭证限量吃饭过。

   凭什么在共党的所谓新社会里,人民要半饥半饱地过日子?甚至还要饿死几千万人。凭什么年轻人不许上学读书?凭什么把老百姓的家拆得四分五裂?又是上山下乡,又是去五七干校,又是下放农村,又是被扣在单位批斗不许回家的。

   毛泽东把老百姓折腾了27年,结果发现全体老百姓都是受害者,没有一个幸运儿。更没有一个是受益人。

   我这个书香世家出身的人,最初的26年就这样白白地浪费掉了。没有学识、没有技能、没有家庭、没有后代。至于今后如何生活,更是连想都不敢想。

   唐山大地震后,街道小单位发给每个职工两根木头,让回家去搭地震棚。为了这两根木头,每个人被逼着去感毛、党的恩,还要喊万岁。我为自己的不是人而悲哀,更是憎恨毛、党。

   毛死了,我高兴地跑回家喝酒庆祝。那个时候,父亲还被关着。可怜的母亲吓得脸色苍白,差点没有给我跪下。共党又有什么原则、底线?毛折腾了27年,全国百姓无以聊生,却仅仅是三分错误。不是个东西的毛死了,这个党今后的所做所为依然不是个东西。

   再不做听话的奴隶了。我要栽培自己的独立人格,训练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把自己锻炼成一个能够站在社会制高点上的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目标有了,努力的过程是艰苦的。原来我不傻,也不笨。从1981年到1985年的四年半内,我发表了十三篇论文,其中的三篇是发表在《中国大百科全书》上。可惜的是,共党罪恶的黑手同时也伸进了学术的殿堂。以后我所写的论文,就再也发表不出来了。

   基督教信徒们常说:“当门被锁上以后,在什么地方,上帝总会为人们打开一扇窗户。”或许因为我不是基督徒的缘故,无论是谁为我打开的这扇窗户,都险些要了我的命。

   赵紫阳坐上了头把交椅,于是赵紫阳就好得不得了了。共党历来如此,中国人也就习惯了跟着起哄。至于赵是如何爬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则又成了最高机密。据说赵要改革,又出了个提拔干部的五条标准。共党真实瞎了眼,妄图欺骗全国人民,结果首先被欺骗的却是共党自己。我,被揪着耳朵提拔了。因为我符合了五条标准。

   上级组织部的那些党官们的卑鄙可怜的嘴脸,至今想起来仍是又可气又可笑。专业不让做了,被一股黑势力强拉进了一潭污水。在旁人眼里,我是高官得做,骏马任骑。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实在是风光得不得了,而我却为此大病一场。上任不久,共党内部的黑暗腐败,令我大吃一惊。洁身自好,不与匪类为伍,成为了我的座右铭。于是我与上司、同僚、下属的关系格格不入,相互掣肘地过了两三年。

   1989年六四大屠杀发生了。面对着二十七位被杀、被伤、被捕的同事、同学、朋友们,我说话了,我要表示我的愤怒。于是,共党的污水体制解脱了我。我又再次地告别父母妻儿,躲去了香港近一年。这一年里,我学会反思,读了大量的大陆上看不到的书,接触了许多台湾退休的原军政界的高层,了解了共党见不得人的下贱本质。

   反共不是个事业,但总要有人去反共。反共是必要的手段,为的是要建立民主中国的大事业。

   俗话说:“人到中年万事休。”人民被暴政屠杀,良心就休不了。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可我不是游,而是被共党逼得外逃。至于逃向何方,却又是一片茫然。过去的人闯关东,走西口,那是因为家乡穷,背井离乡去找生路。共党说治下的人民幸福了,可多少人是到异国他乡去找活路。

   加拿大收留了我,我没有高兴,反而心情沉重。加拿大施恩与我,那是因为我来自一个把人不当人的国家。五千年民为贵的国家,当政的共党却可以肆无忌惮地屠杀人民。我来到不杀人的国家,但我却不能停止反对杀人的共党政权。

   这辈子我都做了些什么?学术没有,事业没有,家庭没有,白发父母跟前不能尽孝。谁毁了我?是共党!那我就不会躲在角落里,以手淫的方式去高唱青春无悔的自慰曲,去给共党涂脂抹粉。

   政府不好,为什么不能反对?颠覆政党的事情,在民主国家,每四、五年就发生一次。对于暴政,人民有权力去武装推翻它。共党涂毒了几代中国人,为什么有些同胞会感到骄傲、自豪呢?

   我要的是做人的尊严,更想把尊严介绍给每一个中国人。尊严就是做人的权力。要权力就要推翻共党,为自己、更是为了后代。共党毁了我大半辈子,这就不是个悔与无悔的问题,而是恨。一个人为爱,可以做很多事;为了恨,更可以做许多事。

   凭着道义和天良,去做该做的事,就感觉到了做人的充实和心安理得。反正是草木,一秋就又走向了虚无。总要让这瞬间的几十年,有些意义才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